青鳥 第10章 享樂宮 (2)
    夜神警告的話還沒說完,勇敢的棣棣已經後悔自己的莽撞了。他還來不及把剛打開的門關上,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從門裡往外猛頂了出來,血像決了口似的從門縫裡瀉出,戰火四下裡瀰漫,槍炮聲、喊殺聲、發誓聲、呻吟聲交織在一起。霎時間夜宮裡一片混亂,人們四下奔逃著,麵包先生和糖果先生想逃又苦於找不到出口,只好跑到棣棣身旁,幫他一起拚命地用肩膀關門。

    貓女士心裡非常高興,表面卻假裝很慌張。她捋著觸鬚說道:

    「這回他們一定不敢開下一個門,該罷手了吧!」

    蒂魯奮力幫助他的小主人,表現得像個超人一樣。咪棣站在一旁嚇得直哭。

    最後,棣棣發出了勝利的呼聲:

    「太棒了!門給關上了!它們投降啦!我們勝利啦!」

    說完,他一邊像一攤泥一樣筋疲力盡地坐在台階上,一邊用嚇得瑟瑟發抖的小手不停地擦著額頭上的汗水。

    夜神冷冰冰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怎麼樣?吃夠苦頭了沒有?你們看到戰爭魔鬼的威力了嗎?」

    「看……看到了!」小棣棣抽抽噎噎地說道,「真沒想到,它們是這麼可怕,這麼凶殘,我想青鳥應該不會在那裡面。」

    「那是肯定的!」夜神很不高興地說道,「青鳥就算和它們在一起,也早被它們吃了!現在你們看到了,根本沒辦法找到青鳥,明白嗎?」

    但棣棣卻滿懷信心地站了起來。

    「我還是要看所有的地方,光神告訴我這麼做的!」棣棣大聲說道。

    「說得容易,」夜神立即反駁道,「她自己怎麼在家裡待著不敢來?!」

    「打開下一道門,」棣棣意志堅決地說道,「我們要看看裡面有什麼。」

    「那裡是恐怖和陰影的藏身地!」

    棣棣凝神思考著。

    「陰影?」他想道,「夜神肯定在騙人。有光才能有影,我們來這裡有一個多小時了,她的宮殿裡除了陰暗還是陰暗。這裡如果真的能有光,我只怕高興還來不及呢。如果恐怖像鬼那樣可笑,我們可以再捉弄捉弄它們!」

    想到這兒,他不等夥伴們反應過來,走過去就把門打開了。小夥伴們還在地上坐著,他們還對剛才與戰爭魔鬼的鬥爭心有餘悸,現在仍在面面相覷,慶幸著自己的劫後餘生。棣棣這時把門打開了,可是並沒看到什麼東西出現。

    「裡面好像什麼也沒有。」棣棣說道。

    「裡面當然有東西!小心啊,裡面真有東西!」夜神裝作很害怕的樣子,不住地大喊著。

    夜神本來是想讓恐怖嚇倒棣棣的,但由於長期受到人類的鄙夷,這些可憐蟲反倒怕起人來了!極為惱火的夜神祇好親自給它們打氣揚威。她把幾個蒙著灰面罩的高個子轟出來後,它們便開始在夜宮大廳裡飄蕩。可怕的時刻馬上將要來臨——棣棣已經走向了夜宮盡頭的那扇大門。不死心的夜神又一次設法來勸阻了:

    「不能開那道門!」夜神色厲內荏地說道。

    「為什麼?」

    「因為這道門不能打開,誰也不能!」

    「那麼,青鳥一定就在那裡!」

    「別開那道門!停下你的腳步!別往前走了!別拿你的性命開玩笑!」

    「但究竟是為什麼呢?」固執的棣棣堅持打破沙鍋問到底。

    棣棣的刨根問底最終惹惱了夜神。她狂怒地用最後一招恐嚇棣棣道:

    「無論是誰,只要打開那扇門——哪怕只打開頭髮絲那麼細的一道縫,那就永遠也別想重見天日!這就是說,打開門就必死無疑!若是你堅決要開這道門,那麼你就等著吧,比你們見到過的最可怕的情景還要可怕的事在等著你哪!」

    麵包先生牙齒抖個不停地央求說:「親愛的主人!你就可憐可憐我們別去開那道門吧,別開那道門了,我給您跪下了!」

    「你這樣做是用我們的生命做代價的!」貓女士也喵嗚喵嗚地極力反對著。

    「我不要哥哥去!我不要哥哥去!」咪棣也抽噎著。

    糖果先生也合攏十指哭了起來:

    「行行好,行行好,不要去吧!」

    棣棣的小夥伴們都圍在他身邊哭著求他,只有蒂魯沒反抗主人的意願。雖然他也知道棣棣開了門,他的最後時刻即將來到,但他一生也沒吭,只是流下了兩行熱淚,舔了舔棣棣的手表示著他的絕望。極度的痛苦折磨著棣棣,他的心狂跳著,猶豫不決,喉嚨幹得像能冒出煙。他想開口講話,但一句也說不出來。他不想在小夥伴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軟弱無能。他想:「如果讓他們看到我無能為力,我就徹底完了;如果我表現得軟弱無能而不能完成任務,那麼還有誰能去執行這個任務呢?而且我也就永遠無法找到青鳥了。」

    想到這裡棣棣振作起來,助人為樂的善良天性最終主宰了他:能給人們帶來幸福的青鳥就在附近,在這個時候萬萬不能退縮,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要設法將它抓到手,交給全人類!

    棣棣決心犧牲自己。事情就這麼決定了,他揮動著手中的金鑰匙像一位真正的勇士一般地大聲說道:

    「我一定要打開這道門!」

    他義無反顧地跑向那道大門。可憐的狗先生蒂魯氣喘吁吁地緊緊跟隨在主人身旁,自尊及對主人的忠誠最終壓倒了恐懼。

    「我不怕,我要留在小主人身邊!」他對主人說道。

    其餘的幾位這時都找到藏身之地躲起來了。麵包先生躲到柱子後面抖得直掉渣兒;糖果先生躲在角落裡,癱軟在地上,抱著咪棣不斷地溶化著;氣得渾身發抖的夜神和貓女士則在大廳的另一端遠遠地看著。

    棣棣把蒂魯摟到胸前緊緊擁抱著,又吻了吻他,接著,手臂穩穩地將鑰匙插進了鎖孔裡。小夥伴們嚇得在角落裡尖聲叫了起來。大門在棣棣面前神奇地開了——真是令人喜出望外,眼前的情景令棣棣驚喜得目瞪口呆——在他面前出現的是一個夢幻般的花園。在這個奇妙的花園裡,瀑布從天上飛流直下;花朵閃閃發光;樹木披著銀色的月光;有群東西在一簇簇玫瑰之間穿來飛去的,像藍色的雲彩。棣棣擦了擦眼睛,定了定神,又仔細看看,然後發了瘋一樣地衝進花園裡高聲叫道:

    「找到了!我們終於找到了!千千萬萬隻青鳥啊!快來呀!快呀!成千上萬隻青鳥在這裡啊!咪棣,蒂魯,快來呀!你們都快來看呀!來幫我捉呀!它們多得伸手就能抓住好幾隻啊!快過來幫我啊!」

    對眼前發生的事確信無疑之後,他的朋友們全都飛也似的奔過來,衝到鳥群中捉鳥,比賽看誰能多捉住幾隻鳥兒。

    「我捉住7只了!太多了,」咪棣喊道,「沒法兒拿!」

    「我也拿不了了,瞧,我捉了這麼多了!它們都從我的懷裡飛掉了!」棣棣興奮地說道,「你看蒂魯,他也捉到了幾隻。出去吧!我們快走吧!光神正等著我們呢,她準會很高興。從這邊走!這邊走!」

    他們蹦蹦跳跳,歡天喜地地從夜宮跑出去了。

    夜神和貓女士沒有分享他們的歡樂,在那道大門的門口,她倆憂心忡忡地對望著。

    「青鳥被他們捉住了嗎?」夜神抽泣著問道。

    「還沒有。」貓女士回答道,她那雙獨特的夜視眼看到真正的青鳥正高高地棲息在月亮射出的光線上,「因為它飛得實在太高,他們是捉不到它的。」

    棣棣和他的朋友們順著夜宮通向陽光的無數層台階飛快地往上爬著,每個人都興高采烈,懷裡緊抱著自己捉來的鳥。可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每接近陽光一步,就意味著懷中的這些可憐的鳥離死亡更近一步。所以當他們沿著台階來到陽光下的時候,懷中的鳥已經全都死了。

    焦急的光神正在翹首期盼,見到他們便急忙問道:

    「怎麼樣!抓到青鳥沒?」

    棣棣高興地說道:「抓到了!抓到了!青鳥可多啦!您瞧,簡直成千上萬……」

    說完,棣棣便把懷裡珍貴的鳥捧給光神看。然而一看之下,他不禁大驚失色——他懷裡抱著的竟是一堆死鳥!這些可憐的鳥翅膀都折斷了,腦袋無力地垂在脖子上,看上去真讓人傷心!

    棣棣非常絕望,他回頭看著夥伴們——好慘!他們抱著的也是一堆死鳥!

    棣棣痛哭著撲到光神的懷裡。他的希望再一次成為了泡影。

    「孩子,別哭!」光神勸他說,「你們沒有捉到能在陽光下活著的那只青鳥。不過我們最終一定能捉到它!」

    「我們一定會找到它!」麵包先生和糖果先生同時說道,他們也是想要安慰棣棣。狗先生蒂魯對眼前的情景有點兒不知所措。望著這些死鳥,他竟然不合時宜地脫口說道:「不知這些鳥肉好吃不好吃?」

    在光神的安排下,大家起身前往光神的廟宇去過夜。一路上,大家都愁眉不展地提不起精神,每個人都有些後悔來跑這趟差事,覺得還是在家裡平安地待著比較好。他們甚至還有些責怪棣棣太不謹慎。糖果先生趕上麵包先生,壓低聲音對他說道:

    「主席先生,您不認為我們這樣四處跑來跑去是在白費力氣嗎?」

    受到糖果先生這樣的奉承,麵包先生感到飄飄然了。他頗為自負地說道:

    「我親愛的夥計,不用擔心。我會令局面得到扭轉的。如果老是任憑那個冒失鬼不自量力地胡鬧,那麼我們還有誰能活得下去呢!從明天開始我們就不按時起床!」

    此刻他們竟忘了,正是這位現在被他們嗤之以鼻的小伙子給他們帶來了生命。要是棣棣突然決定,麵包必須回到平底鍋裡供人充飢;糖果必須被切碎加入到爸爸的咖啡或媽媽的糖漿中,他們一定就會跪在大恩人的腳下求饒了。但若不是大禍臨頭,他們就不會珍惜眼前的好運。

    這些可憐蟲,也難怪他們。當初仙女給他們以人的生命時,實在應該也給這些傢伙一些頭腦。他們沒有自己的思維,只是模仿人類的舉動,一旦能開口,就會信口開河地亂說一氣;一旦能判斷是非,只會陰陽怪氣地說三道四;一旦有了感覺,也只會怕冷怕熱地叫苦連天。他們的心只會給他們增添恐懼,卻不會使他們感到幸福;頭腦雖能幫他們正確對待一切,他們卻很少使用,害得他們的腦子幾乎生了蛂C如果人們能打開他們的天靈蓋,瞧瞧裡面的運轉情形,就會惋惜地發現:他們的最高指揮者──大腦每動一下,都會像生了蛌瑣鷑麂獐邟s嘎作響,就像干豆莢裡的豆子,在空蕩蕩的腦殼裡劈啪亂跳。

    但目光敏銳的光神早已看透了一切,洞悉了他們的心思。她當即決定,對於動物和靜物不再苛求,只要它們盡其所能就行了。她想:他們只須在路上為孩子們解悶充飢就可以了。至於磨煉與考驗,既然他們不具備勇氣和信念,就不必讓他們經歷了。

    大家就這樣各懷心思沿著一條燦爛的康莊大道繼續往前走著,路越走越寬,越來越光輝燦爛。路盡頭,水晶般的山頂上,光神的廟宇不斷地閃耀著奪目的光芒。

    第二天早上,光神來看兄妹倆時對他們說道:

    「我相信這次我們一定能找到青鳥。其實我們最初就應該想到這點,但直到今天早上我恢復能量時,這個念頭才像來自天際的一線光明一樣闖進了我的思緒。」

    「去哪兒找?現在就去好嗎?」棣棣立刻有了精神。

    「好,我們到享樂宮去。」光神說道,「由於命運之神的安排,人們在享樂宮裡都像中了魔法,因為所有的快樂和幸福都在那裡。我們立即出發吧。」

    「那裡有很多幸福嗎?」棣棣興奮起來,「我們可以享受每一種嗎?是不是每種幸福都很小呢?」

    「有很小的,也有很大的,」光神向他解釋道,「有的幸福看上去很庸俗,有些則很高雅;有些異常美麗,有些卻很醜陋。不過不久前最醜陋的幸福已被驅趕出去,和痛苦躲到了一起。所以我們應當記住,緊挨著享樂宮的就是痛苦的深淵,二者相通,僅隔一層霧氣或薄紗。那從正義之峰或永恆之谷吹出的風,一直都在不斷地吹散霧氣,或者吹走薄紗。」

    「當務之急是我們要把自己組織好,採取一些預防措施。」光神繼續說道,「快樂一般都是好的。但有些快樂具有欺騙性,比最大的痛苦還要危險。」

    他們在大廳裡邊說邊走,很快來到了動物和靜物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