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雲台書屋>>偵探小說>>高羅佩>>廣州案

雲台書屋

第02章

  喬泰與陶甘分手後,故意慢慢悠悠向城裡晃去。很快便看到懷聖寺高高的圓塔頂了。那圓塔像一支香燭聳立在寺院內,點亮天燈,俗稱光塔。附近番坊住的胡人都稱作「邦克塔」。——這座清真寺院原系大食回教先賢宛葛素所創立,布宣聖祖摩訶末古蘭經教義,供番坊內的教民做禮拜用。五六月間大食商船乘季候風入廣州港,寺眾登塔建齋,以祈風信,十分隆盛。五仙旅店正開在懷聖寺的後牆根。喬泰租賃的樓上客房,打開窗戶便可看見那尖光塔,寺內景物歷歷可睹。
  喬泰很快換過汗濕的內衫,又重新套了甲鎧,外面再裹一領舊布袍。吹著口哨下樓來,賬房口關照晚些回店,便逛上了大街。
  街上正是番坊熱鬧的一角。店舖樹立,各號番館更是堆滿琳琅滿目的舶來貨。街頭巷尾到處瀰漫著烤炙牛羊肉的香味。喬泰忽覺酒癮漸動,心知不好,不覺加快了腳步。
  剛轉折到一條空巷口,迎面卻被一個人堵住。抬頭一看,正是適才酒店裡的那個長鬍子。細看長鬍子已略夾灰白,頭上一頂瓦楞帽也舊破不堪。衣袍長靴上沾滿了泥土,一副寒酸相。
  「足下莫非是京師十六衛的軍官,好生面善。」
  喬泰聽是長安口音,心中一驚。又上下打量了長鬍子,乃覺有幾分官員氣質。心中敬重,又不敢造次。遂答曰:「我姓喬,相公素昧平生……」
  「哈哈,對了,對了。足下正是喬都尉。」他壓低了嗓眼。四覷無人,又道:「狄大人可是來了廣州?」
  喬泰乃知是局中人。卻又莫辨忠奸,不敢貿然接應。乃答:「相公是誰?怎的胡亂打聽狄老爺事?」
  「在下是誰,喬都尉先莫問。我有急事要見狄大人。望喬都尉引見則個。」說罷又四下張望,十分慌虛。
  喬泰略一思索,答允道:「你跟著我走,一路休再問東問西。」
  長鬍子道:「喬都尉前頭走,允我落後十來步跟著,只作不認識。到了狄大人處再與你詳說。」
  喬泰不便違拗,便踏步向前,又加快步子。長鬍子後面十來步跟上。
  這一程街巷正好黑糊糊的,幾無燈光。地上坑坑窪窪、只覺趑趄高低,步履不穩。喬泰走著走著,不覺迷路。想拐上大街來租一頂轎子,卻偏偏老在迷宮似的小巷內兜圈子,轉不出來。忽見前面有一座跨街的騎樓,東端有一人家,隱隱閃出燈火。
  喬泰上前爬上十幾階石級輕輕捶門。捶了半日,沒人答應,不覺火起,又狠狠跌了幾腳。回頭叫道:「老夥計,這門內分明亮著燈火,卻不開門……」
  他頓時吞嚥下了後面的話,背後已不見了長鬍子。小巷內陰風淒淒,闃無人跡。
  喬泰罵道:「這長鬍子莫非消遣於我,卻躲起來了。」說著一邊爬下石級,卻見地上一頂瓦楞帽,正是長鬍子頭上戴的。
  喬泰彎腰拾起。地上積水,已濕了半邊。忽見自己肩頭上垂下一雙沾滿泥污的長靴,忙抬頭一看,長鬍子正懸空吊在跨街的天橋下!——脖頸上繫了一根細麻繩,一頭一個鐵藜鉤正緊緊勾在天橋的一根橫椽上。
  喬泰吃一大驚,忙又沿石級跑上騎樓,沿天橋走到中端。果見地板拆空了幾塊,鐵藜鉤正紮在一根橫椽上,十分緊牢。他正要用手放鉤,猛見一角蜷伏著一個人影,手中的短鏢閃閃有光。
  喬泰蹲伏膝行,慢慢摸向那團人影。及近一看,竟是個死了的。細睹正是酒店裡陪侍那個侏儒吃酒的胡人,手中還緊緊捏著一柄短鏢。他的脖頸上環繞著一道細花絲巾,一眼便知是被猝然捏扼死。垂拖著長舌,雙眼凸出,形容十分可怕。
  喬泰見天橋西端的木門早已掛了把生蛌瘍K鎖,只得回頭來再擂動東端那人家的門。半日門總算開了,出來一個老姬,手中顫瑟瑟擎著一盞油燈。老姬後背跟著一個後生。
  後生見喬泰凶神惡煞模樣,先是一驚。喬泰不會講廣州話,用手比劃半日。那後生乃知家門口出了事。趕忙協助喬泰將兩具屍身拖入門裡的過道上,又用油盞細照。操蹩腳官話道:「那長鬍子的是我大唐臣民無疑,這胡人會弄短鏢,或恐是大食人氏。」
  他用手解下纏繞在鬍子頸脖上的細花絲巾。又道:「殺這人的不是胡人,你看這絲巾一端繫著銀幣,袢菪朝廟號。大食人動武殺人,往往用彎刀與短鏢。」
  喬泰點頭,細細回想乃自語道:「原來這胡人設計吊死了長鬍子後又擬用短鏢打我,卻被另一人飛來絲巾套了脖子。如今那救我性命的也不知去向。可憐長鬍子又身份不明。想如是不慎走到天橋下時被這歹徒在天橋上用繩索順手套了,懸吊起來。」
  後生見喬泰自言自語,又起疑。便道:「這事宜報當坊裡甲,官府來人乃可斷明曲直。」
  喬泰解了袍扣,露出鎧甲並雙龍金徽:「我正是廣州都督府衙門的軍官。你速去叫一頂大轎侍候。」
  後生聽說是都督府的軍爺,又見官腔十足,哪敢怠慢,便下去石級雇轎子。
  須臾一頂大轎到了天橋下停住,後生上來拜揖。喬泰命後生嚴守現場,看護住那胡人屍身,等候官府來人驗檢。他自己則背了長鬍子屍身上轎去,吩咐直趨都督府衙門。
上一頁 b111.net 下一頁
雲台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