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雲台書屋>>偵探小說>>E·S·加德納>>金礦之謎

雲台書屋

第06章

  梅森敲了敲小樓的後門,內爾·西姆斯把門打開了。
  「就你一個人嗎?」她有點兒懷疑地問道。
  「我的秘書,斯特裡特小姐,只有她跟我一塊兒來的。」
  「好吧,進來吧,老闆正急著要見你呢。他說你一到就告訴他。」
  「他昨天才在樓裡吃頓了飽飯,」內爾·西姆斯頓了一頓說,「就是因為吃了這頓飯他才不致於餓死。平時他就吃他和鹽丁兒做的糟糕的飯菜,我想這一天下來你們一定很累了。是嗎?」
  德拉·斯特裡特和梅森隨著她進了廚房,梅森逗趣說:「哦,對惡人來說沒什麼休息可言。」
  「沒錯,」內爾·西姆斯表情嚴肅地對梅森說,「但是心地純潔的人會得到上天的保佑,所以這樣的人才會像沙粒一樣層出不窮。」
  德拉·斯特裡特頑皮地瞥了一眼梅森,梅森冷冷地用疑惑的眼光看著內爾·西姆斯,可她只是滿臉的無辜。她問梅森:「你想不想吃點兒東西?」
  「吃點兒不加砒霜的東西?」梅森問。
  「這件事兒還沒有定論呢。我的老天,今兒中午我就費了好大勁兒才讓他們吃下點兒東西,晚飯就更不用說了。」
  「你知道中毒的事兒嗎?」梅森問。
  「不知道。」
  「但總該知道大概的情況吧。」
  「不知為福,知之為禍。」內爾·西姆斯說,「我一點兒不知道這事兒,而且我也不想知道。警察一直在這幢房子裡轉來轉去。對我來說,讓他們……」
  後門開了,班寧·克拉克一見到梅森就舒心地笑了,他說:「我一直把耳朵貼在地上,似乎聽見你來了,晚上好,斯特裡特小姐。」
  德拉微笑致意。梅森同他握了握手。
  「吃晚飯吧?」班寧·克拉克問。
  「也許他是害怕砒霜,」內爾·西姆斯挪揄道,「每個人都好像很害怕,連碰都不碰一下他們的晚餐。」
  梅森笑道:「讓我們來試一試。我們只吃了幾個三明治,把砒霜晚餐拿出來吧。」
  內爾·西姆斯說:「剩下好多炸兔肉,這是一個人的毒藥變成的另一個人可以吃下去的肉。」
  班寧·克拉克拉過椅子坐下,指著小樓的前部說:「他們還在那兒開股東大會。你得給我出個主意,我是應該進去參加呢?還是不參加?」
  「參加對你有什麼好處?」梅森問。
  「沒什麼,依照合股協議鹽丁兒有權代表我投票表決。」
  「不參加對你有什麼壞處?」
  「那……」克拉克說道,「是因為有件事兒一直讓我耿耿於懷。」
  「我不大明白。」
  西姆斯太太打開烤箱,拿出一大鍋炸兔肉,在茶壺裡添點兒茶,然後把開水倒進壺裡,「我的房客們今晚什麼都沒吃。」她輕蔑地說。
  克拉克說:「內爾,我只要一杯茶,不要其它的。你們吃飯,一邊吃一邊聽我說。」
  德拉·斯特裡特說:「我太餓了,盤子的瓷釉我都能吃掉。你們可別介意我的吃相。」
  「為什麼你對不參加會議感到擔心?」梅森急於得到答案,他追問道,「開槍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開槍的事兒是個迷。院子裡有小偷,斯塔勒小姐用手電照他時,他開了兩槍——子彈擊碎了窗戶,兩個彈孔間距只有3英吋,距離她的頭部也只有2英吋。槍聲把我驚醒了,我抓起那把點四五手槍跑到月亮地兒裡。他已經跑到了大門那兒,向我開了一槍,我也給了他一槍,沒打中,不過離他不太遠。今早,我發現我那一槍擊中了牆,就在樓下的門邊上——而且這門一直是關著的。」
  「那麼中毒的事兒呢?」梅森問。
  「有人在佈雷迪森太太和她兒子用的鹽瓶裡放了砒霜,是大夫的緊急處置救了他們,這得感謝威爾瑪·斯塔勒。」
  「好吧,」梅森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那麼,我們回到最初的那個問題,為什麼對不參加會議感到害怕?」
  「因為……哦,哦……梅森,我得跟你說點事兒,我從來沒對別人說過,雖然鹽丁兒對這事兒疑神疑鬼,我也沒說。」
  「需要我離開嗎?」內爾·西姆斯問。
  「不,內爾,你就呆在這兒。我信任你。」
  「繼續說。」梅森說著把兔肉遞給德拉·斯特裡特,然後再把自己的盤子添滿。
  「知道著名的加利福尼亞失蹤的礦藏的事兒嗎?」
  「只知道一點點。」
  「聽說過『歌勒礦』嗎?」
  梅森搖了搖頭,嘴裡滿是兔肉。
  「它是失蹤的礦藏,」內爾·西姆斯插了句話,「沙漠裡這樣的礦還有好多。」
  克拉克在自己的茶裡加了點兒糖,攪拌了一下,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了一本有藍色封面的書。
  「這是什麼?」梅森問。
  「《採礦人指南》,是霍勒斯·韋斯特編的,韋斯特收集了大量關於加利福尼亞失蹤礦藏的情況,這本書是1929年出版的。對於這些失蹤的礦藏有多種說法,一些聽起來有道理,另一些說法驢唇不對馬嘴,韋斯特親自翻閱歷史記錄,跟老採礦人攀談。20年前他完成了這部書,盡他所能精確地記載了歷史。」
  「好吧,」梅森說,「『歌勒失蹤礦藏』是怎麼一回事兒?」
  「在1886年左右,」克拉克說,「按照韋斯特的記載,有3個在死谷邊的派那明山脈探礦的人,他們從一個山口出來,向聖·伯那迪諾城走去。他們騎著壯實的馬匹,背囊鼓鼓的,還有個能裝10加侖水的水壺,帶著這些,他們信心十足地走進了沙漠。」
  「第二天,他們就為走哪條路好發生了糾紛,吵得很凶,其中一個叫弗蘭克·歌勒的人認為他們向西南走得太遠了。他說他們應該沿一條偏東方向的路前進,爭吵過後,他與其他兩個人分開了,向偏東方向走去。後來,誰也不知道其他兩個人怎麼樣了,也許他們就消失在沙漠裡了,或者到了某個地方,也可能到達聖·伯那迪諾。總之據歷史記載,他們失蹤了。」
  內爾·西姆斯像總結似地說:「兩個人好相處,三個人不好相處。」
  德拉·斯特裡特聚精會神地聽著,眼睛盯著班寧·克拉克,甚至忘記了吃東西。佩裡·梅森還在吃著兔肉。
  「想喝杯茶嗎?」內爾·西姆斯問道。
  「麻煩你了。」梅森說。
  在她倒茶時,班寧·克拉克繼續講故事:「兩天後的中午,歌勒筋疲力竭,眼前出現了連綿的群山,他越過這些群山,進了峽谷,峽谷裡有各種植物,還有一條小溪——他欣喜若狂地伏在小溪岸邊上,在一株楊樹下的陰涼地裡咕嘟咕嘟地豪飲。就在他喝水的時候,一陣微風吹過枝頭,讓一縷陽光照射到離歌勒幾英吋遠的水裡,那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反射出黃色的光芒。」
  「歌勒停了下來,把胳膊伸進水裡撈出個黃色的東西。是一個天然金塊,有幾盎司重。在它附近小溪的河床上還有幾塊,歌勒把這些金塊拾起來都塞進了他的襯衣裡面。」
  「要是我,得裝滿一大包。」內爾·西姆斯說。
  「發了筆橫財,嗯?」梅森說道。
  「當然是發了筆橫財,」克拉克說,「可是在沙漠裡面對一片荒漠,你根本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情況,歌勒弄到了金子,可它既不能吃也不能喝。他距離有人煙的地方太遠了,他的馬又餓又累,由於缺乏食物,他自己的身體也很虛弱,猛然間,他意識到除非回到文明世界,在這荒漠裡他手裡的金子不值一文,只是給疲憊不堪的坐騎增添額外負擔而已。這幾塊金塊已越來越成為他回到文明世界的障礙。」
  「想到這兒,歌勒有點兒著急,他決定把其他東西盡可能地扔掉,只帶金塊回去,他還解下了他的左輪手槍,扔進了灌木叢。就像所有過度疲勞的人一樣,歌勒無法判定他的確切位置。更不幸的是,他迷了路,這使他心慌意亂。」
  「他沿著峽谷前進,來到平坦的田野,眼前是一片大湖蒸發後留下的平滑、乾燥的平原。到這兒他才辨認出方位,聖·安東尼奧山就在正西方向——我們現在把這座山叫老頭子山——它是歌勒的第一個路標。沿這座山的方向向前,山腳下有一個採礦城,歌勒朝著這個小城走去。」
  「他到達這個小城後病倒了,襯衣裡的金塊兒磨得他皮開肉綻,傷口已經感染了。感染使他一直在病床上躺了3周,然後他才有時間想回去確定他發現的金礦的位置。如果你一直全神貫注地想一件事兒的話,3周的時間真是有點兒太長了,用不了多久,你的記憶力就該跟你開玩笑了。」
  「當然會這樣。」內爾·西姆斯說,她正背過身兒去從烤爐裡取兔肉出來。
  克拉克接著說:「他自然不會一個人去,一大群探礦的夥計跟在後面,一心想著在這片富礦脈開一片礦。這一大幫人在沙漠裡轉悠了一段時光,有些人受不了掉了隊開小差兒了,歌勒不知道怎麼迷路了,漫無目的地瞎闖。」
  「歌勒一個月之後才回來,休息了一下,帶上更多的給養,重新出發。他再也沒能找到那個峽谷——甚至連那一連串的小山也沒有找到。」
  「這些歷史記載很可靠,你可以在韋斯特的書裡讀到大部分。有些是我從其他渠道搜集的——比如說,槍就是個例子。我是找到了歌勒寫的一封信才瞭解到的;這封信被珍藏在帕薩德那的圖書館中。」
  「一個大男人連路都找不到真是不可思議。」德拉·斯特裡特說。
  「很可能,」克拉克說,「在沙漠裡容易迷路,比方說,那些外出野營的人,早上離開營地時把駐地記了一遍又一遍,想在晚上回來時能找到『家』,可真正到了回來的時候,他們來來回回走上幾個小時,也沒法找到熟悉的路標。」
  梅森點頭贊同道:「這就是『歌勒礦藏』故事的結尾了?」
  班寧·克拉克嘴角掠過一絲神秘莫測的微笑:「哦,好吧,再看看霍勒斯·韋斯特的記錄。提個醒兒,這時的時間是1886年,幾年後,也就是1891年,有個叫漢·莫斯的身材魁梧的老採礦人在聖·伯那迪諾出現了,他常常到沙漠裡做探礦旅行。」
  「有一次,莫斯旅行時,他剛買的頭一次外出旅行的小驢子鬧著要脫離隊伍,可以想像得出,莫斯有多惱火。這頭小驢子馱著好多莫斯旅行時要用的東西,可它卻不管這些只是自個兒悶著頭走,莫斯攔不住也抓不住它。他只好跟在隊伍後面嘴裡罵罵咧咧地嘟噥著,這下正合那隻小驢子的意,它一下成了整個隊伍的頭兒。漢·莫斯跟在他後面,一會兒罵它幾句,一會兒追它,一會兒又哄它掉頭回來,可是,這頭小驢子是個怪傢伙,它認死理兒,朝著一片漢·莫斯從未到過的荒地走去,沒有幾個探礦人到那兒轉過,因為那是一片光禿、乾旱的地帶,弄不到給養。在那個年代,到那地方去簡直就是自取滅亡。」
  「但是,漢·莫斯就是捨不得小驢子身上馱的東西,他也不願意失去這隻小驢子,他只是一個勁兒地想,如果再走1英里,還逮不著它,我扭頭就走,讓那小驢子愛上哪兒就上哪兒,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小驢子卻朝著有水的方向走去——你把驢子帶到沙漠裡來,一旦它朝有水的地方走,你總會從它的舉動中看出些蛛絲馬跡來。當然,其它的動物也會嗅到水源。於是它們都朝著同一方向走了。莫斯跟在它的小驢子後面來到了有水和有金礦的峽谷。」
  「漢·莫斯一看到金礦,欣喜若狂,拚命往口袋裡裝金塊。他又叫又喊地繞著圈跑,然後起程返回聖·伯那迪諾,準備享受生活。大約走了一半路,他突然意識到他興奮得過了頭兒,忘記在他發現的金礦上立塊標記,證明金礦屬於自己。他猶豫了一下,但是一想到他會在聖·伯那迪諾狂歡,就立刻朝城裡走去,準備先好好地樂一樂,然後再回到峽谷裡,找到他的金礦,認真地開採一下。」
  「男人在他們快喝醉的時候和喝醉了以後總會做出正確的決定。」內爾·西姆斯說。
  克拉克微笑道:「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在聖·伯那迪諾引起了轟動,人們看到莫斯的天然金塊,整個小城沸騰了,他們都知道,老莫斯發了大財,而且不久之後他就得回去取更多的金子。他們就給他灌酒,一直盯著他不放。」
  「老莫斯終於花光所有的錢,再也無法買酒了。他開始清醒過來,並且意識到他要面對的是什麼。他啟程想去金礦,可他一出城,差不多半個城的人都跟著他,他們都騎著好馬,帶著足夠在沙漠呆一陣子的給養。」
  「老莫斯在沙漠上轉來轉去想把他們甩掉,他假裝迷失了方向,晚上偷著趕路,尋找擺脫他們的機會,可就是不成功。他們就是在後面跟著。」
  班寧·克拉克停住了,然後他說:「你們不覺得乏味嗎?」
  「很精彩。」西姆斯太太說道。
  「非常有意思,我可是把你的每一句話都當真了。」梅森說。
  班寧·克拉克輕輕拍著小藍皮書,「我在給你講歷史事件,」他說,「所以根本不可能出錯。即使我能把這事兒背下來,我也要邊講邊核對。但是這事兒畢竟發生在10年前,那會兒沙漠裡都是金子,沒有快速的運輸工具。」
  「我明白,」梅森說,「繼續講,老莫斯怎麼樣了?他擺脫了跟蹤他的人嗎?」
  「沒有,他最後不得不返回了聖·伯那迪諾,他渾身酸痛,氣急敗壞,身無分文。可他知道他該去哪兒,而且只要幾個小時,他就可以拾到足夠讓自己成為沙龍和舞廳的名人的金塊。可現在他只要前腳一出城,後腳就會有聖·伯那迪諾全城的人跟在後面。他想找個辦法神不知鬼不覺地出城,但還沒出發,這計劃就流產了。不帶行李進沙漠無異於自殺,而且聖·伯那迪諾的人把他看得很緊,他連把一些馱東西的小驢子藏在某個地方,以便到時牽出來的機會都沒有。」
  「他發現的這個礦就是歌勒找到的金礦吧?」梅森問道。
  「我正要說到這兒呢,」克拉克說,「一般認為他發現的這個礦就是歌勒找到的那個。」
  梅森若有所思地說:「我對可憐的老莫斯和他的處境很感興趣。這些事似乎不大有可能發生在聖·伯那迪諾。呃,我們開車從那個城市疾駛而過,在那兒停下來加點兒油,然後就走了,只不過是熱鬧的小城而已,現代,時髦——跟其他城市沒什麼兩樣。」
  「聖·伯那迪諾城發生過許多事,」克拉克說,「可汽車掩蓋了歷史,它過去一直是真正的採礦城。」
  內爾·西姆斯站在電烤爐旁說:「幸虧都是過去的事兒了。想想那些在那兒開飯館的人吧,沒有電冰箱,交通也不便利。」
  「他們總有辦法過下去的。」克拉克說。
  西姆斯太太悲觀地搖了搖頭說:「我看不出有什麼好辦法。保存食物是大自然生存的第一法則。」
  「自我保存才是。」克拉克糾正她的話。
  「哦,對食物來說難道不是這樣嗎?沒有食物你無法生存。」
  克拉克看了一眼梅森說:「你越是和她爭論,就越是沒完沒了。」
  「那是因為我說得對!」西姆斯口氣堅決地說。她很自信,根本不在乎給別人留下什麼印象。
  「但是我們把漢·莫斯留在沙漠裡了。」德拉·斯特裡特示意把故事講下去。
  「就在聖·伯那迪諾,」克拉克說,「漢·莫斯非常惱火。但這個老傢伙有點像個老學究,於是有一天,他真心實意地對城裡的全體人說:『好吧,我不帶著你們我也走不了,大家一塊兒打行李,一塊兒出發。這回,咱們直接到礦上去。金礦越多越好,我擺脫不了你們,還不如把你們都帶著,也不用繞遠,倒省了我不少時間和精力。』」
  「他也是無可奈何!」內爾·西姆斯說。
  「他真想這樣做?」德拉問道。
  「當然,老莫斯是個信守諾言的人,他把他的馱隊集合在一塊兒,在聖·伯那迪諾城邊上把所有想去的人都帶上。然後,他出發了……那時候人都重信義。」
  「接著呢?那兒有足夠的礦供這麼多人開採嗎?」
  克拉克笑著:「這是最悲慘的一段。老莫斯是個好人,但有點兒大方得過了頭。他是那種只帶著少得可憐的給養就能在沙漠中生活幾個星期的人。嚴重營養不足、沒有人說話,對這些他都不在乎,可一回城他就把錢花個一乾二淨。這樣一來,再次出發時,他騎的馬不是最好的,而他自己也不是最好的騎手。」
  「在沙漠裡走了幾天後,隊伍接近了有水源的峽谷,聰明一點兒的人發覺目的地已經不遠了,他們就快馬加鞭跑在了頭裡。漢·莫斯也鞭策著馬,大家隨之蜂擁著狂奔起來。那場面真是蔚為壯觀!——馱東西的馬落在後面,揚起的沙塵蔽日遮天,這些人拚命地在荒野上奔馳,拚命衝下陡峭的岩石坡直達谷底!老莫斯反到落在了整個隊伍的後面。」
  「到達了峽谷地帶以後,他們發現沒有人來過這兒,於是就拚命地搶先劃出自己的地盤。他們行動毫不猶豫,在找到自己認為是最好的一塊礦地後,就樹立標誌佔有了這片地。等到漢·莫斯精疲力竭地終於到了峽谷,幾乎整條小溪都被其他人佔領了。漢·莫斯喘著粗氣從馬上跳下來向四周看了看,發現他的礦地已經被人佔了。就在他到來之前,已有80塊礦地被人分掉了。最後他找到的那一塊地幾乎是礦質最差的。」
  「這就是分配法則。」內爾·西姆斯說。
  「那是歌勒礦嗎?」梅森問道,發現沒人注意到內爾·西姆斯的插話。
  「那兒被認定就是歌勒礦。採礦人把四周看了看,又想到歌勒講過的故事,都一致認為那兒就是歌勒礦。」
  「它真的是嗎?」梅森問。
  「不是。」
  德拉·斯特裡特停住嘴不吃了,看著克拉克。
  克拉克說,「歌勒並不那麼簡單,他講的礦的位置跟事實有出入,有些是編造的,欺騙了那些想跟著他去的人,而且也避免了自己最終像漢·莫斯那樣被年輕人騎著快馬甩在後面,歌勒比莫斯聰明,他故意編造了他發現的礦周圍的地理情況。」
  「你怎麼知道的?」梅森問。
  「這是個不錯的問題。」內爾·西姆斯又插了一句。
  班寧·克拉克滿臉狐疑朝廚房四下裡看了看。
  「沒事兒,」內爾·西姆斯向他保證,「他們都在開會,海沃德·斯莫爾在晚上這個時間總要來喝杯茶,但開著會他就不會來了。」
  克拉克解開上衣,拿出一個手槍皮套來,皮套原來是黑色的,可現在已經褪成了暗褐色,而且由於長期使用有點兒磨光了,他說:「我想把這傢伙藏起來。」
  他拿出槍,把它放在桌子上。
  梅森、德拉·斯特裡特和西姆斯都俯身細瞧。
  這是一把生滿了蛌熙瘚o科爾特左輪手槍,不管當初它多麼光亮,現在槍體上滿是鐵蛂A袘k物已經在槍管、槍膛和扳機上形成了一層硬殼,只有發黃的象牙槍把保持著原來的模樣。仔細看去,Goler(歌勒)幾個字刻在槍把上,字下面是日期:1882。
  梅森輕輕吹了聲口哨。
  「我發現這把槍,」克拉克說,「完全是意外,那是在沙漠楊樹下的泉水旁找到的,跟我一塊兒去的那個人爬山去了,那會兒我的心臟還沒這麼糟,但我還是感到呼吸短促,活動量不敢太大。我在楊樹蔭下躺下,泉水邊的地面上大約有3寸長的槍管從沙子裡探出來。我看出那是槍管,把它挖出來,好奇地看了一會兒,然後發現了名字和日期——這一下我可意識到我發現了什麼。」
  「當時你怎麼辦呢?」德拉·斯特裡特問,一雙大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我沒帶工具或設備,」克拉克說,「我用兩隻手在小溪水底下的沙土裡摸了半天,在水裡的石頭旁邊找到一個小袋子,裡面是一大把金砂。」
  「可怎麼沒有人聽說過這件事呢?」梅森問。
  「問題就出在這兒,」克拉克說,「泉水所在地是一塊石英礦的標定礦地,一些糊里糊塗的採礦人,為了找點兒值錢的礦石而到這來餓得喪了命,誰也沒想到這裡有砂金。該死的是『東山再起公司』現在也對這個礦場感興趣,他們以為這裡的石英礦還值幾個錢。這個礦只不過是他們買下的幾百個礦之一。我再也不會給佈雷迪森太太和她的兒子白送錢了。」
  「據你所知,有人知道礦的位置嗎?」梅森問。
  「我想佈雷迪森知道。」
  梅森眉毛一揚。
  「在鹽丁兒的營地,我沒法兒把這件東西藏起來,所以我就把槍放在我的桌子抽屜裡——把刻有歌勒名字的那一面朝下放。哦,大約一星期前,我發現槍被調了個兒,有字的那一面朝上了,我現在不常去我的房間了——那得爬樓梯。我上樓很吃力,每爬兩三個台階就得歇一兩分鐘。你看,我已經……」
  門合頁「吱吱咯咯」地響。班寧·克拉克一把抓起了滿是袘k的左輪槍,三下兩下就裝進了槍套。
  門開了,是一個20歲左右穿著緊身套衫的女孩。她身材很苗條,顯然對自己穿緊身套衫的良好效果十分清楚。她看見桌旁圍著幾個人,就忙退了回去說:「我打擾你們了嗎?」
  班寧·克拉克說:「多莉娜,沒關係,進來吧。這是梅森先生和德拉·斯特裡特小姐,她是梅森先生的秘書。這位是多莉娜·克羅夫頓,西姆斯太太與前夫生的女兒。多莉娜,我跟梅森先生正說點兒事,不過現在說完了。」
  克拉克轉身對梅森說:「現在你明白我的處境了吧?特別是和公司的關係。」
  梅森問:「他們,是不是對實際情況有所懷疑?」
  「我想是的。」
  「我是指法定所有權,也就是財產的所有權方面。哦,涉及到這些了嗎?」
  「是的。」
  梅森瞇起眼睛說:「你說他們找了個律師來開會?」
  「是的,這傢伙叫莫夫蓋特,你可能知道他。他起先是我妻子的律師,負責處理她的房地產事務。以後佈雷迪森去找他,這次的案子就是莫夫蓋特為他們做代理,我想他不會對我有什麼好感。對他我也一樣沒什麼興趣。」
  「他參加董事會議嗎?」梅森問道。
  「哦,是的,這一陣兒他對公司的每件事都要插手。」
  「是這樣,」梅森說,「你辭去總裁職務時是否意味著同時辭去經理職務呢?」
  克拉克點點頭。
  梅森顯然有點兒生氣地說:「我起草那份合股協議時你就應該告訴我這些。」
  「為什麼?這事兒跟簽合同有什麼關係?」
  「假如,」梅森說,「他們推薦你當公司的經理,鹽丁兒代你投票就會把你選上。一旦成了經理,你就要以受委託的身份來行事,如果你知道對公司資產的價值有影響的消息,但沒有使公司受益的話……快在他們行動之前,讓鹽丁兒退出會議……」
  「會議已經結束了,梅森先生,」多莉娜說,「我經過那個房間時聽到了推椅子的聲音。」
  克拉克看著梅森說:「有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梅森搖了搖頭說:「一旦你成為經理,即使只是幾分鐘,你也失敗了。能不能隱瞞這個消息隨後再……等一下,依據公司條例經理也必須是股東嗎?」
  「我想是的。」克拉克說。
  「你的股票值多少錢?」
  「30萬或者40萬,不,也許更多,怎麼了?」
  「我要買下來,」梅森笑了笑,說:「用5美元買。我與你私下達成協議,後天我會以5美元再把這些股票賣給你,但別人不知道這個協議。」
  「我不能爬樓梯,」克拉克說,「股票在樓上我的書桌裡放著,從右邊數第三個信件格裡。」
  「書桌上鎖了嗎?」梅森一邊問,一邊站了起來。
  「沒有。桌子的鎖不好使。我本打算修理一下,一截鑰匙折到鎖裡面了,多莉娜,帶梅森先生去我房間好嗎?你能爬樓梯。」
  站在桌子邊的多莉娜好像根本沒聽見克拉克的話。
  西姆斯太太說:「多莉娜,親愛的,醒醒,別讓愛你的人傷心!克拉克先生要你帶梅森先生去他的房間呢。」
  「哦,好的,當然可以。」她微笑著說,好像剛從夢中醒轉過來,「梅森先生,請這邊走好嗎?」
  梅森說:「克拉克,這是你的5美元,權當成交了。」
  克拉克低聲說:「如果你聽見散會了,梅森,而且情況萬分緊急時,你可以隨機應變。」
  梅森舉起右手打了個手勢,聳了下眉毛。
  克拉克點了點頭。
  「這樣會使問題複雜化。」梅森說。
  「我知道,但我不能坐以待斃。」
  梅森拉起多莉娜說:「走吧,小姐。」
  多莉娜·克羅夫頓在前面領路走上了樓梯,匆匆通過走廊,她一句話也不說。
  「看起來你是個愛深思的女人。」梅森說。
  她出於禮貌,對梅森笑了笑,過一會兒她才說:「我想我今天話太少了。這就是克拉克先生的房間。」
  梅森本以為會看到一間豪華的主人臥室,可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這個位於小樓北面的小房間裡有一張簡樸的單人床,一個五斗櫥,一個帶抽屜的櫃子,一個有點兒舊的桌子,一張老式卷蓋式書桌,一些鑲框的放大照片掛在牆上。
  兩股繩子掛著一副帶靴刺輪的大墨西哥踢馬刺,在另一面牆上,一個舊槍套斜斜地掛在釘子上,槍套裡還有一支槍。透過槍櫃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裡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來福槍和獵槍。第三面牆上掛著展開的大山獅皮,顯然曾經有一段時間這個房間是主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現在因為久無人住,房間缺少生活氣息。房間保持得很整潔,可這種整潔給人的感覺卻很刻板僵硬,好像跟日常生活脫了節。
  梅森走到書桌旁,從班寧·克拉克說過的書信格裡拿出一些文件。他找到裝股票的信封,拿出來看了看,確認一下股票都是整理好的,就在要往門口走的時候,從樓下傳來了幾個人的說話聲和腳步聲。這一切都在清楚地告訴梅森:會議結束了。
  梅森站在那兒,眉頭緊鎖,看著手裡的股票。
  「怎麼了?」多莉娜說。
  梅森說:「交易達成,我們應該在會議結束前就在股票上簽名。」
  「這很重要嗎?」多莉娜問。
  「非常重要。你有沒有辦法在他們到廚房前把股票趕快拿給他,然後……」
  「他們現在正朝那兒走呢,我想他們也在找他。」
  梅森突然坐在書桌旁,拿出圓珠筆,從書信格裡拿出一些文件,找到有班寧·克拉克簽名的一份。
  他匆匆瞥了一眼背後的多莉娜·克羅夫頓。
  她好像對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她正全神貫注地想著自己的私事兒呢。
  梅森展開股票,把一份簽有班寧·克拉克名字的文件放在上面,仔細地研究了一下,然後,雖然手法不太熟練,但卻毫不猶豫地在股票上簽上了班寧·克拉克的名字,證明股票已經轉讓。
  他把那份用來模仿克拉克簽名的文件放了回去,折好股票證書,放進口袋,擰好圓珠筆帽。
  「一切就緒了。」他說。
  多莉娜慢慢地走到走廊上,梅森看出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根本沒注意她做了什麼。
  梅森回到廚房時,人們都已經在那兒了——莉蓮·佈雷迪森稍稍有點兒胖,妝化得也有點兒濃;吉姆·佈雷迪森,表面上很和藹友善,容易相處;律師莫夫蓋特,個兒不高但很結實,衣著整齊,頭髮打了發乳,向後梳理得一絲不亂;海沃德·斯莫爾身體很結實,眼睛一刻不停地掃視著周圍的一切。
  鹽丁兒·鮑爾斯似乎與那些人毫不相干。
  在大家明白怎麼回事之前,梅森就已經把所有的人仔細地觀察一遍,並且對每個人都心中有數了。
  班寧·克拉克漫不經心地做了介紹,梅森覺得大家對他熱情得有點兒過分。特別是莫夫蓋特,還走上前表示友好,雖然他的態度多少還是有點兒勉強。
  「我剛聽說,」莫夫蓋特說,「你要為西姆斯先生和太太做詐騙案的代理。梅森先生,有你這樣一位著名的對手,真是很榮幸。我在法庭見過你幾次,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我——『莫夫蓋特和斯蒂爾律師事務所』,在布羅考大樓。」說完,他鄭重其事地遞給梅森一張名片。
  梅森把名片塞進口袋,然後說:「我還沒來得及瞭解這個詐騙案的情況。」
  「不著急,不著急,」莫夫蓋特說,「我想,梅森先生,一旦你聽取了證詞,你就不會再參與訴訟了。克拉克先生,我們為你帶來了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克拉克問道,他的語氣和表情極其冷淡。
  「我們認為,」莫夫蓋特說,「由於各種各樣的訴訟和其他瑣事糾纏,公司對你有欠公平。你的身體狀況又不允許你親自到礦場上去參與經營活動,但是你的確具有高水平的專業知識,公司對你為開發礦產所做的工作深表感激,一句話,克拉克先生,我們已經推選你進入董事會,並且聘用你為監管經理,年薪25000美元,其他雜費另算。」
  克拉克一臉驚訝。
  梅森說:「很抱歉,莫夫蓋特,這已經不可能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已經講過了。這是一個精心設置的圈套,不過它已經沒有用了。」
  莫夫蓋特火冒三丈地說:「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權力說這種話。我們正要講和呢,僅此而已。」
  梅森對他微笑著說:「律師先生,讓我跟你講點兒別的事兒,選舉克拉克進入董事會在法律上是無效的。」
  「這是什麼意思?」
  「董事應該是公司股東。」
  「班寧·克拉克是個大股東,梅森先生。」
  「他過去是,」梅森說,「但他恰好已經賣掉了他的股票。」
  「公司的帳目上從未有過記錄。」
  「股票拿來轉讓時自然會有。」
  「但是依據公司帳目他仍然是股東。他……」
  梅森從口袋裡掏出了班寧·克拉克的股票,把它展開放在桌子上。
  「問題在於,」他說,「班寧·克拉克是否的確是股東,我想這個可以說明問題。先生們,我已經買下了克拉克的股份。」
  莫夫蓋特惱羞成怒,他說:「這種股票交易,只不過是一種騙人的鬼把戲。」
  梅森冷笑道:「你是不是想用為克拉克設了陷阱,而他卻賣了股票避開陷阱作為理由請求法庭宣佈股票轉讓無效呢?」
  「那不是陷阱,我們是為了講和。」
  內爾·西姆斯故意用一種尖尖的聲音插話:「講和?恐怕沒安好心。」
  梅森平和地說:「哦,也許是我急了點兒。」
  「就是。」
  「那麼,」梅森說,「僱傭合同可不可以每年簽訂一次呢?條件是公司如欲中止合同應提前12個月通知本人呢?」
  莫夫蓋特的臉微微泛紅,他說:「當然不行。」
  「為什麼?」
  「哦,當然……當然有原因。」
  梅森對班寧·克拉克點點頭說:「你看就是這樣。」
  克拉克說:「梅森,把這件事兒交給你我感到非常滿意。」
  梅森折好股票把它放進口袋。
  「可不可以問一下你花多少錢買下來的?」莫夫蓋特問道。
  「當然可以。」梅森一本正經地說。
  莫夫蓋特等著後邊的話。
  「你們有權利隨便問。」梅森笑著說。
  吉姆·佈雷迪森也加入到對話中:「好了好了,別為這事傷了和氣。我不希望班寧·克拉克認為我們對他個人有什麼敵意。坦白地說,莫夫蓋特說如果我們選他進董事會跟他簽這個合同,克拉克就必須或者全部公開他所知道的有關公司財產的情況,或者倘若他曾以個人名義為個人利益開採或經營過公司礦產的話,我們就上法庭證明他己實際上自願成為公司的委託人了。莫夫蓋特,你已經盡了力,比賽結果說明你得甘拜下風,梅森早就看出了你要幹什麼,你被擊敗了。我非常滿意,訴訟太令人厭倦了。現在讓我們把生意上的矛盾拋在腦後做朋友吧。班寧,我想你能不能給我們提供些信息?」
  「什麼信息?」
  「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班寧把茶杯遞給西姆斯太太,讓她添茶,藉機磨蹭了一下。然後才說:「那麼這是個陷阱了?」
  「這,」佈雷迪森說,「現在,我們還是談點兒別的吧。」莫夫蓋特在一旁倒吸一口涼氣,顯然想否認「陷阱」這一說。
  西姆斯太太端著茶壺繞過桌子為德拉·斯特裡特和佩裡·梅森添茶,她問道:「那我的案子怎麼辦呢?」
  莫夫蓋特冷冷地說:「我正想說呢。不過,梅森先生,最好還是在你的客戶不在場的情況下談比較好吧。」
  「為什麼我不能在場?」西姆斯太太問道。
  莫夫蓋特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你會上火的。」
  「不會是我吧,」西姆斯太太說,「我跟這事無關,我只是想知道我該採取什麼立場。」
  梅森說:「我已經留了信兒讓人今天下午就把有關這個案子的抗辯寫出來。」
  一直躲在一旁不說話的佈雷迪森太太說:「吉姆,我想我們已經盡了做董事的義務,可以走了。」
  佈雷迪森有點兒猶豫,磨磨蹭蹭不大想走。
  多莉娜·克羅夫頓繞過桌子站在屋角,然後心血來潮地跑到烤爐邊她媽媽身旁,吻了她一下。
  「這是為什麼?」西姆斯太太問。
  「祝你運氣好。」多莉娜點頭說。
  大家要離開了,廚房裡一時顯得有點兒混亂,佈雷迪森這會兒為他母親把門打開,梅森在那兒鞠躬,向每一個人道「幸會」。
  佈雷迪森和他媽媽剛出去,莫夫蓋特就說:「我有個合同要你簽一下,梅森。我把公文包放在另一個房間裡,如果你不介意請稍等片刻……」
  「你看他,」就在莫夫蓋特離開房間時,克拉克恨恨地說,「他腦子裡儘是鬼點子,他這會兒又去給吉姆出主意去了。什麼把公文包沒帶來,純粹是借口。」
  梅森低聲急促地說:「取那個合同可能意味著他要聽取皮特·西姆斯的證詞。他也可能想要聽取你的證詞。」
  「為什麼?」
  梅森意味深長地說:「放長線,釣大魚。一旦他把你帶到公證人面前,他就會用一些設計好的問題誣餡你。很抱歉我不得不那樣處理股票,不過我們得爭分奪秒。」
  「沒關係。」克拉克笑著說。
  「你看,」梅森說,「我沒有時間解釋給你聽了,但是有關公司董事的法律是模糊不清的。那不像你被推舉擔任什麼職務時那樣,必須要先宣誓才能有資格任職。依照合股協議鹽丁兒可以代你表決。鹽丁兒自然認為他們選你進董事會是對你有好處的。」
  鹽丁兒·鮑爾斯窘迫地說:「他們特別慇勤,我還以為他們真想重歸於好。我真想揍我自己一頓。」
  「沒必要這麼做。」梅森說,「這是個絕妙的法律陷阱。」
  「真他媽聰明,」班寧·克拉克說,「但我想如果他們考慮一下時間因素,就會發現有那麼5到10分鐘的時間我的確是董事,那就……」
  梅森皺了皺眉頭,警覺地瞥了一眼內爾·西姆斯。
  班寧·克拉克笑了笑說:「她沒事兒,我完全信任她和多莉娜。」
  梅森說:「好吧,為了使這個東西具有法律效力,而我也好擺脫困難,防備調查。拿鋼筆描一下這個簽名,要有證人在場才行。還是讓多莉娜·克羅夫頓看著你簽名,因為剛才她跟我在一起……」
  「恐怕她已經走了,」內爾·西姆斯插了句話,「現今的年輕人大都這樣,一有機會就跑得無影無蹤,我還是姑娘那會兒,沒父母的允許甭想出去。」
  「她真是個非常好的姑娘。」班寧·克拉克由衷地說。
  「她跟今天的大部分姑娘一樣沒啥大毛病。」西姆斯太太說,「就是有點兒獨立性太強。」
  梅森說:「孩子獨立是好事,要給他們點兒機會發展個性。」
  「不能太獨立,」內爾·西姆斯不屑地說,「孩子們有點兒過份了。」
  班寧·克拉克對梅森笑了笑,取出了圓珠筆,梅森取出股票。
  「等莫夫蓋特回來,」梅森說,「如果他有什麼文件給你,我就咳嗽兩聲。聽到我的咳嗽聲,你就找個借口出去,然後藏起來,他就無法給你開傳票。我不信任這個人,而且……」
  門被推開了,莫夫蓋特一進門就說:「好吧,梅森先生,我希望我們分別代表不同公司的利益不致於損害我們的友情。」他現在笑得很和藹,言談舉止來了個180度大轉彎。似乎佈雷迪森給了他什麼指示,讓他試試新戰術。
  梅森沒等克拉克的筆接觸到股票,就裝做伸手去拿桌子上的茶杯,一把從他手底下把它抽走了。他折好了股票,放進上衣內的口袋裡。
  莫夫蓋特看到班寧·克拉克手裡的圓珠筆,皺著眉盯視了一下,但還是盡可能和氣地說:「梅森先生,我這兒有一個聽取皮特·西姆斯證詞的合同,皮特是詐騙案的被告之一,如果明天方便的話,我想聽取證詞。把所有情況清理一下,這實在太重要了。」
  莫夫蓋特從公文包裡取出了一個硬紙袋,他從裡面拿出一份藍底的法律文件。
  德拉·斯特裡特坐在梅森旁邊,瞥了一眼紙袋,胳膊時輕碰了他一下。
  梅森咳了兩聲。
  班寧·克拉克向後一推椅子說:「對不起,我得喝口水。」
  他向水池走去,瞥了一眼桌子,看見梅森正仔細地讀著合同,而莫夫蓋特微微斜著眼睛在一旁觀察著梅森。
  班寧·克拉克一聲不響地從後門溜了出去。
  梅森說:「如果把皮特·西姆斯做為糾紛的一方來取證詞的話,我想同時也要聽取吉姆·佈雷迪森的證詞。」
  「為什麼你想要他的證詞?」
  「他不是公司的總裁嗎?」
  「是的。」
  「就在有詐騙嫌疑的合同生效前他剛剛和皮特·西姆斯做過生意,是嗎?」
  「是的。」
  「我需要他的證詞,」梅森說,「如果你要取得一方的證詞,我也要另一方的。」
  莫夫蓋特不情願地接受了這一點,「用鋼筆加上這一條吧,不過要加上班寧·克拉克的名字。」
  「他並不是糾紛的一方,你無權取他的證詞。」梅森說。
  莫夫蓋特狡猾地笑著說:「他身體不好,我有權取證來長久保存他的證詞,他是關鍵證人。」
  「為什麼事做證?」
  「為與這件糾紛有關的事。」
  「什麼事?」
  「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公開這件事兒的。」
  「那我不會在合同中寫上他的名字。」梅森說。
  莫夫蓋特說:「你可以不這樣做。我已經想到你會拒絕,所以我弄到了一個法庭指令和一張傳票。在這種情況下,你的客戶可以不必為接到給他的傳票發脾氣或者面子上過不去,所以你最好還是在證詞中加上他的名字。」
  梅森只是用鋼筆加上這樣幾個字:「也需要吉姆·佈雷迪森提供的證詞。」
  莫夫蓋特這下真的火了,說:「梅森先生,我警告你,我會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發出傳票。不管班寧·克拉克喜歡不喜歡。」
  「那是你的權利。」梅森邊說邊把圓珠筆放進了口袋。
  莫夫蓋特簽上他自己的名字,把合同的一份副本遞給梅森,把硬紙袋放回公文包裡。
  梅森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要去見佈雷迪森了,律師,我們明天見。」
  他前腳剛進屋,西姆斯太太就走到冰箱旁說:「我給你拿點兒好吃的去去這個律師的晦氣,他在這兒我不願意拿出來,我怕他也會要一塊兒。」
  她拿出一個檸檬夾心餡餅,烤過的餡餅泛著金黃色,上面點綴著許多琥珀色的小糖丸。
  梅森看了一眼德拉,滿意地笑了,他對西姆斯太太說:「如果我是隻貓,我就去躺在爐邊打呼嚕了。」
  鹽丁兒看了下表說:「哎,梅森先生,上他們的當我很抱歉。」
  「不必道歉,陷阱佈置得太巧妙了。你看,鹽丁兒,莫夫蓋特會從這溜出去想辦法給班寧送傳票,你以為班寧能逃出他的手心嗎?」
  鹽丁兒笑著說:「這傢伙太狡猾了,如果在黑暗裡給他10秒鐘讓他先跑,恐怕魔鬼也找不到他的影子。」
上一頁 b111.net 下一頁
雲台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