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空出世90後 第24章 粟輝龍 (1)
    粟輝龍

    筆名水木靈辰,1990年9月出生於四川南充,現為四川南充西華師範大學新聞專業學生,《創新作文》(創新作文網)特約編輯,《我的大學》雜誌校園記者。曾獲第九屆《語文報》杯作文大賽二等獎,第二屆「新課堂」創新作文大賽二等獎,第四屆「新課堂」創新作文大賽三等獎和「蔡麗雙杯」祖國情全國百所大專院校散文詩大賽優秀獎等。

    曾是少年

    那是幾年前的事了,以前是怎麼過的,我現在還搞不懂,只記得頹廢地走進了青春又失落地摸爬出來。

    我很討厭這所學校,但我還是進了這所學校。學校很虛榮,幾十塊獎牌,生了不知幾層蚺F還炫耀似的掛在最引人矚目的牆上。

    我是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績進入該校的,我本想在中學期間乖一些,找個文學社好好寫寫文章,可沒想到學校連個文學社都沒有,校刊也是一年出一本,而且質量差得難以入目。

    同我一道進這所中學的,還有老馬和曾嚴冬。

    老馬和我一樣是借讀生,性格上我倆頗有相似之處,可不同的是,他把狂表現在外,其實內心挺虛的。

    曾嚴冬是我們南充11中「海拔」最高的人,我常問他有沒有「高處不勝寒」的感覺,他說你小子再躥高些就知道了。我心裡暗暗感歎他老子真有預見性,給他取名「嚴冬」。

    我經常為完不成作業而焦慮,曾嚴冬經常為做不對作業而焦慮,老馬經常為作業做得太快而焦慮,因此我們三個人組成了一條「作業鏈」。

    我常對他們兩人說,咱們要有福一起享,有難要敢於一個人當,有漂亮女生要一起「泡」。可老馬第一個違反了第三條,他暗戀一個叫小蘭的女孩,直到被「他們」K了的第二天才告訴我倆,並要求我倆替他報仇,結果我們仨一起違反了第二條原則,被學校政教處教育了幾天。

    我們經常沒事就在小吃店門口的牆邊「站崗」,之所以選擇這兒,是因為這裡是幾個交通要道的交會處,從這兒經過的美女絡繹不絕,我們仨靠牆而立,不停地吹口哨,說粗話。我們在這裡教訓那些耍流氓的低年級小男孩,其實我們這也是在耍流氓,可是沒有誰會這麼說,因為司空見慣了嗎!這裡是混混兒的舞台。其實告訴你們吧,我們做這些都不過是為了引起漂亮女生的注意。

    老馬每次只要遠遠看到小蘭的身影出現,便會把衣服拉鏈拉開,露出胸大肌,故意大聲吼道,你們兩個混蛋,連個學生都搞不定,真給我丟臉,今晚上帶把刀給我剁了他。每逢這時我們就會很配合地假裝害怕,求他饒命。等小蘭走近了,老馬便會瀟灑地甩我們兩個耳光,然後擺pose。然而,小蘭並沒有多看老馬一眼,頂多贈他一個白眼讓他有勇氣活下去。

    日子過得很快,那天下著大雨,雷聲很急,老馬坐在我對面,欲言又止。我讓他喝杯酒慢慢講,老馬放下杯子說,小蘭找過他。我說你應該高興才對呀,可老馬手撐著額頭說,小蘭罵他沒種,膽小怕事——她讓他去教訓曾嚴冬。

    第二天,老馬約了曾嚴冬在街上見面——那晚我不在場,我阻止不了這場決鬥。小蘭好像也沒出現。後來我聽說曾嚴冬的鼻子被老馬打出血了,於是我打電話怒斥小蘭一頓,然而小蘭卻哭著說,你以後自然會明白。

    從這之後,老馬與曾嚴冬就勢不兩立,經常產生摩擦。

    有一天,曾嚴冬與老馬為了搶著給小蘭買可樂而大打出手,他倆受點皮肉之苦倒沒什麼,我可慘了,我安慰完這邊,又得去勸解那邊,罵完了那個,又跑去罵這個,更難受的是我只能眼睜睜地看他倆互相殘殺,卻無能為力。

    我們剛內訌幾天,原先的那些嘍囉們就反了,我們相繼被扁。有一次,一個小混混喊了幾個其貌不揚的傢伙攔住我,狂傲地笑,怎麼一個人?威風哪兒去了?我怒道,要單挑還是群砍。那小子竟冷笑道,群砍?你他媽叫誰來群砍?以前老子怕你們,現在老子不怕了,這初中部以後歸我。兄弟們,給我打。

    我正拭著嘴角的血,小蘭來了,她遞給我手絹,手絹很乾淨,像她的手。我定定地看著她,我發誓我以前從沒這樣仔細看過她。

    她說,你認真唸書吧,別這樣混下去了,會害了你的,我想和你一起念高中。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一個女生對我的表白,再想想也不可能呀,我,無才無貌,一個十分虛榮的小混混,怎麼會?

    我推開她嚷道,是你害得他倆搞成這樣的,你讓我怎麼面對他們,我不想淹死在你這紅顏禍水裡——說這些話時,我有些顫抖。

    她哭著說,這一切都是為你好,我不想讓你考不上高中,我不想失去你。

    我吼道,他媽的,上學是為了父母的面子,成績只能證明老師的能力,老子才不想浪費青春呢!

    她說,你現在不就是在浪費青春嗎?然後她哭著跑開了,這成為打動我的第一個心動的背影。

    我的腦海裡迴響著她那句話——你現在不是就在浪費青春嗎?我心裡久久沒有平靜,然而我那次竟然流淚了,在我的記憶裡,除了5歲前,我從沒掉過「金豆豆」。

    那些天,我常會莫名地感到空虛,所謂空虛,我以前認為那是無聊的時候才有的感覺。其實,不能成全一個喜歡自己的女孩是十分愧疚的事情,尤其是當你發現自己也為她心動卻又不能接近她時,那你就會感到更加空虛失落。

    老馬和曾嚴冬分別來找過我,他們問我被「扁」的事情,聲稱要替我教訓那個傢伙。我說除非我們三個人一起去,要不然就別去。

    這之後,我們就很少在一起了。

    老馬和曾嚴冬先後入了團,回歸「正道」。我依然沒有變,看到爛文章就想嘔吐。我寫了幾十篇小說散文詩歌,可它們都被編輯「斃」了,原因大概是內容不夠健康,字跡潦草難辨,太傷編輯眼睛。

    邦文是我的筆友,也是我唯一「臭味」相投的朋友。我們常在信中聊文學、談女孩。

    我們談得很愉快。我們都覺得自己是清高之人,我們嘲笑世人為了功名為了金錢整天忙碌。可我們都知道,沒錢,我們連信紙郵票都買不起,更別說交筆友了。

    我把我的事情告訴了邦文,邦文說不必為了一個心動的背影和兩隻「生瘡的手足」對不起自己,更不要想不開。我納悶我好像並沒有痛不欲生的白癡念頭呀,怎麼邦文好像生怕我英雄氣短似的。

    幾天後邦文來看我,我約了他在咖啡館見面,邦文見到我就誇這兒漂亮女生多,非要我給他介紹一個。

    我們正聊得開心時,邦文突然丟下我與旁邊一個女生勾搭起來,那女生就是小蘭。小蘭在觀察我的反應,然而本少爺是何許人也,對這種事情我從來就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其實,說句實話,我表面冷靜內心可並不平靜——我內心反應劇烈。

    我知道,不讓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傷害的最好辦法就是不去看他和她。我甩甩手,離開了咖啡館,我認為這是最好、最安全的逃避方法。

    第二天我接到邦文的電話,他說那女孩是瘋子,她讓他買了好幾瓶啤酒,她像喝礦泉水一樣全喝光了。

    我問,那女孩後來怎麼樣了?她喝醉了沒有?

    邦文說,你直接去問她不就行了。我大罵他是廢物,我說,我能直接問她,我還用得著問你嗎?接下來邦文說,他決定停止給我寫信半年時間,原因是他最近準備認真迎考。

    接下來該是解決我和小蘭之間的問題了。我這樣設想著,我要先癡癡地凝視她,接著乾脆利索地對她表白,然後大聲地對她發誓,最後再勇敢地靠近她。

    然而見面後,我卻對她支支吾吾地說了聲對不起,就馬上轉身離開了。不知為什麼,我回頭看了她一眼,還說了一句我平時最噁心最討厭的話——考試考好點。

    小蘭大聲說,不知你在為什麼活,然後就跑開了。

    小蘭就這樣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而活,如果我知道為什麼在活那還能被人叫做混混?

    後來,老馬自費進了高中,曾嚴冬因籃球打得好而留校,我就不用說了——以全年級第一名的好成績升上了高中。

    至於邦文,我們早就已經不再通信了。

    愛太難

    手機響了,正指揮卸車的鄭佩玲對站在一邊的楊曉敏揮揮手,便轉過身接電話。電話是寇珊珊打來的,她說她已買好了明天下午飛美國的機票,問她去不去機場送她。

    「我正忙呢,看明天有沒有時間吧,晚上再給你去電話。」鄭佩玲敷衍地合上手機。其實她很不情願去送寇珊珊,雖然寇珊珊是她的合租室友,也是她在這個城市裡最好的朋友,但她最近卻很妒忌寇珊珊。

    「狗屎運!」鄭佩玲有些憤憤地想。

    寇珊珊確實是撞了「狗屎運」。那天,寇珊珊急急忙忙趕去面試,誰知道在招聘單位大樓門口一腳踩在了一根香蕉皮上,穿高跟鞋的她身體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一個踉蹌斜斜地往地上倒去,就在她快要倒地的那一瞬間,她被一雙大手托住了。她一抬頭,看見一個老男人正笑容滿面地扶著她:「小姐,小心一點。」

    就這個老男人,後來竟成了寇珊珊的老公。當然,這個老男人不簡單,大企業的大老闆,不光有錢,還有美國綠卡。這不,一年時間不到寇珊珊就要飛美國了。

    「哼!」鄭佩玲想想氣就不順,她扭頭朝楊曉敏發脾氣道,「你叫他們快點搬啊。」

    楊曉敏立刻誠惶誠恐地吆喝起工人來。

    鄭佩玲從四川來上海已經有3年了,但還沒有站穩腳跟,還屬於那種三無人員——無車無房無男人。這不,想想自己都快30歲了,心裡真是著急。自己和寇珊珊相比,哪一點比不上她,本科畢業,英語專業,雖然算不上頂級美女,但也算中上之姿。她寇珊珊有什麼,大專畢業,學市場營銷專業,相貌平平,只不過比自己高出兩厘米而已,憑什麼就那麼好的運氣。

    鄭佩玲初來這個城市時,在一家科研機構做臨時翻譯員,每月不到2000元的工資,兩年合同一滿她就沒再續簽了。後來她憑著自己漂亮的長相應聘到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做策劃,月收入相當不錯,但沒過多久,公司老總對她騷擾不斷,逼得她最後只有辭職離開。

    「玲玲,上樓吧,東西搬完了。」楊曉敏在她身後說。

    上樓後,鄭佩玲又指揮工人將傢俱擺放在適當的位置後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這是鑰匙,一共3把,全部給你,收好吧!」楊曉敏說。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