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殺機(007諜海系列2) 第26章 夜幕行動 (2)
    慢慢推動,袘k的合頁傳出一聲「吱嘎」可怕的聲音,在恬靜的古堡中迴響,把邦德嚇得心驚肉跳,他立刻貼緊牆壁,隱身門邊,手握鐵撬,以應萬變,靜靜的等了很久,發現裡面並沒有什麼動靜,才把門推得更開一點,走過這扇大門,裡面仍是一片漆黑。他思慮一下,覺得這門鎖已經被袘k到這種程度,這片地方應該已很久無人問津,應該安全。於是,再次把手電打開,探照前進。走了不遠,又是一段石階,石階上面有一座新式的木門,油漆光亮,明可見影,輕輕拾階而上,來到門前,緩緩的推了推門,奇跡發生了,門竟然沒鎖,豈非天助?邦德興奮又沉著,靜悄悄的把門推開,走了不遠,見又一條向上延伸的石階,再沿階而上,盡頭又是座木門,但有一線光亮從門縫中透射過來。邦德覺得已快接近中心地帶,一種興奮而又緊張的情緒立即縈繞在他的全身。

    一點也不敢大意的邦德,悄悄走到前面這扇新型的木門邊,駐足而立,屏息靜氣,把耳朵貼在門鎖的孔洞上,細細傾聽,沒有聽到一絲聲響,靜得像鬼屋。他站起身來,緩慢靜悄地轉動門閂,所幸這門也沒上鎖,它一點一點的扭開門,看到房內並無人跡,邦德鼓足勇氣,邁過門檻,轉身把門輕巧的關上。這是一間偌大的廳堂,由門口開始,地面上鋪著一襲暗紅色的地毯,約有五丈平方,右邊是一面油漆光亮的大木門。邦德心想,這座大廳,可能就是這座古堡的正廳,那面大門,可能就是正門了。再舉目張望,天花板上是一方方的木格圖案,古老雅致,顏色已經脫落,在這古色古香的天花板中央,吊著一支明亮的頂燈,火焰突出顫抖的光輝,除了這些,聽眾再沒有其他典雅的裝潢了。在這間空曠的大廳裡,飄著陣陣陰冷而死寂的石頭髮潮吐霉的氣息。

    邦德緊沿壁邊兒而行,未敢觸及地毯,他邊走邊想,這間大廳,應該就是在外面看到的三樓,也就是中間那層了,換句話說,已經深入到敵人的中心區了,距離布洛菲的住室,當已不遠。於是,他為初步行動的成功,而暗暗自喜,驟然精力倍增!

    在他潛入這座大廳的入口對面,有一座同樣對稱的木門,從房屋使用經驗看出,這是通往客廳以外的公用間,門廳一類的房舍,邦德緊沿牆邊走到那扇木門前,彎下身軀,通過鑰匙孔向裡窺視,並沒有發現人跡動向,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昏沉不明的景象,邦德這才敢輕扭門鏈,輕輕推開門扇,約有寸寬,作進一步的觀察,確定無人,這才鑽身進入,這一間和正廳同樣大小,但在佈置裝潢上卻很華美,這可能就是那魔頭的主客廳,許多高級尋死的房客,在這裡受人間最後的接待,邦德急速的掠視這客廳一眼,地板上鋪著大幅的孔雀圖案的波斯花樣名貴地毯,地毯上面陳設著古色古香宮廷式的傢俬,依照傳統習慣,佈置井然。在客廳兩個角落,食人魚的骨骼,和十餘顆死人的頭骨,使這座客廳顯示出古老而又神秘恐怖的氣氛,置身此廳,不覺間會聯想起死神魔爪伸張時的驚悸和鬼魂顯現時的恐懼,一陣陰森的冷氣,使人背生涼風,膽量再大,也不能不毛髮悚然。

    邦德再進一步審視這客廳情勢,以做應變的準備,覺得只有那一排排低垂落地的窗幔,是可堪隱身的唯一地方,於是,他仍舊緊貼牆壁,沿牆根而行,走到第一扇窗邊,就躡足隱身窗幔裡面,再由第一面轉到第二面,從另一扇轉道再一扇,終於到達客廳的另一端。

    這時他撩揭開窗幔的一角,向外探視,發現又有一座房門,可能是通往別處的通道,他正凝神觀望之際,忽聽腳步聲由門內傳來,他立即挺身緊靠窗牆而立,屏息靜聽,同時從腰間抽出一根細鎖鏈,繞在左拳上,右手緊握撬錐。必要時,作背水一戰,氣氛頓時緊張極了。

    他從窗幔縫中,見到那座房門,已被開啟一半,露出一名園丁的背影,腰間配有手槍,裝在一隻黑色的皮質槍套中,看樣子是日本人小野,據調查資料知道小野一次世界大戰時在日本憲兵隊服役,是黑龍會中的一個無名小卒,因為工作的關係,他和德國人接觸頻繁,可說一口流利的德語,現在主要身份是園丁的領班,兼做布洛菲的翻譯,它被召喚進去,難道是因為白天那間小庫房的屋門沒關,進去聽罵的?可是,他站在門邊,似用手在旋轉什麼,邦德在用他那智慧的觸角,來思考這一奇異的動作:

    「他在撫弄什麼呢?是電燈開關?不對這裡沒有電源,那有什麼開關?他到底是在做什麼呢?」

    當邦德想到這裡,忽見那個人向房內深深鞠躬,作出退出的樣子,宛如日本大臣覲見天皇以後,倒退出宮一模一樣,完全是一幅奴才樣。然後,這人才把房門小心翼翼的關上,臉上掛著奸詐的獰笑,黃色的臉上,露出一排銀色的假牙,那種小人得志的淺薄樣,使人看了就會作嘔三日。

    邦德隱約的看著那人走出客廳,接著,傳來一連串的聲音,那是另外的房門上鎖的聲音,邦德又靜待了約有五六分鐘,再度向外探視,這時偌大的一個客廳靜寂的又只剩下邦德一人。

    目前,該是邦德要走的最後一段路程了,雖然很短,但卻是人間最驚險的一段路。

    這當兒,邦德雙手仍緊握著那不算武器的武器,放輕步幅,從窗幔後走出來,駐足站立在門際,附耳傾聽,裡面是死一般的寂靜,沒有一點聲音,可是剛才那個園丁明明是向裡面恭敬的鞠躬,一會兒工夫,怎麼聽不到一點聲音呢?

    「哦!對了!日本人是慣於朝他所崇拜,或是所愛戴的主子住地行禮的,這種頂禮膜拜不過是表示一種敬愛而已,在這種情況下,房中當然是不會有人的。

    想到這裡,邦德也就不再有所疑慮了,他用一種快速的身手,把那扇房門悄悄啟開,挺身而入。

    但是,這卻是空無一人空蕩蕩的房子,這間空房子,約有兩丈餘平方,天花板的中央,吊著一隻頂燈,油燈發出的光亮,照得地板反映出晶瑩的影像。

    「這地板不會是『音樂地板』吧?不會,剛才那個園丁走過來,這地板並沒有發出伴奏的吱嘎聲嘛!」

    警覺性發揮到最高度的邦德,可不敢大意,仍然是沿著壁緣的地板向前走著,這時一陣悅耳的音樂聲,由另一間房中傳出來,正是華格納的曲調,優美的旋律,在空中縈繞迴旋,這對邦德無疑是一個極大的啟示:

    「布洛菲,謝謝你的音樂片,省去我許多麻煩,現在我就直接到你的房間裡來了!」

    邦德想到這兒,就立刻貓著身子,向那放著留聲機的房間走去。

    這時,邦德才走到兩門之間的中心點,猛然的,整片的地板,有兩丈多長,變成兒童玩的蹺蹺板了,他站的一端突然下降,另外一端向上翹起,光滑的地板,使毫未防備有這一招的邦德,站不住腳跟,像被倒的垃圾一樣往下滑。邦德雖然伸手亂抓,可那只是動物本能的一種下意識的逃生本能而已,哪能有什麼作用呢?眨眼間翻落到地下室中,地板又恢復了原狀。

    現在警鈴大作,把摔暈的邦德又驚醒過來,他用手支扶著疼痛的身體,坐起來看看,這是用石塊砌成的牆,牢不可破,這時,他才想到:

    「哦,原來如此,剛剛那個園丁在門口撫弄的,就是這翻板的開關。本來翻板機關這一類的東西,在東方古堡古寺中,是常備的裝置,竟見沒有防備到。」

    他正在冥想自語,忽然感到一陣眩暈,支持不住,就又昏迷過去,可能是頭部摔得太厲害的緣故。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