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5:魔龍的狂舞 正文 第十九章 戴弗斯(三)
    「伯爵大人將會接見你,走私者。」

    騎士身穿銀盔,他的護脛甲和臂鎧上鑲嵌著黑金,組成了海藻的波動葉片的圖案。雙臂下的護肘是人魚王的頭部,它頭戴一頂珍珠母王冠,蓄著黑玉和翡翠製成的尖鬍子。而他本人的鬍子則是和冬日海洋一樣的灰色。

    戴佛斯站起來,「請問您的名字是什麼,爵士?」

    「瑪龍·曼德勒爵士。」他比戴佛斯高一個頭,重了三石。長著一雙石板灰色的眼睛,說話態度傲慢不遜。「我非常榮幸是威曼伯爵的表弟,也是他的侍衛隊長。跟我來。」

    戴佛斯本來是作為一名使節來到白港,但現在被他們搞得成了一名俘虜。他的房間寬敞通風,裝修得漂亮氣派,但門外卻站著守衛。透過窗戶,他能看見城堡高牆之下的白港街道,但卻不能走在上面。他也能看見港口,還看到快樂接生婆號離開。卡索·莫伽特在等了四天之後終於離去——他們原本約好的是三天。而從那往後,又是兩周過去了。

    曼德勒伯爵的家族衛隊身披藍綠色的羊毛披風,手執銀色的三叉戟而非普通長矛。一個衛兵走在他前面,一個走在他身後,兩側還各有一名。他們經過了褪色的旗子,破損的的盾牌,和在過去贏取過一百次勝利的袧C,還有一堆木製圖畫,它們破舊而爬滿蟲子,只能用來裝飾船頭。

    兩尊大理石的男性人魚雕像側立於伯爵大人的議事大廳兩側,他們是魚腳的表弟。當衛兵推開大門時,傳令官把權杖的末端重重頓在陳舊的厚地板上砰砰作響,「席渥斯家族的戴佛斯爵士。」他響亮地喊道。

    雖然曾經無數次造訪白港,戴佛斯卻從未走進過這座新城堡,比去人魚廳的次數還少。城堡的牆壁、地板和天花板是用厚木板巧妙地拼接而成,上面裝飾著各種各樣的海洋生物。當他們靠近檯子的時候,戴佛斯就踩在畫出來的螃蟹、蛤蜊和海星上,它們在海藻糾結纏繞的黑色葉片和溺死的水手骨頭之間若隱若現。另一邊的牆面上,白色鯊魚潛游於藍綠色深海之中,同時,鰻魚和八爪魚穿梭潛行於岩石和沉船之間。一群鯡魚和大鱈魚在高大的拱形窗戶上游來游去。再向高處,畫的是海面,旁邊則是舊漁網沿著椽子垂下來。在他右邊,一艘戰船逆著朝陽打破了平靜;在他左邊,一艘舊船正在逃離風暴,而船帆已經破爛不堪。在檯子的後方,一隻海怪和一頭灰色巨獸在戰鬥中被鎖在畫出來的波浪之下。

    戴佛斯本期望能與威曼·曼德勒單獨會面,結果他發現大廳裡擠滿了人。沿著牆壁看過去,女人比男人多五倍;少數幾個看見的男人,要麼留著長長的灰鬍子,要麼太年輕還沒蓄須。他還看見了修士,以及身穿白色和灰色長袍的修女。大廳上方站著一群身穿藍色和銀灰色衣服的佛雷。他們的長相就連瞎子都能看出來是如此相似;其中一些佩戴著攣河城的徽章——兩座高塔中間連接著一座橋。

    早在他從派洛斯學士那裡學會認字之前,他就學會了察言觀色。這些佛雷會很樂意看著我去死,只是一瞥之間他就看出來這一點。

    他從威曼·曼德勒那雙淡藍色眼睛裡也沒看出一丁點歡迎的意思。伯爵大人的靠墊寶座非常寬,足以容納三個普通體型的人,但是曼德勒仍然快從裡面溢了出來。伯爵大人墜進座位,雙肩下垂、雙腿攤開,雙手擱在寶座的雙臂上,就像這雙手重得抬不起來一樣。諸神慈悲,當看到威曼伯爵的臉時,戴佛斯心想,這人看起來就像已經死了一半。他的皮膚也是灰暗中透著蒼白。

    國王和死人身邊的侍從最多,他想起了那句老話。曼德勒伯爵就是這樣。寶座的左邊站著一位跟伯爵大人一樣肥胖的學士,長著玫瑰色雙頰、厚嘴唇和一頭金色卷髮。瑪龍爵士佔據了他的領主大人右手邊的榮譽位置。伯爵腳邊的墊子凳子上坐著一位豐滿的粉紅女士。威曼伯爵的身後則是兩位年輕一些的女士,看起來像是一對姐妹。年長的把棕色頭髮紮成長長的辮子。年輕的那個,還不到十五歲,留著更長的辮子,染成了誇張俗氣的綠色。

    沒有一個人向戴佛斯通報姓名。首先開口的是學士:「你面前是威曼·曼德勒,白港伯爵及白刃河守護者,教會庇護者,無依無靠之人的防護者,曼德河元帥,綠手任命的騎士。」他說,「在人魚廳,臣屬和請願者照例是應該跪下的。」

    洋蔥騎士本該跪下,但國王之手卻不行。一旦他照做,就意味著他效勞的國王比不上眼前這個肥伯爵。「我並非作為一名請願者而來,」戴佛斯回答,「我也有一串頭銜——雨林伯爵,狹海的海軍上將,以及國王之手。」

    凳子上的肥女人轉了轉眼珠,「沒船的海軍上將,沒手指的國王之手,效忠於沒有王座的國王。說的是我們面前這位騎士還是小孩子猜謎的答案?」

    「他是個使者,我的好女兒。」威曼伯爵說,「厄運洋蔥。史坦尼斯不喜歡烏鴉帶去的回答,所以他派出了這個……這個走私者。」他用那雙一半埋在脂肪裡的眼睛斜瞥了一眼戴佛斯。「你以前曾來過我們的城市,我想,從我們的口袋裡掏走錢幣,從我們的桌子上拿走食物。你從我這裡偷走過多少東西?我倒是挺想知道。」

    還不如你少吃一頓省下來的多。「我在風息堡已經為走私付出了代價,大人。」戴佛斯拉掉手套,舉起左手,四個手指都短了一截。

    「四個指節,就想抵銷一輩子偷竊的價值?」凳子上的女人說。她一頭黃髮,臉又圓又粉,肉呼呼的。「你脫身的代價太低廉了,洋蔥騎士。」

    戴佛斯沒有否認。「如果大人樂意,我想請求一次單獨謁見。」

    顯然伯爵大人並不樂意。「我和我的親戚們之間沒有秘密,跟我忠誠的封臣和騎士,以及所有好朋友們也一樣。」

    「大人,」戴佛斯說,「我不想我們之間的對話傳入陛下的敵人之耳……或者是您的敵人之耳。」

    「史坦尼斯在這大廳裡也許會有敵人。我可沒有。」

    「連那些殺害你兒子的人也不算嗎?」戴佛斯指出,「紅色婚禮上他可是這些佛雷們的賓客呢。」

    一個佛雷前行幾步——他是個四肢瘦長的騎士,鬍子修得很乾淨,只留了一層密爾短劍那麼薄的髭鬚。「紅色婚禮可是少狼主的傑作。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化身野獸,撕裂了我表弟鈴鐺響的喉嚨,而他只是個無害的傻子。他本來也想害死我父親大人,要不是文德爾爵士擋在中間的話。」

    威曼伯爵眼中泛著淚光。「文德爾一直是個勇敢的孩子,我毫不意外他會死得這麼英雄。」

    這彌天大謊令戴佛斯倒吸一口冷氣,「你聲稱羅柏·史塔克殺了文德爾·曼德勒?」他質問那個佛雷。

    「還有很多。我的親生兒子泰陀斯也在其中,還有我女婿。史塔克化身為狼的時候,那些北方佬也一樣。他們身上都有狼的印記。狼靈通過啃咬催生新的狼靈,這可是眾所周知的。為了在我們被殺光之前放倒他們,我和我的兄弟們只能那麼做。」

    這傢伙編故事的時候會傻笑。戴佛斯真想一刀割掉他的嘴唇。「爵士,我能問問你的名字嗎?」

    「我是佛雷家族的傑瑞爵士。」

    「佛雷家的傑瑞,我稱你為騙子。」

    傑瑞爵士看起來被逗樂了。「有些人切洋蔥的時候會哭,但我從不那麼軟弱。」當他拔劍的時候,劍刃在劍鞘上摩擦得嗡嗡作響。「如果你真是個騎士,爵士,挺身而出為你對我的詆毀進行辯護吧。」

    威曼伯爵睜開雙眼,「我可不會允許人魚廳裡出現流血事件。收好你的劍,傑瑞爵士,不然我只好請你從我面前消失。」

    傑瑞爵士還劍入鞘。「既然在伯爵大人的屋頂之下,您的話就是法律……但是這個洋蔥大人,離開之前我會跟他算清這筆賬。」

    「流血!」凳子上的女人咆哮,「這正是這個爛洋蔥想給我們的,大人。看他是怎麼挑起事端的?讓他走,我求你。他想要你的人民流血,想要你英勇的兒子們流血。讓他走。萬一太后知道你接見了這個叛徒,她會懷疑我們的忠心。她可能……她會……她……」

    「不會到那個地步,我的好女兒。」威曼伯爵說。「鐵王座沒有懷疑我們的理由。」

    戴佛斯不喜歡那個聲音。「鐵王座上的男孩是個篡奪者,」他說,「還有,我不是叛徒,我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一世——維斯特洛真正國王的首相,」

    胖學士清了清喉嚨。「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是先王勞勃——請天父公正的審判他——的弟弟。托曼是勞勃的骨肉。繼承法在這件事上規定的很明確,兒子的順位在弟弟之前。」

    「席奧默學士說的沒錯。」威曼伯爵說,「無論什麼情況,他總是那麼睿智,總能給我最好的建議。」

    「親生兒子的順位在弟弟之前,」戴佛斯表示贊同,「但是所謂的托曼·拜拉席恩只是個私生子,就像他哥哥喬佛裡一樣。他們都是弒君者的種,他們的存在就是對諸神之法和世人的挑戰。」

    另一個佛雷開口道:「他滿口大逆不道之言,大人。史坦尼斯切掉了他偷竊的手指,您應該割掉他說謊的舌頭。」

    「倒不如砍掉他的腦袋更好。」傑瑞爵士建議。「或者讓他和我來個榮譽的決鬥。」

    「佛雷會知道什麼叫榮譽嗎?」戴佛斯扔回一句話。

    四個佛雷開始向前逼近,直到威曼伯爵舉起手來制止了他們。「退回去,我的朋友們。我會聽他說完……然後再解決他。」

    「你能為這個亂倫提供任何證據嗎,爵士?」席奧默學士問道,柔軟的雙手交疊放在肚子上。

    艾德瑞克·風暴,戴佛斯想。但我讓他穿過狹海遠遠離開了,為了保住他不被梅麗珊卓的火焰燒死。「正如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所說,我剛才講的一切都是真的。」

    「言語就像風,」威曼伯爵高高座位背後的年輕女人——留著長長的棕色髮辮比較漂亮的那個說到。「而人們會為了達到目的撒謊,就連隨便哪個少女都知道。」

    「比起某位公爵無法證實的話,我們需要更多證據。」席奧默學士宣佈。「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不會是第一個為了贏得王座而說過謊的人。」

    粉紅女人伸出一根胖胖的手指指向戴佛斯。「你聽著,我們不會參與任何叛國行動。我們是白港的好市民,守法又忠誠。別想用謊言荼毒我們的耳朵,不然我的好父親會把你丟進狼穴。」

    我是怎麼觸怒這傢伙的?「我有榮幸知道小姐的名字嗎?」

    粉紅女人氣沖沖地嗤之以鼻,然後示意學士回答。「裡雅夫人是威曼伯爵之子、威裡斯爵士的妻子,威裡斯爵士目前是蘭尼斯特的俘虜。」

    她的憤怒之言來源於恐懼。如果白港向史坦尼斯宣佈效忠,他們就會用她丈夫來回應妻子。我怎麼能讓威曼伯爵把自己的兒子送上死路?如果我處在他的位置上,而戴馮是人質,我會怎麼辦?「大人,」戴佛斯說,「我祈禱您的兒子平安無恙,或者說白港的每個人都平安無恙。」

    「又在撒謊。」裡雅夫人在凳子上說。

    戴佛斯覺得最好不要理她。「當羅柏·史塔克振臂一呼反對所謂的喬佛裡·拜拉席恩這個私生子的時候,白港曾隨他一起出兵。史塔克公爵雖然倒下了,但他的戰爭還在繼續。」

    「羅柏·史塔克是我的封君,」威曼伯爵說。「史坦尼斯算老幾?他憑什麼來煩我?就我盡可能的回憶,他以前從來感覺不到北境的需求。可是現在輪到他,像一個抱著頭盔的落魄敗將,跑來乞求施捨。」

    「他是來拯救整個王國的,大人。」戴佛斯堅稱,「是來保護你的領土不被鐵種和野人入侵的。」

    高座邊,瑪龍·曼德勒爵士輕蔑的哼了一聲。「白港已經幾個世紀沒見到過野人了,鐵民也從不騷擾這邊的海岸線。難道史坦尼斯大人也提出要支援我們抵禦蛇鯊和龍?」

    一陣大笑席捲了人魚廳,但是在威曼伯爵的腳下,裡雅夫人抽泣了起來。「鐵群島上的鐵民,長城以外的野人……現在又來了個帶著一群罪犯,造反派和巫師的叛國國王。」她伸出一根指頭指著戴佛斯,「我們聽說了你的紅色女巫,是的。她會強迫我們背叛七神,向一個火焰魔鬼彎腰屈膝!」

    戴佛斯也不喜歡這位紅祭司,但是他不敢不回答裡雅夫人的問題。「梅麗珊卓夫人是紅色神靈的女祭司。賽麗絲王后和不少人一起改信了光之神,但是陛下更多的追隨者仍然信奉七神。我就是其中之一。」他祈禱著不會有人讓他解釋龍石島七神雕像和風息堡神木林怎麼會被焚燬。如果他們問,我必須得說實話。史坦尼斯不希望我撒謊。「七神守衛著白港。」裡雅夫人聲明。「我們不怕你的紅色王后或是她的神靈。讓她把想用的咒語都用上吧,虔誠的人的祈禱會像盾牌一樣為我們抵擋惡魔。」

    「沒錯。」威曼伯爵拍了拍裡雅夫人的肩膀。「戴佛斯伯爵,如果你還算是個伯爵,我知道你那所謂的國王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麼。鋼劍,金錢和屈膝效忠。」他靠在扶手上轉換重心,「泰溫公爵被殺死之前,已經完全赦免了白港支持少狼主的行動。他讓我交三千金龍的贖金,並且宣誓絕對的忠誠,這樣我的兒子就能立刻回到我身邊。盧斯·波頓,我們的新任北境守護,讓我放棄索要霍伍德大人的土地和城堡,而我其他的封地會原封不動的保留。瓦德·佛雷,他的好父親,讓他的一個女兒做了我妻子,還送給站在我後面的孫女們一人一個丈夫。這些條約對我來說都很慷慨,是公平和長久和平的良好基石。你現在讓我拋棄它們,那我要問問你了——洋蔥騎士——史坦尼斯大人對於我的忠誠的回報是什麼呢?「

    戰爭,悲傷,和被燒著的人們的尖叫聲,戴佛斯幾乎脫口而出。「履行你的責任的機會。」然而他這樣回答。這是史坦尼斯會給威曼·曼德勒的回答。一個首相應該用國王的聲音來說話。

    威曼伯爵又陷回他的座位裡。「責任,我知道了。」

    「白港沒有獨立支撐的能力。你對陛下的需要和他對你的需要一樣多。你們可以一起打敗共同的敵人。」

    「大人,」瑪龍爵士說,鍍銀的盔甲閃閃發光,「能允許我向戴佛斯大人提幾個問題嗎?」

    「當然,表弟。」威曼伯爵閉上了眼睛。

    瑪龍爵士轉向戴佛斯。「已經有多少北方領主向史坦尼斯大人臣服?告訴我們。」

    「阿爾夫·卡史塔克已經宣誓加入陛下。」

    「阿爾夫不是真正的領主,只是個城堡主。那麼,史坦尼斯大人現在擁有多少城堡?」

    「陛下佔領了長夜堡。在南方,他擁有風息堡和龍石島。」

    席奧默學士清了清嗓子。「只是暫時而已。風息堡和龍石島已經被攻打得搖搖欲墜了。長夜堡是個鬧鬼的廢墟,陰森而恐怖。」

    瑪龍爵士繼續說:「史坦尼斯能投入多少兵力來戰鬥,你能告訴我們嗎?有多少騎士和他並肩而行,有多少弓箭手,有多少自由騎手,有多少有武器的戰士?」

    太少了,戴佛斯知道。史坦尼斯帶著不足一千五百人來了北方……但是如果他告訴他們真相,他的任務就失敗了。他笨拙的搜索著詞彙,但是一個合適的也沒找到。

    「你的沉默就是我需要的所有答案,爵士。你的國王只給我們帶來了敵人。」瑪龍爵士轉向他的伯爵表哥。「大人問洋蔥騎士史坦尼斯會帶給我們什麼。我代他回答吧。他帶給我們失敗和死亡。他只會讓你騎上一匹空氣之馬,揮舞一把輕風之劍。」

    胖伯爵慢慢睜開眼睛,像是做這種努力對他來說都很困難似的。「像以往一樣,我的表弟一語中的。你還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洋蔥騎士?還是我們就這樣結束這場小丑般的鬧劇?我對你這張臉已經生厭了。」

    戴佛斯感覺被一陣失望擊中了。陛下應該派別人來,一個領主或騎士或學士,一個為他說話的時候不會舌頭打結的人。「死亡。」他聽見自己說,「是的,那是會帶來死亡。伯爵大人在紅色婚禮上失去了一個兒子,我在黑水河之戰裡失去了四個。為什麼?因為蘭尼斯特偷走了王位。如果你懷疑我,那就去君臨,用自己的眼睛看看托曼吧。就是瞎子也能看出來。史坦尼斯能給你什麼?復仇。為你我的兒子們復仇,為那些丈夫們,父親們,兄弟們復仇。為你被謀殺的領主,為你被謀殺的國王,為你被殘殺的王子們,復仇!」

    「是的!」一個女孩尖細的聲音響起,單薄卻高亢。

    是那個半大孩子,是那個有金色眉毛和長長的綠色髮辮的孩子。「他們殺了艾德大人,凱特琳夫人和羅柏國王,」她說,「他是我們的國王!他既勇敢又善良,但是佛雷家謀殺了他。如果史坦尼斯大人要替他報仇,我們應當加入史坦尼斯這一邊。」

    曼德勒把她拉到身邊。「薇拉,每次你張嘴說話的時候,都讓我想把你送到靜默姐妹那兒去。」

    「我只是說——」

    「我們聽到你說什麼了,」年長一些的女孩說到,那是她的姐姐。「孩子的蠢話罷了。不准說我們的朋友佛雷家的壞話。他們中的一位很快就要成為你的主人和夫君了。」

    「不,」女孩宣佈,猛力搖著頭,「我不會的。我永遠也不會的。他們殺了國王!」

    威曼伯爵臉紅了。「你會的。當預定的日子到來時,你將會念誦結婚的誓詞,要不你就去加入靜默姐妹,從此不再說話。」

    可憐的女孩看起來被嚇壞了。「爺爺,求你……」「安靜,孩子。」裡雅夫人說。「你聽見你的祖父大人怎麼說了。住嘴吧!你什麼都不懂。」

    「我懂得誓言。」女孩堅持道,「席奧默大人,告訴他們!征服者到來之前一千年,我們在狼穴,在新神和舊神面前,立下了一個誓言。當我們被悲慘的圍攻的時候,當我們舉目無親的時候,當我們被趕出家園,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時候,是狼家接納了我們,支持了我們,保護了我們不受敵人侵擾。這座城市,就是在他們賜給我們的土地上建起的。為了報答他們,我們發誓永遠忠於他們。忠於史塔克家族!」

    學士摸索著頸上的項鏈。「我們確實向臨冬城的史塔克家立下了莊重的誓言,是的。但是臨冬城已經倒了,史塔克家族也已經滅絕。」

    「那是因為他們把人都殺了!」

    另一個佛雷說話了。「威曼大人,我能說兩句嗎?」

    威曼·曼德勒對他點點頭。「雷加,我們總是樂於聽取你高貴的建議。」

    雷加·佛雷對這樣的褒獎微微鞠了一躬,表示感謝。他年方三十,或者還不到,擁有滾圓的肩膀和茶壺般突出的肚子,但是他仍然穿了一件緊身衣,柔軟的灰色羊毛華麗的鑲嵌著銀絲。他的斗篷也是銀絲織成的,上有松鼠皮的紋路,在領口由一枚孿河城雙塔形狀的搭扣扣上。「薇拉小姐,」他對綠色髮辮的女孩說,「忠誠是一種美德。我希望當你和小瓦德因婚姻的契約結合時,也能如此忠誠。至於史塔克家,只是男性子嗣斷絕了。艾德大人的兒子們死了,但是女兒們還活著,而且小女兒正在北上,準備和勇敢的拉姆斯·波頓結婚。」

    「拉姆斯·雪諾,」薇拉曼德勒頂了回去。

    「隨便你怎麼叫吧。無論他叫什麼,他馬上就要和艾莉亞·史塔克成婚了。如果你想遵守你的誓言的話,向他效忠,因為他將要成為你的臨冬城公爵。」

    「他永遠不會成為我的領主!他和霍伍德夫人結婚,然後把她鎖在地下室裡,逼得她吃掉自己的手指。」

    人魚廳裡響起一片輕微的贊同之聲。「女孩說的是真的。」一個身材結實的男子說道,他的衣服由白色和紫色組成,披風紐扣是一對交叉的銅鑰匙。

    「盧斯·波頓冷酷而狡猾,是的。但是人們還是有辦法和盧斯相處。我們都見過更壞的情況。但是他這個私生子……他們說他瘋狂且殘酷,是個怪物。」

    「他們說?」雷加·佛雷玩弄著一根銀色的鬍鬚,露出譏諷的笑容。「他的敵人說,是的……但是真實情況是少狼主才是怪物。那個傢伙更像一頭野獸,而不是一個男孩,趾高氣昂而衝動血腥。而且他言而無信,這是我的祖父大人從自身的悲慘遭遇體會到的。」他攤開雙手。「我不怪罪白港支持過他。我的祖父也犯下過同樣悲慘的錯誤。在少狼主指揮的所有戰鬥中,白港和孿河城都在他的旗幟下並肩戰鬥。然而羅柏史塔克背叛了我們所有人。為了沿著三叉戟河開闢出一個屬於他自己的王國,他把北境留給了殘暴的鐵民胡作非為。之後他又拋棄了那些花費了更大代價為他出生入死的河間地諸侯,打破了對我爺爺立下的婚約,和他見到的第一個西境妞兒結了婚。少狼主?他就是一條野狗,而且死得也跟條野狗似的。」

    人魚廳變得鴉雀無聲。戴佛斯都能感覺到空氣中刺骨的寒冷。威曼伯爵向下看著雷加,好像他是一隻需要狠踩一腳的大蟑螂……但是忽然的,他猛地點了點頭,下巴上的肉都隨之抖動起來。「一條狗,是的。他只給我們帶來了悲傷和死亡。真是一條野狗。說下去。」

    雷加·佛雷接著開口了。「悲傷和死亡,是的……而這位洋蔥大人會用他關於復仇的言論帶給你更多的悲傷和死亡。睜開眼睛吧,就像我祖父大人一樣。五王之戰已經結束了。托曼是我們的國王,我們唯一的國王。我們必須幫助他縫合這場悲愴戰爭的傷口。作為勞勃的親血肉,雄鹿和金獅的繼承人,鐵王座應該依法傳給他。」

    「明智之言,而且貨真價實。」威曼·曼德勒伯爵說。

    「根本不是!」薇拉·曼德勒跺起腳來。

    「安靜,討厭的孩子。」裡雅夫人責備道。「年輕女孩應該是眼睛的享受,而不是耳邊的聒噪。」她抓住女孩的髮辮,把尖叫著的孩子拖出大廳。我在這裡唯一的朋友走了,戴佛斯想。

    「薇拉一直是個任性的孩子,」她的姐姐抱歉的說。「我怕她還會成為一個任性的妻子。」

    雷加聳聳肩。「婚姻會把她磨平的,對這一點我毫不懷疑。一隻強有力的手,一句簡單的話就行。」

    「如果不行,還有靜默姐妹。」威曼伯爵在椅子裡動了動。「至於你,洋蔥騎士,今天我已經聽夠了叛國之言了。你我把我的城市置於一個錯誤的國王和一個錯誤的神靈的威脅之下。你會令我犧牲唯一倖存的兒子,幫助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把他發皺的屁股安置到不屬於他的王座上去。我不會這麼做的。不會為你這麼做。不會為你的大人這麼做。也不會為任何人這麼做。」

    白港伯爵用力起身。這個劇烈的動作讓他脖子都紅了。「你仍然是一個走私犯,爵士,想來偷走我的金子和血液。你還想要我兒子的腦袋。不過相反的,我覺得我應該要了你的腦袋。守衛!把這個人給我綁了!」

    戴佛斯還沒反應過來要做任何動作,已經被一圈銀色的三叉戟包圍。「大人,」他說,「我只是個使節。」

    「是嗎?你跟一個走私犯似的偷偷摸摸潛進我的城市。我敢說你根本不是個領主,不是個騎士,不是個使節,只是個小偷和密探,只是一個說謊和謀反的小販。我應該用滾燙的鉗子把你的舌頭拔出來,然後把你送到恐怖堡剝皮。但是聖母慈悲,我也一樣。」他對瑪龍爵士示意。「表弟,把這東西帶到狼穴裡,腦袋和手都砍了。我希望在晚餐前看到它們。要是我看不到這個走私犯的腦袋插在長槍上,並且牙齒還含著一顆洋蔥,我一口晚飯都吃不下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