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大之裔 第四部 死亡 第二十三章
    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貝爾格勒近郊,二十一時五十九分

    我看著那女吸血鬼,她身上穿著黑色緊身衣。“沒想到你還沒死,伊麗娜。”我問候她。

    “那還用說。”她點了點頭,手裡搖晃著短劍。“我聽說你回來了,我必須通知我的同類,到這裡親眼瞧瞧奇事,我已經讓人去宣告新的協定了。”

    我注視著她問:“你怎麼可能還活著?”

    “你的意思是說,我這浮渣怎麼可能是嗎?”她大笑。“我想應當感謝你,讓我也享有永生不死的特權。自從我在吉普羅人的馬車廂中咬了你一口,許多事情變了。思索良久後,我的結論是,那是你的血,讓我比其他同類活得更長。”

    禿頭的墓若泥瞇著眼,說道:“我覺得這裡聚集了太多人。”他示威性地環顧四周。“一輩子裡會有多少機會,碰到六種不同的吸血鬼齊聚一堂?”

    伊麗娜握緊劍柄說:“很久以前就有一次,那時你年紀還小,來不及參與。但是你肯定聽說過對抗猶大之裔的協定。只要那協定還有效,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我們必須團結,徹底滅絕這些狂妄自大的家伙。”她看著我,接著說,“因為她的出現,我想這協定又生效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那墓若泥的手仍在我身上,因此我不敢輕舉妄動,以免挑釁他再次攻擊。他現在要殺我易如反掌。我從未聽說過這個協定,然而那墓若泥似乎聽過,他瞧著伊麗娜說:“沒錯,我知道那聯盟,我十分樂意加入。”

    “太好了!幾世紀來我一直留意血族會的舊有駐地,看來是值得的。我知道,有一個從我們手上脫逃了。”伊麗娜說明,同時注視著我。“你是否聽說,我就是反抗猶大之裔的首領?”

    我緩緩搖頭。“我以為組織的毀滅是因為……”

    伊麗娜挺身,面帶微笑地說:“因為已經沒有秘密了。你的維克多當時對我洩漏了太多秘密,我很樂意與其他吸血鬼分享,我們決定一同擺脫壓制。”她往旁邊一瞧說,“威脅氣,變回來吧,在狀況未明之前,我們先停戰。”

    那猞猁坐在後腿上,垂下頭,身體發出喀喳的碎裂聲,然後身體一再拉長,逐漸變化成人形,身上的毛縮進皮膚,變成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盤腿端坐在我們面前。

    我發現她兩只前臂底下的記號,看起來像褪色的刺青。那是惡魔的封印,出賣靈魂的記號,她成為吸血鬼的代價。她換來了七年的權力。我們每個人都有類似的胎記。

    “我早已得到訊息。”她謹慎地說,雙眼環視全場。“這土地察覺到,一個非常特別的猶大之裔將歸來,比起那些很久以前被消滅的任何一個都更威力強大。我們必須要有所防備,這個磨坊是她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她瞧著我說道。

    我腦子裡還不斷想著馬瑞克,他顯然編造了不少故事好除掉我。他肯定知道伊麗娜一直在窺伺。他不想弄髒自己的手,或者要等到我的力量削弱之後才現身。“如果我來的消息真的傳開來了,也許還有更多吸血鬼會來。”

    “更多?我們所剩無幾了。那些普通、沒有特別能力的巫皮惡早已消失,像我及墓若泥這般有天分的也很少了。在我們現在的世界,惡魔不必靠我們這些僕人來折磨人類。”伊麗娜拍走停在她肩膀上的夜蛾。“走開,逆客死,快變回人形,威脅氣已經做了。”

    然而那女吸血鬼繞著圈子飛,最後停在一個架子上。她不太信賴這奇怪的聚會。

    “即使已經變了身,她還是很臭。”猞猁變的女人鄙夷地說。她仍然坐在雪中不動,因為她像我一樣,感覺不到寒冷。

    “我不知道,”墓若泥緊張地說,“也許這猶大之女要我們大伙兒一起出現,好一舉消滅附近所有的同類。血族會原本就擅長設置陷阱和埋伏。”

    伊麗娜怒氣沖沖地說:“她怎麼可能知道,如果她從來沒有聽說過協定?”

    我讓他們推測商議,因為隨著每一分鍾過去,我的力量會慢慢恢復。我必須在她們領悟誰動手殺了我都一樣之前采取行動,我要一個一個解決他們,首先得殺了那墓若泥,因為他最危險。

    “我相信這種事她干得出來。”伊麗娜說,她已經沒有先前那麼自信了。“她的狂妄、自我高估已經給她帶來厄運。”

    “我們殺了她之後呢?”那威脅氣想知道。

    “之後就像我們來的時候一樣,和平地離開。”光頭回答。

    “我同意。”伊麗娜舉起短劍。“我只想消滅這可惡的魔女,並不想和你們為敵。至今我們總是能找到相安無事的辦法。”她轉頭看著夜蛾。“逆客死,現身吧!我們想知道你的想法,你的前輩發的誓,你不遵守嗎?”

    夜蛾拍動翅膀飛起,在空中盤旋。猛地一只白貓頭鷹俯沖下來,喀噠一口咬住它。那彎曲的勾嘴一口咬斷了夜蛾的頭,再來我什麼也沒看見。那猛禽很快又消失。只聽到沉悶的轟隆聲,一具斷了頭的屍體撞擊在磨坊前的雪地上。死亡讓她變回人形。

    威脅氣大笑。“變身不是每次都有好處的。”其他人也幸災樂禍地發笑。

    不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我往後一縮,逃開他的手。墓若泥往前想再抓住我,我短劍一揮,砍去他的手腕,手掉落在雪地裡,殘肢噴出黑色的血雨。

    我一個前滾翻,轉身,在移動中刺向那威脅氣,她還沒從驚愕中恢復,根本來不及反應。

    我刺中她的左胸,她豐滿的胸部如軟墊,妨礙我切開心髒殺死她。

    她一聲尖叫,身體滑開,刀子也滑出她的身體,她寶貴的血液立即噴出。

    我對吸血鬼的血一點也不感興趣,味道太惡心,但是見到血、聞到血的味道,便激起我對人血的貪婪,再次讓自己為所欲為。我的良知毫不抵抗,因為現在身邊並沒有無辜的人。

    我迅速回頭瞧了一眼墓若泥及伊麗娜,然後撲向威脅氣。我手上握著短劍,刀刃朝下,好下手切開她的脖子,切斷脊髓。

    一般人無法想象我的行動。如果這廢墟裡架了監視器,在熒屏上頂多看見幾道閃動的線條。只有慢動作重播中才可能看得見我。

    我以這樣的速度攻擊威脅氣,如果我太慢,她便有機會變身。她的同類善於打斗,在於他們憑藉超自然的力量,但是為此他們需要時間。

    “放開我!”她大吼,這時我已經感覺到她的身體縮小,還長出深色鱗片。她以為變成蛇就容易逃出我的手掌心!

    我察覺一道黑影向我飛來,我一腳踢出。

    是墓若泥想接近,但是我一腿將他踢到一旁。“兄弟姐妹們,救救我!”威脅氣絕望地呼叫,身體也正在變化。“快來……”

    “我要讓你知道,為什麼該畏懼我。”我用全力刺穿她的頸項,用刀子挑開她的脊椎骨,直到它一節節斷裂。她發出最後的呻吟後,就靜止不動了。

    墓若泥不讓我有喘息的機會,沒被我削下的那只手往前閃動抓住我的臉。“下地獄吧!”他大吼。我的臉猶如被潑到熱水。他運用了絕技!能量如熱流從臉部源源不絕流入他的手指,我越來越虛弱,越來越虛弱。

    他伸長手臂抓著我,讓我們之間保持一臂的距離。短劍無法碰到他的脖子,我絕望地將短劍插進他的上臂,要將他往我身上拉,好切斷他的筋肉,但是沒有成功。

    “抓住她!”我聽到伊麗娜的聲音,然後感到頸後一陣刺痛。她用短刀劃破我的皮膚,似乎是要教訓我剛剛的行動。

    “現在殺了她!”

    我無力反抗,不管如何集中精神,手臂依然軟弱無力。伊麗娜說了些話,逐漸消失的力量讓我聽不清楚她的打算。沉重的劍在我頭上落下,伊麗娜的聲音仿佛來自遠方。

    傳說在我身上沒得到驗證:臨死前,眼前並沒有閃過猶如走馬燈似的人生經歷。在這一瞬間,我試著回憶維克多的臉,想把他的影像及詛咒一起帶走。但是我辦不到。在我眼前出現的是馬瑞克,我在萊比錫見到他一身白衣,正在研讀我未完成的書。

    墓若泥突然放開我,他躍起,在我眼前消失,伊麗娜的尖叫聲穿透耳膜。

    她不殺我,反而攻擊了墓若泥?

    為什麼她要追殺他?

    我不在意他們為何互相廝殺。我現在亟需補充元氣——我需要血!

    在緊急情況下不能太挑剔。

    那肯定很惡心,待會兒我肯定會吐。但是現在我需要血,好讓我在下一刻鍾有足夠的能量保護自己。

    我將下顎脫開,好咬出一個更寬更深的傷口,讓更多血流出來。牙齒咬進威脅氣的脖子,用一只手按壓她的心髒,好讓更多的血流出。我喝著血,同時克制自己不馬上吐出來。很惡心的味道,一點也不能讓我感覺滿足與迷戀。那味道比較像難喝極了又非喝不可的苦藥。

    然而它能給我力量,血就是血。

    我飲著血,聽到聲響。我看看四周,但沒有放下屍體。聽到打斗聲,有時是墓若泥,有時是伊麗娜的喊叫。但是看不見他們的蹤影。

    傷口再沒有血流出,我才站起來。身體仍有些搖搖欲墜,但是感覺到正在恢復。他們究竟到哪裡去了?我趕緊套上上衣、褲子、靴子及外套。我已經做好了戰斗准備,伺機通過圖書室,潛行在迷宮般的倒塌書架間。還是不見他們蹤影,只看見圖書室地上被踐踏凌亂的雪。

    “你們在哪裡?”我吐了一口口水,想吐掉嘴裡威脅氣的血味,壓抑惡心想吐的感覺。現在還不行,還得等它發生效用。

    這時我聽到伊麗娜的聲音,就在我前方不遠的一排架子後面,手上拿著短劍在砍殺,我看不見對方是誰。

    “你休想逮到我!”

    “但是我可以!”我大喊,從她身後撲向她,手上短劍的刀尖穿透她的背,切開她的心髒。我轉動劍刃,聽見她的肋骨斷裂,她在我臂彎中掙扎,但是我不退讓地壓住她,抽出短劍,讓血從傷口噴灑出來。“我強過你們所有人,”我在她耳邊低語,“休想戰勝我!”我給她一擊,將劍刃架在她脖子上,用全力一抹,身體復蘇的力量讓我完成了美妙的任務。

    “為維克多報仇!”

    一連使出兩招,足以切下她的腦袋。她的身體又踉踉蹌蹌地往通道走了幾步,然後倒在地下,躺在地上抽搐。勝利的滋味比我想象中還要甜美。

    “出來,墓若泥!”我激昂地大喊。因為聽不到聲響,我連忙穿過幾排書架,尋著足跡,追往通到廚房的樓梯。靴子在樓梯上發出砰砰聲,我進入廚房,環顧著四周。

    大門敞開,我正好看見模糊的黑影躥出。

    我毫不猶豫地追上,跨過門欄,然後停住。

    墓若泥背對著我下山,扶起一部越野車。他依賴現代科技逃亡,不再是他化身的絕技。時代真的變了?

    正要往前追上他,森林裡聒噪的烏鴉從巢裡飛起,似乎在警告有人躲在林間,正朝磨坊接近。

    那些黑色密探是對的:森林邊緣出現人影,正緩緩朝磨坊走來。相當多人影。

    光頭佬回頭發現了我。他臉上的恐懼,就像一頭將被追趕入陷阱的動物。如果我沒誤解他的表情,新來的不是他的同黨。伊麗娜說過:那協定把大批吸血鬼引來磨坊。或者我誤解了那威脅氣的話?她死前最後的呼叫並不是對伊麗娜和墓若泥,而是眼前這些家伙。我可以感覺到死者的兄弟姐妹正在逼近。

    但是我並不覺得可怕。

    一陣風吹起墓若泥的大衣一角,一個人影強有力地跳下來,落在他身後。

    “馬瑞克。”我一時也呆住了。

    “我們是猶大之裔。”他大吼,雙手抓住墓若泥的頸背。“我們將擊敗你們。”他撕扯下他的頭,用力地往吸血鬼的方向一拋。“看看他的下場吧!”他狂笑大吼。“你們會有同樣的結局,浮渣!”

    吸血鬼的隊伍停頓下來。

    馬瑞克轉過身看著我說:“妹妹,你別來無恙。”他用沾滿血的手指指著我的紅發。“你已經不再隱藏本性,我又可以叫你席拉嗎?”

    他根本不等我回答,直接從我身邊走上磨坊的階梯。力量並沒有急著使用的必要。“我們在裡頭靜候,若要打斗,在裡面對我們比在外面有利多了。”

    我注視著那黑壓壓的一群吸血鬼。磨坊上方風起雲卷,吸血鬼從四面八方湧來,聚集在山丘下。

    我不知道馬瑞克到底有什麼陰謀。有個聲音告訴我,我應該立刻就殺了他。

    他是殺了維克多的第二個凶手,第一凶手伊麗娜已經得到報應。

    然而我還是跟隨他走了進去。

    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貝爾格勒附近,二十二時二十一分

    黏稠液體湧上咽喉,我張口,讓它流出。

    我吐出那如瀝青般凝結在一起的黑色的威脅氣血液,那惡心的東西啪噠一聲打在磨坊地板上。喝吸血鬼的血,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當然我是情非得已。我作嘔把殘余的血也吐了出來,然後看著哥哥。

    馬瑞克坐在火爐邊,他打開火爐蓋子添了一些木柴,讓屋子暖和了些。他一點也不急,看起來悠哉游哉,似乎隨時准備燒水泡茶。

    “你還是一樣驕傲自大。”我對他說,然後閂上大門。擁有射擊孔便占有優勢。這讓我想到,磨坊為了這種情況也被當作碉堡建造。

    馬瑞克關上火爐蓋子。“我們還有時間,席拉,我估計至少還有半小時。他們一定沒料到我們有兩個人。”他彎身將手臂伸向火爐。“這是一舉消滅他們的最好時機。”

    我內心交戰著。仍然有聲音要我立刻殺了馬瑞克,但是這樣一來,我就無法得知他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因為我太了解他了,所以相信他很有可能還有其他的安排。“你至少和我一樣很久沒來這裡了,對不對?”

    他點頭,深深吸了一口氣。“昔日的磨坊、宮殿、我們的權力,你還記得嗎?”

    “還有想殺我的吸血鬼。猶大之裔並沒有被遺忘,縱使他們大多數只是從祖先那裡聽說我們的故事。”我選了火爐另一邊的椅子坐下,距離我哥哥約一米。

    “這麼說,伊麗娜就是領頭對抗你們的人?”

    他聳聳肩說:“就算沒有她,也還有其他人。”

    “而你從來沒有問過,她為什麼還活著?”

    現在他驚訝地看著我,真的滿臉訝異。“她還活著?”

    “我遇到她了。”我很高興,他似乎對舊日躺壓客的事一無所知。我不相信她說的話:我的血讓她不死。但另一方面,又有什麼不可能的?如果讓馬瑞克知道了,他必定當場切開我血管,吸干我的血。

    “眼前你有什麼目的?”我看著他近乎紫色的眼睛。“讓猶大·伊斯加略的最後子孫光榮戰死?你是知道或者希望他們察覺我們歸來?”

    “這麼說來,經過這麼長時間之後,你還是回歸真正的信仰了?”他故意不理睬我諷刺的口氣。

    我搖頭,一綹紅發滑到臉上。“你知道,我們和外面的吸血鬼沒兩樣,我們並不比他們好,而是跟他們一樣腐朽敗壞。關於出身的謊言,說我們的祖先促使基督教勝利,根本是胡扯,那些可笑的規矩和集會改變不了事實。我們是惡魔的傑作,馬瑞克。”

    “盡管如此,我們也無須向他們低頭,妹妹!沒人比你更清楚,飲血可以發誓戒除。誰曉得,也許父親最後是錯的。”

    都已經過了幾世紀,他依然如此頑固。我差一點對他產生同情,差一點。“他是對的,馬瑞克。”

    “在很多地方是對的。”他糾正我的說法,並且看著我。

    “但是在一件事上他確實是對的:關於你。”他的手臂顫動,他想碰我,但知道這麼做我會立刻殺了他。“他總是說,你是唯一個可以勝過我們的人。”

    他指著我。“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你看盡過去三百多年來的興衰,但是你幾乎沒有變老,你不用倚仗長生不老的藥。而我,要不是我那些長生不老藥,我早已死了十次,化為塵土。”他的說話速度飛快,我可以感覺他內心的激動。“我十分確定,父親真正希望的是什麼:他要你建立新的血族會,成為創始人。”

    我不屑地嘲笑他。“馬瑞克,你的長生不老藥恐怕對理智造成不小的傷害。”

    他做了個手勢抹去我的評論。“如果有我在你身邊,你可以完成父親的心願。”他正描繪一個不屬於我的未來。“屬於猶大之裔的一切全屬於我們,我們是合法繼承人。”他握緊拳頭。“我們回來了!那些巫皮惡,那些覬覦磨坊的浮渣,應該統統被消滅,這個研究的聖地必須重建。”他想要握我的手。“但是只有你我聯手才能辦到,你是我們當中最強的。”

    我恍然大悟,他對我做的一切為的是什麼。他要我恨他,追蹤他到這裡來。不是為了殺他,而是來協助他。

    他真的相信,我會欣然接受舊有生活方式,並且和他一起建立新的血族會。

    “最強的?剛剛的戰斗可完全不是這樣。”

    從他銳利的眼神中,我看見他想看出我的想法,他的話對我有多少作用。他站起身,穿過門,走到倉庫,回來的時候帶著一個被綁著的年輕人。那年輕人身上衣服毀損,我推測應該是粗野的運送過程所致。我認出那年輕人,幾天前在莫裡茲堡入口見過,他讓我想起維克多。

    馬瑞克漫不經心地把他扔到廚房的地上,關上身後的門,然後回到他的位子。

    “你這是做什麼?”

    馬瑞克指著他說:“一個必要的犧牲品,你的犧牲品。我們偶爾必須喝喝人血,這是我們身上的詛咒。可是就你的情況,這詛咒會讓你恢復強大力量,就像在萊比錫競技場上那樣。”他壓低聲音。“當初在炭窯,你原可以把我們全部消滅。但是當時你太虛弱。”他用指尖敲敲自己的太陽穴。“你的神智太薄弱,補充一些血,你就會知道你的力量多強。沒有人可以阻擋得了你。為了更強大,允許自己沉醉在黑色時刻,之後我們可以一起贖罪。”

    我看著那年輕人。若是集中注意力,我可以聽到他的心髒狂跳不已。人血。舊有的欲望立刻活躍,馬瑞克又想引誘我殺人。

    “這一切,就因為你想得到權力?”我問他,好讓自己轉移注意力。“你讓我大開殺戒,讓我成為連續殺人的通緝犯,逼我接受從前的生活。”

    “不是我的權力,而是我們的。”他點頭。“我不能讓你有退路回到那毫無意義的生活,那無疑是浪費、偽裝。你不可能像一般人類一樣過日子。我必須讓你清楚地知道。我喚醒那些能提升你的東西,打破它的桎梏。”他垂下眼睛。“我不說抱歉。那樣是必要的,而且死幾個看你打斗取樂的變態人類沒什麼大不了。這是對你的懲罰,也是解脫。”他站起來走到窗前。“他們還停留在山丘下。”他通報。“趁戰斗還沒開始,喝下年輕人的血,你需要能量。”

    我轉移了視線,看著發紅的爐子。“這麼多年來你都做了什麼,馬瑞克?”

    “很平常的事情。”他簡單扼要地回答。

    “研究以及折磨人類,”我替他說明,“還有繁衍後代。”說到這裡我突然注意到他總是獨自出現。“你沒有子孫?”

    他保持鎮靜,故意裝作沒聽見我的話。

    “馬瑞克,你為這個世界制造了多少吸血鬼?”

    “一個也沒有。”他低聲回答。他將額頭靠在窗邊的牆上。“為了延年益壽,我喝了自己調的藥,付出了代價。命運決定我不會有子孫。不會是以異於那些浮渣的最高貴方式。相對於你。”他努力克制自己,羞辱正在折磨他。

    沒錯,馬瑞克有足夠的理由讓我再次成為席拉。“你對我的過去一無所知。”

    “你這樣認為?”他看著我,臉上的微笑告訴我,我錯了。“我並沒有完全失去行蹤,妹妹。你到了德國,找到維克多的家庭。因為你得不到那男人,竟然引誘他父親,為他生了一個孩子。”

    我大吃一驚。驚覺秘密不再是秘密,這使我心痛。“你們還有那躺壓客奪走了他,”我低聲說,“我的未來也隨著他……”

    “照這麼說你找到了源頭,妹妹。有什麼意義?生一個長得像他的孩子?擁有一個小維克多?瞧我給你帶來另一個啦!他長得跟原來那個一模一樣不是嗎?”他把手插進口袋。“迷戀,席拉,我認為那才是病態,而不是我現在做的事。”

    他的話把我的思緒拉回過去。

    腦海中浮現出我當時如何脫逃,到了德國,在維克多父親的床上,然後困難重重地到達法國的南布列塔尼,在一個小地方找到棲身處,並且生下女兒,在那裡以歌舞出名,度過了許多年歲月,躲過了革命的混亂及其慘痛的後果。

    “你的女兒生了很多孩子,不是嗎?你非常照顧他們,甚至超出外婆的本分。”馬瑞克的聲音打斷我的回憶,引導到新方向。

    “那是我的責任,設法在他們死後不要和我有相同的命運。”我麻木地回答,腦子裡仍是法國美麗的風光景物。大海,我學著愛上它,縱使它對我有致命的危險,而且無法橫渡。嘴唇上海鹽的味道,臉上的浪花,對我而言,再多是不允許的。我分享了維克多對大海的愛。

    “你掘開墳墓,砍了他們的頭,我知道。”馬瑞克的聲音操縱我腦中的影像,我看見自己夜裡到墓園完成工作。“然而還是不小心讓一只小羊逃跑,變成了大野狼。”

    我點頭。“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他,將他殺死。”

    “然而他之前已經生了小孩,你並不知情。有多長時間,你誤以為可以高枕無憂,你的疏忽已經彌補?六十年、七十年?然而你潰散的後裔從墓地裡爬出來,謀殺一切。”馬瑞克格格地笑。“我可是以極大的喜悅密切注意他們的事業。”

    “你的喜悅不可能維持太久。”我打斷他的話,希望可以停止我不想要的回憶。我緊閉雙眼,搓揉眼睛。毫無用處,過去的影像仍舊停留在腦中,阻擋我看見未來。

    “席拉,你很精彩地解決了他們。”他大笑三聲。“一直到一九○○年,你的後裔都在你的掌控下,你只讓與你那小情夫非常相似的一支繼續繁衍,我說的對吧?”他輕聲鼓掌。“真叫我佩服,你竟然能夠活躍幾世紀,沒讓人類對你起疑。手段真高明!”

    “我有幫助我的知心好友,這個你當然不了解。”我譏笑他。

    “或許吧,妹妹。之後我就失去了你的行蹤……可以告訴我,你最後這一百年做了哪些事嗎?”馬瑞克背靠在牆上往外瞧。

    不,我不會告訴他。

    我不會告訴他,我到了萊比錫,在那裡又結了一次無感情基礎的婚姻,更不會讓他知道,幾十年來我殺了無數自己的孩子。還有我曾開過一家餐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抵御過俄國人。

    還有,我活過了不是完全糟,但也不是很好的東德時期。

    還有,我在一九六八年時沿用了死去女兒的身份:泰瑞希雅·薩柯維茲。

    一直到今天,我用的是女兒的身份,謊報證件遺失,重新申請……

    “好吧,不說也行。”

    “好哥哥,為什麼我不變身飛走?”我低聲問。“我可以把你留下,從上面看他們把你撕成碎片。”

    “他們會追殺你,席拉。他們不會放過你,他們如何對付我,就會如何對付你。”他回答,並且指著外面。“來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何打算。”

    他走下旋轉梯,取來一個破舊的帆布篷。他打開帆布篷,現出四把大馬士革鋼刀。他取出兩把放在桌上,把另外兩把握在手裡。

    “一個東正教神父和一個天主教僧侶奉獻的,可以更確保我們的安全。我到上面,你在這裡迎接他們。”他舉起刀,裝飾的波紋鋼刀閃爍著橘紅色的光。“席拉,我們會戰勝。”他爬上樓梯後消失。

    四周寂靜無聲,我獨自沉思。馬瑞克綁來的年輕人躺在角落。我的一餐,我的小維克多。

    我回想起那一夜,村民來殺父親和我。同樣是這樣讓人無力招架的壓倒性多數。

    我仍舊不畏懼。我凝視眼前的兩把馬刀。在這機關槍、手榴彈、衛星導航的時代它們顯得古老、過時。

    思緒飄移,伊麗娜關於吸血鬼的話還在耳際回蕩。巴爾干還存在多少吸血鬼?人類的戰爭使他們大量死亡?或者他們潛逃等待時機,好為新的惡魔效力?或者戰爭提供了必要掩護,讓他們躲在暗處津津有味地喝人血?至今仍有人相信吸血鬼的存在,只要相信存在……

    有腳步聲接近門口,我聽到有人輕聲商議。

    一只夜蛾從窗戶縫隙飛進,隨後爬進一只黑色蜘蛛,很快地躲在縫隙中。他們派來了間諜。

    我再次看著馬刀。它們來自鄂圖曼,非常古老,但是保存得完好無損。過去無疑是土耳其禁衛軍用來殺蘇丹敵人的武器。

    我的嘴唇微啟,想對門外的人說,我沒有興趣打斗,如果他們讓我走,我立刻撤退。但是這些話只存在腦海裡,因為第二道力量出現,阻止我把話說出口。

    幾天前我站在競技場上對抗那吸血鬼時,也出現過相同的感覺。

    隨著每一次心跳,我再次一點一點地屈服在了原本長久掌控在自己手中的罪孽之下?我舉起手臂,把手按在桌邊,離兩把馬刀只有幾公分。更多夜蛾、蜘蛛侵入磨坊,在我身旁爬行、飛舞。因為它們的關系,光線變暗了。

    走開,腦子裡有聲音低語。我們已經重新制訂對抗猶大之裔的協定,我們不希望在這裡看到你們。滾回去。你們沒有權力生活在這塊土地上。

    現在如果我的手指抓住刀柄,就再也沒有退路了,我必須戰斗到底,拼個你死我活。

    或者我可以拿起馬刀,沖到上面殺了馬瑞克,讓他罪有應得,然後再讓那些吸血鬼把我消滅,讓我的存在就此終結,終結偽裝成人類的生活。

    安息吧。

    第一聲巨響震撼大門,吸血鬼想把門炸開。一只夜蛾盤旋,忙碌地上下飛舞,蟲子典型的動作。上面從圖書室廢墟傳來第一陣喊叫,馬瑞克已經動手了。

    我內心還在掙扎。

    如果坐在這裡不動,讓他們看見,我並不想做什麼壞事……

    下一聲巨響傳來後,我低聲道:“走開!”然後大吼:“滾!”

    蟲子閃開,只有一只夜蛾不理會我的威嚇。

    隨著之後的隆隆巨響,支柱從石頭飛出,門斜掛在最後的門軸上,隨即轟隆落地。

    三個我不知道種類的吸血鬼搶先進門。究竟是墓若泥、威脅氣,或是其他黑暗的家伙,其實不重要。“我們其實都一樣。”我低語,然後注視他們的眼睛,他們的眼睛反照出我背後爐火的光。

    “就是她。”一個女人的聲音忿忿地說。“她一定是席拉。”

    我抬起頭,手臂沒有動。“你們來這裡想要做什麼?”

    “我們要你像你的同類一樣消失。”我得到回答,語氣如過去的傲慢貴族。她好大的膽子!“你們被我們的祖先消滅了,沒有理由再站起來。”

    我瞧著她。“是你們先發動攻擊的,我根本沒有動手。我還沒有碰刀呢!”

    “聽見沒?一點兒也沒變。”我的話被打斷。“她仍舊自以為高高在上。”

    “如果你們堅持。”我憤怒地回應,同時察覺我徹頭徹尾像個女皇帝。這是他們要的。

    我冷不防地抓起馬刀,揮出第一刀,那只黑色夜蛾頓時化成兩半墜落在桌上,紅色的血從切口處滲出,浸染了木頭。“現在你們可以動手了!”

    我跳上桌,在夜蛾變回人形前用右腳踩爛它的殘骸。然後在空中揮舞武器,刀刃斬殺了無數蟲子。我奔向門口,左右手執著長刀。我不熟悉長刀,但是現在它們比短劍有用。我沖向那女吸血鬼,將她逼退回陣營。在吸血鬼跨過門欄前,我刺向頭一個的心髒,接著快速橫砍他們的脖子。

    馬刀的刀刃銳利無比,削骨如削細樹枝一般。我一聲怒吼,用力擊向敵人築成的人牆,一次將三顆頭顱水平劈開。腦漿、血液、碎骨飛濺滿地。

    “這是你們的協定,”我大笑,“沒人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

    我望著一大片逼近攻擊者背後的烏雲在天際翻滾,內部閃爍出第一道亮光。從前我總是把雲朵想成巨大的發電機,靠翻動充電,到了一定時候就釋放出能量。

    肯定是馬瑞克喚來的,他想用雷電重擊敵人。威脅氣能夠操縱風及冰雹,但是我們可以喚出暴風雨毀滅的力量,隨心所欲引到我們想要的地方。

    那些吸血鬼也注意到天空的騷動,也知道如此神速展開的戰線意味為何。他們再次進攻,抽出他們帶來的武器。我不在乎他們形式大小不一的刀劍,我防御住磨坊入口。他們放棄用手槍,子彈對我沒用。

    我在混亂中注意到有人用霰彈槍。這我可得留意了,如果靠得太近,一發鉛彈足夠讓腦袋開花,對我也不例外。

    我奮不顧身地砍殺,大規模消滅敵人。如同幾天前在通道中,溫熱的血濺滿全身。如同當時,我越殺越瘋狂。刀劍往兩側飛,刀刃相碰的鏗鏘之聲不絕於耳,戰斗聲此起彼落。呻吟、吆喝、兵器相交的當啷聲激勵我的斗志。我要看見更多人死亡!

    “沒有人可以活著看見明天的太陽!”我不停地對抗打殺。“我是你們的黑色太陽——而這,”我用雙劍擋住向我伸來的魔爪,“是我的光芒!”

    我耳邊突然一聲巨響,我下意識地轉身——太遲了!在過度興奮中忘了留心霰彈槍:一發霰彈擊中我的胸部,脖子及臉的下半部也受了傷。為了不因為中彈而失去重心,我退了兩步。

    第二次轟隆巨響,幸好我及時將左手的劍舉起護在脖子前。部分霰彈擊中大馬士革鋼刀發出清脆聲響,手、前臂、胸部還有臉都受了傷。我的手指抓不住武器,馬刀落地。右眼頓失光明。

    血從身上許多小洞湧出,我痛苦憤怒地咆哮。我單手殺敵,將那吸血鬼切成兩半,然後將其他的逼出磨坊。他們膽怯了,因為我沒有因為受了傷而放棄。如果他們察覺到自己距離目標有多近,肯定會不顧一切對付我。他們的膽小救了我。

    我使出最後的力氣,伸入雲端造了三道急雷打在門口,炸毀了幾個吸血鬼。一幫暴徒四處奔逃,想找閃避致命能量的隱蔽處。

    我的膝蓋發抖,腳步踉蹌,然後倒地。完好的眼睛視線模糊,只覺得房間裡天旋地轉。我喘著氣撲在地板上,心髒狂跳,身體試著讓傷口愈合。那痛苦折磨難以忍受,我的四肢著火,我在地上翻滾,大聲尖叫,直到淚流滿面。

    我看到馬瑞克帶來的禮物就在眼前。那年輕人躺在我身旁,看得出來,他目睹了剛剛發生的一切,已經失去了神志。

    我的救星!

    沒有猶豫,沒有躊躇,我把他硬拉到身邊,拉下他毛衣的領子。這時我遽然看見維克多——他們長得多像!

    我努力保持鎮定。但我不知所措,過去與現在融合在一起。我不能殺維克多!我不可以!

    我用力咬開他的脖子,吸著他的血,他全身抽搐。貪婪戰勝了忍耐。

    何等饗宴!我感覺力量傳遍全身,減輕了身上的痛苦!虛弱被驅逐,傷口迅速愈合,視力也恢復了。生命的汁液流入咽喉,令我欲罷不能。幾秒鍾後,這甜美的生命源泉枯竭,饑餓與狂喜才完全燃燒起來。擋我去路者死!

    我怒吼,拾起地上的劍,看著手上最後的傷口愈合。然後我沖出去,吸血鬼已集合好,正准備第二次攻擊。

    我躍入他們當中。他們必須死!

    當我察覺背後斜上方火光閃耀,快速接近,我知道我犯錯了。驕者必敗。

    但是我的反射神經變強,我強迫身體在一眨眼間放棄形體,變化成幽靈般的透明人影。

    潛影鬼的火穿透我,但是我毫發無傷。然而這火焰吞噬了若干攻擊者,他們身上著火,驚叫四散飛奔起來。因為驚嚇過度,他們連在雪地上打滾這種最簡單的方法也沒想到。

    我不花吹灰之力變回人形,彎腰拾起短劍,一個箭步搶上倉庫,沿著橫梁往上走。瞬間我已經站在那潛影鬼背後,抓住他的後腦,一劍插穿心髒。

    他臨死前仍奮力掙扎,口吐火焰。我將他的頭下壓,對准敵群中央噴火。

    我察覺潛影鬼的肌肉再次繃緊,想要使盡最後的力氣。我隨即切下他的腦袋,將他推下屋頂。殘骸發出最後的火焰,火花四濺,他墜落地面,在地上打了幾個滾。

    我的視線掃過殘余的烏合之眾,大概只剩十個吸血鬼,其余的都死了,屍體殘缺不全散落在大門口。看來形勢對我有利。伊麗娜說的沒錯:吸血鬼為數不多了——而且很快就要絕跡了。

    我對著雲層伸直手臂,尋找天上雷電聚積的能量。“地獄之門為你們而開,浮渣。”我對著他們大喊,眼裡閃耀著自信的光芒。“沒人可以阻止我!”

    他們動也不敢動,抬頭注視著我。然後有人開始變身:夜蛾、蜘蛛,還有其他動物,他們想躲過我的復仇並逃亡。

    “下地獄吧!”我讓閃電擊中一只猞蜊,它化成一道亮光消失,它的尖叫被震耳欲聾的雷聲淹沒。地上只剩下血跡殘骸,以及像火山口一樣冒煙冒火的淺平窟窿。在它四周的吸血鬼也被震翻,昏倒在雪地上。

    一個沉重的身體將我撲倒在地,我感覺到尖銳的牙齒咬住我的脖子,緊接著聞到一股惡臭。我眼角瞥見一張長嘴緊咬我的脖子,在我的咽喉處搖動。攻擊我的是潛影鬼,半人半狼的人獸混血。

    他的手抓住我的雙臂,把我壓在薄木板上。閃電幫不了我,變身成貓頭鷹或狐狸只會加速我的死亡。情勢急轉直下……

    “抓住她!”底下的吸血鬼大喊。“我們馬上去幫你。”

    這時,老舊不堪的屋頂支撐不住,我們兩個猛然一起下墜。

    我們撞破桁架,幾噸重的重量沖破腐朽的頂棚板條,繼續往下落,瓦礫碎石,塵霧彌漫,甚至谷倉的地板也撞出一個大洞來。

    在墜落中,我終於推開了潛影鬼,雖然因此讓它在脖子上咬掉了一塊肉。

    痛得可怕!我剛剛才吸取的珍貴新鮮血液現在又不斷湧出,流到衣服底下。我集中精神,讓傷口盡快愈合。緊接著的猛烈撞擊讓我不能呼吸,我們落入黑暗。

    我撞擊到堅硬的物體上,險些失去知覺,然後又落了大約半米深。我應該是落在實驗室第一層,而且是在解剖桌上。我慢慢起身,在黑暗中沉默不動,傾聽四周的動靜,想知道潛影鬼在哪裡。

    拖曳聲洩漏他的行蹤,我轉身對著他來襲的方向,蹲下。

    我張開大嘴,脫開下顎,牙齒變得尖銳如刀。頭上的穿堂風讓我獲悉他的位置,張嘴猛然一咬。

    嘴唇感覺到他身上溫暖的毛皮,我咬住他的咽喉。我立刻咬緊,扯掉超過三分之二的頸部,然後吐出碎塊。他身受重傷狼狽不堪,我必須乘勝追擊。

    他打中我的臉,陰影提供給他太多掩護。但我還是抓住他的手臂,將他往我身上拉。接下來的一擊也得忍耐,然後將短劍刺進他的心髒,再次咬住他的脖子。脖子上沒有肉再長出來,我毫不費力咬斷他的脖子。那潛影鬼倒下了。

    我搖搖晃晃跌坐在桌子旁的地板上,伸手摸索屍體。這是第二次不得已喝吸血鬼的血,為了補充能量,我別無選擇。這事有利也有弊,如果我繼續這麼做會中毒而死。這血不是好食糧,但是現在我別無選擇,否則就得葬身在自己的實驗室裡,這樣的命運可是大大的諷刺。

    潛影鬼的血味道比威脅氣的更可怕。這血具有更多能量,因為潛影鬼頂多只活幾星期,創造他們的惡魔賜予了他們更強大的力量,然而我感覺嘴唇、舌頭、食道都在灼燒,胃在緊縮,很想立刻把血吐出來。

    同時我又有醉酒的微醺。要不是身體裡頭快燒焦了,我挺喜歡那輕飄飄的舒適感。

    我聽到頭頂上的聲響,那些吸血鬼發現地板上的大洞而往前挪動。我估計剩下不超過五個敵人,我退到實驗室一角。

    “她在這裡?”一個男人的聲音。

    “看不見……有血跡!”一個女人壓低聲音回答。腳步聲接近我藏身之處。

    “她殺了潛影鬼!”

    叮當聲響,實驗室後面亮起來,一盞老舊的燈被點燃。“這是什麼?”第三個聲音問,聽起來像小孩的聲音。

    女吸血鬼離我只有半步,背對著我,她蹲下身察看潛影鬼的屍體。我立刻從背後抓住她,我的刀刃又有心可以開了——然而我只是刺進她的心髒,並沒有切開。我緩緩站起身,讓他們看見我,將人質如擋箭牌壓在面前。

    “你們在我的實驗室裡。”我清楚地解釋。只剩六個吸血鬼,當中至少沒有潛影鬼。他們點燃兩根古老的蠟燭,好看得更清楚。我的胃在悶燒,還沒有心情立刻和這些吸血鬼動手。“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從我的磨坊消失,”我運用戰術說道,“否則你們的朋友會首先在這裡喪命。”

    他們面面相覷。

    “你怎會認為我們在乎她呢?”一個手裡拿著蠟燭的吸血鬼,指著我面前的女吸血鬼冷笑道。

    “協定范圍也沒那麼大。”第二個女吸血鬼撿起一把生蛌漱滼N刀。“我們不允許猶大之裔再次回到這裡立足。我們好不容易才鏟除你們。”

    “血族會是互相殘殺自取滅亡的,”我大笑,“因為我,你們才有辦法奪權!要不是我,你們的協定毫無用武之地,你們應當感激我,最好現在就離開。”脖子上的傷口已經愈合,我不再感到虛弱。

    傲慢再次從心中升起,我聽其自然。感覺多誘人:身為萬能的統治者,永生不死,勝過所有生靈!

    “當然,如果你要,我們還可以在太陽底下站成一排,等待致命的陽光。”手上拿手術刀的女吸血鬼走近。“你和你那朋友都別想活過今夜。”

    “他不是我的朋友。”我切開人質的心髒,一把將她推向手術桌。“他是我的仇敵。”屋頂上的大洞,讓我能連接雲裡的雷電,將閃電引來。要做到比剛剛更容易,我讓一道閃電打中那女吸血鬼,她的頭發、腦袋上的皮膚、身上的水全部蒸發,煙霧和熱氣發出嘶嘶聲往上冒,接著她也倒地了。

    其他人還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我已經發動了攻擊。

    我速度如箭,飛向下一個敵人,她站在燈旁舉起鐮刀准備自衛。

    她的動作太慢,還沒使完一刀,我已經切開她的心髒,在她倒下時,我接過她手上的鐮刀,這刀可以幫上大忙。

    我將鐮刀如飛鏢一樣向第四個對手拋出,當下取下腦袋。我躍過手術台,撲向最後一個對手。

    在我逮到他之前,他伸手拿起一根手臂長的木棍,那木棍原本屬於一張椅子,他對准我的心髒。

    我已經來不及閃避,但也不在乎這臨時木樁插進身體。我要讓他知道,我一點也不怕,這方法要消滅像他這樣的浮渣可以,但是要用來對付不死魔卻沒有一點用處!

    然而,疼痛仍讓我一陣眼花,當木樁刺進心髒時,心髒頓時停止,但是我不可遏制的意志力讓它繼續跳動,心室繼續抽打。

    “你效忠……哪個惡魔?”我的敵人結巴地說,手放開木棍。他呆呆凝視著我,我從他眼中看出他未曾有過的恐懼。

    “他如何讓你不死?”

    我的手往前急動,手指碰到他柔軟的脖子,在皮膚上戳了洞伸進肉裡,指尖浸入動脈,感覺到血液的沖擊。他的心跳加速。我搖頭,紅發落在額頭上。“我為好人效力,不是為地獄。”手壓緊,從裡頭揪住他的咽喉及氣管。“這就是你我的差別。”刀子切開他的肋骨,又解決了一個不死人。

    我漫不經心地將屍體拋在實驗室角落,然後走向坡道。

    我要看看馬瑞克在塔樓上做了什麼好事,希望能看到他死。但是我也知道這是不太可能的事,他向來是個厲害的戰士。如果那些吸血鬼辦不到,我就親自動手。為兩個維克多報仇。

    我猶如被放逐的女神從地獄升起,現身在黑暗中,進入翻騰的暴風雨中。

    我離開搖搖欲墜的建築,站在猛烈風暴中。強風刮起大雪,風雪正肆虐。谷倉嘎嘎作響,聽來十分危險,木板條、橫梁松脫,我聽到轟隆落地的強烈撞擊聲。

    閃電不斷打中磨坊廢墟。看來馬瑞克必須對抗極強大的敵人。

    我將短劍拋上塔樓頂部,身體化成輕盈發光的透明體。強風將我吹起,讓我圍著塔樓繞了幾圈,越飛越高。

    我滑過淌血的牆,血已經結成冰。我站在高處,俯視下方時,看見哥哥打倒他最後的大敵,砍下其腦袋。然後他躺倒在傾倒的架子上,精疲力竭,拋下手上的劍。

    馬瑞克失去左臂,全身是傷,經過激烈的打斗,衣服被撕成碎片。圖書室裡遍布屍體殘骸,剛剛在飛行中看到的血就是從這裡來的。

    暴風雪快速平息,雪花落回地面,掩蓋了戰場。

    他察覺我就在附近,抬起頭大喊:“我知道你在這裡。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他撫摸斷臂傷口,生命的汁液殷殷流出。“我沒有力氣讓傷口愈合。”他閉上雙眼片刻,極力保持鎮靜。“這是年老的代價,實驗的代價。”

    隨著每個字出口,他越來越虛弱。我操縱風,順著風勢降落在屋頂廢墟上。拾起短劍,跳向他,在離他三步遠的地方中降落。我一語未發,看著地上被他砍了頭的死者。

    他背靠在第二個架子上。“席拉,我說過我們會消滅這些浮渣,不是嗎?”他面帶微笑說。自己和敵人的血濺得他滿身,仿佛有人拿著紅色噴漆槍朝他射擊。

    我走到一個被切成兩半的女吸血鬼身旁,蹲下身,翻轉她的身體,好看清她的臉。從她被撕碎的嘴唇和牙齒認出應是逆客死一族。“肯定有逃跑的。”

    我對他說:“我的勝利將激勵其他吸血鬼出來對抗我們,戰勝我們。擊敗我們的人無疑會聲名遠播,獲得他主人無上的獎賞。”

    馬瑞克緩緩點頭,眼光跟隨飛落的雪花。“沒有人辦得到。”

    “預祝他們成功。”

    “什麼?”

    “總之,他們來的時候我不會在了。我們已經消滅了無數吸血鬼,剩下的恐怕也為數不多。這協定為他們帶來死亡。”我站起身,對他說:“你總歸會死。”

    他張開嘴,說不出話,他得先集中心神。“席拉,我們終究辦到了!我們達到……”

    “你想達到目標,不是我。”我走向他。“你從一開始就想要讓我成為真正的猶大之裔,就像其他那些虛偽而謊話連篇的血族會成員,但我們的父親除外。”我放慢腳步,想象用腳踩碎他。“你破壞了我的生活,喚醒我內心的陰暗與仇恨,好強迫我回到磨坊,逼我展現能力的極限。你真的以為我會完成你最熱切的願望?”我指著他的斷臂說:“這只是懲罰的開端。”

    “我向來只關心被你毀滅的血族會。”馬瑞克呼吸急促,瞳孔時而放大,時而縮小。“你必須讓猶大之裔復活,那是你的責任!”他看出我的駁斥,他想坐起,卻太虛弱了。“你難道看不見上天賜予的機會?你可以依你的想法建立一個血族會!根據你的價值觀或者依父親和他的女伙伴的。”馬瑞克改變策略。號令不管用,現在他試著用引誘。他伸手請求。

    “我求你:建立新的血族會!”他的頭往後仰,碰撞木頭發出沉悶的響聲。“求求你,”他哀求,“求求你,席拉。”接著他沉默著與痛苦搏斗。

    四周的嚴寒讓我的身體和理性冷卻,我慢慢恢復理智,開始考慮新的血族會的優點:我將成為伊斯加略,可以制定我的規矩,而且可以讓我永生不死的後裔從事研究,為人類貢獻。如同當初父親的希望。

    接著我又看到那些偽善的面孔,還有亨德利·羅比茲。我如何能避免加入血族會的子孫裡,不會有人暗地裡變成他那樣?要如何才能分辨血族會的成員,是否與我見解相同,或者只是諂媚偽裝?

    “絕不可能!”我堅定地回答。“馬瑞克,我要讓你死的時候明白:你所有的企圖都落空了。不會再有血族會,不會再有猶大之裔!我會結束自己的性命。無論如何,我是要下地獄的。”

    “不!”他大喊道,他偽裝的友善已經不見,露出了魔鬼的猙獰面孔。

    “你不能!你的子孫……”

    “我已經沒有後代了。”我打斷他的話。雖然這是個謊言,但不久後就不再是了。“我一死,這一系血統就斷絕了。”

    馬瑞克喝叱。“這一系血統……”他身體猛然一震,瞳孔裡的光就在這一刻熄滅。他兩眼大張,頭垂向一邊。

    馬瑞克死了。

    我看著他,感覺……

    沒有任何感覺。

    沒有憤怒,沒有憎恨。我已經不在乎。冷漠、不在乎,是對一個人最重的傷害,縱使是他死了之後。一個人完全被遺忘,這才是徹底的死亡。這就是他應得的。

    雪花落在馬瑞克的臉上,不再融化。當吸血鬼死亡後,體溫和靈魂會一同抽離身體。他會在靈魂前往的地方得到足夠的懲罰,沒有惡魔會善待僕人。

    我看著東方晴朗的星空,暴風雪已過,但是我必須往西。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