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之王 第一卷 上海華爾茲 第10節 色即是空
    「衝你這句『盡力試試』,我認定你了,呵呵,帥哥,怎麼樣,這是不是一件美差?不過,希望你不要抱著吃豆腐的心態哦……」女孩笑得更加燦爛了。

    「美差、美差,太美的差事了!」這念頭在司夕腦海盤旋,不由自主地伸手迎了上去。那女孩也稍一放鬆,示意他抱住自己的腰。

    司夕輕輕地便將她攔腰抱了起來,一陣芳香早熏得他神魂顛倒。25年的生命歷程,除了母親,司夕和其他異性連手都沒牽過,而今一來就和一位異性近乎是肌膚相觸——況且是美女!處男這柔弱的意志和鋼硬的身體,哪經得起這般折騰?只在抱起女孩的瞬間,一股從未有過的酥軟和觸電般的感覺,從司夕腳底湧向頭頂,又從頭頂瀉到腳底,反反覆覆經過那中間的要害部位,讓他猛然間一震,將抱在空中的女孩左右搖晃起來!

    「啊!你幹嘛呀?我在拍照,你晃啥呀?」女孩嗔怨起來。

    司夕感覺全身發軟,只有那一處地方硬得不得了!早已將褲子頂得老高,這要是被路人看到——即使路人看不到,和這女孩貼得這麼緊,被她感覺到了,豈不丟臉丟得忒也大了這!

    「我、我……這樣,你還是下來,我沒法抱、抱你,我蹲下來,你站在我背上吧。」司夕立即將女孩放下來。

    女孩一轉頭,只見司夕早已一個癩蛤蟆狀匍匐在地上,臉漲得通紅。她有些不好意思:「這樣啊……那實在不好意思了。」說著,她從兜裡掏出幾張紙巾,鋪在司夕背上,爬了上去。

    女孩不重,司夕並不吃力。而他這姿勢平穩,倒使女孩拍照更加輕鬆自在。

    司夕好不容易將那任何發漲發硬的感覺全部打消下去,一個勁地想:到底公園裡有什麼東西讓這女孩非要拍到不可?我好歹也一個大男人,竟為一陌生女孩做出這狗吃屎的動作!

    有些時候,你不得不承認命運的安排如此微妙。就在司夕將人生第一次處男衝動成功抑制下去後,又有一陣洪水猛獸襲過來!他不經意地一抬頭,看到的情景差點讓他鼻血青天!

    女孩就站在他肩胛上,這沒什麼;雙腿叉開地站著,這也沒問題。關鍵是她穿了裙子!這就有問題了!話說回來,穿了裙子,那你穿條比較封閉的內褲,不也沒問題嗎?

    不幸的是,女孩不僅穿了裙子,而且還穿了一條白色絲織的半透明內褲!這簡直是天大的問題了!儘管她還穿了絲襪,有些地方,仍然過於明顯……

    這來得太突然了吧?上天,你怎能如此折磨一位處男!

    司夕立即埋下頭,閉上眼睛,口中念著「色即是空、色即是空……」眼前一陣迷茫,腦海浮想聯翩,只感到耳邊有一聲音響起:「大哥,我忍你這麼多年了,你這懦弱膽小的男人!你把我囚禁了這麼久,就是不讓我吐出來,我本來具有橫衝直撞、直搗黃龍的本領,你偏讓我閒著,英雄無用武之地啊,我都生蚺F我!今天終於看到了能讓我衝鋒陷陣的目標,你就不能讓我多看會兒麼?我發慌,你也難受,大哥,你這是何必……」

    「你是誰?」司夕迷糊中脫口而出。

    「我是你的小弟弟!」

    ……

    「好了啊!」女孩跳下司夕身子,「呵呵,終於拍到了,暈啊!等了五分鐘,他們才接吻……」

    司夕的迷糊陡然被女孩的笑聲驚醒,揉了揉眼睛,「小弟弟?」司夕一愣,猛然間才覺得那裡早已硬如玄鐵,重達千斤!直拉扯得他抬不起身子!

    「你怎麼還不起來?」女孩見司夕仍挺挺地爬在地上,有些奇怪。

    「我、我……」司夕吱吱唔唔了半天,臉色已漲紅得發紫。心裡慌得緊:這傢伙,怎麼還不軟下去,急死人!一個人爬在地上這樣子多糗!

    「你怎麼了,臉都紫紅了?」女孩有些驚訝。

    「沒、沒事,我在地上一爬久了,就有些頭暈,要緩半天。你放心,馬上軟、馬上軟,不不不,馬上好、馬上好!再爬一會。」司夕霎時汗水紛湧,真想狠狠甩自己一個巴掌,怎麼一說就漏嘴了呢?這可丟大了!

    女孩乍一聽也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什麼東西馬上「軟」,見他大汗淋漓、面紅耳赤的神色,頗有異狀,也沒多想,突然她驚叫一聲:「呀!他們倆出來了!帥哥,我得走了!我還要拍他們呢,能採訪到他們的話就更好了!Bye!」說完,女孩一陣風似的跑向不遠處的人群,老遠甩來一句「我叫米靜,有空再謝你啦」。

    司夕扭頭一看,當即恍然大悟:從公園走出來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是李鴨鵬,女的是王飛……都是當紅的明星,難怪這米靜拚死要拍到他倆!

    原來,米靜竟是自己的同行——狗仔!!

    「暈啊!你TMD,啥時候才能軟下去?我要爬起來啊,我叫你大哥了!」司夕念叨著,無奈那東西仍然昂首挺胸,渾不低頭。又想到剛剛那一陣,以自己狗仔的職業眼光來看,如果這米靜是位大明星,自己恰好能拍下她這嚴重走光的一幕,賣給任何一家八卦報社,都值一萬元!

    雙腳跪地,雙手撐地,趴在地上。就這樣,司夕呆在原地,口中唸唸有詞。

    恰好,一支外國旅遊團來到龍華公園,經過這裡,見到司夕這般模樣,竟嘖嘖稱歎起來,霎時他們拍的拍照,留的留影,有個外國小朋友還走近司夕,在他身邊合影。

    一位會中文並對佛教頗有研究的老外稱讚道:「中國啊,畢竟是有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人們的思想如此淳樸、美好!大家看這位年輕人,多麼虔誠地信奉佛教!邊下跪邊唸經,讓我驚奇的是,龍華寺的菩薩還在那邊遠處,這年輕人到這裡就開始跪拜了,阿彌陀佛!年輕人,我為你鼓掌!全世界佛家弟子為你鼓掌!」說罷,這老外帶頭拍起掌來,瞬間,周圍掌聲一片。

    趴在原地的司夕,見到這些老外的舉動,聽到他們的言語,那個叫彆扭啊!想笑,卻又笑不出來,想爬,卻爬不起來……兩個字:胸悶!

    司夕後來在日記中寫到:2006年3月25日,我永遠忘不了那天。當一個人可以挺挺地趴在地上10分鐘、被人們以為是佛家弟子的時候,我要向全世界的處男同胞們真心呼籲:兄弟們,千萬不要看不該看的東西啊!我真的受不了了!佛言「色即是空」,可那「色」都走遠了,那要命的東西還是「空」不下來啊……

    經過這一折騰,司夕發誓,這輩子,一定要遠離穿裙子的女人。

    他租的房子就在這附近,幾分鐘後,他便走進那小區。他住6樓,這對他來說相當於健身。下意識地,司夕摸了摸衣兜,那八卦旗的信物「魚肝油丸」還在。

    一上到6樓,司夕就被赫了一跳:自己家門口前站著一位身穿灰布長袍的乾瘦老人,那老人見到司夕後,兩眼炯炯有神,竟仔細打量起他來!

    「說相聲的是吧,你走錯地方了。」司夕被他打量得渾不自在。

    老人輕聲一笑道:「不,我沒走錯!我在等你呢,年輕人。」

    司夕一驚,莫名半晌:「等我?我根本不認識你啊!你認識我嗎?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哈哈哈,我不僅認識你,知道你的住處,還知道你左衣兜裡裝的是什麼東西。」老人一笑,頗為自負。

    「什麼?」司夕目瞪口呆,左手不自禁地捏了捏揣著的八卦旗木匣子。

    老人望著驚訝得說不出話的司夕,稍一頷首,笑道:「司夕,我正是為你、為那東西而來。」

    司夕佇立原地,已然呆若木雞。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