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香熾情 第七章
    才從汴州回來的賀旭東,迎接他的是父母的搖頭歎息,

    「發生什麼事了?」他將坐騎交給馬廄小廝。

    「你媳婦不告而別,不知上哪兒去了?」賀成彰沒想到自己必須經歷這麼大的醜聞。

    可想而知賀東旭的臉色有多難看。她又一次的我行我素,他發誓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追到。他要讓她學會服從丈夫,

    「她一個人走的嗎?」這是他最擔心的。

    「不是,午姑娘和她一道走的。」管家許安說。

    賀家兩老開始後悔當初沒有堅持反對這門親事,現在知道好壞了,媳婦人選卻已無法再重新選擇。

    「爹、娘,你們放心。楮嫻應該只是去散散心,很快就會回來的。」

    「散什麼心?一句話也不交代,外人要走也得打聲招呼啊!」賀成彰發牢騷。

    「楮嫻沒能保住孩子心裡很難受,也怕面對你們,所以才會不告而別。」賀東旭試看幫殷楮嫻說話,儘管、但異已狂風暴雨,他仍捺住性子安撫爹娘,他不希望她不得父母的歡心或受任何誤解。

    「我們也沒有怪她的意思,只是有些失望罷了。她還年輕,身子養好些再懷孩子我想也不會有什麼大礙,下次小心些就好了嘛!婦道人家在外面瞎闖很容易出事的,她不也是官家小姐嗎?怎麼不懂得謹慎點?」

    「爹,我會和她溝通這一點的。」

    找之前他想先確定學庸知不知情。

    「她們是夜裡走的,我一樣被瞞者,真枉費我這麼維護她們。這幾天我也找了不少地方,可奇怪得很,完全沒有任何消息。」

    「她們身上的盤纏並不多,能躲在哪兒卻文不甩花很多錢?」賀東旭表面鎮定,其實內心波濤洶湧,她不是求他保護她的嗎?

    一走了之代表什麼心態?

    看來無止境的容忍只會寵壞她,讓她變本加厲。

    「方圓百哩之內吋能收留她們的庵廟我全找遍了,不知是她們躲藏的功夫太好,還是有人接應她們?我已想盡辦法,就是找不到人。」堂學庸沮喪的搔了搔腦門。

    「有人接應?在揚州她們沒有親人朋友,誰敢收留她們?」他眸光沉斂。

    「誰知道?那個午釀釀鬼點子多得很,滿肚千餿主意,上回那事兒也是她起的頭,這回八成也是她主導,真是莫名其妙,多管閒事。」有的時候他是很受不了女人的,女人只會惹麻煩而已。

    「我會找到她們的。」他告訴自己。

    「對了,你這趟去汴州可有什麼發現?」

    「殷太守一家人在淫帝抄家前就得到風聲,早已先遣走所有的僕傭,火燒太守府前一夜,府裡的人全走光了。」

    「也就是說那場大火燒掉的只是間空屋囉?」

    賀東旭點點頭。「在官場混了那麼久。敏銳度也該被訓練得很好。」

    「那麼一大家子人能躲到那裡去呢?」

    「這也是我憂慮的地方,所以我甩了些我在丐幫的人脈,我想很快會有他們的下落。」

    「丐幫?你認識丐幫的人?」又是一個驚奇。

    「丐幫幫主前年得了濕溫病求治於我,所以有些交情。」

    「如果有丐幫的人幫忙找人就不難了。」

    「堂公子,堂夫人身子不舒服,請您過去一趟。L伺候堂大娘的丫鬟匆匆趕來。

    「我跟你過去看看。」賀東旭說。

    堂大娘癱睡在H上,氣虛血弱的道:「兒啊,娘快不行了。」

    「大娘哪裡不舒服?」賀東旭把了把脈象。

    「舉步無力,身子一動就喘,肌肉上好像有蟲蟻走動的感覺。」堂大娘氣息不穩的道。

    「東旭,我娘要不要緊啊?」

    「大娘上了年紀,難免體力氣血衰弱,元氣虛損,我開個藥方,你到百草藥鋪請老闆替你抓藥。人參三錢、白朮五錢、熟附子五錢,以二碗半的水熬煎,取一碗飯後服用。」

    「不礙事嗎?」退出堂大娘的房間後,堂學庸問。

    「大娘體弱要好好保養,再加上年紀有些了,自然不能和年輕時相較。」

    「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小心伺候看自然不會有大礙,這回她由汴州來揚州傷了元氣,何況她肺疾才好,更要留意。」

    堂學庸放下心來。「好在有你。」

    「我也只能醫不死之症,其他還是要靠乎目的保養。大娘身子不算太差,體力弱了些,與她太少活動筋體有關。」

    「是呀,我娘老是睡在床上,很少出來走走,體力自然不會好了。」

    「好了,你去替大娘抓藥吧!」

    賀東旭往迴廊盡頭走去,平靜只是努力掩飾來的,他心頭非常擔心殷楮嫻的安危。

    看來他得請揚州的丐幫兄弟幫忙找楮嫻才行。

    以前他不會這樣牽腸掛肚的,自從認識她之後這種情況愈來愈明顯,他到底是怎麼了?

    秋日將盡,能曬曬太陽也甩生大享受。

    「好在有這畝田,否則我們可能會餓死。」午釀釀摘了一簍青菜正要往木屋走。

    殷楮嫻拿看鋤頭和水桶亦往木屋走去。

    兩人開始生火煮午膳。

    「那個李桀是不是當你還是個閨女啊?跟前跟後的,他不知道你是誰家的媳婦嗎?」午釀釀老早就想發牢騷了,尤其是李桀那對色迷迷的桃花眼,看了讓心裡發毛。

    「不理他就是了。」

    [我覺得很奇怪,他和周亭愉幹嘛那麼好心地把這間狩獵時用來休息的木屋借給我們住啊?」

    殷楮嫻很怕回答這類的問題。

    「更奇怪的是你還是亭愉的情敵耶!:]

    「現在已經不是了。」她苦笑,

    吃飯時,門外來了個叫化子,殷楮嫻捨了一些米飯和菜給他帶走。

    「現在兵荒馬亂的,大家掙錢不容易。]午釀釀感歎道。

    「我爹娘他們不知有沒有地方住,有沒有東西吃?他們過慣了優渥的生活,這種粗茶淡飯的日子相對的更難捱,都怪我,當初肯進宮就什麼問題也沒了。」殷楮嫻放下手上的箸,雙親生死未卜,她哪裡吃得下飯。

    「事情已經發生了,後悔藥是很難吃的。」午釀釀托腮,也是一臉的愁雲慘霧。

    「是啊,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

    午釀釀精神一振,「下午我進城一趟奷了。去首庇丙回來,好久沒吃肉了。還有,我去找找看有沒有便宜的空房子可以租賃,咱們別再欠李桀那頭色狼人情了,城裡熱鬧些,容易有門路掙錢。」

    「我怕讓人發現了。」那就前功盡棄。

    「不會啦,這裡是睢陽,不會這麼衰運的。」

    見午釀釀堅持,殷楮嫻也就未加以阻止。畢竟是自己硬拖蚙C釀下水,要一個活潑外向的女孩陪她悶在這處山野,對釀釀非常不公平。

    晌午一過,午釀釀便騎耆老騾進城去了。

    殷楮嫻開始做些醃菜,忙碌的身影不知道有人走進木屋。

    「為什麼躲看我?」

    被這突如其來的男音嚇住,她的心顫了下,他怎會找到這裡來的?

    她轉身,深沉負傷的瞳眸-如她記憶中冷峻,

    「東旭!」

    「我來睢陽兩天了,今天中午才確定你住的地方。」

    丐幫的弟兄幫了他很大的忙。

    賀東旭欺近她,她瑟縮看往後退。他抓住她的腰往他懷裡帶,不准她反抗。

    「請自重!」她顫抖看身子。

    「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妻子,我碰你、要你是再白然不過的事,怎麼?心裡有了別人是嗎?」他瞇起眼,十分介意這間房子是由誰提供的。「是李桀提供這屋子的嗎?」

    她一愣,沒料到他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是不是有了別的男人,所以不讓我碰你?]他妒火中燒的盯住她的嬌顏。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她反駁。

    「你瘦了。」

    「沒有,我沒有瘦。」她開始掙扎。

    「有,哪怕只瘦了一分,我也看得出來。」他的大掌佔有性地握住她的乳房。「這裡也瘦了,不過我不在乎。」

    他移下大掌,強勢的揉捻看她的下體‥

    「不要‥‥我不要你碰我。」她羞紅了臉。

    「是不要我碰你或是怕因此懷上我的骨肉,嗯?」

    她答不出來,她的憂心不是二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的。

    「跟我回去。」他霸氣地道。「不!我不回去。」她望著他的眼,倔強回道。「你仍是我的妻子,爹娘很痛心你不口告而別,他們自責是否自己待你不夠好,所以你無法在那個家待下去。」「不,他們沒有待我不好。已她急忙否認。」我知道他們沒有,你之所以這樣做完全是沖看我來的。孩子沒了,我們之間不再有任何意義了是嗎?]

    她難過的望看他含怒的眼。「隨你怎麼說,我的心裡已有打算。你說過娶我是為了孩子,你也不曾其正將我放在心上不是嗎?現在為什麼又要表現得一副如此癡心的模樣?是為了讓我好受?」

    他低笑。「癡心,有這麼明顯?或許是吧!你可以解釋成我對你的身子仍然瘋狂,誰教你先招惹我,讓我食髓知味。」他的口氣全是自我解嘲。

    她對他的說法感到驚訝,「要怎麼樣你才肯放了我?」

    「膩了,等我膩了自然會放了你。」

    膩了?原來她在他心裡只是個玩物,不需用心對待的玩物。

    罷了,是她利用他在先,現下換他利用她的身了紓解也是另一種公平。

    「要多久你才會膩?」她心痛的間。

    「不知道,我並不是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不曾計算過對女人厭倦的時間。」他有一瞬間的怔忡。

    「我們‥我們不能在一起。」她想起周亭愉的警告。「我會給你我的身子,可你得休了我。」

    她的臉自然的靠近他厚實的胸膛,她已好久不曾如此接近他的男性氣息。

    「我辦不到。」他老實告訴她。

    「除非你先休了我。否則我不會讓你碰我的,」她低垂臻首。

    「我說過我是不會讓步的。」他略挑眉,大手拉住她的下顎,讓她與他的裡眸對視。

    他攔腰抱起她,這個小小的木屋要找張床並不難。他只消看一眼,就知道她的狀與午釀釀狀的分別。

    她氣息不定,胸脯不住的上下起伏荂C

    他將她丟在床上,將她壓在身下,飢渴的眼神像要一口吞下她似的,

    「讓我起來,釀釀就要回來了,我不要‥..」殷楮嫻明知自己再怎麼掙扎也是徒勞無功,但仍不放棄任何希望。

    「省省力氣,做這檔事也需要花些力氣,我可不希望你在我懷裡昏厥過去。」

    「釀釀‥‥」

    他以吻封緘。在她耳邊吹看氣。「我知道釀釀進城,一時半刻不會回來,你休想以她做借口。」

    他剝除她身上的衣衫,然後是他自己的,裸裡的他壓看裸裡的她……

    半晌,賀東旭抽離她的身子,牢牢的盯看殷楮嫻半閉的星眸。

    他做了什麼?竟釀獸性支配了慾念。

    但他不後悔。

    拉過被子蓋上她的身子,他起身穿回衣裳。她不願看他,所以閉上了眼。

    他無所謂,她已是他的妻子,他此生不會改變這項關係。「你恨我也好,仇視我也罷,全都無法抹煞你的身份。起來穿回衣裳,現在就回揚州。」

    見她一動也不動,他威脅道:[如果你想赤身裸體在街上走我也不反對。」

    這招果然奏效,她旋即睜開眼,「你無恥!」

    他詭笑,「誰教你配合度太低。」

    「你出去。」

    「怎麼,怕羞啊?」

    「你不出去我是不會起來穿衣服的。」他不準備讓步,堅持道:二我們是夫妻,有什麼好害羞的?我還是老話一

    句,你要是不穿回衣裳,我只好選擇用被單包裹,將你扛在肩頭逛大街。」他故意嚇她。

    「為什麼妥協的人不是你而非得是我不可?」她沮喪問道。

    「因為做錯事的人是你,不告而別的人是你,讓人牽腸掛肚的也是你。」

    她想不出有力的話反擊他,只得乖乖就範。

    天色漸漸暗沉下來,算了算時間午釀釀應該快回來了,殷楮嫻以白種的蔬菜弄了一桌佳餚。「等釀釀回來就可以開飯了。」「我不知道你的廚藝這麼好。」賀東旭由衷地讚美。「你以為我是傲慢的千金小姐?」「你的模樣太過於不食人間煙火,很難和柴火聯想在一道。」他不是調侃。「所以你並不瞭解我。」

    「來日方長,我們有的是時間。」

    「一年,說好只有一年的。」她提醒他。

    他無賴的聳聳肩。「我改變主意了,」

    她沒預料他有這麼一看棋。「你不能不守信用,」

    「你可以違背婚誓離家出走,我又為何不能不守信用?這完全公平。」

    「這是兩回事,我‥:我並不想和你在一起,你不能勉強我!」她沒見過這麼霸道、自以為是的人。

    「你不也勉強過我嗎?」他提起汴州那一夜的事。

    「我‥‥我‥」她說不下去。

    「你怎樣?如果不是你先勉強了我,又到揚州來找我,會有這些事嗎?更可惡的是,你竟然背看我打掉我的骨肉,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原諒你。」

    空氣僵凝住,百到午釀釀快樂的軌覃首傳來,才化解了幾許冷凝。

    「楮嫻,我買了‥‥」她的話在看到賀東旭時哽在喉嚨。

    「你又是怎麼認識周亭愉的?」最近周亭愉一直往他家跑,卻未曾提及殷楮嫻的下落。

    「她到家裡給娘請安,我們自然就認識了。」她討厭他的咄咄逼人。

    這餐飯肯定讓人無法消化。

    當晚,他摟看她睡,放下憂慮的心緒,他睡得特好,一夜無夢。

    亭愉這廂在賀母身上持續下功夫。

    「這對鐲子是皇上賞的寶物,今天是夫人您大壽,我就送給您當壽禮。」

    賀母愛不釋手的把玩看翠玉鐲,有些意外的看看她,「這是御賜的寶貝,你怎麼捨得送給我?」

    周亭愉但笑不語,嬌羞的垂下眼。

    賀母也是明白人,「你是為了旭兒吧?因為你喜歡旭兒,所以才對我這麼好。」

    周亭愉抬眼,急忙道:「不是的,您是您,東旭哥是東旭哥,不能混為一談的。」才怪!她怎會放過混為一談的機會?

    「我也年輕過,懂得你的心理。在這個家我一百很寂寞,能有你常來陪我聊天,我真的很高興,可惜旭兒當初娶的人不是你。」

    「是我福薄。」周亭愉適時軟語。

    「我那媳婦也不知怎麼看,孩子小產後竟然不告而別,害得旭兒到處奔波就為了找她。」賀母對殷楮嫻開始有了意見,也許是常有周亭愉的陪伴,相對比較之下,總覺得自己的兒媳婦不如人家。

    「或許是嫂子太難過了,想出門透透氣。」

    「透透氣現下也該回來了,都那麼久了。我自己也流掉過孩子,當然知道那種痛苦,可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啊!她不能因為自己難受,就放看這個家不管。」

    「東旭哥都到哪些地方找嫂子?」

    「我也不是很清楚,唉,也不知旭兒看上楮嫻哪一點。人是長得很美沒錯,可是也得顧慮到能不能持家啊!我自己就是個錯誤的例子,他還不知警惕。」

    「聽說嫂子曾是皇上選入宮的美人,是嗎?」她終於逮到機會挑撥了。

    「入宮?沒聽說啊!既然是要入宮的美人,旭兒怎會娶她?」

    和皇上搶女人是殺頭之罪啊!

    「我也只是聽說,不確定。」

    賀母提心吊膽的再問:「你還聽說了什麼?」

    「呃,後來那位美人逃了出來。恐怕是那個時候秈東旭哥認識的吧!」

    「這會殺頭的,旭兒其是糊塗!」賀母焦慮得快哭了。

    周亭愉竊喜,繼續搬弄是非,「嫂子很可憐的,她自己的家人全都生死未卜,老家的房子也讓皇上下令一把火給燒了,皇上好像還派了禁軍一路追蹤。我最近也在為東旭哥擔心,怕楊素大人盯上了東旭哥。」

    賀母大驚,握住周亭愉的手臂,「這該如何是好?我只有旭兒一個兒子。」

    「您莫太過擔心,如今嫂子不在府內,就算追兵來問,我們也可以推得一乾二淨,不承認曾有過嫁娶,就可撇清關係。」

    「也對,還是你聰明,我可以要旭兒休了她媳婦,」賀母安心多了。

    「休了嫂子?我想東旭哥不會願意的。]

    「他還要不要命啊!我和他爹會給他壓力,不怕他不聽話。」賀母說得很有自信,但她心裡有數,自己的兒子脾氣硬,又固執,哪裡會聽父母的話。

    周亭愉滿意自己的表現,要討賀母的歡心一點也不困難,因她不是工於心計的大戶人家夫人,只要陪她解解悶,說些好聽話,很容易便能收買她的心。

    但她不能確定賀母對賀東旭有多少影響力。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