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香熾情 第五章
    婚禮在賀東旭的堅持下異常低調的進行,因為低調簡單,所以不需花太多時間籌備,就在殷楮嫻來揚州之後第七天行禮。

    為了如此簡便不過的婚禮,賀成彰還發了一頓脾氣,可他拗不過兒子的牛脾氣,不讓步不行。

    “算了,東旭能答應成親已經不容易,你就別為難他了。”賀母勸道。

    “我就以有他一個兒子,不讓我辦得風光,人家會以為我們賀家家道中落。”

    “至少東旭肯娶妻生子,不再漂泊。你有什麼不滿意的?”

    “他又不是娶周家千金,我有什麼好高興的?”

    “楮嫻人美又有妊在身…你做個現成的祖父不好嗎?”

    “東旭怎麼會那麼胡塗!搞大了人家的壯子不說還讓人家給找上門來了。”

    賀母笑了笑。“旭兒正年輕,難免一時血氣沖動,我想是媳婦兒生得太絕色了才會這樣。”

    賀成彰歎了口氣,“走吧!古時應該快到了。”

    行了大禮,婚宴完就是洞房花燭夜。

    殷楮嫻蒙看紅帕端坐在再H上等待荂C好奇怪呀!她從來李想過會花這種情形下嫁人,而且這個胡塗姻緣說好只有一年的期限。

    外頭傳來敲門聲,伺候她的丫鬟秋兒低聲道…“少天人,少爺過來了。”

    賀東旭遣走秋兒,推開房門,反手落了閂走向她。

    殷楮嫻害怕得身子-僵。

    他掀開她的喜帕,兩人四目相視。

    她沒想到他的模樣竟然這麼清醒。

    “以為我現在一定醉得東倒西歪了是嗎?讓你失望了,今夜我要清醒的要你,看你是不是能帶給我相同的震撼。”他詭笑看。

    “我不會讓你碰我的。”

    她沖下H逃向門口,卻讓他一把抓住。

    “我是你丈夫,想要怎麼碰你就怎麼碰你。”他猛力將她拽回床上,然後撲到她身上,摘下她的鳳冠丟在地上。

    她慌亂的想甩開他,但他箍住她的力量反而更大。

    “你不是我真正的丈夫,你是為了孩子才娶我的‥…”

    “有什麼不同?是你狡猾在先,打亂了我的生活,陪睡是你的義務,也是你對我失去一年自由的補償!”一雙盛滿怒氣的黑眸今人不寒而栗。

    “我不是陪睡的女人!”她搖頭,用力掙扎。

    “你最好別反抗,會弄傷自己和孩子。”他警告她。

    她一愣,停上了反抗.

    “為什麼這樣對我?”她渾身揮硬,不知如何是好。

    “我只是想求證一件事。”他開始脫下她身上的喜服,很快的,她胸前的衣襟被扯得大開,露出紅色的抹胸,

    “放開我!你想求證什麼?”

    她又開始反抗,這個舉措再次激起他的怒氣,他將她的雙腕置於頭頂。

    “你想利用我的時候對我下秘藥,你把我賀東旭當成什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奴隸嗎?”他發誓,非要她在他身下屈服不可。

    他扯下她的抹胸,灼熱的目光緊盯看她赤裸的身子,似火爐般熱燙的大掌握住微顫的乳房,放肆的揉搓看。

    她的身子一震,擰緊眉心,“好‥‥痛!”

    “這是懲罰,你不該對我下秘藥的。”他笑得無情。

    她想反抗,奈何兩手已被他箍制,雙腿亦受制於他的長腿而動彈不得。

    突地,他托高她的腰肢,俯下頭吸吮住她右邊渾圓上的蓓蕾。

    “呃‥…”她羞慚地尖叫出聲,他怎能如此放蕩?“你這樣待我,會遭天譴的。”

    他悶笑出聲,低沉地道…“我對我的妻子做這事會有什麼天譴?”

    [刪除N行]

    敲門聲響起。

    “少夫人,您醒了嗎?”

    慌亂的殷楮嫻鑽回被窩裡才答腔…“醒了。”

    “我給您端來熱水洗臉。”

    “你把水盆擱在門外吧!我自己來就行了,你不用伺候我。”殷楮嫻不希望外人見茼o的狼狽樣。

    “不行的,我怕少爺會生氣。”秋兒擔心的說。

    “如果少爺真怪罪下來,我會向他解釋。”

    秒兒這才放下本盆離去。

    梳洗完後,她換上新裝,是喜氣的桃紅色衫裙。

    珍兒這時來敲門,“少夫人,要給老爺和夫人敬茶了。”

    殷楮嫻垂首端看茶盤給公婆敬媳婦茶。

    “以後你就是我賀家的一份子了,凡是要以賀家事為主。雖然你不是我原先中意的媳婦人選,可是旭兒非你不娶,我也就同意了,這大大小小、上上下下的事你全要認真打點,因為旭兒是獨子,將來早晚要繼承這一切的,明白嗎?”賀成彰將他的期望-古腦的全盤托出。

    “我沒什麼要求,只要你能和旭兒好好相處,平平安安,我就心滿意足了。”賀母喝了一口茶道。

    “旭兒呢?怎麼沒陪你來敬茶?”賀成彰間。

    “少爺一早就出去了。”管家許安道。

    “去哪兒啊?”

    “少爺什麼也沒說,騎看馬就出去了。”

    “這孩子怎麼才新婚就在家待不住!”賀母歎了一口氣。

    “兒子漂泊慣了,你要他安定下來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後就看楮嫻管不管得動他了。”賀成彰寄予厚望的看看殷楮嫻。

    “請爹娘放心。”殷楮嫻只能這麼回答。

    “嗯!聽說你爹是汴州的太守,昨天你大喜之日沒通知你家人似乎不太好,我看讓評安派車接他們來揚州玩玩如何?”

    “我沒意見,全聽東旭的安排。”殷楮嫻溫婉的道。

    “你懷看孩子,萬事要小心。我們老早就想抱孫子了,所以知道你有妊,心裡很是歡喜。”賀母眉開眼笑地道。

    敬完媳婦茶後,殷楮嫻在秋兒和珍兒的陪伴下四處閒逛,了解賀府的環境。

    午釀釀跑出來軋一角。“你們去哪兒?”

    “沒去哪兒,四處走走。”殷楮嫻朝午釀釀笑了笑。

    “你們先下去,我和少夫人有話想單獨聊。”

    秋兒、珍兒退下後,午釀釀拉看殷楮嫻往涼亭走去。

    “東旭已經派人到汴州探聽消息,應該很快會有回音。”

    “真的?”東旭並沒有告訴她這件事。

    “學庸告訴我的,他帶了五個人一同前往。”

    “學庸也去了?”

    午釀釀點點頭,撿起一片落葉在手上把玩。“他自告奮勇說要去的。”

    “我怕他會有危險,東旭為什麼沒阻止他?”

    午釀釀聳聳肩,因她也不明白。“這得問東旭去,也或許他阻止了,學庸還是堅持要去吧!”

    “若有人因此而受傷,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

    “你就是這樣,還沒發生的事老先往壞處想。事情不一定那麼糟的,你如今嫁給東旭,等於有了一道護身符,楊素也不是東旭的對手。”

    “是不是要我死了,才能平息這巴切風暴?”她悲觀的道。她已經拖累太多

    人,如果她的死亡能帶來安寧,不啻為一個最好的解脫方式。

    “呸呸呸!哪有人才結婚就死啊活的亂說,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坐穩賀家少奶奶的位置,其他事就別煩了。”

    她覺得自己很不要臉,賀家少奶奶的位置根本不屬於她,是她自己強求來的。

    堂學庸一行人自汴州回來,直奔書房的堂學庸慌亂的向賀東旭報告一切。

    “我們到時已慢了一步,只剩一片灰燼,什麼都不留。”

    “有沒有人逃出來?”賀東旭震驚極了,殷府上下十幾條人命再加上奴僕,若是全死了,他不知道殷楮嫻可有承受這個真相的心理准備。

    “我向四周街坊打聽了,大家都不願多說,怕惹來殺身之禍。”

    “沒有任何蛛絲馬跡嗎?”他不相信會保密到如此密不透風,無一熱心人士

    “我不方便去她房裡去,你替我去通知她,東旭在書房等她。”

    “你很奇怪耶!楮嫻的房間不能橫沖直撞,那我的房間就可以羅?你現在不也是在我的房裡!”這個堂學庸是不是不把她當作女人看待啊?好像她只是他的哥兒們似的。

    “你不一樣啦!”

    “哪裡不一樣?”

    “你這人怎麼這麼煩?東旭要見楮嫻,你卻在這裡耽誤時間!”他轉身就要走。

    她追出去。“你是不是不會使喚丫鬟啊?這裡成打的丫鬟等你使喚,你干嘛自己去通知楮嫻?”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在汴州沒請幾個丫鬟,多半都是我娘在差遣,所以一時沒想到。”

    午釀釀叫了經過附近的丫鬟,“請少夫人到書房去,說少爺在書房等她。”

    銜命而去的丫鬟往殷楮嫻房間的力向走去。

    “你看,這不是讓你達到避嫌的效果了嗎?”午釀釀掩藏不住得意的神情。

    “就這麼一次,你比我聰明了點。”堂學庸不以為然的笑笑。

    “楮嫻的家人到底怎樣了?”午釀釀言歸正傳追問。

    堂學庸黯然搖頭,“一把火燒光了一切。”

    午釀釀倒抽了一口冷氣,“怎麼會這樣?”

    “淫帝凶殘,沒有做不出來的事。何況死了幾個人對大隋而言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他為了振他的天威,才會殺雞儆猴,讓昔天之下的美人知道,逃走是唯一死路。”

    “那也犯不看濫殺無辜啊!”午釀釀傷心的哭了起來。

    “所以天下英雄都想推翻這個皇朝。”

    “楮嫻的命實在太苦了,這麼樣的美人,卻有這麼悲慘的命運。不行,我要去安慰她,否則她一定熬不過去的。”午釀釀說完就要走。

    堂學庸一把抓住她。“人家夫妻在書房說體己話,你去湊什麼熱鬧!”

    “我怕楮嫻想不開。”

    “東旭會處理。”

    午釀釀這才恢復理智。“也是,我們還真比不上東旭的本事,就讓他們小倆口先說去,後續咱們再接手吧!”

    殷楮嫻絞看手帕,她在賀東旭面前就是會沒來由的緊張。

    “坐啊!”他說。

    她揀了張紫檀椅坐下,垂下眼。

    他定定的審視她。“抬頭看看我,我不會把你吃了。”

    她緩緩的抬起頭,靜默的看看他。

    “學庸從汴州回來了。”他盡可能淡然地道。

    她不作聲,心裡忐忑不安地聆聽。

    “你的家人全部下落不明。”他不想拐彎抹角。

    聽完他的話,她的淚水旋即盈滿了眼眶。

    他也不撫慰她,任她的淚水不斷的滑落臉頰。

    一刻鍾過去,她還是一逕的哭。

    他不捨地走向她,托起她的下顎。“別哭了。”他一把將她摟進懷裡。

    她哭得更凶,珍珠般的淚珠一顆顆往下墜,她斷斷續續的喃語…“我怎麼能夠原諒我自己?這一切全是因我而起,我是個該死的罪人,害死了那麼多人‥…”

    “好了,別哭了,誰說他們死了?死還要見屍啊!學庸連一具屍體都沒找到,只能證明他們失蹤,不能斷言他們全遭了毒手。”

    “不可能的,爹不會丟下祖屋不管。”

    “你說的祖屋全讓無情的祝融給吞噬了,我想他們恐怕是避禍去了。”

    “燒了?房子全燒了!”爹一定心痛極了,殷家五代都在那間祖屋出生,如今全沒了,情何以堪?

    “好了,別再哭了,哭成淚人兒會傷了肚子裡的孩子。”他捧起她的雙頰,放軟語調。

    “請你救救我的家人好嗎?我願意為你做牛做馬!”她只能求他。

    “你不是以身柑評了嗎?我怎忍心再教你做牛做馬?”他調笑道。

    她止住了淚,“你裒願意救我的家人?”

    “我是個重承諾的人。”他保證。

    “謝謝你‥…”

    他立刻封住她的唇,狂肆的蹂躪她的朱唇,她嫩唇的美好滋味令他欲罷不能。

    半晌之後,賀東旭放開她,她則嬌喘不已。

    他將殷楮嫻從紫檀椅上拉起來,讓她站荂A唇舌重新攻占她纖白的頸子,大掌隔看布料揉弄她的乳房,拇指的力道漸漸加重,渴望使他的身子燥熱不已。

    “我要你‥…”他在她耳邊吹氣。

    他想要藉由感官的歡愛轉移她失去親人的傷痛。他掀起她的裙擺,一把扯下她的褻褲,在幾乎沒有前戲的情況下握住她的左膝拉得大開,將他的亢奮刺人她體內‥

    進入她體內的那一刻,他得到了極致的滿足,腰肢似柳的她哪裡受得住他以站姿刺入,要不是他托住她的身子,她想她一定會跌落在地上。

    這種姿勢今人羞得無地自容,她抬起手想要推開他,他反而略施了力道將她推向最近的牆。她被困在石牆與他的身軀之間,有了石牆的幫助,讓他更方便要她。

    他以雙手托高她的粉臀,讓他能更深入她

    “圈住我‥…”他胡單首粗嗄地命令。

    生澀的她,不知道該怎麼做。

    “圈住我!”他催促荂C

    她羞怯的依言進行,絀瘦的長腿圈緊他碩實的腰身。

    這樣的動作使兩人的身子益發緊密的貼合,他扯下她身上的衣裳,讓她上半身赤裸的呈現在他面前,憐惜的吸吮她胸前似紅梅的乳尖。

    一場刻骨銘心的歡愛於焉展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