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香熾情 第四章
    「是不是堂大娘的病有變化?應該不致於惡化啊,我給大娘寫的藥方子是治癆病很好的幾味藥。我回去和我爹娘說一聲,立刻和你走一趟汴州。」

    「不是的,不是我娘的病。」堂學庸攔在賀東旭身前,欲言又止。

    「那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不然你不會突然來揚州的。」賀東旭疑惑的看看堂學庸,他瞭解他,他絕不會無故丟看生病的娘親遠行,肯定有事發生。

    「楮嫻‥:需要你的幫忙。」堂學庸囁嚅的道。

    「楮嫻?」

    堂學庸走向馬車,掀開布廉說了幾句話,馬車門隨即打開,走下兩名少女。

    賀東旭盯住與中一名妙齡女子:足她!那夜學庸為他找來陪睡的妓女,

    口裡看她與夜裡各有不同的風情,瑩潔滑膩的肌膚、低垂的粉頸‥:心事重重的模樣。

    「賀公子,請你一定要救救楮嫻。」午釀釀哀求看。

    殷楮嫻抬起頭迎上他的目光,沉斂的眸光揪緊她的心口,心兒沒來由的跳得更快。

    「幫什麼忙?」他問她。

    殷楮嫻腦中突地一片空白。只是愣愣的望看他。

    堂學庸在一旁接話:「東旭,這裡不力便說話,能不能換個地方從長計議。」

    「堂大娘也來了嗎?」

    堂學庸點點頭。「我不放心讓我娘待在汴州,就把她一塊帶來揚州了。」

    「先到我那兒安頓下來再說,大娘一定累壞了,她的病不能太勞累。」賀東旭沉聲說。

    「我‥:我不去,我住客棧就可以了。」殷楮嫻冒出這句話。

    賀東旭陰闇的眸光再次落在她身上。「如果你想要我幫你,從現在開始最好不要跟我唱反調。」

    「我‥」

    「楮嫻,我們到東旭家去吧,揚州這麼大,咱們人生地不熟會更危險。」

    一路上,堂學庸和殷楮嫻已建立了很深厚的友情,她也就不忍為難堂學庸。

    「是啊,我想楊素的追兵很快就會到的。」午釀釀補充道。住在哪裡雖然不會有很大的差別,但是有個靠山總是好的。

    一行人被安排住在賀府的東翼廂房。

    堂學庸安頓好他娘後便到書房找賀東旭。

    「堂大娘還好吧?」

    「很好。伺候的丫鬟正在膳房熬藥。」堂學庸喝了口茶後道:「十年沒來你這兒了,房子愈蓋愈豪年.你爹這幾年還能作亂世裡掙錢其不容易,」

    「她是誰?」賀束旭言歸正傳。

    「她叫殷楮嫻,是汴州太守的千金。」

    「你說她是個妓女?」賀束旭也一直以為那夜讓他銷魂不已的女人是個妓女。

    「我‥我們騙了你。」

    聽完堂學庸的解釋,眉心輕蹙的賀東旭一言不發的看看堂學庸,心裡翻騰茞鬖W的怒氣。

    這整個事件總的來說就是他被利用了,那個女人利用他的身體毀了她的清白,只為不願進宮。她不是妓女,而是自以為清高的官家小姐。

    「東旭,你一定要救救楮嫻,以有你才有能力救她。」

    「我為什麼要救她?」賀東旭表情木然的問。

    「她很可能懷了你的孩子,所以她若是讓楊素帶進宮裡一定只有死路一條。」

    賀東旭冷笑。「這是她的問題。」這輩子他還沒讓女人給耍過,更遑論讓他在身不由己的情況下要了她。

    「東旭,你可以念在一夜的恩情上救她嗎?」

    「我這輩子最恨被人耍,她有本事耍我就不該回頭求我,她必須為她自已的行為嘗受苦果。」

    「我也是幫兇,所以良心一直很不安,何況這件事本來就很無奈,楮欄不想成為淫帝的宮妃也是她有骨氣,千錯萬錯都是楊廣為了滿足自己私慾的錯。」

    平常並不絕情的賀東旭這回卻不為所動。「如果她真的需要我的幫助,她可以白已來求我。」

    「她怕你不願意,所以先由我來說明真相,事情弄得這麼複雜也是始料未及的,沒有人希望後果會像現在一樣失控,楮嫻一路上還非常擔心她家人的安危。束旭,你一定要幫楮嫻的忙,楊素很快就會追上來的。」

    賀束旭饒富與味的看同堂學庸。「你這麼賣命的替她求情,除了惻隱之心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原因?」

    堂學庸不明所以。「什麼意思?」

    「我是問你。這之間是不是有兒女私情在裹頭?」

    堂學庸被問得有些不自在,停頓了一會兒,他一向對這類的事不擅長解釋,但就因為他的遲疑而讓賀東旭誤會了。

    他不等他回答,逕自往下說:「好了,這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你可以不告訴我。」

    堂學庸看起來像是鬆了口一氣。「我聽膳房裡的丫鬃說你爹娘替你安排了門親事,最近媳婦就要進門了是不是?」

    賀東旭抿了抿嘴,清了清喉嚨。「我還在評估。」

    目是哪家的姑娘?」他本想湊和楮嫻和東旭的,但如果東旭已有要娶的小姐,他也不好干預。

    「開河都護周乎的周亭愉。」

    「是今天在街上與你說話的小姐嗎?」

    賀東旭點點頭。「我們在街上巧遇。」

    敲門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什麼事?」

    「少爺,老爺等您一塊用晚膳。」

    兩人移師大廳。

    「聽說今天來了四位客人,怎麼不見另外三位?」賀成彰看向賀束旭。

    堂學庸問候了賀父賀母,恭敬的說:「家母身子骨微恙,所以在房裡用膳。」

    「還有兩位小姐呢?怎麼可以讓她們在房裡待看呢?這會讓人以為我賀成彰不懂待客之道.珍兒、寶兒,去請兩位小姐一起來用膳\"」

    一會兒工夫,殷楮嫻在午釀釀的陪伴下加入大廳用膳的行列。

    賀父賀母見荇鼢媦_,心裡暗暗驚歎於她的美貌。

    「你們全是東旭的朋友是嗎?」賀成彰問道。

    午釀釀見殷楮嫻不打算回話,只得答腔:「不是很熟的朋友。這次路過楊州,多虧賀公子讓我們有地方落腳。」

    「無妨,來者是客,別太客氣才好。」賀成彰笑言。

    「是呀!柬旭很少有朋友來訪,你們就把這兒當作自己家住下,愛住多久就住多久。」賀母也很歡喜。

    「她們沒有要在揚州久待。」賀東旭冷冷地道。

    「哦......是這樣啊,你們要上哪兒去啊?」賀成彰問。

    「她們要回汴州老家。」賀東旭平淡的說。

    殷楮嫻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賀東旭對她的敵意。當然,她騙過他,他有權恨

    稍晚,她回房準備歇息時午釀釀來找她。

    「我看賀公子八成不願幫你的忙。」

    「我知道,學庸不說我也明白,可這也怪不了人家,是我利用他在先,他有理由輕視我。」

    「賀公子就要成親了,這可能才是他不方便幫你的原因,他大概怕他末過門的妻子誤會,所以表現得那麼冷情。」

    殷楮嫻心悸了一下。他要成親了!她心裡沒來由的感覺若有所失。

    「我確實是在強人所難,」她到底在做什麼P.

    「好可惜,原以為你和賀公子很有希望的,如今是希望渺茫了。」

    殷楮嫻反駁她的說法:「你別胡說。」

    「我才沒胡說呢!你們有了-夜恩情,我不相信賀公子會無動於衷。」

    「他完全是在被動的情況下被我所利用,他恨我都來不及‥:」她理智的苦笑,若說她不曾幻想過他有情於她是騙人的,但如今,他都有了成親的對象,她豈能吹皺一池春水?

    「若你肚裡懷了他的骨肉呢?」

    「不會的,不會這麼巧。」她的月信還未來,不排除這個可能性。可她告訴自己,不要用孩子來絆住他,他沒有責任因她放棄成定局的良緣。

    *    

    二更天,殷楮嫻仍無睡意。

    殷楮嫻住的廂房外有一池塘,月夜裡,皎潔的銀光照耀看大地。入秋了,微風襲來,吹得柳葉兒擺動。

    「我可不許有人在這個家裡尋死覓活!」

    冷不防地,一道低沉的男音在她身後響起。

    她回身打了一陣哆嚓,他看到了。

    「你冷嗎?」賀東旭朝她走去。

    她則節節往後退。

    「再一步就要掉到池塘了。」他一把抓住她,往他懷裡帶。

    她掙扎看,她不是不喜歡他的碰觸,而是怕自己會沉溺其中,再也抽不了身。

    他就要娶別人了不是嗎?

    「怎麼,不想我碰你是嗎?」他將她攔腰抱起。

    「放開我,你想做什麼?」她握緊拳頭頂在他的胸膛上,甚是防備

    賀東旭不作聲,將她抱向東翼盡頭的房間,直到碰到H才放下她。

    晶瑩的黑眸慌亂的看看四周。「這‥這是什麼地方?」

    「我的房間。」他將門落了閂,踅回她面前,握住她的纖腕把脈。

    英俊的臉龐突地變得陰沉,一你知道自已有妊在身嗎?」他放下她的手腕,盯者她瞧。

    她抖了一下,無言的搖搖頭。

    他站起身,像一隻困獸似的踱步。

    「你放心,我不會‥:因此而賴看你。」她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她不想讓他左石為難。

    他將冷冽的日光投射在她身上。「我不會讓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

    她姣美的臉蛋在一瞬間僵冷。口你要把我和孩子分開?」

    「你希望我這麼做嗎?」他冷看臉。

    「你就要成親了不是嗎?」她的心口難受地揪緊。

    他狐疑的看看她,「誰告訴你的?」

    「我有眼睛會看,有耳朵會聽。你放心好了,我不是一個糾纏不清的女人,不會因為有了你的孩子而要你負責,我有能力獨自撫養孩子長大成人。」

    「你願意看看孩子這一生背負看私生子之名被指指點點嗎?」他看她的眼,等待她的回答。

    殷楮嫻咬了咬下唇。「或許‥:我可以讓他別來到這個世上受苦。」

    話才說完,他一把抓住她,冰冷的神情令她害怕。「你不想生下孩子是嗎?」

    「不是的,我只是‥」她只是怕擔誤他追求幸福。

    「只是什麼?孩子是無辜的,你為了自己利用了我,卻不想面對可能產生的後果,你真無情!」他用言語鞭笞她。

    「不是這樣的,誠如你說的,我不要孩子一生下來就被冠上私生子之名。」

    「他鬆開她的手,用一種近乎絕望的眼神看她。「為什麼不在事前找我商量?」他嗤笑一聲。口你真會想,用秘藥逼我跳進陷阱。」

    「我知道我太衝動了,請你原諒我。」眼眶裡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流出。

    「你直至高明,嫁給我之後就等於多了一道護身符。」他表情陰鷙的看看她,黑眸像要噴出火,

    「我..我沒有要嫁給你!」她驚恐了。她沒有這種奢望,他為什麼要這麼說?

    「我說過我不會讓我的骨肉姓別的姓。」

    「我可以‥」

    他吼了聲:「閉嘴!要不是你的模樣不至於讓人討厭,我會更恨這樁婚姻。」

    「不!我不會嫁給你的。」

    「由不得你。」他冷哼。

    「我有自主權‥」

    他又打斷她的話,「你沒有自主權,自從你決定利用我達到某種目的開始,你已經沒了自主權。」

    「我死也不會嫁給你。」她撂下狠話。

    賀東旭瞇起眼,怒火又起,「如果你不是懷著孩子,我發誓我也不想要你,相信我。」

    「你不能勉強我。」她哽咽地道。

    「這麼說來,你情願隨楊素那老賊進宮陪淫帝睡覺了?」他殘酷的打擊她。

    她心痛的搖頭,「我不是陪睡的女人。」

    「記得那一夜你在我身下表現得十分孟浪,完全像是受過訓練的妓女。」

    「你明知‥…明知我是‥…」她說不下去。

    「是什麼?是處子是嗎?」他替她把話說完。「你以為我是你第一個男人,就該在我面前享有特權嗎?」

    「你為什麼要扭曲我的話?做了那件事,我也很後悔,為了不想進宮而亂投醫,丁會變成這樣。」殷楮嫻到這時才明白人是不能犯錯的,尤其是這方面的錯誤.

    「我們會成親,而且愈早愈好,我不想為了你和楊素殺紅眼。」

    「這並不能解決問題,楊索不會因為你是我的丈夫而放過我。我犯的是欺君之罪,不是容易擺平的麻煩,你不用覺得自己委屈,我不希罕你這種犧牲。」她不想欠他,然後一輩子抬不起頭來做人。

    「你的家人呢?你寧願看看家裡被誅九族,也不願尋求有效的化解之道?」

    殷楮嫻含淚苦笑。「嫁給你並不是有效的化解之道。」

    「我想對付的人從來沒失敗過。」

    「他們是當朝天子和寵臣,不是一般人。」

    賀東旭口氣不好的道…「這是我的問題。」

    她不作聲,只是定定的審視他,不確定是不是要相信他。

    「你來揚州不就是為了求我救你嗎?在我願意冒死與楊素周旋時,你反而退縮、猶豫。」

    「我以為你永遠不會在一個地方安定下來。」

    「等你把孩子生下來,我會放你走,你可以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會告訴孩子,他的母親已經死了。」

    她沒想到他會這麼說。「你好可怕。」

    「你要這麼形容,我也不反對。」說完,他抱她回她住的廂房。

    *

    「這怎麼行?我和亭愉的爹正在挑日子讓你們成親,你現在卻告訴我想娶別的女人!」賀成彰沒有心理準備面對這令他措手不及的事。

    「把它退了。」

    「不行,我不能失信於周大人。」

    「我沒有答應過要娶周家小姐,如果爹不方便出面,我自己向周大人說明。」

    「為什麼突然要娶別的女人?是不是她長得比亭愉漂亮?東旭,娶妻娶德,何況亭愉也很美,你沒理由堅持退這門親事。」賀成彰就快要發怒了。

    「是呀.你爹說的沒錯,這個家需要一個像亭愉那樣的主母才能撐起,你別只看中人家外貌。娶了個不適合的妻子,一輩子是個累贅啊!」她自己就是最好的寫照,不擅應酬,拖累丈夫。

    「她懷了我的孩子。」這個理由夠不夠?

    「什麼?」賀成彰震驚至極。

    「你一向潔身自愛,怎麼可能?」賀母不相信。

    「是啊,怎麼可能?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大概是她太美了吧!」他自嘲。

    「有沒有弄清楚啊?會不會是故意賴上來的?」賀成彰不由得懷疑。

    「不,孩子確實是我的!」他不相信殷楮嫻是水性楊花的女人,否則她大可進宮陪風流皇帝逍遙。

    賀成彰沉吟半晌。歎了口氣,「若真是懷了咱們賀家的骨肉,就不能去丟下不管。」

    「要怎麼向周家人交代呢?」賀母比較擔心這一點,民不與官鬥,這是古訓。

    「就讓東旭納那位姑娘為妾好了,亭愉應該不會反對才是。」賀成彰說。

    賀東旭不假思索的道…「不!楮嫻嫁我只能做正房,我並不打算娶側室。」正確的說法是他根本不想與誰成親,他不要牽絆,只要自由自在。

    「東旭,你老是和我唱反調,在這件事上你就不能依我一次嗎?」

    「楮嫻是汴州太守千金,若我不以正房迎娶,對殷太守恐有不敬。」

    「看來你是吃了梓鉈鐵了心。」賀成彰也只有讓步,誰教他生了個如頑石般的兒子。

    另一廂,午釀釀大聲嚷看…「是不是真的啊?怎麼一點徵兆都沒有?」

    「東旭說你懷孕了是嗎?」堂學庸問。

    一陣沉默後,殷楮嫻點頭。「這也就是他決定娶我的原因,又是另一個不得已。」

    「哇,太棒了,這是好事嘛!我其為你高興,如此一來,楊素就拿你沒轍了,」午釀釀替殷楮嫻興奮。

    「你別太煩惱,走一步算一步。」堂學庸瞭解的看看她。稍早時他才和東旭聊過,東旭看上去雖無太多情緒波動,但隱約可感覺他的、坐果有看強烈的被迫感。「釀釀,你先出去,我有話想單獨和楮嫻談談。」

    「有什麼話是我不能聽的?」午釀釀不想被視為外人。

    「你出不出去?如果不願出去的話,我和楮嫻就另外找地方聊。」他堅持。

    「有什麼大秘密是我不能知道的?」午釀釀嘟著嘴。

    「不干你的事,你為什麼要這麼好奇?」他微慍。

    「楮嫻是我的朋友,她的事我也關心啊!」

    不情不願的午釀釀只得暫時離去。

    堂學庸好心的提醒殷楮嫻…「你可考慮清楚了?」

    「我有主導權嗎?」她苦笑。

    「如果你不願意,可以拒絕啊!」

    她無奈的搖頭。「全是我自己弄出來的錯誤,為了汴州被我拖下水的親人,我似乎沒有第二個選擇。」

    「事情至此,我還真一點忙也幫不上。」他喟歎道。

    「你幫的忙已經夠多了,堂大娘還因為我而受舟車勞頓之苦,對了,大娘的身子好些了嗎?」她丁是該自責的那個人。

    「穩定下來了,這兒環境舒適,又有東旭在,娘的身子已硬朗許多。」

    「真的?」她的罪惡感少了一些。

    「她老人家第一次出遠門,還高興得很呢!」他笑笑。

    殷楮嫻安心多了,現在的她真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以前她不是認命的人,所以不願乖乖進宮任人宰割,如今她把自己逼進絕境,什麼自主權全不在她手上。

    堂學庸同情的看看她,「東旭是個外冷心熱的人,他不會虧待你的。」

    一定嗎?」她的唇角勾起一抹澀笑,說明了她的看法與他大相逕庭。

    「相信我,只有東旭有能力保護你和你的家人。」

    「我好怕爹娘已經遇害了。」她不該軟弱的一走了之。

    「等你和東旭成親後再請東旭派人到汴州打聽後續情形,或許情況不如你想像的悲觀。」

    「釀釀告訴我周家小姐對退婚的事很不滿是嗎?」

    堂學庸頷首,「本來不想多說的,開河都護周大人要東旭親自說明清楚。」

    「我不明白‥…他不需要這麼做的。」

    「東旭是個責任心很重的人,你有妊在身,他豈可另娶他人為妻?」

    她輕撫尚平坦的小腹,這兩天早上起來後有些噁心反胃之感,整個人虛軟無力,證實了孩兒正在她腹中成形,可她竟一絲喜悅之情也無。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