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吸血酷情 第三章
    福晉在午膳前先回冀王府,見了沈憐星,好聲好氣的對她說:「今後你就安心的住下來,與我一道用膳,我吃什麼你就吃什麼,不要見外。」

    沈憐星並不想承受太多滿人的恩惠,她無法忘記兩族人曾有的不共戴天之仇。「福晉,憐星是福薄命賤,配不上一桌的滿漢全席。」

    福晉讓她的話給逗笑了。「這哪是什麼滿漢全席,只是家常菜罷了。我兒的病好了,我心情也寬慰多了,胃口沒像今天這麼好過,你陪我多吃一碗飯吧!」

    福晉夾了些羊腿肉在沈憐星碗裡。「嘗嘗府裡廚子的手藝,一點腥味也沒有。」

    沈憐星動了動筷子小口小口的吃著,好在不需要和貝勒爺一道吃喝,不然她會消化不良。

    「你家裡我讓多格替你安頓好了,你弟弟的病我也請了宮裡專給皇太后看病的御醫替你弟弟瞧過了,說是身子底寒了些,調理一陣子就能痊癒,你不需要擔心。」福晉喝了一口人參雞湯。

    「謝謝福晉。」沈憐星感動的眼眶泛著淚,她好怕如此一來她愈來愈沒有立場再恨這家人了。

    「哦,對了,你有一位朋友也想進府裡做事,我同意了,好像叫朱……詠嵐是吧?」

    沈憐星聞言一愣,喜不自勝的輕喊:「詠嵐也來了。」這樣她就不會寂寞了,凡事也會多個人可以商量。

    「我安排她到花圃幫忙,花匠最近忙著鋤草、施肥,希望她手腳勤快些,否則花圃的花匠監工可是出了名的嚴格,我怕她受不了。」福晉提醒她。

    「哦,詠嵐很勤快,這不成問題。」

    「這我就放心了,在這裡只要乖巧聽話,什麼都好辦。貝勒爺平常忙著國事,我不希望府裡僕傭的事惹他心煩,一切在軌道上走總是輕鬆些。」

    ZZZ

    初來乍到冀王府的朱詠嵐看什麼都新鮮,走到哪兒都是繁花盛景,讓她心花怒放。

    她認真的在花叢裡抓害蟲,要是一般女孩早就嚇得花容失色,但她可不是一般女孩,她並不怕。只見她把抓來的害蟲放進手編的籐籃裡,忙了個把時辰,伸了伸懶腰,揮袖抹了抹額上的汗珠,呼了聲:「真累……若能喝杯菊花茶不知有多快活。」

    「怕累就別待在這塊土地上。」有道不以為然的聲響由她背後傳來。

    朱詠嵐一驚,轉身看著小徑上的來人。「你是誰?」

    「負責抓懶蟲的人。」他譏諷的瞟了她一眼。

    「抓懶蟲該到別處抓,這裡沒有懶蟲。」朱詠嵐知道他分明來者不善,說起話來也不想太客氣,免得讓人給看扁了。

    「你就是只大懶蟲,我不抓你抓誰?」男子雙臂交握於前,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你……你到底是誰,憑什麼不分青紅皂白、含血噴人!」

    朱詠嵐也被激怒了,這人看起來沒有一絲貴族的架式,不可能是英俊的貝勒爺;他外表看起來像是常常在陽光下工作的粗漢,她實在猜不透有誰能如此頤指氣使的對她說話,難道是大清某個皇族貴胄的私生子?

    「常毓延,花匠監工。」他朗聲道。

    朱詠嵐誇張的哦了一聲。「原來也是個花匠,只是資歷比我久罷了。」

    「好大的口氣,別以為你有沈姑娘當靠山我就不敢叫你做事,我可是對事不對人的。」

    「你若真是對事不對人,怎麼會擋在我面前不讓我離開?」她指了指他壯碩的身子。

    「我看你做事慢吞吞的樣子簡直會生病,不盡快糾正你,要是讓其他人瞧見了,以為是我讓漢人特別偷懶。」

    朱詠嵐提高嗓門道:「你簡直不可理喻到極點!我手腳伶俐得不得了,你說我慢吞吞?我懷疑你是不是瞎了眼。奇怪,貝勒爺怎會讓一個瞎子在冀王府花園裡工作?你該不會是賣弄男色迷惑了哪個格格、千金才謀了這個才比我高一級的花匠監工頭銜吧?」她故意嘖嘖出聲,「想必你的魅力不夠,不然怎會本事只到這裡?」

    常毓延大為光火的想扁人,為了展現自己的管理能力,他說:「你最好認清一個事實,如果你繼續用這種口吻同我說話,只會給沈憐星姑娘添麻煩而已。她剛來府裡不久,還沒站穩山頭,很怕樹倒樓塌;她又不是貴族出身,假使你一味的高效不合群,很抱歉,所有的下人都會因為討厭你而排拒沈姑娘,你想害她嗎?」

    朱詠嵐細想,知道他不是嚇唬她,的確有這種可能性。「我是她的朋友,當然不會想害她。」

    「你能選擇放聰明點就好辦事了,我希望你以後乖順些,不要我說一句你頂十句。」

    朱詠嵐並不是心口如一的服從他的話,所以她說:「不合理的要求我可不盲目配合。」

    「會有什麼不合理的要求?」

    「我怕你要陰的要我陪你睡覺,這也要我乖順的聽你的話嗎?」

    常毓延嗤笑一聲,「你做白日夢,我從不讓潑婦上我的床,我怕她乘機殺了我。」

    朱詠嵐翻了翻白眼。「你最好別這麼挑剔,別到頭來一無所有,打一輩子光棍。」  「這點就不勞你費心了,你別打我的主意我就阿彌陀佛了。」他故意氣她,讓煩悶的花圃工作有些樂趣。

    「懶得跟你說了。」朱詠嵐捧著籐籃推了常毓延一把,氣呼呼的離去。

    「下次再讓我抓到你在偷懶,可有你好受的!」他朝她的背影大吼。

    朱詠嵐轉身回敬他:「告訴你我沒有偷懶!你耳聾了嗎?」

    看來兩人相處得不太愉快,要如何扭轉乾坤,得花些工夫了。

    ZZZ

    奕劻由攝政王府回到冀王府。

    薄蘭格格正巧回家省親。「額娘說你病才好就忙著國事,她很怕你又病著,叫我勸勸你。」

    奕劻輕鬆地道:「我很好,比任何時候都好,你們別窮緊張。」

    「現在宮裡全都忙著籌備皇太后將要下嫁攝政王的婚禮,你對此有什麼看法?」薄蘭格格心裡覺得很不妥。

    「我沒有什麼看法,他們當事人覺得心安理得就好,我們這些外人管不著。」

    奕劻知道薄蘭格格喜歡他很多年了,一直有意嫁給他為妻,他在這方面態度極為冷淡,斷了她一片癡心的想望。

    薄蘭格格雖已嫁作他人婦,對奕劻依然存有難言的情愫,這是她的夫婿所無法帶給她的激越。

    「聽額娘說府裡來了個沈姑娘,你準備將她留作侍妾是嗎?」薄蘭格格酸味十足地問。

    奕劻唇邊逸出笑。「憐星是應薩滿的意思找來替我治病的漢女,我見她生得不錯也就留下來了。」

    薄蘭格格動了妒心。「她很美是嗎?」

    奕劻不在乎的聳聳肩。「美是美矣,不過脾氣並不溫馴,常和我唱反調。」

    薄蘭格格疑惑的反問:「既然不是乖巧聽話的人,為何將她留在身邊?」

    奕劻一雙幽邃的深瞳清明的看著薄蘭格格。「如果我身邊的女人全一味的對我百依百順-生活多乏味。」

    「百依百順的女人你不中意,偏喜歡常和你唱反調的漢女,這不像你。」薄蘭格格不能理解。

    奕劻笑笑。「我想通了,做人嘛,何必一成不變?還有,這也沒有喜不喜歡的問題,我留下她不過是圖一時新鮮,新鮮感一過也許把她當作一雙穿膩的破鞋給丟了。」

    薄蘭格格看著他深沉隱晦的一面,短歎了聲:「你說得好輕鬆,記得自小你就特別重感情,比其他皇子貝勒還感性,我實在很難相信你會輕易拋棄陪了你一段時日的姑娘。」

    「玩膩了不丟,放在府裡爛啊!薄蘭,一直以來你可能都看錯了我,我沒你想的那麼好。」

    薄蘭格格微笑,知道他的用意。「你想刻意醜化自己好讓我死心是吧?你怕我還是把心放在你身上會影響我和布揚兒的感情,所以才說這麼無情的話。」

    他冷沉的凝視著她。「你總是這麼自以為是嗎?」

    他說話的語氣好像他們才剛認識。

    「布揚兒也說我自以為是。」她苦笑,「大概是有這方面毛病吧,一時半刻也改不了。」

    「婚姻生活好不好?」他轉移話題。

    「差強人意,我和布揚兒的婚姻是攝政王代皇上指的婚,沒有感情做基礎,能相安無事的共處一室已經不容易了,日子還是要過的。」她無奈的做了結論。

    「多古怪!終身大事竟要靠別人指定,你們應該更有自主權的。」奕劻俊逸的神采依然眩惑著薄蘭格格,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將來你的終身也會如此安排,生為這個皇室裡的一員,婚姻是無自主權的。」

    奕劻唇際噙著冷笑。「我可不是布偶可以讓人隨意擺佈的,這種威權式的安排婚姻,我是不理會的。」

    薄蘭格格憂鬱的眸子閃著淚光。「許多事往往造化弄人。」

    「不!許多事可以自己去爭取,端視你自己的決心而定。」他嚴峻的說。

    薄蘭格格頭一次發現奕劻竟有如此強勢的性格。「我是不是眼花了,你好像比我記憶中更高大、更偉岸了。」

    奕劻自在的答腔:「你沒有眼花,自從生了那場病,我比任何時刻都努力鍛練身子,再加上額娘弄來許多珍貴的食補材料,所以身子更健碩了。」

    薄蘭點點頭。「原來是這麼著,不然由背影看去,我還不容易認出是你哩。」

    「如果布揚兒也想長高長壯,可以拿些食補藥材回去,額娘房裡還多著。」奕劻大方道。

    她噗哧一笑。「你以為每個人吃了都一定會有效嗎?布揚兒的額娘差不多每十天也會弄些補品給他吃,我看效果沒像在你身上發揮的這麼好。」

    「布揚兒已經算高了,身體該也不錯,有補總比沒補好,不要太貪心,至少布揚兒的模樣不似潘金蓮的武大郎。」

    奕劻的話逗得薄蘭格格開心的笑出聲。

    湊巧經過花廳窗外的沈憐星和秋月被女子的朗笑聲吸引,秋月往窗內一探,「是薄蘭格格和貝勒爺。」她怕讓廳內的人發現而壓低了嗓音道。

    沈憐星好奇的望了一眼,隨即拉著秋月往反方向離去。

    ZZZ

    「小姐,你不想認識薄蘭格格嗎?」秋月小跑了一段距離後與沈憐星停在一棵老梧桐樹下。

    「今天不想。」

    「為什麼?格格今天心情好像特別好,貝勒爺前陣子病成那樣,格格心都碎了,難得今天瞧她高興得很。」秋月話匣子一開像是停不下來。

    「她和貝勒爺聊得正開心,我們還是別打擾得好。」

    「也是,格格好喜歡貝勒爺的,雖是朝鮮國的人,可也入境隨俗完全適應了咱們滿人的生活,要不是貝勒爺不願意娶格格,不然他們可真是一對璧人。」

    秋月從前是伺候薄蘭格格的丫環,自然開口閉口說的都是她的好處。對此,沈憐星非常能體諒,她不是小氣的人。算是秋月運氣好,不然一般新主子哪能忍受下人常嚷著舊主子的優點,早就火冒三丈高了。

    「憐星,這麼巧,你到這兒來散步啊?」朱詠嵐東張西望的走向沈憐星。

    沈憐星見了好友心情大好,朝秋月說:「你去忙你的吧,不用陪著我,我和詠嵐姑娘有些體己話要聊。」

    其實哪有什麼事要忙的,沈憐星也是勤快的人,沒有官家小姐的嬌氣,通常能自個兒打理的她很少麻煩下人,所以秋月高興的退下,因為她又賺到休息的時間了。

    沈憐星和朱詠嵐見秋月離開後才開始說話。

    「你還好吧?」朱詠嵐先問。

    「普通。」沈憐星也不知道該由何說起。

    「我之所以非要跟著多格總管進冀王府,也是因為心裡一直很不安,要不是那日我在十剎海聽說冀王府要買丫環的事,多嘴建議你來試試,你也不會被軟禁在這兒動彈不得,都怪我。」朱詠嵐懊惱極了。

    「我家裡都還好吧?」

    朱詠嵐點點頭。「多格總管送了不少銀子和東西給沈大娘,還說了很多好話讓你娘安心,耿星身子也好了些,你倒是不用為家裡太擔心。」

    「是,這樣一切不都值得了,你還有什麼好自責的?如果不是你建議我進冀王府來試試運氣,現在耿星可能沒法子安穩的上學堂了。」沈憐星反過來安慰朱詠嵐,她並不後悔用自己的自由來交換家人的安樂,她不怕死,只怕--他折磨她的方式讓她無地自容。

    「我聽說了一些傳聞,你進冀王府是給貝勒爺治病的是嗎?」朱詠嵐早想問了,只是那個常毓延盯她盯得死緊,讓她一直走不開,今日要不是他一早上街買花種去了,她恐怕不能好好的同沈憐星講句話。

    沈憐星本不想觸碰這方面的話題,可除了好友,她實在不知道能向誰傾訴。

    「不錯,我進冀王府時福晉正為貝勒爺的病六神無主。」

    「府裡下人傳的事全是真的?」朱詠嵐瞪大了眼。

    沈憐星吐了一口悶氣。「我不知道這裡的人是怎麼傳的。」

    「他們說滿人的薩滿講了個不可思議的治病法子,要利用某個女子的身子吸納貝勒爺體內的病氣,然後得病的貝勒爺方可痊癒,是嗎?」

    為難之下,沈憐星輕點了點頭。「是這麼回事,沒想到在府裡沒有秘密。」

    「你……你和貝勒爺……當真……」朱詠嵐嚥了嚥口水,問不下去。

    難為情的沈憐星羞得紅了臉,尷尬不已。

    朱詠嵐反而笑了。「我沒有要取笑你的意思,我見那奕劻貝勒是個極端出色的男子,讓他看上眼的女子不說飛上枝頭做鳳凰,我想也少不了榮華富貴,憐星,你走好運了。」

    沈憐星擰著眉,朱詠嵐並不是個心眼太多的女孩,直腸子慣了,哪裡能體諒她的淒楚。

    至於奕劻貝勒,她就是他覺得高深莫測。自那夜後他沒再找過她,聽秋月說他搬回碧桐閣去了,把仙繪樓留給她;她是落了個清靜,可對不確定的未來,她更是多了幾分的心慌意亂。

    「你在想什麼?」朱詠嵐見她出了神於是問。

    沈憐星回過神,故作輕鬆的問:「你呢?可好?」

    說起自己的事,朱詠嵐有滿腹牢騷:「如果有機會,我想換個工作。」

    「換個工作?花匠的工作不好嗎?我以為你很喜歡伺花弄卉,還是我弄錯了。」

    「伺花弄卉是很好,可有個討厭的人老愛找我麻煩。」朱詠嵐高嘟的嘴簡直可以吊三斤豬肉。

    「誰敢找你麻煩?」沈憐星好奇的問,朱詠嵐在街坊上可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誰敢惹她?

    「常毓延,你一定不認識,他是我們這班花匠的監工,特愛管我。我是會偷懶的人嗎?他老兄老是懷疑我偷懶,把我氣得想揍人。」

    「哦,我聽福晉說過,他喜歡下頭做事的人手腳俐落,你挺俐落的啊。」

    「是啊!就只有那個臭花匠把我嫌得一文不值,老挑我毛病。」

    「辛苦你了,如果真待不慣就回家去吧!我在這裡吃香喝辣的不會有事的。」沈憐星不想好友為難痛苦的待在這兒。

    朱詠嵐很有義氣的說:「還好啦,除了那個難搞的常毓延,在這兒工作有得吃、有錢拿,不算太委屈。」

    她倆又再聊了一會兒,才各自回到所屬的地方,應對不同的人事物。

    ZZZ

    奕劻貝勒冷落沈憐星十天後在這日夜訪仙繪樓,一來到房門外推了推門,才發現竟然沒鎖上內栓。

    一走進房裡反手落了栓,走向床鋪撩起床幔,看見的就是一幅海棠春睡圖。

    她血點似的朱唇誘惑得他莫名的衝動,他坐在床沿,俯下頭狂野的一親芳澤,順手拉下蓋在她身上的被褥。

    沈憐星一向容易被細微動靜給驚醒,何況是他恣意的吸吮!她兩眼霍地張開-就瞧見奕劻放肆的唇吻住自己的嘴。

    沈憐星伸手推著他,小嘴緊閉起。

    奕劻索性使力撬開她的嘴,直探入甜鄉--

    無助的沈憐星拼了命想坐起身躲開他的侵犯,只換來他更邪惡的對待。

    他抓住她的柔荑置於頭頂,抬眼定定的審視她。「別反抗,抗拒只會讓你自己失了享樂的機會。」

    「你休想輕薄我。」她輕吼。

    他冷笑一聲,覺得她的話非常有趣。然後,以行動回應她的宣示。

    他解開她衣襟上的鈕扣,扯下抹胸,將她的美麗完全袒露在空氣裡。胸口一陣涼颼令她打了一陣冷顫,狼狽的模樣毫無退路。

    他拉她坐起身,托高她的腰桿,畫面挑逗地引他的嘴含住其上的嫣紅,吮嗤的力道略略重了些。

    沈憐星倒抽一口氣,急促地喘著氣,掙扎著身子做無謂的抗拒。

    「寧願死也不願讓我碰你是嗎?別忘了你的家人拿了多少冀王府送出去的好處,你若真是死了,他們那些用掉的錢不知要花多少力氣才能掙回來還給府裡。」

    她瞪視他,半聲也不吭。  他鬆開箍住她手腕的大掌,撩起裙緣下擺伸手探入:「沉默代表什麼?是不是決定犧牲小我讓我予取予求?好偉大的情操!看!做人就是得這麼辛酸,不如不要做人來得快活。」

    她震懾住,癱軟的身子往後墜,咬住下唇,心想無論如何也不能在這個滿洲貴族面前示弱。

    「這麼固執、硬氣?」他笑謔著。

    櫻紅的唇瓣竟咬出血來,血點吸引了他的目光,他伸出舌尖舔乾淨淌出的血絲,緊緊吸住她的嘴,像要把她一口吃掉似的。

    下體傳來火燎一般的疼痛和他在她唇瓣吮吸的行徑同樣為她的感官帶來不能承受的淒楚--

    「好痛……」她氣若游絲的喃語,希望能使他饒了她。

    全然的獸性,完全失了人的理智。

    「別讓我再見到血,血腥味會令我瘋狂。」他冰冷的聲音讓周圍的空氣頓時凝住。

    「為什麼要這樣待我?是因為我是漢人嗎?」她眼眶的淚水滑落粉腮。

    他邪佞的笑著,「我還沒破你的身呢!你已經承受不住了,要是我真的要了你的身子,你又會怎樣狂亂的反應?」「府裡丫環你玩得不夠?淨會傷害無辜的弱女子。」她喘著氣,指責他齷齪的行徑。

    他哈哈大笑。「我對府裡的丫環沒有興趣,我不會沒品的玩弄庸脂俗粉的清白。」

    「你說謊!」她不信。

    「我連薄蘭格格都不想碰了,何況是普通丫環。」他拉過被褥覆住她的裸身。

    沈憐星知道秋月不會騙她,他不願承認也是預料中的事;世上有太多男人偷了腥是不認帳的,何況他還是個貝勒爺,怎會輕易鬆口他玩過許多沒膽反抗他的下人丫頭。

    見她閉上眼不再理他,他嗤笑一聲後離開仙繪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