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吸血酷情 第二章
    福晉一聽菊香說沈憐星答應了捨己救奕劻的事,笑開了眉。“沒想到漢人裡也有如此勇敢的女娃。”

    “這下子福晉可寬懷了。”多格在一旁說。

    “我怕夜長夢多,萬一她又反悔,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福晉的想法也是大家的想法。福晉完全是一個做母親的私心,而府裡其他人則是怕丟了飯碗,他們深知萬一貝勒爺一死,他又無子嗣,樹倒還會有乘涼的地方嗎?

    “奴才這就去安排。”多格准備退下。

    “慢著。”她想到什麼忘了交代。

    多格止步。“福晉請吩咐。”

    “雖然沈姑娘不是我烏拉納喇家的媳婦,可今晚和貝勒爺一塊後就是貝勒爺的人了;縱使她的生命不長,也不能委屈她,賜她香花浴和新衣,我要她黃泉路上走得體面些。”福晉感性地道。

    “喳!奴才這就立刻去辦。”

    多格退下後,福晉對著菊香道:“我想去仙繪樓瞧瞧貝勒爺。”

    另一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沈憐星,任人擺布的沈憐星,除了等待夜神的降臨什麼也不能做。

    認清事實後的她就不再遲疑,反正最壞的情況是一死。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她若死了,後娘和耿星橫豎也會有好照護,這是福晉給她的承諾。

    用了晚膳,掌燈時分,兩名小廝提了大桶水隨著菊香進西暖閣。

    “沈姑娘,福晉要你洗了香花浴,換上新衣到貝勒爺房。”

    菊香將旗衣旗服擱在床炕上。

    “我不穿你們滿人的衣裳。”這是她的堅持,不想對不住殉國的祖父。

    菊香一語中的地道:“姑娘莫在這節骨眼上硬氣了,福晉要你穿上新衣是好意,你馬上就是貝勒爺的人了,何必在這事上和福晉過不去?”

    “你們不會明白的。”亡國的不是他們,他們如何能體會?她不打算讓步。

    菊香沒轍的聳聳肩,不知該拿什麼話來說服沈憐星。“新衣服我還是擱在這兒,要不要穿你自己決定。”

    菊香和小廝離開後,她滿心忐忑的緩步走向放著大木桶的屏風後,除去身上的衣物,將身子沉入浮著美麗花瓣的浴桶,生平第一次這麼享受的泡香花浴,卻可能是她人生的最後一次。

    洗完香花浴,她毫不猶豫的穿上由家裡帶來的衣裳,她發誓就是死也要穿著漢人的服飾。

    她坐在床鋪上靜靜的等待,仔細聽著樓上可有什麼動靜,她只是個平凡人,無法做到超凡入聖的境界,死亡對她而言的恐懼,不若和陌生男子做那件事來得強烈。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門扉傳來響聲,菊香推門而入,謹慎的看著她。“姑娘,貝勒爺已服下了再生散,就等你……姑娘可准備好了?”

    沈憐星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氣,這對未曉人事的黃花閨女而言無疑是另一種酷刑。

    她上樓走進奕劻的房,房裡燃起了紅燭,乍看之下讓人有大紅喜事的錯亂。

    福晉走向她握住她的手,感性的道:“我兒的命全拜托你了,我知道自己說出這種交換條件很自私,但請原諒我一個做母親的私心,我烏拉納喇祖上會保佑你沈家一家大小平安、富足。”

    沈憐星不知該說什麼應酬話,水漾眸子轉了轉。

    福晉揮了揮手將一干閒雜人等全叫出房,留下沈憐星和躺在床上的病人。

    她呼吸一窒,踱向床鋪,早晚要面對的,癡站在此不是辦法。她掀開床幔盯住床上的男子,大概是有紅燭照著的關系,他今晚的氣色好得不像病人,一點病容也無,倒像正安睡做好夢的正常人。

    她脫下鞋,輕手輕腳的爬上床。

    該怎麼開始?她一點概念也無。

    正當她煩惱之際,床上的他猛地自床上坐起,令她險些尖叫出聲,眼明手快的他,先一步捂住她的嘴。“不准出聲!”

    她無助的點點頭,他才放開她的手。

    他眸底閃過奇異的詭笑。“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她微微酪紅著臉,白皙的頸子也染上粉紅。“我……不知道。”

    他斂起詭笑,粗嘎地道:“脫下衣裳。”

    她吃驚的瞪大眼,“什麼?”

    “不然就穿著衣裳做也行,不過沒見著你赤身的模樣,我很難亢奮起來。”他慵懶的邪笑。

    沈憐星困惑的看著他,莫非他在夜晚會變了個人,怎和她在白天時所見的貝勒爺不太一樣?

    模樣相同,氣質、神韻卻很不同。

    “瞧你羞怯的模樣,該不會在床上像條死魚似的吧?”他伸出猿臂,不由分說地將她一把扯入懷裡……三兩下就要脫下她的衣裳,沈憐星駭住,死命想往床角縮,欲拉住身上的衣襟。

    “你說可以不脫衣裳的,為何食言?”

    “我改變主意了,不看你的身子我無法要你。”說完,快速地扯下她的外衣及抹胸,她的掙扎完全無效。

    只見她兩頰飛紅,心跳劇烈,楚楚可憐的模樣我見猶憐。

    狠心的他完全漠視她的眼淚,一手制住她掙扎的雙手,一手不住的在她身上撫觸,黑眸炯炯的鎖住她。

    “不要這樣……”她哀求。

    “我叫你逃走,你為什麼不逃,現在……太遲了。”他惡狠狠的道,一邊扣住她小巧的下巴,垂首覆上她的唇,狂肆無情的蹂躪她嬌嫩的唇瓣。

    她禁不住這樣的侵犯,想避開他的唇,卻反而讓他的舌尖乘隙滑入她,狠狠的吸吮她的馨香,待他吻夠了她的唇,唇舌轉而攻掠她瑩白如玉的胸脯,狂情吮吸著,略施壓力的嚙咬。驚愕的沈憐星完全受控於他的蠻力之下,茫然無措的任他狂奪豪掠……

    被這狂肆的舉動驚駭住的沈憐星睜大杏眸,口中發出低低的懇求:“如果……你只是要我的身子好除體內的病氣……請你速戰速決……不要這般折磨我!”

    有的時候他並不是個好情人,端視他的心緒而定,憐香惜玉那一套他不屑為之,也沒有耐心。加上渾身幾要焚燒的欲火,明顯勃起的下體,滿心充斥著挺入她體內的沖動。

    他已很久未近女色了,基於某種原因,他的身體在這部分是寧缺勿濫的。而現下,他手中撫弄的青澀胴體,羊脂白玉似的,雙腮上漾著美麗的粉紅。

    他加重手指的力道,恣意的褻弄她的純真,漆黑如墨的眸子閃著灼灼的光芒,本想無傷大雅的輕薄她便罷手,可堅挺的勃起卻在臨爆邊緣。

    “為什麼這樣……待我?”任人擺布的她連一絲自尊都無法護持了,折磨她身心的奕劻貝勒沒有白天的仁慈,現在就像個可怕的天魔。

    他突地攫住她的腰肢,將她的身子往懷裡貼,蠻橫的以嘴戲謔地舔著她崩緊的乳尖,凝脂玉乳在他眼裡成了助長他興奮的銷魂物。

    “你們漢人不是很有骨氣、很有志節嗎?怎麼甘願留在此被男人玩弄?”他諷嘲道。

    沈憐星喘氣,他粗魯的抓握已讓她的乳房疼得教人擰眉,熱乳在他五指的擠捏下泛出紅霞。

    “唔……啊……”咬緊的下唇還是逸出了疼吟。

    “叫你逃你不逃……你是自找的。”他冷哼著。

    他分明只想教她難堪。“你到底……想要怎樣折磨我?”

    奕劻著魔的盯住微張著櫻唇喘著氣的沈憐星,她愈是倔強不從,愈是挑起他天生野蠻的征服心。

    “女子碰上我沒有一個不淫蕩的,哪一個不被我撕下貞潔的假面具。”他低啞的冷語。

    “你根本……根本沒生病,你騙了所有人。”她含恨的說。

    他魔魅的俊臉染上一抹詭笑。

    “呃……唔……唔……”她抑制不了自己。

    “不許壓抑,叫出來!我喜歡聽女人在高潮時的嬌吟。”

    “求求你……不要這樣折磨我……我是來給你治病的,既然你沒病,請你行行好,放了我吧!”

    他深吸一口氣,解開褲頭,奮挺腰桿,准備長驅直入她兩腿間腫脹的花瓣。

    她幾乎暈眩的喃語:“放了我,我寧願死,也不願被你糟蹋。”

    她哀怨的陳述震醒了奕劻貝勒,他瞇起危險的黑眸,眸中帶著獸性支配欲的混濁瞬間散去,倏地放下她的身子。沈憐星癱軟在床板上氣息微喘,水眸瞠大。

    他凝視她火紅的嬌顏,嘶啞的道:“你挑起了我的獸性,我無法保證今後我的自制力是否能戰勝我要你的欲念。記住,我沒有人性,別試圖在我身上尋找虛偽的仁義道德,那是妄想。”

    然後,他走了。

    沈憐星呆躺在床上,不知道過了多久,下體的漲熱才漸漸散去。

    淫蕩無恥的行徑竟然發生在她和滿人身上,全然忘了自己的祖父是為了什麼原因自殺的。

    天啊!那個男人根本不是普通人,他說的話及待她反復的態度,就像個魔鬼。

    她不能讓他毀了她,她會反抗到底。

    ZZZ

    等候在門外的福晉和下人一行人,心裡焦急的恨不得推開房門一窺究竟。

    可礙於禮教,大家都不敢把心中想的付諸行動,只能在外干著急、白擔心。

    由偏門離開後的奕劻為冷卻欲望,沖了個冷水澡,換上干爽的衣裳,未再回房瞧過躺在床上的可人兒,徑自繞向前門嚇一干人等。

    “劻兒,你的病……”福晉又驚又喜的拉著他的手臂審視。

    “全好了,額娘請來的薩滿還算有幾分用處。”他淡然的評論。

    “沈姑娘……死了是嗎?”福晉小心翼翼的問道,見了兒子精神奕奕,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她睡著了,不過累壞了。”奕劻面無表情說道。

    “貝勒爺,要不要奴才們把沈姑娘移開好讓您歇息?”多格懷疑沈憐星已成一具屍身。

    “讓她睡在我房間,不礙事。”他拒絕了多格的好意。

    “沈姑娘……還活著?那…你的病?”福晉仍半信半疑。

    “我的病全好了,額娘莫擔憂。時候不早了,菊香,快扶福晉回房休息。”奕劻懶得解釋細節,最重要的是他活得好好的,沈憐星也沒死。

    “劻兒,那薩滿說……”

    奕劻打斷福晉的話:“額娘,我知道薩滿說了什麼,或許是我福大命大,而沈姑娘也托了我的福不用死,這下皆大歡喜不是很好嗎?”

    奕劻這席話哄得福晉眉開眼笑,“倒也是,每個給你看相的半仙都說你出身尊貴,長命百歲,額娘本就不信你短命,才會用了薩滿的法子。如今好了,明早再差人把沈姑娘送出府。”

    “不!我要把她留下來。”

    福晉愣了一下。“沈姑娘是漢人,又是平民百姓,你可別動了娶她為妻的念頭,皇上就算指婚,怎麼指也不會指到一個平民漢女身上。你忘了,你的婚姻是沒有自主權的,莫做糊塗事和皇上唱反調。”

    奕劻挑了挑眉,率性的回答:“我有說要娶她嗎?”

    “你剛才說要留下她。”福晉被弄得一頭霧水。

    “留下她只是想多一個伺候我的侍妾,沒有別的想法。”

    福晉松了一口氣。“這就好,侍妾好辦些,沒那麼多祖宗家法管著。不過可別太死心眼動了真感情,將來吵到皇上面前要給人家正妻的名份,就與體制不符。”

    “額娘操太多心了,我想娶誰自有主張,大清皇帝也管不著。”這不是大話。

    福晉嚇了一跳,看著有些陌生的兒子。“我兒,你可別嚇額娘,怎麼生了一場病後,額娘有些不認識你了?”她的兒子原是個溫和善良不與人斗的好兒子,也是皇上的好臣子,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

    奕劻一副自在的模樣,“額娘,再聊下去天都要亮了。”  福晉露出慈母般的笑容,她是個很容易被兒子說服的人。“你病才好,要好好調養,知道嗎?”

    “額娘,我想把伺候您的丫環春花和秋月,分一個伺候憐星。”他率直的道。

    “憐星?哦……你指的是沈姑娘。好啊,就把秋月給她吧!反正府裡丫環多的很,我再挑一個補空缺就行了。”福晉對兒子一向大方。

    福晉一班人走後他並未入房,縱身一躍離去。

    唉!做人真不容易。

    ZZZ

    翌日一早就是一陣突來的驟雨,打落在仙繪樓紅瓦頂上特別清脆。

    換了新主子的秋月手捧洗臉水敲了敲貝勒爺的房門。

    “小姐,你可醒了?”

    半晌後門打了開來,露出一張憔悴的臉。

    秋月走進房間,四處望了望,這是她頭一回進仙繪樓的上房,很是好奇。

    “貝勒爺呢?”沈憐星想了一夜,決定向他提出回家的要求,他的病好了,她不再有留下來的必要。

    “貝勒爺到攝政王府向多爾袞王爺請安去了,福晉也一道去了。”秋月放下水盆掀開床幔,發現被褥全被整理得很好,於是她再踅回沈憐星身邊。

    說起來那攝政王多爾袞是她的宿仇,祖父就是讓他給逼死的,當時他還是睿親王,皇太極死後,他受封攝政王輔佐七歲的順治皇帝,位高權傾。

    “秋月,我想回家去,待貝勒爺和福晉回來,你向他們說一聲。”現在合該是離開的好時機。

    “小姐,你要回家?這可使不得。”秋月嚇得魂不附體。

    “這裡不是我的家,我回自己家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事。”她理所當然地說。

    “貝勒爺會怪罪下來,我會丟腦袋的。”秋月快哭出來了。

    “怎會?貝勒爺無權留下我。”

    秋月忙不迭的開口:“我聽福晉說她已經差了人上小姐家裡送了銀兩和許多好東西,如果小姐一走了之,那些銀兩和好東西會收回來,這不是讓小姐家裡人白白高興一場嗎?他們一定會很失望。”

    這招動之以情的伎倆果然很有效,沈憐星拿絲絹抹了抹臉。“我並沒有幫上什麼忙,福晉為什麼還叫人往我家裡送銀兩和好東西?”

    “聽說是貝勒爺非要你留下來不可。”

    他要她留下來做什麼?繼續羞辱她嗎?昨兒個夜裡他在她身上施展的折磨還不夠嗎?

    “貝勒爺為什麼要留我下來?”也許丫環會有小道消息。

    秋月不好意思的搖搖頭。“秋月不敢亂說。”

    “不要緊,你直說無妨。”沈憐星鼓勵她。

    “菊香姐姐告訴我和春花的,她說貝勒爺想要小姐做他的侍妾。”

    沈憐星嚇了一跳,她最怕的事情竟然就要發生了,滿人女子何其多,他為何要她這個漢人女兒?難道在沙場奪她祖國還不夠嗎?還要再以另一種形式折磨她!

    “貝勒爺沒有別的侍妾嗎?”她希望有其他女人跳出來打翻醋壇子。

    “我只知道貝勒爺有個叫作綿綿的紅粉知己常留宿府中,還有聽說有些貝勒爺看中意的丫環會陪寢伺候貝勒爺。”秋月無心機的全盤道出。

    “丫環陪寢?”沈憐星睜大了眼,她早看出奕劻貝勒是個色魔,不知整個冀王府已有多少個丫環被他玩過。

    “貝勒爺脾氣很好,陪寢的丫環全是自願的,小姐千萬別誤會。”秋月怕沈憐星把奕劻貝勒想成紈褲子弟,立即解釋。

    沈憐星忍不住要問:“你和菊香也曾是陪寢的丫頭嗎?”

    秋月趕忙擺手否認:“沒有……不是……我們不曾陪過貝勒爺,貝勒爺看不上我們的。”

    “為什麼?”

    “我們不是貝勒爺會喜歡的典型。”秋月實話實說。

    “貝勒爺喜歡什麼典型?”她可以反其道而行,讓他嫌惡她,沒興趣擾她。

    “貝勒爺喜歡……唐朝古畫裡胸部大的仕女,我和菊香姐姐全是平胸一族,貝勒爺不喜歡像趙飛燕型的美女。”

    “哦……你看我像楊貴妃還是趙飛燕?”沈憐星往自己身上一指。

    秋月不好意思地道:“小姐,我說了你別生氣。”

    “但說無妨。”

    秋月微笑。“咱們都在研究貝勒爺是不是大病一場後轉了性,不喜歡胸脯大的楊貴妃,偏偏愛上了單薄美人趙飛燕!小姐的身形確實比較單薄了些。”秋月說完話後可愛的吐了吐舌頭。

    “愛上?你說貝勒爺愛上了誰?”沈憐星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話。

    “我們都在猜貝勒爺是否愛上小姐你了。”秋月說。

    “你們全是浪漫得無可救藥的夢幻少女,我和貝勒爺間什麼關系也沒有,你們想太多了。”她不喜歡活在蜚短流長裡,呼吸的空氣都是污濁的。

    “小姐太謙虛了,你救了貝勒爺的命,貝勒爺自然會把你放在不同的位置。”

    “我並不希望滿人把我放在什麼位置,而且我也沒救貝勒爺的命,貝勒爺根本……”她發現自己說太多了,這對她一點好處也沒有。

    “小姐,你說貝勒爺根本怎麼樣?”秋月好奇的追問。

    沈憐星無計可施,只得胡謅:“貝勒爺根本不把我當一回事,你們別亂傳閒話了。”

    秋月可不同意。“小姐現在成了貝勒爺的侍妾,怎麼說貝勒爺不把你當一回事呢?”

    “秋月,你們想得太單純,有許多事不是外人看的那麼單純,連我自己也還有許多地方弄不清楚的,總之你們不要把我當作什麼貴族小姐伺候,我和你們並沒有什麼不同。也許……也許過幾天我離開了這裡,成了一陣過眼雲煙,你們偶爾聊起這段事,會覺得很好笑。”她不要做個標新立異的人,這讓她壓力一肩挑。在這裡,滿人的地盤上,她只想做一名過客,沒有久留的野心。

    秋月側臉看著沈憐星。“好深奧哦!小姐,你的意思是不是不相信貝勒爺的忠誠?”

    “忠誠?對誰忠誠?”

    “自然是對你啊!貝勒爺很難有忠誠的,其實也不只貝勒爺一個人無忠誠,在整個皇族裡我想很少有所謂的忠誠心,這是大家都知道的。”秋月不怕掉腦袋地道。

    沈憐星很訝異一個小小的丫環會說這些話,不禁對冀王府內的丫環素質肅然起敬。

    秋月扮了個鬼臉。“小姐,你大概會覺得我的話太多是吧?”

    “還好,至少可以給我解悶。”沈憐星笑笑。

    “我從前是伺候薄蘭格格的丫環,格格嫁人時府裡的丫環一個也沒帶去,不然我現在住的地方應該是阿濟格王爺府而不是冀王府。”

    “薄蘭格格是西暖閣以前的主人是嗎?”

    秋月點點頭。“薄蘭格格是死去王爺收養的朝鮮國王子李澈的掌上明珠,王爺把她當親生女兒看待,攝政王把格格指給了阿濟格王爺的大兒子。”

    “她住的仙繪樓挺幽靜的。”

    “貝勒爺從前住在前翼的‘碧桐閣’,本來福晉的意思是讓格格嫁給貝勒爺,一家子人親上加親,可也不知怎麼著貝勒爺不願意,薄蘭格格傷心欲絕也不好說什麼。”心直口快的秋月,沈憐星問什麼她就說什麼,完全不管事態牽涉到哪位當事人。

    沈憐星心裡有了底,有機會她想認識薄蘭格格,看看她生成什麼模樣,怎會奕劻貝勒不想娶她?是不是弄成她一般樣,他就會趕她走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