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線俠女 第八章
    此刻,段大鵬一行人也從二樓的廂房內下來,段彤霓法怯的問:「大哥,你還在生昨天的氣嗎?」

    他自鼻孔哼氣,「難道我不該生氣,任人家侮辱我們烈沙堡嗎?要是再讓我遇見,非親自教訓他一頓。」  段彤霓好言規勸,「何必呢?大哥,得饒人處且饒人,不需要咄咄逼人,別人會以為我們仗勢欺人。」

    「昨天的事大家有目共睹,是那個男人先挑起的,要是我們烈沙堡悶不吭氣,大家會以為我們好欺負。」段大鵬一臉幸悻然,「你們女人就是怕事,我看這次回去,叫爹趕快幫你找個婆家,免得成天管我的閒事。」

    「大哥,你……」

    「我說錯了嗎?你今年都十八歲了,再不嫁人,想留在家裡當老姑娘嗎?」他堵得她無話可說,只有暗自神傷。

    段大鵬眼看她無言以對,這才得意洋洋的跨出門襤,想不到走沒幾步,就和仇人狹路相逢,兩眼不善的瞅向孕婦身邊的男人。  「又是你們?這就叫做不是冤家不聚頭,你們還有臉出現在我們面前,不如趁這機會把昨天的帳算一算。」他早就想表現一下身為少堡主的威嚴,好讓爹和所有的人對他刮目相看。

    段彤霓企圖圓場。「大哥,不要這樣,辦正事要緊……」

    「住口!男人說話,女人閃到一邊去。」他不給情面的斥道。

    兵小葵聽了也跟著火大。「女人又怎麼樣?就該乖乖閉嘴當啞巴嗎?沒想到段少堡主比我孩子的爹還要大男人,該不會連對你娘也是這樣說話吧?天啊!我真同情你娘,居然生了你這種不孝子。」  「你……你別以為你是兵前輩的女兒就可以污蔑我,你再胡說八道,本少堡主就對你不客氣。」他怒不可遏的口出威脅

    她佯作發抖的偎向身邊的靠山,「孩子的爹,你聽到了沒有?他說要對我不客氣耶!想不到堂堂烈沙堡少堡主居然想對一個孕婦出手,還敢自稱俠義中人,簡直是丟人現眼喔!」

    嚴孤鴻神情倏地沉下,伸出大掌擁住她的肩頭,「要我殺了他嗎?」

    宛如是被死神盯上的目標,段大鵬莫名的打了個冷顫。

    「真是對不起,我大哥向來心直口快,絕對沒有惡意,請兩位千萬不要見怪。」段彤霓柔聲致歉,反正這也不是頭一遭了。  「好吧!看在段姑娘的面子上,我們就原諒他。」她大方的說。

    段大鵬暗恨在心,冷哼一聲,便忿忿的拂袖而去。

    「大哥……」難道她這麼委曲求全也錯了?

    兵小葵熱情的上前和她攀談,「段姑娘,你們也要出去啊?」

    「我們正要上霹靂門去……」

    這下她可笑得小嘴都合不攏了。「那真是太巧了!不如我們一塊同行,你說怎麼樣?」有人帶路再好不過。

    段彤霓微赧,「當然可以了,你們也是要去向韓老前輩拜壽的嗎?」

    「嗯,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兵小葵主動挽住她的纖腕,將滿臉不豫的嚴孤鴻拋在後頭。「我聽說這次霹靂門老門主過大壽,是個難得的武林盛會,多少江湖人物會出現,而我最崇拜的就是那些俠女了,所以想來跟她們交個朋友,順便見習一下,因為當俠女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  段彤霓一怔,「可是你相公會答應嗎?」

    「我相公?」

    「就是後面那位,難道他不是嗎?」

    兵小葵聞言哈哈大笑,「他是我孩子的爹沒錯,不過,不是我相公,我們還沒拜堂成親。」她的解釋讓身後的嚴孤鴻眉頭打了好幾個結。

    這個女人究竟有沒有腦子?他翻了個白眼心忖,居然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也不怕壞了自己的名節,讓別人看笑話。

    「啥?你們還沒有成親,你就……」段彤霓低頭睨了一眼她約莫六個月大的肚子,登時語塞。  她一點都不覺得難為情。「因為他不讓我當俠女,所以我才不嫁給他。」

    段彤霓怔愕了半晌,才吶吶的問:「可是……你都有孩子了,難道不擔心那些閒言閒語嗎?」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我又沒辦法叫他們閉嘴,隨便他們去說,只要我過得快樂就好,幹嘛為別人而活,你說對不對?而且我也很羨慕你。」

    「羨慕我?為什麼?」

    「因為你是個俠女啊!」兵小葵兩眼閃閃發亮,「不但學了一身的好武藝,還可以自由行走江湖,到處打抱不平、見義勇為,受到別人的尊敬,要是我也能像你一樣該有多好。」  「你錯了。」段彤霓苦笑搖著頭。

    兵小葵呆愣一下,「我哪裡錯了?」

    「你以為女人在外頭拋頭露面,別人真的不會說話嗎?只是我比較幸運,因為我出身武林,我爹又是烈沙堡堡主,而且每次出門都是跟著我大哥,別人自然比較不會說閒話,可是,一旦到了該論婚嫁的年紀,這是得替自己找個好歸宿,否則會有更難聽的話傳出來。」她幽幽的傾訴心中的無奈。

    「怎麼會呢?」

    她擠出苦澀的柔美笑靨,「所謂俠女只是表面上風光而已,私底下仍然逃不過女人該有的命運。」

    「不會吧?」兵小葵一顆心涼了半截。

    

    來到霹靂門,因為賀客盈門,上上下下早就忙成一團。  「這裡來往的客人太多了,我們先到裡頭坐一下,有機會我再幫你引見幾位朋友。」因為霹靂門和烈沙堡時有往來,段彤霓來過不下十次,對這裡的環境頗為熟悉。

    話聲方落,便聽見有人喊住她,兵小葵發現她臉上掠過一抹不知所措,特別多看了兩眼,只見對方是名身形高姚、臉蛋嬌麗的姑娘,而且手持女劍,應該也是眾多俠女之一。

    段彤霓勉強的笑了笑,「柳二姑娘。」

    「段彤霓,我還以為你不敢來了,難道你不怕看見我姊姊和玉笙哥在一起有說有笑會傷心?」柳芊芊忍不住挖苦她。

    她心頭一揪,「玉笙哥和令姊是天生一對,我很替他們高興。」  「難道你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心上人要娶別的女人?」

    對於柳芊芊惡意的挑撥,她也只能把眼淚往肚裡吞。「只要玉笙哥能得到幸福就夠了,我會深深的祝福他們。」

    「哼!你倒是想得挺開的嘛!」柳芊芊無趣的撇下紅唇,眼尾霍然掃向站在她身邊的陌生男女,很快的掠過大腹便便的兵小葵,停在一臉冷然的嚴孤鴻身上。「他們是什麼人?」

    段彤霓忍住心上人即將要娶妻,新娘卻不是她的悲傷,為雙方引見。「這位兵小葵兵姑娘是「天下第一劍客」兵融兵前輩的女兒,另外這位是……」一時之間,她不知該怎麼說。

    「他姓嚴,是我孩子的爹。」兵小葵自動幫她接下去。

    她感激的一瞥,然後繼續介紹,「這位就是人稱「雙鳳劍」中的柳芊芊柳二姑娘。」

    柳芊芊大膽的目光覷向高大挺拔,帶著陰沉冷郁氣質的男人,不由得扼腕,「原來已經娶妻了,還真有點可惜。」否則她不介意倒追他。

    原來她孩子的爹還挺受女人青睞的,兵小葵竊笑的心付,先是慕容蟬,現在是柳芊芊,她還真是撿到寶了。

    「好個不要臉的女人!」

    嚴孤鴻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突然進出一句話,當場讓柳芊芊花容變色。

    「你、你罵我什麼?」她顫聲叫道。

    「罵你還算便宜你了,像你這種女人,看了都嫌噁心。」他一臉譏剌的低首睇向兵小葵,「看清楚了嗎?這就是你所謂的俠女,要是你真的變成跟她一樣,我也不要你了。」用那麼露骨的眼神看男人,簡直是不知羞恥!  兵小葵垂眸咕噥,「我又沒說要跟她學……」

    「看完了?可以走了嗎?」

    她猶不放棄,「再等一下嘛!」

    「罵了人就想走?看劍!」柳芊芊羞憤不已的拔劍相向。

    嚴孤鴻連閃都不閃,只見他手指一彈,便將劍尖給震開來了,「哼!不想死就滾到一邊涼快去。」

    「可惡!」她大聲嬌斥,舉劍再次襲擊。

    就在段彤霓不知道該怎麼勸解時,救兵已經趕到。

    「玉笙哥,你來得正好,他們……」段彤霓急得快哭了。  他微哂的安撫她,「沒關係,讓我來處理。」

    柳芊芊見狀,氣急敗壞的告狀,「玉笙哥,這個男人不但出言罵我,還差點打傷我,你快替我教訓他。」

    「芊妹,來者是客,不得無禮。」文質彬彬的青年先是拱手抱拳,歉然的笑了笑,「讓兩位笑話了,在下韓玉笙,不知這位怎麼稱呼?」

    兵小葵勾住嚴孤鴻的手臂,「他姓嚴,只是個無名小卒。」

    「原來是嚴兄和嚴夫人,方才多有得罪,還請見諒。不如大家移到前面的射日小築稍作休憩,讓小弟好生招待。」

    她可是求之不得,「好哇、好哇!」

    這下柳芊芋可就不服了。「玉笙哥,你根本不必如此禮遇他們。」  「芊妹!」不知何時來到的柳依依輕斥。「這是霹靂門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到我這裡來。」

    「姊姊,我……」柳芊芊下面的話因姊姊制止的眼神而打住。

    柳依依旋即朝段彤霓漾開一朵清麗的笑花,「段姑娘,好久不見了。」

    「是啊!恭喜你和玉笙哥要成親了。」面對飄逸絕塵的情敵,她總覺自慚形穢。

    柳依依笑得更美了。「謝謝。」

    柳芊芊在一旁幸災樂禍,「姊姊,我看她是臉在笑、心裡在哭,大家都知道她喜歡玉笙哥,現在玉笙哥要娶你為妻,她不傷心才怪。」  此話一出口,登時讓段彤霓一臉難堪,恨不得馬上找個地洞鑽進去。

    韓玉笙於心不忍,「芊妹,別再說了。」

    「人家說的都是事實嘛!」柳芊芊眼底躍動著勝利的神采。

    「芊芊,原來你跑到這兒來了,害我到處找不到你。」不期然的,段大鵬也尋了過來,有意討好心儀的女子。「你剛才在說什麼事實?」

    她壞心的嬌笑,「當然是你妹妹喜歡玉笙哥的事實羅!」

    「哦!這又不是什麼大新聞,大家都嘛知道,不過誰教她比不上你姊姊,只有拱手把意中人讓賢了。」

    段彤霓見自己的兄長居然當著眾人的面揭開她內心的秘密,嗚咽一聲,滿臉羞窘的跑開。

    「唉!有這種大哥真是悲哀。」兵小葵有感而發的歎道。

    段大鵬直到此刻才注意到他們赫然在場,不禁怒氣勃發的大叫:「你們……你們……怎麼也在這兒?」

    兵小葵鄙視的斜眼看他,「怎麼?只有你能來,我們就不能來嗎?再說你又不是這裡的主人,難不成還得先問過你?」

    「你……」他氣得五官扭曲。

    兵小葵嫌惡的啐了一口,「我實在很看不起你,所以最好不要跟我說話,我擔心待會兒會吐在你身上,我還嫌髒呢!」

    新仇加上舊恨,讓段大鵬怒火中燒,「你活膩了是不是?要不是念在你是女人,又大著肚子,我絕不饒你。」

    「你最好還是別動我,不然倒霉的人是你。」若不是她勾住嚴孤鴻的手臂,不讓他出手,現在這個光會用嘴巴嚷嚷的男人早就變成一具屍體了。

    段大鵬憤怒的握住劍把。

    「不要衝動,大家有話好說。」韓玉笙伸手按住他的手背勸說。

    他氣沖沖的吼叫:「是這個大肚婆太過分了……」

    「孩子的爹,這裡不好玩,我們出去找個地方吃東西,我肚子有點餓了。」兵小葵感覺得到嚴孤鴻體內的怒焰隨時可能爆發,趕緊走人。「不要看了,走啦、走啦!」這些人應該感謝她才對。

    步出了霹靂門,兩人走了一段路,她不解的嘟囔。

    「怎麼現實跟我想像中的差這麼多?俠女真的就像她們那樣嗎?」害她想給它崇拜一下都崇拜不起來。

    「你以為只要學過幾年功夫的女人,就可以被叫做俠女了嗎?」嚴孤鴻嘲笑她太天真,有力的手掌扶在她腰上,小心的攙扶著。「如果真是這樣,那不滿街都是大俠,俠女了。在這世上,配得上大俠、俠女二字的又有幾人?」

    兵小葵滿臉沮喪,「真的是這樣嗎?那我不就沒希望了?」

    「你還是早點死心,等著當娘就好了。」

    她的小嘴霎時嘟得可以吊三斤豬肉。「你這個人都不會鼓勵我,老是潑我冷水,我不當俠女,你最高興了,哼!我才不要讓你太得意呢!」

    嚴孤鴻挑起一邊眉毛冷笑,「隨便你,反正你是跑不掉了,而且最好連想都不要想,否則後果自理。」

    「知道了啦!我又沒說要逃。」現在孩子在肚子裡,他不敢對她怎麼樣,等孩子出生,那就難說了,她才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而且她也覺得自己越來越習慣身邊有他,若離開他,她還真有些捨不得。唉!看來她的俠女之路真是遙遙無期。

      

    因為貪睡又賴床,直到中午過後,兵小葵才懶懶的起來梳洗,因為有孕在身,動作也變得比平常遲鈍和笨拙,有時情緒一來,還會突然流眼淚,為的都是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就像現在,嚴孤鴻還沒走進廂房,就聽見她的哭聲。

    「嗚……」這一哭就一發不可收拾。

    這時他只有捺下性子撫慰她,「怎麼了?是不是餓了?」  兵小葵用哭紅的眼瞪著自己臃腫的身材,「不是啦!嗚……人家變得好胖……衣服都快不能穿了……好像大肥豬喔!嗚哇……」

    「懷孕都是這樣的,等孩子出生就好了。」嚴孤鴻動作生澀的將她擁在懷中,像哄孩子似的輕搖著,「不要哭了。」

    她仰起淚漣漣的小臉,「嗚……那你叫你兒子趕快出來嘛!」

    這種事哪能說快點就能快點的,嚴孤鴻感到啼笑皆非,「現在不行,還要再等三個多月,你再忍一忍。」

    「還要等這麼久啊!到時會變得更胖,嗚……一定會被人家笑……我不敢出門見人了啦……」愛美是所有女人的天性,想到自己變成像拜拜用的大豬公,兵小葵不禁悲從中來,「我不要、我不要……嗚哇……」  嚴孤鴻頓時慌了手腳,「別哭、別哭,沒有人會笑你的,誰要是敢笑,我就殺了他,就算殺光全天下的人也無所謂。」

    「嗚……真的嗎?」她狐疑的斜睨。

    他用下巴抵著她的額頭,「當然是真的。」

    兵小葵哭到都抽搐了,嗚嗚咽咽的說:「因為我懷的是你的兒子,所以你才對我這麼好對不對?連你娶我也是為了孩子……嗚……你根本就不喜歡我……」

    「誰說的?我當然喜歡你,不然就算為了孩子,我也不會委屈自己。」他情急的道出心底的話,直到說出口,他才恍然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  她將淚濕的小臉埋在他胸口,滿足此時此刻相依相偎的溫馨氣氛。「其實我也漸漸喜歡上你了,可是……可是我又不想放棄自己的夢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跟你在一起,又可以當俠女?」

    嚴孤鴻不由得啞然失笑,「你就這麼想當俠女嗎?」他真是服了她的決心和毅力。

    「當然了,這是我十八年來的夢想耶!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一直努力練功,就算再苦、再累也咬牙忍耐,可是怎麼練都練不好,換作是你,你會甘心嗎?」

    他輕柔的按摩她的肩頸,「或許吧!因為我沒遇過。」

    「哼!因為你是練武奇才,當然無法瞭解我的痛苦,跟你說了也是白搭。」兵小葵哽咽的聳著肩。

    「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想想看可以嗎?」他可不想一輩子跟她爭論這個問題。

    兵小葵兩眼冒著星星,「要很久嗎?」

    「我盡量快點。」嚴孤鴻有氣無力的問:「現在不哭了?」

    「嗯。」她微赧的頷首。「我餓了。」

    他歎了口氣,「我去叫夥計把吃的送到房裡來。」

    「不要,我要到樓下吃。」

    嚴孤鴻一臉怔然,「你剛才不是才說不敢出門見人,怎麼現在又決定下樓了?」

    「剛才是剛才,哭一哭就沒事了。」兵小葵臉上的陰霾退去,換上甜美的笑靨。「快幫我穿衣服,我一個人沒辦法。」  俗話說女人心海底針,想不到孕婦的心思更是難測。

    不得已,他這個亮出名號,就可以讓武林人士嚇破膽的羅剎門門主也只有充當婢女伺候她梳妝打扮。

      

    「在房裡吃就好了,何必要下樓?」他實在很擔心她的腳萬一沒踩好,會像顆球的滾下去。

    兵小葵白他一眼,「只有我們兩個大眼瞪小眼,那多沒意思,樓下人多,說不定可以聽到一些江湖奇聞。」

    「小心點,走好。」

    她輕嗔,「我又不是小孩子,連樓梯都不會走,這不是下來了。」

    「謹慎點比較好。」嚴孤鴻不敢說是因為自己對她沒信心。

    「咦?那不是……」才想找個座位用飯,就瞅見坐在角落的段彤霓正和個男人拉-扯扯,打算見義勇為……

    總算逮到段彤霓落單,司馬囂自然不放過向美人示好的機會。「段姑娘,你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就給在下一個機會。」

    「司馬公子,實在對不起,我現在沒有這個心情,請你不要強人所難。」段彤霓怯懦的抗拒著,就怕動作太大,引起別人的注意。「請你放開我。」

    司馬囂反倒更加輕薄的握緊她的柔荑,「你何必非要認定韓玉笙呢?他就要迎娶柳依依,你對他死心吧!況且只要我向令尊提親,他絕對會答應的。」

    她震驚的瞠大眸子,「不!我不要嫁給你。」

    「婚姻大事向來由父母做主,只要段堡主同意,你能說不嗎?」他得意的笑說。

    原就在眼中打滾的淚水,頓時不爭氣的奪眶而出。「我……」

    「喂!」一根手指在司馬囂背上點了點。

    他本能的轉過身,右眼冷不防的挨了一記小拳頭,當場變成黑輪。「你這個大肚婆找死!」說著,他的右手也跟著揮出去。

    兵小葵早就跳開身來,讓她孩子的爹處理善後。

    只見嚴孤鴻順勢攫住那隻手,面不改色的施力。

    「呵……」司馬囂痛哇啦哇啦大叫,豆大的冷汗不斷從額頭沁出來,那模樣別說風流倜儻了,簡直是狼狽不堪。

    「你這只色蝴蝶想對段姑娘做什麼?」兵小葵冷笑的問。

    司馬囂劇痛難忍的呻吟,「在下……只是想表達……自己的仰慕之情……」

    「可是,人家不想讓你仰慕,你這樣強迫人家不好喔!」

    他痛得哀哀叫,「是、是……啊……」

    兵小葵兩手叉腰,抬起下巴,一副很「搖擺」的說:「哼!今天碰到本俠女算你倒霉,還不快跟段姑娘道歉。」

    「段、段姑娘……對不……起,是在下錯……錯了。」這時就算叫他跪下來求饒,恐怕他也會照做。

    「還有,本俠女要你現在對天發誓,若是敢再來騷擾段姑娘,就讓老天爺罰你變成太監。」對男人來說,這可是相當狠毒的了。

    司馬囂嚇得臉色發青,久久不能成言。

    「嗯,你不說是嗎?」兵小葵露出殘酷的笑容,「孩子的爹,你就把他的兩隻手都折斷好了,看他以後手還癢不癢,敢不敢再亂摸女人。」

    「我發誓、我發誓!」他兩腿發軟的照她的意思說了一遍。

    兵小葵滿意地點了點頭,「這還差不多。好了,孩子的爹,放了他吧!下次再讓本俠女逮到,一定親手把你給閹了!」

    「是、是……」手腕一獲得自由,司馬囂再也臭屁不起來,在眾人的嘲笑聲中,連滾帶爬的逃出客棧,可能要很久才會重出江湖。

    她一臉笑咪咪的,「當俠女的滋味果然好過癮喔!孩子的爹,乾脆以後你給我靠,我們攜手做對鴛鴦俠侶怎麼樣?」嗯!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嚴孤鴻冷眼瞅著她生氣盎然的小臉,「你昨晚沒睡飽是不是?到現在還在作白日夢,想都別想。」

    「討厭!你除了給我潑冷水,就什麼都不會說了嗎?哼!小氣鬼,喝涼水。」本能的,成串抱怨溜出她的口。

    他不悅的拉長臉孔出言恫嚇,「你再說一遍,我們馬上就回家。」

    「不說就不說嘛!」兵小葵縮了縮脖子嘀咕。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