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線俠女 第七章
    「嗚……你就會凶我……」受盡委屈的女聲嬌聲埋怨。

    男人按捺著火爆脾氣,降低音量安撫,「好、好,我不凶你。」  「你要先跟我道歉。」

    「道歉?」男人不自覺的揚高聲量。

    女聲旋即嚶嚶低泣,「我就知道你根本沒有誠意……嗚……你對女人沒有好感,說要娶我都是為了孩子……可是我都說要把孩子給你了……誰也不欠誰,你應該放我一馬,幹嘛非娶人家不可?」

    「你這麼不想嫁給我?」男人覺得自尊心受到嚴重的傷害。

    「這還用問!」她要是想嫁,他就是想賴也賴不掉。

    男人的嫉妒心和佔有慾霎時高漲。「為什麼?難道你有更好的對象?」

    「反正我這輩子都不嫁。」女聲拿著手巾擤了擤鼻涕。

    「你不嫁人能做什麼?女人就該讓男人來保護,否則無法生存下去,我想你爹也不會同意的。」  兵小葵登時忘記哭泣,馬上反唇相稽,「你們這些男人就會瞧不起我們女人,只要我能當上俠女,就可以愛到哪裡就到哪裡,整個江湖走透透,並且養活自己,不必依靠男人也可以生存。」

    「你想當……俠女?」嚴孤鴻以一種怪異的眼光瞅著她。

    她抹去頰上的淚痕,挺了挺胸脯,鼻音很重的斜睨他,「怎麼?不行嗎?成為一代俠女可是我從小到大唯一的志向,就算窮極一生,也要追求到底,相信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嚴孤鴻實在很懷疑她的腦袋是什麼做的。「誰跟你說只要當上俠女,就可以不愁吃穿,就算沒有男人也無所謂?」  「當然是我阿爹說的!他跟我說過許多有名的大俠和俠女,只要江湖有難,他們就會出現,為武林,為百姓除害,所以深深受人敬仰,大家都尊敬他們,自然歡迎他們到家裡白吃白喝了,不然你聽過有哪個大俠在處理完武林大事,又得忙著掙錢的……你幹什麼?抽筋了是不是?」

    他自認不是很容易笑的人,可是真的被她說的「童言童語」給逗得快憋不住了,因為忍得太痛苦,連臉皮和嘴角都在抽搐。

    兵小葵羞憤不已的漲紅了臉,「有什麼好笑的?你認為我說的話很可笑是不是?哼!我會做給你看,到時你就笑不出來了。」

    「咳咳,令尊贊成你這麼做嗎?」嚴孤鴻越來越擔心兒子會遺傳到她的智商。

    她皺了下哭紅的鼻頭,「他不同意也不行,為了能夠勝任這個角色,我還要他把我們兵家的無極劍法傳授給我,結果……我阿爹居然說我沒有慧根,當不成一個武藝高強的俠女,為什麼?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人家都花下那麼多年的心血,最後居然付諸流水,我不甘心!」

    嚴孤鴻挑選不會太刺激她的詞句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還沒講完。」反正都已經被他活逮,事跡也敗露,兵小葵乾脆一古腦的將該說的事說完。「後來我阿爹說不如把無極劍法傳給我未來的兒子,這樣我們母子倆將來就可以一塊行走江湖,做對母子雙俠,我想這個辦法很好,所以我就想找個男人,跟他借、借一下東西。」最後一句話說得好小聲。

    他陰森森的睇著她,「所以就挑上我了?」

    「因為正好嘛!」兵小葵嚇得冷汗涔涔。

    嚴孤鴻睇著她越垂越低的腦袋,冷冷一哼,「如果我堅持不把孩子給你,你打算怎麼辦?」

    「嗯,那就只好另想法子了。」她哭喪著臉。

    「再找下一個男人嗎?」那冷冽的語氣讓人聽了不禁全身起雞皮疙瘩。

    兵小葵驚喘一聲,「我、我可沒那麼說喔!」

    「算你還有點腦子。」他的情緒稍好一些。

    她自顧自的低喃,「因為要找能跟你相比的男人,恐怕不太好找。」

    「兵、小、葵!」

    宛如火山爆發似的,轟隆隆的巨響震得她差點耳聾。

    「又、又怎麼了?」她縮了縮脖子。

    嚴孤鴻暴跳如雷的大吼,「你要是再敢找別的男人,我就一掌斃了你,要當俠女,就等下輩子。」

    「可是……」

    他才不會便宜外面的野男人。「沒有可是,婚禮照常舉行。」

    「我不要!人家要當俠女啦!」兵小葵耍起賴來,不斷地跺腳,簡直像是要不到糖吃的小孩。

    「你到底有沒有腦子?說什麼為民除害,你不要替人家惹麻煩就不錯了。」他對她全然沒有信心。

    兵小葵抖了抖唇,淚水奪眶而出。「哇……你好殘忍……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不要嫁給你啦!你又凶、又愛管我……嗚……現在還取笑人家……嗚哇……嫁給你的女人會好慘。」

    他不勝其擾的攢緊眉頭,「你鬧夠了沒有?你到底是十八歲,還是八歲?」

    「嗚哇……我不管啦!我要當俠女……你不讓我當,我就不嫁!」她涕泗縱橫的恫嚇。

    「你……」嚴孤鴻為之氣結,真想摔門走人。「你真以為那些所謂的俠女,真的那麼好當嗎?難道你忘了慕容蟬了?要不是仗著有她爹撐腰,靠她那張俗艷的臉蛋,能在江湖上立足嗎?」

    兵小葵小臉都哭花了,不死心的哽咽道:「嗚……她是例外嘛!」

    「還有別忘了,這是個男尊女卑的朝代,就算是俠女,一樣要依附著男人,或是親人,或是兄弟,否則難免遭人非議,這是永遠不變的道理。」他義正辭嚴的道。

    「我才不信!」她已經將他的人格貶低了。

    嚴孤鴻揉了揉額角,「要我怎麼說你才信?」

    「除非我親耳聽她們說……」

    他僅剩的耐性快沒了。「好,我派人去把她們抓來。」

    「啥?把她們抓來?」兵小葵錯愕的問。

    「你不是想見她們嗎?那我就一個個把她們抓來,讓你親自問清楚比較快。」這辦法乾脆又俐落。

    兵小葵怪叫一聲,「人家是俠女耶!你怎麼可以無緣無故綁架她們?而且這樣一來,她們對我的印象就會不好,怎麼肯再跟我做朋友?」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最好是能登門拜訪她們,這樣才能顯示出我的誠意。」她提出她的高見。

    嚴孤鴻下顎發緊,磨著牙說:「好,我答應。」

    「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咦,你說什麼?」等到她意識到他說了什麼,整張臉都亮了起來,涎著噁心巴拉的笑容問道:「你真的要帶我去?不是在藉故拖延時間,然後再架著我拜堂?」

    「如果這樣能讓你心甘情願的跟我拜堂成親,有何不可?」他只是不想有個落跑新娘,那可是有損男人的顏面!雖然可以派人看著她,但是就算困住她的人,綁不住她的心也是枉然。

    兵小葵高興地攀住他的項頸,膩在他懷中撒嬌。「謝謝你,我暫時收回剛才罵你的話,以後有需要再拿出來用。」

    他沒好氣的怒視她嬌憨的小臉,「你希望我聽了這些話會覺得高興?我再鄭重警告你一次,下次再敢偷跑,我真會打條狗鏈把你拴起來,我說話算話。」

    「好嘛好嘛!我保證下次會先經過你的允許再逃。」她甜笑的說。

    嚴孤鴻總覺得她笑中有詐,不過他有辦法治她。「保證還不夠,我要你發毒誓,如果違背諾言,就讓老天爺罰我們兒子將來不是習武的人才。」

    「那怎麼行?」兵小葵一臉氣呼呼,「要是他真的變成那樣,那我不是更當不成俠女了?」

    「你不肯發誓是不是?好,我們哪裡也甭去,你就等著當新娘子好了。」

    她垮下肩頭,擠出兩泡淚水,無比哀怨的說:「好嘛!發誓就發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兵小葵對天發誓絕不再偷跑,若是違背誓言,就罰我們的兒子將來不是習武之材,這樣可以了嗎?」

    「很好。」嚴孤鴻眼底掠過一抹少見的笑意。

    兵小葵眼淚汪汪的咕噥,「我就說一定會被他制得死死的,現在噩夢成真了,要是真嫁給他,我的人生注定是黑暗的。」

    幾天之後,嚴孤鴻履行了他的承諾,打包好行李,坐上馬車,準備帶她去見見心目中所謂的俠女,終於讓她破涕為笑。

      

    打從有了身孕至今,從未嘗過孕吐之苦的兵小葵,經過數日的舟車勞頓,即便速度已經很慢了,還是讓她吐到七葷八素,臉色發白,好幾次差點讓嚴孤鴻打包扔回家,最後都在她又是哭鬧又是要脅的情形下,終於歷盡艱辛的來到目的地,而且經過這些日子的單獨相處,兩人的感情在不知不覺中大有斬獲。

    嚴孤鴻實在不懂自己為什麼要為她費這麼多心思,他不是只當她是生孩子的工具,一旦孩子生下,就再也沒有任何牽扯?但事情演變到今天,似乎已經脫離原先計畫的軌道,兩人的關係日漸緊密,似乎要糾纏一輩子,這也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不過,他也發覺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排斥,好像他們的緣分早在上輩子就注定好,自然的就像呼吸空氣般,讓他漸漸學會調整自己的心態,去適應兩人的關係。

    瞪著她像豬的吃相,他實在又好氣又好笑。

    「孩子的爹,你肚子不餓嗎?」因為不能叫門主,怕暴露身份,也不能叫相公,因為他們還沒成親,所以她乾脆就叫他孩子的爹,既貼切又親近。

    他陰沉著臉,「我沒你好胃口。」

    見嚴孤鴻臉色還是很臭,兵小葵趕忙放低姿態,「對不起嘛!人家怎麼知道會吐成這樣,不過,我現在已經不吐了,你就別生氣了。」

    「你要是再給我出狀況,我們馬上回去。」他撂下最後通牒。

    兵小葵順手夾了隻雞腿向他獻慇勤,「好好好,我都聽你的就是了,來!我挑了最大只的給你喔!這幾天真是辛苦你,好好的慰勞你一下。」

    瞄了下她一暝大一寸的圓腹,嚴孤鴻面露隱憂,「我看待會兒還是叫掌櫃的請個大夫來看一下比較安心。」想到她吐得快虛脫的模樣,方圓百里又找不到大夫,那時他才真正的體會到什麼叫做恐懼。

    「我是他娘,孩子健不健康還需要問大夫嗎?」兵小葵白他一眼,「你就會窮緊張,每次開口閉口都是你兒子,也不會問問我有沒有餓壞了?累不累?真是有夠偏心的。」

    他輕歎,順水推舟的問:「你餓壞了吧?累不累?」

    兵小葵乘機「搖擺」一下,大吐苦水,「我又餓又累,可是你老是臭著一張臉,害我都沒胃口,萬一餓著你兒子,都是你的錯。」

    「好好好,我不生氣,你快吃,不要把身子餓壞了。」他主動幫她夾菜,這可是過去不曾有過的舉動,且眼底不自覺的展現一絲柔情。

    她笑得眼睛都瞇成半月型了。「如果你以後都對我這麼好,也不限制我的行動,還答應讓我去當俠女,那我就考慮嫁給你。」

    嚴孤鴻馬上變臉,冷冷一睇,「不要得寸進尺!」就知道這個女人不能寵,否則早晚爬到他頭上撒野。

    「小氣。」她就知道世上沒有那麼好康的代志,男人都很自私,娶了老婆就鎖在家裡,不讓她到外頭見見世面。「一定是怕我以後比他出名,他會沒面子。」

    他已經習慣她碎碎念的毛病。「你不吃的話,我叫人撤走了。」

    「人家還沒吃飽耶!」兵小葵怕沒得吃似的,把菜猛往碗裡頭夾,直到堆成小山高才罷休。

    耳根子總算得到清靜,嚴孤鴻才開始進食。

    他們下榻的這家客棧可是此地最大、最有名的,平常就已高明滿座,可是近日正逢霹靂門老門主韓征過六十大壽,武林各方好漢全聚集到此,打算在三日後,登門拜壽,因此有八成以上投宿的房客全是有名有姓的江湖人物。

    兵小葵似乎也發覺到了,小嘴不停的吃著,骨碌碌的大眼也不時的東瞟西瞄。

    「孩子的爹,你看坐在我們四周的人,他們身上都佩帶著各式兵器,看起來好神氣、好威風喔!」她好生羨慕。

    他逕自喝著酒,連頭也不抬一下,讓她在那兒自說自話。

    「你看,你看!坐在我們斜對面的有個大光頭,眼如銅鈴、聲如洪鐘,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嚴孤鴻裝作不認識她,因為實在太丟臉了。

    她的音量不自覺的提高了,高呼一聲,「還有我們後面那一桌的……你快看!他只有一條手臂耶!哇!他的眼神好凶,跟你有得比喔!」

    大概是驚歎聲太大了,引來鄰近幾個桌次的客人側目,還有人當場笑了出來,而那名獨臂人果然目光凶狠的瞪了過來。

    「坐下!」嚴孤鴻低斥。

    兵小葵摸了摸鼻子,把嘴巴閉上,不過才一下下又不安分的動來動去,當她不小心瞟到在場中居然有名年輕貌美的姑娘,讓她的情緒為之振奮。

    「你看,那邊還有女的耶!而且年紀跟我差不多,人家就可以當俠女,好羨慕喔!」她不禁羨慕的直盯著對方看。

    似乎感受到兵小葵的目光,美姑娘也注意到她,對她微微的頷了下螓首示意,讓她驚喜的嬌呼,「你看!她在跟我點頭耶!」

    嚴孤鴻乾脆用鮮花餅堵住她的小口。「閉嘴!」

    「唔唔……」接受到他的瞪視,兵小葵只好委屈的吃起口中的餅來。

    嚴孤鴻繼續喝著酒,但他天生強悍的作風,以及孤傲嚴酷的氣質,慢慢引起在座所有人的疑惑,任誰都看得出他是個深藏不露的絕頂高手,不過卻怎麼也想不出他的身份。

    見他臉色稍霽,兵小葵小心翼翼的問:「孩子的爹,你認識這些人嗎?」

    「不認識。」

    兵小葵一臉詫異,「怎麼會呢?我還以為你最起碼也聽過他們的名號,想不到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唉!真讓我失望。」

    「我沒必要認識。」嚴孤鴻冷淡的回一句。

    「可是,我想認識耶!」她眼巴巴的眺望著坐在前面兩桌的美姑娘。「如果能跟俠女做朋友該有多好!不如我過去自我介紹好了。」

    他很不給面子的兜頭潑她一桶冷水,「人家根本不想認識你。」

    「誰說的?我才不信她這麼勢利,再說,我阿爹好歹也是「天下第一劍客」,雖然退隱江湖,但也算小有名氣,認識我才不會丟臉。」

    嚴孤鴻注意到在座的人聽見「天下第一劍客」的名號,紛紛開始交頭接耳,顯然已經引起不必要的關注。

    「我想不用介紹了,大家已經知道你是「天下第一劍客」的女兒了。」他淡諷的說:「要你不惹事還真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她立即為自己申辯,「人家只是想交個朋友而已,誰教你不認識他們。」

    「哼!烈沙堡的人有什麼好結交的?」嚴孤鴻輕蔑的口吻登時讓眾人的臉色微變,尤其是和美姑娘同桌的一行人,更是義憤填膺。

    兵小葵嬌嗔,「你不是說不認識?怎麼知道他們是烈沙堡的人?」

    「你問那麼多幹什麼?吃飽了就回房休息。」

    「再等一下嘛!」她就知道他根本是不想說,而不是不認識。「除非你告訴我那個大光頭是誰?不然我就親自去問他。」

    他橫睨她一眼,慢吞吞的說:「大力金剛王宗錕。」

    「那個只有一條手臂的呢?」

    嚴孤鴻很不情願的回答,「獨臂刀王邊仲夫。」

    「還有、還有那個看起來很臭屁,身邊還跟著好幾個婢女伺候的男人呢?」兵小葵兩眼閃著興奮的光芒,激動的問。

    這女人有完沒完?

    「蝴蝶公子司馬囂,夠了吧?」

    「那坐在他對面的那個人呢?」

    「鬼斧王鼎……夠了!」嚴孤鴻拍桌而起,直想一把將她拎起,扔到床上去,或者丟回羅剎門算了。

    兵小葵還沒開口抗議,已經有人上門踢館了。

    「大哥,不要這樣,人家說不定只是無心的。」段彤霓輕顰娥眉,阻止兄長上前理論。

    年輕氣盛的段大鵬嚥不下這口氣,只想討回個公道。

    「你不要管,我自有分寸。」

    她見阻止無效,只有乾著急的份。

    「在下是烈沙堡少堡主段大鵬,這位是舍妹段彤霓,聽說這位夫人是「天下第一劍客」兵融兵前輩的女兒?」段大鵬口氣雖然誠懇,不過眼中卻帶著敵意。

    兵小葵同樣抱拳回禮,笑吟吟的打量這對人品出眾的兄妹。「原來是段少堡主和段姑娘,你們也認識我阿爹嗎?」

    「不認得,不過,家父曾和他有過數面之緣,對他的淡泊名利讚譽有加。」隨後,他眼光不善的斜睇嚴孤鴻,「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嚴孤鴻無視他們的存在,將飯錢擱在桌上,拉著兵小葵就要走人,這無疑是一種挑釁的舉動。

    「慢著!」段大鵬大喝。

    他冷冷一瞥,「你在跟我說話?」

    「閣下方才說話的口氣,分明是看不起我烈沙堡。」

    「沒錯。」嚴孤鴻大方承認。

    話聲方落,大小抽氣聲此起彼落。

    烈沙堡是關外第一大堡,十幾年前還曾經幫助朝廷對抗外族的侵略,所以深受武林中人的敬重,聽見有人出言侮辱,自然同仇敵愾。

    「你……」段大鵬臉色丕變,「請閣下報上名來!」

    兵小葵本能的縮到嚴孤鴻身後去,用指頭戳戳他的後腰,「喂!你說的太過分了吧?」她可不想死在這裡。

    他不動如山的睥睨眾人,掀動唇角冷嘲道:「我什麼地方過分了?我向來只信自己,誰也看不起。」

    這男人真是狂妄得可以。「那也沒必要這麼老實嘛!現在可好了,弄成這樣怎麼收場?」

    「大哥,你忘了我們出門前爹怎麼叮嚀的嗎?」不愛打打殺殺的段彤霓眼看情勢一觸即發,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我們是專程來跟韓老前輩拜壽的,千萬不要無端生事。」

    段大鵬怒斥,「明明是他先侮辱我們,難道我們就得忍氣吞聲?」

    「少堡主說得沒錯,我宗錕就第一個看不下去。」理著大光頭的大力金剛出面聲援。

    「這小子實在太囂張了,不給他點苦頭吃,他還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哎喲∼∼到底是誰有眼不識泰山了?待會兒可不要哀哀叫。」兵小葵忍不住咕噥,一面陪笑的說:「呵呵,段少堡主,我孩子的爹本來就不太會說話,要是有得罪的地方,我代替他跟你們道歉,千萬不要打架,免得傷了和氣。」

    血氣方剛的段大鵬不願妥協,他早就想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哼!除非他親口道歉,否則不能說算了就算了。」

    嚴孤鴻鄙夷的挑起眉,「憑你?」

    「喂!」兵小葵又猛戳他的後腰,「你給我搞清楚,我是來跟他們交朋友的,不是來結仇的耶!」

    段彤霓用嬌柔的眼神催促著,「已經沒事了,兩位請快走吧!」

    「小妹……」段大鵬怒目相視。

    她息事寧人的乞求,「大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就別為難人家了。」

    「哈哈……少堡主有這麼一位柔順善良的妹妹,真是好福氣。」有蝴蝶公子之稱的司馬囂用著淫邪的眼光瞅著段彤霓,自命風流的笑歎,「真不曉得將來有誰能娶得到她。」

    懼於他有色的眼神,段彤霓一臉求助的睞向兵小葵,她馬上會意過來。

    「孩子的爹,我覺得肚子怪怪的,想躺下來休息一下,你快點扶我回房去。」

    嚴孤鴻聽見她身體不適,頓時怒火全熄了,橫抱起她,便轉身拾級上樓去了,讓段大鵬氣得撲撲跳。

    「哼!我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你的。」

      

    嚴孤鴻將佯裝不舒服的兵小葵安置在被褥下,眼底盛滿擔憂之色,「你躺好,我去叫掌櫃的請大夫來。」

    「不用了,我是騙你的。」見嚴孤鴻馬上拉長了臉,就要發火,她忙用小手摀住他的嘴巴,「先不要急著罵我嘛!我只是不想看見你們打起來才這麼說。」  嚴孤鴻著惱的抓下她的小手,「以後不要開這種玩笑。」

    「如果我沒這麼說,你是不是要使出那個什麼掌,將他們全部打死?」兵小葵沒好氣的質問,「看你脾氣這麼壞,動不動就要宰人,我們兒子以後要是有樣學樣,那不是仇家滿天下了。」

    「哼!」

    她硬將他拉到床畔坐下,故意轉移話題。「你不是帶我來看俠女的嗎?你確定真的有?」

    「韓征過大壽算是武林盛事,各大門派都會來參加,至少也會看到幾個。」嚴孤鴻冷厲的警告她,「這已經是我最大的限度,不要再給我找任何理由。」  兵小葵跟他打起馬虎眼,「等我見過她們再說。」

    「你越來越不怕我了喔!」他整張臉驀地刷黑下來,陰陰的說:「不要以為我會一直容忍你,也不要試探我的心。」

    她拊掌叫好,「好哇!等孩子生下以後,你也不用容忍我了,我們就此分道揚鑣,你當你的羅剎門門主,我繼續追求我的俠女夢,兩不相欠。」

    嚴孤鴻指著她的俏鼻,為之氣結。「你……」

    「我這次真的累了,晚安。」兵小葵鑽進被窩裡,躲在裡頭偷笑,呵呵,風水輪流轉,這次總算讓她佔上風,真爽!

    翌日晌午,養足了精神,她迫不及待的準備出門。

    「孩子的爹,我們該出門了。」兵小葵興致高昂的拖著滿心不願的嚴孤鴻,步出客棧大門,「我們現在就上霹靂門去。」

    他任由她又拖又拉,「何必這麼費事?我直接把她們「請」來不就好了。」

    「我看是抓吧?你就不能用溫和一點的方式嗎?」

    嚴孤鴻輕扯下嘴角,「只要能解決事情就好,何必在意用什麼方法,街上人這麼多,你大著肚子多不方便……」

    「我不管、我不管1」她扁起小嘴叫嚷,「我就是要去嘛!人家盼了好久,終於可以見到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俠女,你要是給我搞砸了,這輩子休想叫我嫁給你,聽到了沒有?」

    他額間青筋暴凸,很想發火,卻也知道再凶她,鐵定淹大水。「隨便你,你高興就好。」莫非是前世欠她的債,這世要栽在她身上?  兵小葵霎時笑意嫣然,「我就知道你最明理了。」

    「少灌迷湯了!」

    她笑容滿面的囑咐著,「還有,待會兒我們到了霹靂門,你不要隨便開口,免得又把所有的人得罪光了。」

    嚴孤鴻張口欲言,不過,見她心情太好,又再度合上,免得一言不合吵起來。

    「對了!」她驀然想到,「得先買個「伴手」才不會失禮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