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的救贖 第六章
    第二天清晨,生物鐘極其準確的魏復生突然醒來,好半晌才確認自己的確是在周青峰的家中——看著身上略嫌寬大的睡衣,他忍不住坐在床上發了一陣呆,直到有人敲著門問道:「醒了嗎?我要進來了。」  

    他這才收斂心神,「請、請進。」  

    周青峰推門進屋,手裡拿著魏復生的衣服遞給他,「已經洗過了。」  

    魏復生默默地接過,本來想說聲「謝謝」,但嘴唇動了幾下,終於沒有說出口——對於這個人,他還是心存戒懼。  

    「今天有什麼打算?需不需要請假處理家裡的事?」周青峰問道,在床邊的櫃子裡翻檢了一陣之後,站在目瞪口呆的魏復生面前旁若無人地換起衣服來。  

    他的身材高大勻稱,健碩結實,但應該不是上健身房鍛煉出來的文明肌肉,看起來倒像是長期體力勞動的結果。  

    「小白兔,怎麼不說話呀!是我的身材太好了嗎?」利落地穿上合身的白色襯衫跟灰黑色長褲,一抹惡質的笑容又爬上周青峰的嘴角。  

    「不是……我……」對於他的調侃魏復生毫無招架之力,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窘迫地低下頭,下一秒卻只見一條鐵蛈滫滷衒灝噱漹a被遞到自己的眼前。  

    幹什麼?魏復生一愕,不解地抬頭一望,目光正好對準了低頭看他的周青峰,「幫我打。」他用低沉的聲音命令著,眼神堅持。  

    「咦?」魏復生小小地驚呼一聲,臉莫名其妙地紅了——他究竟想做什麼?  

    「快點。」周青峰坐在床邊,很不耐煩地催促著,硬是把那條領帶塞進他的手中,「我可沒多少時間跟你耗。」  

    魏復生無奈,只好默默將領帶掛上他的脖子,慢慢地纏繞起來。因為一直都只給自己綁,現在突然轉了個方向,導致他的動作不太熟練——魏復生這才猛然發覺,除了做愛之外,晴光在平時並不是特別喜歡跟自己親近。  

    周青峰的雙手分別撐在魏復生身體的兩側將他整個人包圍住,嘴唇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到了他的耳邊,輕輕問道:「沒給那傢伙打過領帶?」語氣既調侃又認真,謎一般的複雜。  

    魏復生努力忽略掉那噴在他敏感耳廓上的熱氣和包裹住自己的清爽氣息,低低地「嗯」了一聲。慌亂之中,顫抖的雙手動作更加笨拙了。  

    空氣中瀰漫著難以言喻的親暱和曖昧,這讓魏復生覺得非常不自在。等到終於將領帶打好,他才緩過一口氣:「好了……啊!」他突然驚叫了一聲。  

    感覺那人溫潤的唇已然精確無比地在自己的頸動脈上印下一串熱吻,魏復生全身一僵,條件反射地推開他,雙手隨即緊緊抓住了剛才微微敞開的領口,滿是驚惶與戒備的雙眼瞪著面前笑得一臉無辜的始作俑者。  

    「呵呵,別緊張嘛,這只是給小白兔周到服務的謝禮而已。」周青峰站起身,隨意地將散落在額前的頭髮向後撥弄,動作很是灑脫,「不好意思,看樣子是嚇到你了。不過……」他再度將頭湊到魏復生的耳邊,用壞心的聲音呢喃道:「很美味喔。」  

    「你!」魏復生咬著牙握緊了拳頭,而周青峰卻哈哈一笑,開門走了出去,「趕快起床去辦事吧!下午再到公司去,我會幫你請半天假。有什麼事就打電話找我,別自己一個人在那邊歇斯底里的,難看。」  

    咦?魏復生徹底呆掉,為什麼他會……  

    房東的話讓魏復生喜憂參半。  

    喜的是那套房子房東有買保險,而且保險的費用已經算入每個月的房租中了,所以還能挽回大部分損失;憂的是他必須要付錢重新裝修房屋才能繼續住下去,費用雖然不是太多,但以他目前的經濟狀況來看還是非常吃緊。  

    「我們一接到大廈管理人員的電話就趕過去了——那時候我跟我先生還沒吃完晚飯呢!他們說怎麼也聯絡不到住戶本人只好找我們……」房東丁太太有些不滿,絮絮叨叨地抱怨著,「趕過去的時候消防隊已經在滅火,幸好房間裡面沒人,不然出人命就糟糕啦。消防隊說是從廚房引起的火災,大概是爐子沒關好人就出去了,電線燃起來才起火的——我說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不小心啊……多虧發現得算是及時,沒有連累到鄰居。我們昨天可是一直忙到差不多晚上十點才把事情全部解決掉的,你倒好在外面玩得多開心呀……回去被嚇一跳吧?圍觀的人還真是多呢。」她可不知道魏復生半夜三更才回家,大家早已經作鳥獸散回家跟周公喝茶去了。  

    「呃?那個……還好。真是非常對不起!!」魏復生向她鄭重地道歉,心裡亦喜亦驚。太好了!起火的時候房子裡沒人,這麼說來晴光應該沒事,到現在他擔心楊晴光的一顆心才回到原來的地方,可是——「爐子……沒有關嗎?」自己臨走的時候不是有囑咐過他吃飯?莫非他根本沒在意?  

    「是啊是啊,真是粗心呢!還有啊……」丁太太用奇怪的眼神望著魏復生說道:「你是不是有個合住的人?」因為她一直只跟魏復生打交道,所以對楊晴光並不熟悉。  

    魏復生一驚,晴光——怎麼了嗎?「是的,他……」  

    「他好奇怪喔!大家跑出來看救火的時候我明明有看到他在人群裡出現,正想過去問問他怎麼回事,可是他突然轉身就跑走了……」丁太太有些困惑地說道,「因為跟他不是太熟,我也不好追上去叫住他。不過後來鄰居跟我說那傢伙就是你的室友啦,有人看見他剛剛在樓下的餐館吃完飯,正準備回家的。真是奇怪的傢伙……家裡都失火了耶,他怎麼能像沒事似的一點都不管……」  

    魏復生聽著聽著,一顆心慢慢地沉到了最低處,全身冰冷。  

    跟房東再三地道歉後他告辭了,邊走邊緩緩地從口袋裡掏出電話,按下了一組倒背如流的號碼。  

    「晴光。」魏復生顫抖地輕喚了一聲,帶著自己都無法釐清的複雜情緒。  

    終於接通的電話那頭傳來楊晴光懶洋洋的聲音:「復生哥,什麼事?昨天回學校裡……」  

    「不是已經搬回來住了嗎?」魏復生平靜地問道,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為什麼突然又回學校了?家裡的環境不是比學校舒服很多。」  

    「復生哥,你……」楊晴光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他變得吞吞吐吐,「我……那個,最近突然有點事……」  

    「你知道的,對不對?」魏復生深吸了一口氣,悲哀地質問出聲,「家裡失火的事,你知道的……」  

    「復生哥,你在說什麼?!」楊晴光突然激動起來,「家裡發生了什麼事?」  

    「晴光……」魏復生的全身突然掠過一陣陣尖銳的刺痛,彷彿要將他凌遲——這個世界上,自己究竟還可以相信誰?「其實我不會怪你的。就算你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就算你出門吃飯不小心忘記關掉電爐引起火災,我都絕對不會怪你……」如果你肯第一時間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你肯留在我身邊跟我共同面對困難,而不是選擇逃避責任,讓我獨自一人為你的安危憂心如焚!!那種可怕的滋味,他絕對不想再嘗第二遍……  

    楊晴光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仍舊勉強地說道:「復生哥,你究竟在說什麼呀……我昨天被同學叫出去吃飯,之後就回學校了,根本不知道……」  

    「請不要再說下去了,晴光。」魏復生疲憊地說著。他已經厭倦了欺騙,更厭倦了——自欺,「我們……」他狠狠地咬了咬下唇,半晌仍舊堅決地說了出來,「分手吧。」  

    說出這句話時,連魏復生自己都能聽見心靈坍塌的聲音。  

    「復生哥?!」電話那頭傳來不可置信的叫聲。  

    魏復生中午到達公司的時候,大家都到餐廳吃午餐去了。他獨自一人坐在空蕩蕩的辦公室內,拚命地工作。  

    「小白兔,事情辦得怎麼樣?這次要破多少財啊?你最近還真不是普通的倒霉咧。」身後傳來周青峰的聲音,帶著一絲調侃。  

    魏復生一動也不動,逕自看著電腦屏幕。  

    「喂!你這是什麼態度!」周青峰惱了,衝過去關掉他的顯示屏,「居然敢不理——你又怎麼了?!」他錯愕地看見魏復生表情木然,毫無生氣的臉蒼白得像個鬼。這種狀況周青峰很熟悉——那應該是小白兔極度傷心時的表現。  

    魏復生呆看了他半晌,突然不帶一絲感情地問道:「周青峰,你可不可以再給我介紹幾個客人?什麼樣的都無所謂……我需要錢。」  

    周青峰的眉毛一挑,然後瞇著眼睛湊近他:「你在說什麼?我沒聽清楚誒。」這傢伙瘋了嗎?就因為房子被燒了?  

    「我需要錢,所以想——接客。我剛剛發覺這樣其實滿好賺的呢。」魏復生重複了一遍,突然「呵呵呵呵」地笑起來,「不可以嗎?」  

    周青峰對他的異常視若無睹,只淡淡地問:「房東訛詐你嗎?」  

    魏復生無意識地搖搖頭,「並沒有……房東是好人。都是我不好啦……我答應她要把房子修好的,所以我需要錢。」  

    周青峰睥睨著他,冷笑一聲:「好啊。只要你願意。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他的聲音越發的冷冽,「別對發財抱大太希望——因為像你這樣犯賤的貨色,通常都不值什麼錢。」  

    魏復生聽了他的話就像是受了刺激的蝸牛一樣,倏地抬頭,眼神絕望。突然覺得不敢面對眼前這個一臉輕視的人,他只能選擇閉上眼睛,「周青峰,請不要那樣看我……」現在連這個惡魔,都看不起他了——啊,不不,他從來都是很看不起自己的。  

    到底要怎麼辦,才好呢?到底他應該做什麼,才是值得讚許的呢?他還需要繼續努力地為別人而活下去嗎?魏復生只覺得周圍好冷,好冷……  

    感覺有人歎息了一聲將他的頭攬進懷中,緩緩地撫摩著他的頭髮和他的背。一陣陣溫暖讓魏復生無意識地喟歎了一聲,「你贏了,周青峰……我剛剛跟晴光——分手了。」  

    連魏復生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告訴周青峰這些。他只是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在這個世界上,竟然只有面前的這個惡魔,才能完全地理解自己是多麼的……痛苦。  

    一直到晚上下班魏復生都在考慮該怎麼找個便宜點的旅館住一段時間,好支撐到下個月發薪水去修房子——因為他的手頭實在是沒什麼閒錢。  

    自從被威脅以來,每個月周青峰都會按時從他那裡拿走一筆不少的錢,一分也不肯少。奇怪的是每次魏復生被迫去「接客」的錢他倒是一筆一筆的付得很清楚,照他的話講是要「銀貨兩訖」,而且如果魏復生拒絕接受,他還會發火。  

    關於這一點魏復生實在是非常頭疼,他認為這就是周青峰惡毒的地方——一旦自己收了錢,那麼他「賣身」的事實就永遠也無法抹殺了。魏復生在內心無比地渴望能夠早日擺脫這樣的命運。至於中午他跟周青峰說什麼要去找更多的客人云云,完全只是想要自暴自棄罷了,而且在周青峰無情的打擊下,他幾乎是立刻就羞愧地放棄了這個愚蠢的念頭。  

    正要離開辦公室,電話忽然響了起來,魏復生接起來問了一聲:「喂?」  

    「復生哥。」電話那頭的楊晴光似乎無精打采,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懇求,「晚上一起吃飯,好嗎?我請你去吃川菜,我有話要跟你說……」  

    「晴光。」聽到這個聲音,魏復生的心又開始痛了起來,他閉了閉眼睛,搖搖頭忍住原諒他的衝動,「我——不想見你。」若是見面的話,一定又會對他心軟的……魏復生知道自己一向無法拒絕晴光。  

    其實他並不僅僅因為昨天的事情就如此衝動地決定跟楊晴光分手,而是之前的種種跡像已經可以充分地證明很多事情,只是他怎麼也不願意相信而已。昨天的事,只是個臨界點罷了。  

    到了今天,是夢的話也該醒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如此乾脆地拒絕了晴光,魏復生竟然隱隱有一種「解脫」的輕鬆感覺,好像自己終於不必再品嚐那些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的卑微心情了。  

    想到這裡他倏地一驚——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跟晴光之間的感情已經變成了如此可怕的負擔?  

    「復生哥……」楊晴光還想說什麼,魏復生卻打斷了他,匆匆說了聲「對不起」,決絕地掛斷了電話。  

    剛剛掛上,鈴聲卻再度響起。魏復生微微皺眉,抓起電話就說:「什麼都不用說了,我不會見你的。我現在要下班……」  

    「嘖嘖,小白兔,你把我當成誰了?今天這麼凶,果然是失戀了……」周青峰笑著打斷滔滔不絕的他,魏復生愣了一下住了嘴,幾乎可以想像出電話那頭他邪惡的笑臉。  

    「晚上想吃什麼?有沒有好建議?」周青峰收起笑意問道,「不然等一會兒一起去超市看看,回家自己動手做也不錯。你也順便買點必需品帶過去,你家裡都燒得差不多了吧。」  

    魏復生愕然,「喂!你別自己亂決定……」誰說過要和他回家的?還一起逛超市咧……少荒謬了,「我要去找住的地方,你自己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好了。」  

    「你說——要找什麼地方?」對方的聲音突然變得非常「輕柔」,魏復生的心臟頓時漏跳了一拍,好可怕的語氣!他說錯了什麼嗎?「我……」  

    「不准走,等我下來要你好看。」周青峰狠狠地掛上電話,剩下魏復生忐忑不安地拿著聽筒,呆在原地。  

    直到周青峰推門進入辦公室的時候,魏復生才回過神來。他很豬頭地先看了看周青峰,又看了看手中的電話,慌忙飛快地重重掛上,卻不小心被聽筒壓到了食指。  

    「噢!」他忍痛小小聲地叫著。  

    周青峰見他手忙腳亂的笨拙樣子,實在忍不住爆笑出聲:「喂,你該不會一直維持這個姿勢到現在吧?」他搖著頭,一臉的惋惜,「你真是很遜誒小白兔……」  

    這究竟是誰的錯啊!魏復生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悶悶地說道:「我知道。」反正有些人就只會欺負他而已,尤其是眼前的這個魔鬼!  

    「生氣啦?」周青峰斜眼瞧著一臉悻悻然的他,「你啊……」  

    他邊說邊靠近,抓起魏復生的右手仔細看了看,然後執起那根略微紅腫的食指,突然毫無預警地送進溫暖的口腔中,細細密密地吮吸起來。  

    「你、你幹什麼!」魏復生瞪大眼,呆了幾秒鐘後猛地將手抽回,握成拳頭護在胸前——剛才竟然有一陣熟悉的酥麻感從指尖一直傳遞到心臟跟全身……這太可怕了!!  

    接下來是一陣短暫卻彷彿窒息的沉默。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會膠著。雖然未交一語,但在四目交投中,那一縷脆弱的信任好似又重新回到兩人之間。  

    「房子修好之前暫時住我那邊吧。我會算你房租——我們好歹也是同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別便宜了那些開旅館的吸血鬼。」周青峰半開玩笑地打破沉寂,語氣中竟有一點點期盼的味道。  

    魏復生搖搖頭,「不,我不去……」昨天如果不是情況太過混亂,他是怎麼也不可能會傻傻跟著周青峰走的——這個人對自己而言實在是太危險了。  

    「OK,那我們做個交易如何?」周青峰聳聳肩,自信地一挑嘴角,「你住我那裡,我給你推掉FRED的約會,而且答應以後不再讓你去賣,怎麼樣?」他一臉「你賺到了」的表情。  

    「咦?」魏復生有些驚訝,懷疑地看著周青峰,「你——到底想怎麼樣?」無事獻慇勤,該不會有更可怕的事吧?不過如果他真的肯放過自己,魏復生倒是滿心動的——是否可以賭一下?反正最糟糕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你那是什麼眼神……我只不過是想找個人免費替我做做家務罷了。」  

    「你說的是真話嗎?你保證以後不再逼我做那種事?」只要不再做那種事,魏復生覺得一切尚可忍受,不過——不能怪他想太多,該不會才離虎口又入狼窩吧?「只是去給你做家務?那你會不會……會不會……」想起今天早晨被迫幫他打領帶和剛才被他吮食指的事,魏復生的臉上微微泛起紅暈。  

    「我保證不會強姦你。」周青峰看他一副欲言又止、龜龜毛毛的樣子,乾脆直截了當地替他說出心中的話,一臉無辜又無害的笑容柔和了他臉部過分凌厲的線條,顯得溫和多了。  

    「呃——」魏復生差點被他粗俗的話噎住,「周青峰!你……」他、他怎麼可以輕易地說出這種話?!  

    「這難道不是你想要說的?我好心幫你說出來而已。」周青峰好笑地欣賞他被人看穿之後,一張臉漲得通紅、手足無措的窘迫樣子。  

    「我哪、哪有要說這個……」魏復生咕噥著強辯,但卻隱藏不住一絲心虛,「而且你的話根本就不能相信。」  

    「唔……」周青峰聽了他的話點著頭輕輕哼了一聲,忽然正色起來,「那我用我死去爹媽的名義發誓,這總該可以了吧,聖女貞德?」  

    「你——」魏復生心中一凜,無暇顧及對方話中的調侃,連忙帶著歉意看向一臉無所謂的周青峰。他的父母——這麼早就都去世了嗎?「對不起,我並不是故意要……」  

    「好了好了,偉大善良的小白兔。」周青峰笑著打斷他,「如果你真同情我的話,趕緊想想今天晚上怎麼餵飽我吧,我快要餓死了!」  

    魏復生一向不太喜歡下館子,他覺得那些東西都太貴,而且又吃不飽,所以決定回家做飯。  

    兩個人一起來到超市裡,魏復生走在前面仔細地挑選食物,周青峰推著車跟在後面。  

    「清蒸鱈魚,你愛吃嗎?」他小心翼翼地問周青峰。  

    因為楊晴光一向對食物很挑剔,所以魏復生在做飯之前已經習慣了要徵詢對方的意見——今天,晴光他到底……不不,不能再想晴光。  

    周青峰點點頭「嗯」了一聲,表示沒意見。第一道菜通過。  

    「那……素三鮮呢,要吃嗎?」  

    「嗯。」沒意見。  

    「酸菜粉絲湯?」  

    「嗯。」仍舊沒意見。  

    「周青峰,你怎麼不提提要求?」魏復生不滿地問,這樣讓他怎麼煮菜?  

    「我不挑食啊,什麼都吃的。」周青峰一臉的無辜。想當年他窮得叮噹響的時候連醬油拌飯都當成魚翅燕窩吃,不過說出來小白兔肯定不信。  

    「騙人。」魏復生果然不相信地看了他一眼,「你上次明明說過不喜歡吃炸雞翅……」雖然那時候自己的情緒很差,但周青峰說了什麼他還是記得住的。  

    「所以呢?」周青峰看著他,目光中意味深長:「你有什麼結論?」笨蛋小白兔,公司的午餐明明是自助式的,他怎麼可能會去選自己不喜歡吃的菜色?!如果不是見不得他瘦津津的樣子……  

    什麼結論?魏復生一愣,突然他想到一個可能,「難道……」他恍然大悟地看著周青峰,小心求證道:「你是不是嫌公司的廚師手藝不好?」  

    周青峰滿臉的期待迅速轉變為一排黑線,「白癡……走啦!」他沒好氣地叫了一聲,氣呼呼地推著車子先走了。  

    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生氣的魏復生連忙跟上去,滿腹的委屈跟疑問,「什麼嘛……」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