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塵路 第六卷 第三章 冰與火(3)
    他抬頭看著被白霧包裹的天空說道,「我啊,從小很蠢,又愛惹事,總是不受別人的喜歡,我也以為這一輩子就會這樣活下去。不過當我隨著師尊修行以後,總是沒有輸過,所以同門們都尊敬我,讓我覺得生活的很有樂趣。」

    「你想說什麼?」星瞳沉聲問道,眼前這個已經雙腿被折斷,面上蒼白的男子明明元氣大傷,卻隱隱透出一股危險的氣息,讓她警惕的後退了一步。

    「我只是想說,我並不喜歡以前的那種生活,所以我可以死,但卻絕對不能敗!」胡明舒低聲吼道,他猛的將朱雀劍插入自己的胸口,隨著劍中發出的陣陣悲鳴,沖天的烈焰猛的從他五官冒出。

    「以我之血,釋汝之靈……」他全身已經被胸口冒出的烈焰燒成焦黑一團,但面上卻出奇的冷靜,胸口湧出的鮮血急速湧出,瞬間被烈焰蒸發升騰,空中瀰漫著嗆鼻的味道。

    空中的四散的狂焰已經凝聚成形,化成一隻巨大的火鳥,雙翅撲閃之間,空氣已經被炙烤得扭曲,凝聚了胡明舒生命的這一擊雖然還沒有使出,但那股強大無匹的威壓已經將場內的眾人牢牢逼住。

    上古靈獸朱雀,火焰的王者,雖然只是一個分身,但卻不是現在的修真者所能夠抵擋的。

    「不好。」夏無塵顯然沒有料到對方竟然使出這一招,若是讓他全力完成召喚。只怕在場的所有人都要被烈焰焚燒成劫灰。

    他全力朝星瞳奔去,隨著他的行動,一直隱藏在暗處的兩人也閃了出來,他們面上滿是驚懼,飛快的朝胡明舒衝了過去。

    「師兄,快停下來。我們還在裡面啊!」其中的一個矮胖的男子急聲叫道,見胡明舒毫無反應,他咬緊了牙關,稍一猶豫,從懷中取出一道靈符,雙手一握,靈符猛地變化出一個巨大的神將,當頭就擊了過去。

    「轟隆」。一聲悶響,看起來威猛無匹的神將雙拳擊下,卻被火焰震的反彈了回來,只是一觸。雙臂已經被融化成了金汁流下。

    劍芒,冰劍,各種攻擊如雨點般飛了過去,但都沒有任何效果,朱雀的形體越變越大,那種焚盡天地的氣勢透著火焰發散開來,雖然熱的全身汗如雨下,但夏無塵卻覺得後背陣陣發寒。

    「沒有辦法了嗎?」他咬了咬牙,猛的將星瞳拉在了身後。滅神劍在空中急速旋轉,黑白雙色的劍芒化成一個陰陽魚的形狀,頓時將烈焰隔在了外面。

    「星瞳,全力防護!」他轉頭高聲叫道,手中的儲物指環光芒閃動,一顆閃著紫色幽光的滅劫雷已經翻在了指尖。

    「看來只有用到它了,希望之前領悟出來的東西有用吧。」夏無塵苦笑了一聲。這是他秘密的武器,本來準備留到最後的,但看眼前的架勢,卻是不得不使出來了。

    「朱雀奉……」胡明舒全身除了頭顱,已經被焚燒成了焦炭,他嘴角拚命的蠕動,卻是再也發出聲音來,眼看著逐漸成型的朱雀慢慢消散,他不甘的怒吼著,但已經無能為力。

    畢竟以元氣大傷的肉身勉強召喚太古的靈獸,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縱然已經存了死志,但也沒有能堅持到最後一刻。

    隨著他身體斜斜的倒下,漫天的烈焰漸漸消散,只剩下還閃著紅芒的朱雀劍不時的悲鳴著,提醒著眾人剛才的危機。

    「混蛋,說要了一起配合,你自己一個人逞威風,還差點把我們都拖下水,真是該死。」矮胖的男子鬆了口氣,他擦了把額頭的汗水,看著倒在地上的胡明舒厲聲罵道。

    他越說越氣憤,忽然猛的一腳踢出,硬生生的將還算完好的頭顱踢地飛射了過去。

    空中一道晶瑩閃過,胡明舒僅剩下的頭顱被冰封了起來,無聲的滾落在地上。

    「你也不甘心吧。」星瞳低聲說道,誰也沒有注意她雙臂上奇異的紋路已經被解開了一半,她輕輕的將雙袖垂落,默默的站了出來

    「星瞳,下面讓我們來吧。」夏無塵看了她一眼,輕聲說道。戰況的激烈已經超出了他的預計,雖然相信眼前少女的實力,但內心卻不願意再讓她涉險。

    「我還可以的。」星瞳抬手將耳側灼燒的焦黃的頭髮挽到腦後,眼中閃過一絲堅定,淡聲說道。

    「還是讓我們來吧!」蚩破天大聲吼道,他看著對面那兩個面色不善的男子,將手中的血斧緊了緊,狠狠的對瞪了過去。

    「我若是敗了,自然就輪到你了。」星瞳冷冷地說道,冰魄發出清冷的寒芒,將她整個人罩在其中,已經消散的白霧又漸漸的聚集了起來。

    「不要太勉強。」看著她的眼睛,夏無塵再沒有說話,只是將她的手微一握緊,輕聲在的耳邊說道。

    「嗯」,星瞳眼中閃過一絲柔色,她輕輕點頭,瘦弱的身體已經隱沒在白霧之中。

    寒風斜來,落霜楓葉紛紛灑灑的飄了下來,落在人的身上,那一片艷紅就像是被染上了一般,再也不曾落下,火焰已經不在,寒意越發深重,緩緩的透入人的心中。

    「還想用同樣的招數對付我們嗎?未免太小瞧我們了吧。」男子冷聲笑著,轉頭對著夏無塵說道,「你們就算是一起上,我們也只是兩人對付。」

    夏無塵並不為所動,只是淡淡的笑著。「你好像高估了自己吧。」

    「哼!」男子不怒反笑,「師弟,我們長生殿什麼時候也會被這種無名的小宗派取笑了?」

    「師兄,他既然想讓自己人送死,那我們還客氣什麼。」他身後的男子面色陰沉,雙眼就像始終沒有睡醒般微閉著,但雙眼開合之間,卻射出一股冷厲的寒芒,顯然也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

    「那我們可要多給他們點教訓了,免得別人說我們長生殿出來的門人都是和這個傢伙一樣差勁可就不好了。」矮胖的男子笑著說道,似乎認為眼前的幾人已經不堪一擊。

    「若是在這裡爭口舌之利,不如想想怎麼樣收場吧。」夏無塵輕輕退後,聲音已經淡不可聞。

    「有本事你別跑!」男子厲喝道,卻被呼嘯聲打斷了叫罵。

    冰彈劃破長空,冷冷的射了過來,漫天的晶瑩。

    男子雙手併攏,只是一個手勢,神將猛地撲出,冰彈雖多,但卻被神將巨大的身體擋住,翻起一片水汽落下。

    「都說了同樣的招數無效了,你好像聽不懂似的。」男子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他從懷中取出玉符。口中輕輕的念動,一道光華無聲的散去。

    「師弟,化靈符已經布下。現在不必擔心她的幻術,先把這麻煩的白霧驅散再說。」矮胖男子雙手在空中上下翻飛,神將雙臂已經被他修補好,沉重的腳步震得地下轟轟做響。

    「好,且看我的駛風術!」面目陰沉的男子猛地睜開雙眼,雙臂徐徐張開,竟然比普通人長上了許多,他身體微一旋轉,懸狂在週身的空管互相碰撞在一起,發出叮咚的脆響聲。

    「叮叮」,聲音越響越急,到了後來已經連成了一線,滿空都是急切的嗚嗚聲。

    「龍卷!」男子厲聲喝道,雙手開合之間,幾道巨大的旋風呼嘯著射了出去,只是瞬間,白霧已經被拉扯著捲進了旋風之中,週遭的景物片刻就已經變的清楚可見。

    「真是可惜啊,若是他肯聽從我的意見,以你的風術配合他的朱雀之火,火借風勢,哪裡會落得如此下場。」矮胖男子歎了口氣說道。

    「不過像這樣狂妄自大的人,死了也好,就憑我們兩人,一樣可以輕易結果他們。」他看著遠處靜靜站立的星瞳說道。

    被驅散了藏身的白霧,已經失去了先機,就連擅長的幻術也被敵人看破,星瞳面上卻沒有一絲驚慌,她只是那樣站著,手中的冰魄無聲的閃動,透體的寒芒圍繞著她來回流轉。

    「小姑娘,雖然我不太喜歡殺女人,不過偶爾殺殺也是很開心的事情。」男子手指微一轉動,神將猛的踏步朝前,強烈的勁風蕩起一片飛塵,用力朝星瞳踩了下去。

    憑空出現的冰柱將星瞳圍在其中,如同小山峰一般支撐起了神將巨大的腳,縱然他如何用力,卻這麼樣也無法踏破那幾道冰柱。

    矮胖男子面上變的微紅,他正要全力催動神將,驅風的男子卻站在了他的面前。

    「師兄,不如讓我來吧,看我用烈風將她慢慢撕扯成碎片。」滿臉陰沉的男子舔了舔嘴唇,眼中閃過一道嗜血的光芒。

    「小姑娘,聽見了吧,若是在我手中,你還可以落個全屍,要是讓我師弟出手,你可就什麼都不會剩下了。」矮胖的男子看了看站在遠處的夏無塵,「現在放棄,還可以留得一條命,你可要考慮清楚。」

    「有本事就過來吧。」星瞳將手中的冰魄平舉,在妖氣的灌注下,冰柱陡然升高,神將措手不及之下,被猛地掀翻,地下震起漫天的灰塵。

    「哼,真的那麼想死嗎?」雖然顧忌一直站在後面的夏無塵,但被星瞳一再激怒,矮胖男子也失去了耐心,他轉頭說道,「師弟,我來掠陣,這個女人就交給你了。」

    「嘿嘿,早就應該讓我來了。」男子眼中露出一點喜色。

    「從哪裡開始好了?」他上下打量著星瞳。滿臉的掙獰,「那就先斷掉左腿吧,我已經好久沒有聽到女人的慘叫聲了,希望今天不要讓我失望才好。」

    他雙手揮動,胳膊上輕輕的像被蚊子叮了一口,卻沒有任何動靜。不要說烈風了,就連塵土都沒有捲起一片。

    「怎麼回事?」這駛風術他修行數十年,已經純熟無比,只需要一個手勢就可以發出,但眼下雙手狂揮,但卻沒有一絲風冒出。

    遠處,星瞳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手指猛地一拉。

    「師弟。你的手!」矮胖男子驚聲叫道,他眼睜睜地看著血光在空中湧現,然後就是施展風術的男子長長的雙臂被寸寸割裂開來。斷成了無數碎片落在了地上。

    「我的手!」男子低聲狂吼道,直到此刻,他才感覺到疼痛,尖銳的刺痛感沿著斷裂的傷口慢慢擴散,寒氣迅速封閉著他全身的經脈,只是片刻,就連這痛苦也感覺不到了,渾身的冰寒。

    「妖女,我和你拼了!」沒有手,他的雙腳一樣可以使出風術,雖然雙臂被截斷。寒氣已經入體,但他的動作還是極快,雙腳閃動之間,一團旋風已經成形,只要微一抬腳就可以發出。

    面目陰沉的男子抬起頭來,他要確定星瞳的位置。但他卻只看見少女眼底的淡漠和無奈的殺意。

    沒有任何徵兆,男子的頭顱突然斷落,妖艷的血沫噴射而出,但轉眼間就被寒芒封印,化為片片血色的花瓣飄零,淡淡的染在人身上,淺淺的滲了進去,點點殷紅,如同櫻花散落。

    已經凝聚成型的旋風失去了方向,猛的朝主人捲去,帶的他凌空飛起。脆響之間,無數血肉落下,剛才還活著的男子已經變成了碎片紛紛揚揚的掉落了下來。

    「這是什麼!」矮胖男子呆呆地看著漫天的散落的屍體,被鮮血激盪之下,空中隱隱有銀芒閃現,但想要仔細尋找的時候,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幽鶴!」有之前的例子在眼前,他全身緊繃,卻是一動也不敢動,口中高聲叫道,這是他現在唯一的可以不依靠靈符就可以使用的法術。

    藍色的幽體在空中閃現,如同鶴般平平的滑翔,藍芒閃過,終於將隱約閃動的銀芒探了出來。

    在他的周圍,密密麻麻的透明銀絲,如同一張巨大的網,層層疊疊的將四周全部淹沒,銀絲的盡頭是一把閃著寒芒的長劍,而此刻這把劍就握在那個始終面無表情的少女手中。

    只是微微的顫抖,他已經感覺到了手臂上傳來的疼痛,那種刺骨的冰寒,好像要麻痺整個身體一般,他想要開口說話,但舌頭下也有一根銀絲冷冷的橫立,他就像是被捉住的蝴蝶,縱然曾經在花間飛舞,但此刻卻被折斷了雙翼。

    遠處的神將已經爬了起來,沒有主人的命令,他茫然不知所從,巨大的腳步聲在地上迴盪,如同荒野中的怒吼。

    「饒命……」男子雖然不能說話,但眼睛卻將這個意思傳遞了出去。

    次,死亡的恐懼距離他是如此之近。

    他看著少女緩緩的搖頭,一股苦澀的鐵蚳頓時從口中冒出,透明的銀絲陡然收緊,沒有多餘的痛苦,就如同被千萬把利刃切割過一般,男子身體猛的暴開,激射而出的鮮血在空中凝成了一朵異形的血花

    神將轟隆倒地,失去召喚人靈氣的支撐,他也不過是一具傀儡罷了,暖暖的陽光輕輕的灑落,伴著傀儡的消融,一切都已經結束,但林間的山風依舊呼嘯,嗚咽著掠過大地。

    星瞳面上已經蒼白的失了顏色,看著遍地的屍骸,她的手指微微顫抖,忽然趴在地上嘔吐了起來。

    不管掌握了多大的力量,不管下了多大的決心,她也只是一個少女而已,雖然知道這是你死我活的爭鬥,但眼睜睜地看著剛才還活生生的人轉眼就死在她的手中,還是讓她心中一陣翻騰。

    「你做的很好。」夏無塵取出一塊手絹,輕輕的替她擦淨嘴角。

    「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星瞳偎依在他的懷中,輕聲說道。

    「我知道的。」夏無塵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柔色說道。

    修真者漠視世情,看破生死,但也絕對不是一蹴而就,任誰都要經歷生命在手中流逝的感覺,只要不是天生無情,喜好殺戮的人,總是會有那麼一些不習慣的。

    淡淡的暖意環繞在她的身邊,熟悉的味道讓她安心,看著眼前這個淡然的少年,星瞳忽然覺得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回報,她伸手環住夏無塵的腰,低頭沉沉睡去,眼角的淚痕在陽光下閃著晶瑩的顏色,緩緩的飄落。

    場,玄心宗對長生殿。

    玄心宗勝,長生殿三名弟子全滅。

    蘇平章將手中的赤月環輕輕擦拭,觸手冰冷。如一塊靜冰般的圓環顯得越發晶瑩剔透,透著陽光看去,遠處的景物如同被放大一般,忽然出現在眼前。

    他滿意的轉動著赤月環,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影。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