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女大變身 第十章
    夏天一天一天過去,眼見秋天就要來臨了。

    對許多人來說,這將是個無法平靜的多事之秋。

    「嗯……」她怎麼了?

    郝詩齋緩緩的移動著頭部,突如其來的疼痛,教她忍不住皺起了眉。

    她記得自己在千燭屋,龐千燁哄著她……然後她到廚房拿了一碗麵,回來時就看見——

    燁受傷了!她得快點去救他!

    「燁——」

    郝詩齋大聲叫喚出龐千燁的名字,雙眸猛然睜開,身子從床上彈跳而起,但隨即手腕處傳來一股力量,將她拉回床上。

    「啊!」

    郝詩齋重重的彈回到床上,疼痛感讓她一瞬間清醒了過來。

    這裡……不是千燭屋。四面灰白的牆壁,消毒水的味道,醫院制式的床單,還有——

    一副將她銬在床欄上的冰冷手銬!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為什麼會被銬住?

    她努力的想要扯下手銬,卻是徒勞無功。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報告,嫌犯醒了!請組長過來!」

    嫌犯?

    郝詩齋轉過頭,看到一個警察,一面拿著對講機,一面向自己走來。

    「警察先生!為什麼銬住我?我……沒有做什麼害人的事,快點放開我!」她死命的拉扯著手銬,「請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干燭屋有人受傷了,是龐氏集團的總裁,你們得快去救他……」

    「郝詩齋,你殺人跟裝傻的功力倒是不相上下嘛!」只見大批的警力在接到看守的員警呼叫後,魚貫而入,帶頭的刑事組長毫不客氣的先冷諷了她一番。

    「殺人?我沒有殺人啊!我是要救人啊!」郝詩齋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急忙解釋,「警察先生,請你告訴我,龐千燁怎麼了?他傷得嚴不嚴重?」

    「下手的人是你,你說嚴不嚴重?」

    「什麼?」警察的說詞讓她登時傻了眼。她連忙辯白道:「警察先生,我沒有殺人,燁原本帶我去幹燭屋避風頭,結果卻遇上成思玉……」

    「你還好意思說!就是因為談判不成,你才會痛下殺手吧?你可知道龐先生被你害得有多慘嗎?剛剛醫師說,因為他在火場待太久,再加上刀子深入肺部,氣管燒灼,導致腦部缺氧,情況不是很樂觀,醒來的機會更是渺茫!」

    「什麼?」郝詩齋愣住了,臉色煞白。

    刑事組長用更為冷漠的表情看著她,「你以為我們會上你的當嗎?剛剛龐千燁的秘書已經到場錄製口供了,你可是有雙重人格的人,而且成小姐在現場目睹了一切,若不是因為她死裡逃生,將一切事情全都告訴我們,我們或許真會被你騙過去。不過現在嘛……奉勸你,別把警察當傻於!」

    「你……你在說什麼?」郝詩齋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在她昏睡的這一段時間裡,世界完全變天。「我真的沒有殺害他!你們怎麼不相信我呢?是成思玉殺他的!」

    「你還敢狡辯?李秘書這兒有太多關於你過去的機密文件,要我們一件一件拿出來跟你對質嗎?」

    說完,便派人去請來李勝男,然而這卻讓郝詩齋的反應更加激烈——

    「啪」的一聲,郝詩齋銬著手銬的手奮力拉扯著,整個人激動的坐了起來。「你們相信我,燁真的不是我殺的!而且經過這一場災難的刺激,我現在兩個人格已經合而為一了!」

    因為她失去的記憶已全部憶起,她終於恢復正常了。

    一旁的刑警連忙衝上去制止她的瘋狂抗爭,醫療人員也街上前試圖安撫她,隨後醫師還替她打了鎮靜劑,終於令郝詩齋安靜了下來,意識剎那間又模糊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她根本沒有想過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為何大家都要她擔下這莫須有的罪……

    「李……李秘書……」

    郝詩齋緩緩的說著,想要趁自己還沒有完全失去意識前,做最後一件她可以替龐千燁做的事情。

    「什麼事?」李勝男趨前一步,心情十分錯綜複雜。

    「請你……把我手上的翠玉環……脫下來……拿到燁的床前……」她的眼神開始渙散,眼淚也不由自主的流下,「這是我媽媽的遺物……曾經帶給我……好運……讓我認識了燁……這翠玉環……請交給他……我希望他一切平安……醒過來……」

    是的。

    是母親的翠玉環讓她的人生有了變化。

    因為它,她認識了龐千燁,讓她在苦澀而忙碌的人生之中,多了一段愛情的甘美回憶……

    而現在,她要把最後的好運,全部送給他。

    ¥灨D灨D

    秋風蕭瑟,人事紛亂。

    「那一天晚上,我去千燭屋談判……」

    電視上,媒體仍在大力報導著龐氏集團年輕總裁遭到情殺的事件,成思玉成為現場唯一的目擊證人,她在節目中大吐苦水,哭得梨花帶淚,控訴當天的情況是多麼的瘋狂。

    螢幕上的她頻頻拭淚,「結果龐千燁說他兩者都要,郝詩齋無法容忍龐千燁的花心,跟他爆發激烈口角……後來談判不成,郝詩齋先是用刀子威脅說要自殺,後來又與他發生扭打,意外就發生了,刀子就這麼刺進他的胸口……」

    「結果呢?」主持人體貼的遞過面紙,追問所有的細節。

    「結果龐千燁倒了下去……接著郝詩齋又說要跟我同歸於盡,於是點了火,現場就燒了起來……」

    說到最後,成思玉終於忍不住趴在桌上嚎啕大哭,「我的燁……我的燁啊……」

    坐在電視機前面的李勝男看到這一幕,立刻按下遙控器轉台。

    「我說過人真的不是我殺的!」

    在另外一台的新聞節目中,只見郝詩齋一面掙扎,一面大聲的對鏡頭咆哮,「我真的沒有殺燁!不是我殺的!」

    這事情無疑的一面倒。

    郝詩齋不但有人格分裂的病史,再加上出身不好,刀柄上又有她的指紋,不論怎麼看,情勢都對成思玉有利多了,幾乎所有人都相信了她的說辭。

    而且,龐千燁的狀況一直很不好,醫師說他因為待在火場太久,氣管燒灼,導致腦部缺氧,因此能醒過來的機會不是很樂觀。

    這麼一來,郝詩齋雖然極力辯解,但相信她的人實在是屈指可數。

    龐氏集團的一切仍繼續照常運作,董事會已經推派出代理的總裁,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只是……

    只是有些人的人生已經不同。

    李勝男在郝詩齋被拘捕的時候去看過她,然而這個女孩子已經沒有像之前第一次見面時那樣的銳氣,還把她自己的翠玉環脫了下來,交給了自己……

    她的眼淚是真的嗎?

    她說的話是真的嗎?

    她的眼中閃著對情人的不捨和疼惜,讓他受到震撼,原本他也一直以為是郝詩齋下的毒手;但經過這樣的事件之後,他有點動搖。

    因此,他真的替她把翠玉環擺在龐千燁的床頭邊;只是這樣做,奇跡真的會出現嗎?

    李勝男苦笑了一下,穿上外套,起身下樓——今天又是他要去探望龐千燁的日子。

    雖入了秋,可總會有幾個颱風會來擾亂,今天是個最佳的典型颱風日,可地上的人事也都起了紛亂……

    ¥灨D灨D

    「轟隆——」

    雷聲悶悶的從厚雲之中傳來,詭異的天空陰鬱的堆積起深淺不一的雲層,白光三不五時就從雲層的密縫中若隱若現。大地吹起了風,可這風一點兒也沒清涼的作用,帶著一股風雨欲來的氣魄,悶著一股氣,掃蕩無人的街道。

    坐落於山腰上的龐氏紀念醫院八風吹不動,慘白的巨大建築物佇立在陰綠的林子裡,顯得特別突兀。

    「啪啦!」

    長長的醫院走廊上突然傳出一聲巨響,為這個詭譎多變的日子,增添了幾抹詭異的色彩。

    「發生什麼事了?」

    龐氏集團總裁秘書李勝男聽到這不尋常的響聲,連忙放下手中探病的鮮花,直奔主子龐千燁的個人專屬病房。而當他衝進病房的那一瞬間,立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住了——

    「勝……勝男……你站在……那裡做什麼……」

    潔白的病床上散落著維生的精密儀器,原本躺在那兒的龐千燁,竟已起身坐在床沿——不知曾經有多少醫師來診斷過,多少醫師斷言他若真的醒來,可說是奇跡;然而現在的他,真的醒了,剛剛那一聲巨響,就是他推倒點滴架的傑作!

    是的。

    他沉睡了太久,不斷的夢見火焰吞噬掉郝詩齋的身體,他想要拯救她,卻怎麼也無法提起力氣……

    他終於可以體會,為何有些人會慶幸噩夢只是場夢。

    倘若噩夢成真,他無力挽救最心愛的小女人,他絕對會抱憾終身;但幸好那只是場夢,現在他醒過來了,還有機會翻牌重來。

    他的身體疼痛得不得了,可是他知道還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那就是他最剖捨不下的小女人!

    「總……總裁……」李勝男先是愣了一下,接著馬上反應過來,立刻向前攙扶,一面按下床邊的警鈴,「快點過來!總裁醒了!」

    「勝男……」

    龐千燁喘著氣,俊美的側臉像是灰白的蠟像,緊皺的眉頭無言的表現出他現在的痛苦;但他還是堅持著從毫無血色的唇中,說出清楚的一字一句,「詩……齋呢?」

    「您先歇著,才剛清醒,這樣很容易讓身體……」李勝男扶著他,苦口婆心的勸他多休息,「待會兒讓醫師替您詳盡的診斷,等您的身體好一點,我再……」

    「詩齋呢?她……沒事吧?」

    龐千燁的語氣加重了。即使臉色雪白,他還是念著那個小女人。

    「總裁,您……」

    「我問你郝詩齋呢?」龐千燁吼著,眼神恢復成如過往那個商業鉅子般的銳利,瞬間李勝男就像是被老鷹盯上的獵物,動彈不得。

    「快點把詩齋……找來……」

    龐千燁吼完那一聲之後,因牽動身體的傷口,俊美的臉龐出現了痛苦的表情;然而他的視線卻沒有離開過放在床旁桌上,那只翠綠的玉環……

    她從來不曾讓那只翠玉環離身的。

    他曾經千方百計想要她脫下那只翠玉環,可無論他怎麼做,她不脫就是不脫;但現在她卻將它歸還給他,這……

    難道她真的要離他而去?

    「誰讓病人起來的?他可是受了重傷啊!」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之際,醫師和護士衝了進來,大夥兒七手八腳把龐千燁再攙扶回床上。

    退到一旁的李勝男,看著主子接受治療,心裡十分震撼。

    為什麼總裁一醒來,就急著想找殺害自己的兇手?

    當初總裁跟那個一窮二白的郝詩齋交往,就已經跌破大家的眼鏡,不知傷害了多少千金名媛的心,還為她甩了才交往一個禮拜的立委千金成思玉:然而最後卻證明那個女人是狼子野心……

    那個女人究竟有什麼神奇的魅力?

    居然能讓商業鉅子龐千燁在鬼門關前徘徊一圈,好不容易返回人間後,還是一心掛念著她……

    就這樣,整件事情在龐千燁清醒後,完全翻轉,案情急轉直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