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女大變身 第九章
    陽光燦爛,前些天的暴風雨完全沒有留下任何足跡,天空中白雲高掛,大地萬物看來祥和快樂。

    鏡子中的郝詩齋,穿著嶄新的白襯衫跟桃紅色窄裙,臉上露出了一個十分幸福的微笑。手裡拿著口紅,輕輕的在嘴唇上抹上了一層桃紅,現在的她,是擁有滿滿愛情祝福的小女人。

    那天晚上回到家後,雖然一身疲憊,卻是滿心歡喜。

    她會等他的。

    等他交代清楚,等他給她一個完美的未來。

    她沒有錢也沒有勢力,但是卻有很多很多的時間。

    現在的她,只能乖乖的等待,每天規律的上下班努力工作,其他的,就交給時間來安排。

    拿起皮包,她打開房門,準備快快樂樂的去上班,卻沒有想到才剛剛踏出房門,就被一片閃光燈炫花了眼!

    「郝小姐!請問一下,你是怎麼認識龐總裁的?」

    「郝小姐,聽說你那天在市場叫賣,還跟龐總裁兩個人跑給警察追是嗎?」

    「郝小姐,請問你平常在公司上完班,還到市場兼差嗎?」

    「郝小姐,聽說你的父母親私奔之後雙雙發生意外,但是案情並不單純,你是唯一的目擊者是嗎?」

    「郝小姐……」

    這些記者是從哪裡來的?

    大量的鎂光燈直照著郝詩齋,她還來不及閃躲,麥克風又一支一支的疊了上來,放在前頭要她說話。

    「你……你們是不是搞錯了?」她瞇起眼睛,左邊一閃、右邊一閃的鎂光燈照得她頭暈眼花,「我不是什麼名人……」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記者會蜂擁而來?

    她只不過是想要過著平淡的日子,雖然她知道跟龐千燁交往以後,可能會有這些記者以放大鏡的方式來檢視自己,但是她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請你發表一下感言,你是用什麼方式讓龐總裁傾心於你的?」

    「請問一下你有什麼獨特的法寶,得以打敗所有的女人,得到龐總裁的青睞?」

    女記者尖銳的問題配上一直向她伸來的麥克風,彷彿是一把銳利的劍,插在她的身上。

    「你燁們……弄錯了……我沒有……」

    郝詩齋一面撥開人群,企圖要走到馬路上,誰知後面立刻疾駛來一部大車,逼得那群嗜血的媒體們紛紛閃躲。

    「過來!」

    只見車門一打開,一隻大手將郝詩齋拉進車裡,在這瞬間,她看見了龐千燁焦急的臉龐——

    她終於安全了。

    ¥灨D灨D

    晚風徐徐,入夜之後的天空飄起了微微小雨,千燭屋今夜仍是紙醉金迷的最佳去處。

    外頭的夜夜笙歌,傳不進郝詩齋的世界裡。

    龐千燁將她帶往後面自己專屬的休息辦公室,裡面充滿吉普賽的神秘風格,圖騰花樣的窗簾盤著落地窗而下,古典的羅馬石柱跟幾尊漂亮的石膏像擺放在房間各處,特意訂做的白色牛皮沙發柔軟巨大,可容納兩個人。漆黑的檀木桌上擺著幾份文件,然而龐千燁已經無心處理,唯一想到的只有縮在柔軟沙發上的小女人。

    「抱歉,讓你捲進這場風波裡。」

    她眨了眨眼,想要擠出一點微笑,卻還是沒有力氣,縮著身子的模樣,讓沙發更顯得巨大。

    「請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把所有的事情壓下來的。」

    「真的能嗎?」

    她把頭撇開,不想讓龐千燁看見她的淚光。她是愛他,但是父母親的意外是她人生之中,一個非常大的傷害,她不希望被挖掘出來。

    「是的,郝詩齋小姐,我能保證絕對不會讓那些八卦雜誌的記者再嘴碎下去。」

    這時,突然房裡的電視被打了開來,螢幕上出現的竟是龐千燁的臉!

    「你……」

    郝詩齋又氣又好笑,一轉頭,只見龐千燁拿著一台手提攝影機,將鏡頭對準自己,影像傳輸線則接到電視上,難怪電視上會出現他裝鬼臉的模樣。

    「根據我們的獨家報導,龐千燁先生認真的表示,他再也不會讓郝小姐受傷了,一定會打造一個完全安全的環境給她∼∼」看見所愛的小女人臉上又開始有了微笑,他更加賣力了。

    「好啦!我知道啦!」她總算破涕為笑。

    「對不起,是我太不小心了。」

    他放下攝影機,摸摸她粉嫩的臉頰,心中滿是憐惜,「你先在這兒住一陣子,我請袁主任替你買了盥洗用具及衣服等等,你先避避風頭,等我跟成思玉說清楚後再做打算。」

    「謝……謝謝。」

    見到原本總是笑容滿面的郝詩齋變成了個小可憐,龐千燁好捨不得,他一把摟住她,緩緩說著,「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忘記了媒體的可怕,只顧著談戀愛……你跟我不一樣,不該被那些可惡的媒體糾纏。」

    「不,沒關係……」

    她用力的回抱他,感受得到龐千燁的誠心真意。

    「跟你談戀愛,本來就要有所覺悟,會被那些煩人的媒體騷擾。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我沒有想到,他們會這麼可怕,把我父母的事情都查得一清二楚……」她苦笑著說。

    事隔多年,媒體無所不能,將她忌諱的事情全部查得一清二楚。

    「我已經下令叫人去平息這場風波了。」他用力抱緊懷裡的小女人,不讓她感到孤單寂寞。「我會保護你。」

    「嘩……」

    「咕嚕∼∼」

    就在這羅曼蒂克的氣氛下,突然間,她的肚子出現了抗議聲。

    這……這真是太遜了啦!好不容易有這麼浪漫的時候,卻……

    郝詩齋臉紅了起來,惹得龐千燁大笑,「你一定還沒吃東西吧?」

    「嗯……是啊!」被媒體追了一整天,她完全沒有吃東西的心情。

    「你要不要到我們這兒的廚房參觀一下?」他故作輕鬆的問道:「千燭屋的餐飲可是有上過報紙評監的喔!」

    「真的嗎?」她的眼睛亮了起來。

    「是真的,去參觀一下吧,順便帶幾樣吃的給我。」

    一直悶在這裡也不是辦法,他希望這個小女人可以改變一下心情。

    目送郝詩齋出了門,他微笑的將電視關掉,拿起手提攝影機,倒帶看著剛剛拍下的畫面。畫面裡的郝詩齋,是那麼的惹人憐愛,看得他的唇不由自主的揚起。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龐千燁以為是郝詩齋回來了,連忙將攝影機的按鍵再度打開,將鏡頭對準門口,準備再多拍幾張。

    「砰!」

    門被用力的推開,可惜門外並不是郝詩齋,而是怒氣沖沖的成思玉!

    ¥灨D灨D

    「龐千燁!」

    成思玉怒火沖天,將手中幾份晚報全丟到他的桌子上——每一份報紙都用滿版的方式,報導郝詩齋與龐千燁的緋聞。

    成思玉的臉色相當難看,「你把我這個女朋友當成什麼了?」她高分貝的怒吼著,精心妝點過的臉龐此刻看起來猙獰不已。

    「我一直把你當成是我的唯一,我一直這麼相信你,你居然……你居然背叛我!」

    成思玉坐在沙發上,開始演出絕佳的傷心戲碼,一顆顆豆大的淚水染花了她的妝,口裡還不停的數落著龐千燁的罪狀,「你為什麼會去招惹那種女人?我哪裡比不上那個女人?」

    「是誰背叛誰?我們也才比我認識郝詩齋多一個禮拜而已,我不相信你會對我用情多重。」

    龐千燁將手裡的攝影機放下,緩緩的走向她,把一堆照片丟在她的面前,聲音出奇的冷。「你自己看。」

    「這是……」

    成思玉發現散落一地的,全部都是她跟別的男人親密出遊的照片,還有她多次跟黃玲玲聯絡的通聯紀錄,立刻收起眼淚,臉色陰沉下來,沒有想到自己會被跟拍。

    「你調查我?」

    「你可能不曉得,自從我被黃玲玲傷透了心後,我每交一個女友,隔不久就會去調查這個女孩子的私生活,看她適不適合我。」他兩手一攤,淡淡的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幸好有這草繩之監救了我,不過我還是挺驚訝的,沒想到黃玲玲居然會跟你聯手對付我。」

    「你要跟我分手?」成思玉恨恨的問著。

    「是。」

    「我不要跟你分手!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成思玉一改常態,突然跪了下來,淚眼朦朧的說:「我知道我之前做錯了,請你給我機會改過自新。我保證我對你的感情是認真的!」

    「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曾像你這樣哀求過我嗎?」他對她的哀求視而不見,冷冷的轉過身,「再怎麼改過自新,也只是嘴巴上說說。男人不是傻子!」

    「我不要跟你分手!如果你硬要分手,那我就在這裡自殺!」

    看見苦苦哀求不成,成思玉乾脆來硬的。她突然拿起辦公桌上的裁信刀,作勢就要往自己的胸口刺去。

    「快給我,這不是鬧著好玩的。」龐千燁拉下了臉,嚴肅的說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把事情弄得這麼難看。」

    「不!你如果要分手,那我真的會死在你面前。我是認真的!」

    「給我!」龐千燁快步奔向她,準備一舉奪下她手中的凶器。

    「啊!」

    成思玉跟龐千燁兩個人扭扯著,一個不小心,那把刀竟刺進了龐千燁的胸膛!

    事情來得如此突然,龐千燁倒了下來,成思玉手中握著刀子,滿臉的不知所措——

    她……殺了人了!該怎麼辦?先報警,還是先打電話叫救護車?還是……

    成思玉的臉色剎那問變得慘白。她從小吃好穿好,沒有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她拿刀只不過是想要嚇嚇他,挽回一點自尊,沒想到……

    不,她不要去坐牢!更不能在這個地方被捕。

    她可是立委的女兒、上流社會的名媛,她還有大好的前程,還有那麼多仰慕自己的男人……

    「燁,我在廚房那裡拿了一份烏龍面,你要不要吃?」

    就在成思玉絞盡腦汁,想盡辦法想要脫罪時,郝詩齋突然開門進來,恰好撞見了這一幕。

    「匡啷!」

    郝詩齋手裡的麵碗立刻滑落,碰撞到地上成了一片片碎屑;然而她已經顧不得食物,飛奔到倒在血泊中的龐千燁身旁,心焦的喊道:「你對他做了什麼?」

    「這……這一切都是意外!」成思玉理直氣壯的說著,「誰……誰叫他要跟我提分手?我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要分手也應該是由我先說!」

    「我不跟你爭這個,快點叫救護車!」

    郝詩齋奮力將龐千燁拉起,靠在沙發上,轉身就要打電話找人幫忙;可是一旁的成思玉卻硬是將話筒搶下,不讓她打。

    「你做什麼?人命關天啊!」

    「是人命關天沒錯,但是我跟我爹地的名譽更重要,你不能報警。」成思玉原本還故作冷靜,但是郝詩齋的舉動似乎有些激怒了她,她憤怒的說:「你若打了電話,警察和記者都會來,到時我的一生就都毀了!我會有傷害他人的前科!」

    「那我找外面的服務生來幫忙總行了吧?」

    郝詩齋說完就要往外走,成思玉見狀,冷不防拿起了旁邊的小-燈,從背後砸在郝詩齋的頭上——

    她完美的人生絕不能留下污點!

    「砰!」

    玻璃碎片跟郝詩齋倒地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

    成思玉隨即抽出手帖,先將刀柄擦乾淨,再將暈倒的郝詩齋拖到龐千燁的旁邊,將刀子塞入郝詩齋的手中,再將精油蠟燭點燃,往旁邊的窗簾布幔投了過去。

    不久後,千燭屋的某一個角落發出了火光,火光烈焰中,誰也沒注意到先前龐千燁放在桌上的攝影機,已將這所有的過程照單全收……

    ¥灨D灨D

    熱。

    好熱啊!

    郝詩齋想要起身,但卻發覺身體沉重得就像是身上綁了幾斤的鉛塊,怎麼爬都爬不起來。

    恍惚間,她似乎又看到了爸媽的身影……

    媽……媽媽?

    郝詩齋想出聲叫喚,然而卻連氣都喘不過來。

    她記得那天晚上也是飄著雨,狂風大作,家裡啪答啪答作響的門窗,像在集體抗議,因為颱風停電而點起的蠟燭,在家裡各個角落搖曳閃爍。

    媽媽努力的在廚房張羅著晚餐,緊鄰著廚房牆壁的,是她的克難小書桌。

    我要帶小詩走。

    她記得爸爸當年一開口,就是說了這句話。

    你說過你會愛我一輩子的,為什麼現在卻說要帶詩齋離開?

    這麼多年了,母親當年的哭喊,依舊烙印在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對不起,我真的累了,我真的沒有想到,沒有錢的愛情這麼苦……

    爸爸不斷對媽媽道歉,像是一張黑色的紙,看起來柔軟,卻可以割破人的心。

    小詩,走。我帶你回去見爺爺、奶奶。

    爸爸對她招手,她有些遲疑,因為母親正在旁邊吼著。

    女兒是我的!誰也帶不走!

    小詩!走!跟爸爸走!

    她到底要跟誰走?爸媽的吵架聲越來越大,爸爸皺著眉,用力拉著她的手,說要離開這個家。

    統統不准走——

    郝詩齋的瞳孔驀然放大,呼吸停止,同時窗戶外面一道閃電劈下,父母的身影在那瞬間分外的清楚——

    她看見媽媽手上拿著菜刀,就這麼往爸爸的身上砍去,接著兩個人扭打成一團。掙扎中,也不知是誰打翻了炒菜鍋,裡面的油濺了出來,書桌上的蠟燭被波及到,瞬間燃起熊熊烈火……

    她想起來了!

    她全部都想起來了!

    在多年後的今天,她終於想起那段一直被她深藏在記憶深處,不堪回首的往事……

    ¥灨D灨D

    龐氏集團引以為傲的千燭屋失火,外加登上報紙頭條的徘聞,各家記者齊聚在千燭屋外,SNG車將附近道路擠得水洩不通。

    「記者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千燭屋的門口。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消防人員已經開始搶救大火,並疏散人群。千燭屋是北台灣首屈一指的複合式餐廳外加美式PUB,主事者——龐氏的年輕總裁龐千燁,向來對於打造消費娛樂事業十分拿手,出入千燭屋的人士,不只有年輕的消費族群;各種時尚派對跟服裝發表會,也會在此租借場地;政商名流更是常常出入此地……

    「今天早上,龐千燁的紼聞女友郝詩齋才跟記者媒體展開一場追逐戰,沒想到傍晚就傳出千燭屋的意外。據消防隊傳出的消息,龐總裁目前身受重傷,而稍早有人聽到裡面傳出激烈的碰撞和叫罵聲,隨後就發生火災意外。千燭屋的員工表示,今天早上,曾看見龐千燁帶郝詩齋過來……」

    記者哇啦哇啦的說了一堆,攝影機不斷的拍攝著千燭屋的失火現場,所有人的焦點都放在不斷製造新聞的龐氏企業上。

    「借過借過,傷者來了——」

    救護人員跟消防人員一起將傷者用擔架抬了出來,運送到救護車上,上面躺著的正是龐千燁跟郝詩齋。

    「快拍快拍!龐總裁被救出來了!」

    記者們立刻一擁而上,鎂光燈將四周照得宛如白天。

    「不要再拍了!」

    李勝男一個箭步上前,大手一拍,擋掉了所有的攝影機跟相機。「現在人命關天,請不要妨礙搶救傷患的時間。」

    怎麼會變成這樣?

    李勝男阻擋著記者:心裡的紛亂是旁人無法想像的。

    「請問一下,總裁的傷勢會不會很嚴重?」一上救護車,他立刻追問隨行的醫護人員。

    「這個我們不能保證,他在火災現場待得太久,肺部的刀傷又很深,不曉得缺氧跟肺部灼傷的情況如何……」

    這個回答讓李勝男的心情頓時跌落到谷底。

    他老早就警告主子不要去招惹這個人格分裂的女人,偏偏龐千燁就好像中了蠱似的,執意要追求這個女人。

    現在好了!他擔心的事情果真發生了!

    要不是因為成思玉大聲喊叫,他也不會注意到房間裡有異狀,而當他推開門後,竟發現房內已經著火,龐千燁倒在血泊中,郝詩齋手中則握著沾了血的凶刀……

    這一切該怎麼收場?

    總裁還這麼年輕,龐大的龐氏帝國還需要他的帶領,未來該怎麼辦,他真的不知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