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個神仙當當 第六卷 凡神 (結局卷) 第536 下山
    「襠——!」的一聲,辛永誌那把明晃晃白森森的寶劍,和林譽那把黑黢黢生蛌瘧_劍成十字型相碰到一起,那生蛌瘧_劍不堪一擊,頓時折了兩半。台下眾人忍俊不禁,但又怕凌騰雲師叔罵他們嘲笑同門,只得瞥笑。而藍美美實在是受不了了,失聲哈哈大笑,如衝破閘門的洪水,大家都跟著笑翻了天。就連凌騰雲都哈哈笑了起來,他生性本來無拘無束。全場只有辛茉,心急如焚。她不希望林譽能贏,但也不希望他輸得這麼狼狽,上台之後,兵器先折損,失敗已成定局。

    林譽只得丟掉手中剩下的半臘兵器,辛永誌趁機抬足朝他小腹踹來。林譽左腿朝後拉一步,右手去撥拉他的腳,辛永誌跟地面平行,縱身旋轉,兩足如螺旋一般,再次朝林譽襲來。林譽頻頻後退,將自己的胳膊當「劍」,使出了絕望劍法中的一招「步步為營」,那種大難臨頭無處可逃的感覺,讓辛永誌差點慌了神。林譽的「劍」欺到辛永誌的脖頸。如果他使的是真劍,辛永誌非得立即喪命不可,但眼前的,畢竟是林譽的胳膊。只見辛永誌拿劍橫劈,林譽縮回胳膊時,被辛永誌一腳踹下了比武台。

    辛永誌勝。

    林譽輸得很是狼狽,凝望著台上的凌騰雲,兩人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笑。凌騰雲在比賽之前,就對他說過,這次比賽只有輸掉,顯得不堪一擊,楚天閣才會對林譽失去戒備之心。

    此時,楚天閣若有所思。林譽那招「步步為營」如果他使的是真劍,想必楚天閣會認出他的武功,那絕望劍法可是楚天閣私下裡研究多年,始終不得其解的神秘奇功。不過,林譽以胳膊當劍,是楚天閣絕對不會想到的。

    藍美美見林譽慘敗下台,卻沒有再次嘲笑他。拉著辛茉走到他跟前,正色道:「這就是你平時不努力的下場!請你吸取這個教訓吧!」辛茉心疼地摸著林譽被辛永誌踹到的地方,擔心地道:「小譽,你怎麼樣,沒事吧?」林譽一笑。道:「沒事!」

    此時,林譽周圍的弟子同門都在對他指手劃腳,冷嘲熱諷。

    最後,通過第二輪的比賽,終於有八名弟子成功勝出,跟楚天閣下山去「替天行道」。當然,辛永誌,鼎少洋,藍美美,辛茉就在其中!

    凌騰雲道:「我門下弟子辛譽,雖說武功垃圾,但他的勇氣可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敢於拚搏的精神,這種精神不正是我派的精髓所在嗎?所以,我建議他能跟著師兄下山磨練!」

    楚天閣無話可說,點頭同意。最後又對凌騰雲道:「不過醜話我說在前頭,此次下山,定是艱難險阻,凶多吉少,縱使我竭力保護他,也會有意外發生,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凌師弟,你可別怪我!」

    凌騰雲冷笑道:「這是自然!」

    比賽結束,跟隨楚天閣下山的弟子成了九名。自然,那些被淘汰者,對林譽跟他們師父楚天閣下山一事嫉妒得分外眼紅。那小子的武功是最垃圾的,卻意外地以敗為勝,真讓人氣憤啊。

    於是,這些被淘汰者就想去找林譽算帳,以洩私憤。但看到他跟辛永誌在一起,卻都一個個成了縮頭烏龜,悻悻而走。

    翌日上午,晴空萬里,艷陽高照,鳥語花香。九名弟子分別牽著千里馬,跟隨楚天閣走出紅蜻蜓派的大門。每個弟子臉上都洋溢著興奮和喜悅,終於可以下山見識世面了,那種從小就有的「闖蕩走江湖,行俠仗義」的情素,油然而生。

    阿紫衣著一襲紫衣衫跑出紅蜻蜓派大門,衝著人群喊了一聲:「師兄——!」所有人同時回頭。林譽一楞,迎上去問道:「阿紫,你怎麼跟來了!」此時,辛茉和藍美美也迎過來。

    阿紫迷人的眼眸中掛著淚水,長長的睫毛一眨巴,那兩串淚水便蜂擁而出。辛茉心裡一酸。林譽欣慰一笑,給她拭淚,道:「別難過,我不會有事的!」阿紫像個小女孩似的用力點頭,然後從袖子裡掏出一個桃形的七彩石塞到他手中,不等林譽反應過來,她又道:「你保重,沒有我伺候你的夜裡,你很會不適應的!」聲音婉轉悅耳,好聽極了。說完,她轉身像個蝴蝶似的飛走了。

    林譽聞言陡然大驚,她怎麼當著辛茉的面說她倆的秘密呢,忙看了辛茉一眼,見她美麗的玉容上盡帶幽怨之色,高高的胸脯此起彼伏,再加上藍美美低低的從中責罵林譽道:「不知羞恥的傢伙,你有了辛茉,竟然又跟阿紫好,不要臉!辛茉,你別再搭理他了!」說著,拉住辛茉的手走向前進的人群。

    十匹千里馬沿著蜿蜒盤旋的山路飛奔,山中景物向後飛竄。林譽夾緊白馬兩側,跟上辛茉,解釋道:「不是你想像的那樣!」辛茉眼圈通紅,道:「我知道!」林譽道:「你瞭解就好!」辛茉又加快馬速,把林譽甩到了身後。藍美美騎馬和林譽擦過時,回頭狠狠地瞪視他一眼,道:「無恥之徒!」策馬絕塵而去。

    半晌,眾人下了紅蜻蜓山,又行了幾百里,走上平坦的大道時,突然從兩側閃來九把十箭,將他們的馬射倒在地,十匹千里馬的哀聲嘶叫聲響成一片,最後全身僵直,一命嗚呼。這箭上帶著巨毒。

    眾人義憤填膺,紛紛朝四周查看,並無發現什麼人影。

    辛永誌大聲喊道:「是什麼卑鄙無恥的小人,有種滾出來,別做縮頭烏龜!」

    道路兩邊是幽深的密匝匝的叢林,風吹來颯颯作響。

    楚天閣神色凝重起來,道:「別叫了,不會有人現身,很可能是殺無赦魔鬼組織得到了我們下山圍攻他們的消息。」

    辛永誌道:「師父,我們的計劃可是秘密進行的啊!」

    楚天閣看了林譽一眼,道:「那就要問他師父凌騰雲了!」

    鼎少洋忙道:「凌師叔出賣我們?」楚天閣道:「他為人心術不正啊!」

    林譽道:「你們別疑神疑鬼的好不好,我師父不是那樣的人!」

    鼎少洋突然道:「你閉嘴,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楚天閣嘴上批評鼎少洋莫要對同門惡言惡語,可心裡卻對他的做法非常滿意。心道:「少洋真是知道我的心中所想啊,竟把我不方便說的話,替我說了!」

    林譽淡然笑道:「閉嘴的應該是你吧,一個晚輩居然對自己的師叔不尊敬」看著楚天閣道:「楚師伯,您說按紅蜻蜓派的規矩應該怎麼懲罰他呢!」

    「你——!」鼎少洋氣得勃然大怒,卻又無可奈何。

    林譽見楚天閣沒有行動,便又激將道:「呵呵,鼎師兄,別生氣嗎,我知道你是我派門中得意弟子,神童。再說,如今我師父又不在,你怎麼會被責罰呢,不過如果掌門在的話,你定逃不掉這次的出言不遜!」

    楚天閣立刻溫怒道:「少洋,你對長輩不敬,按派規處理,跪下!」

    鼎少洋知道他師父素來嚴厲,只好乖乖地跪了下來。

    林譽又做好人地道:「楚師伯,現在趕路要緊,就別讓鼎師兄再跪了,別耽誤了我們的大事啊!」

    楚天閣冷冷地道:「你還知道我們有大事在身啊,我還以為你是個只知道報復的小人呢!」看了鼎少洋一眼,道:「你起來吧,以後說話小心些,還有,多虧你師弟求情,你可得好好的保護他,不要讓他受到傷害,你知道麼!」

    鼎少洋起身,瞪著林譽道:「是,師父,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師弟的!」他把「保護」二字說得咬牙切齒,誰都知道這是一句反話。

    藍美美首次感到了她師父楚天閣的陰險。辛永誌平日跟林譽關係還不錯,忙道:「師父,我也會保護小譽的!」盯著鼎少洋道:「絕對不讓他受任何傷害!」辛永誌居然沒有領悟到他師父的意思。

    「哦,是嗎?」楚天閣很有深意的看了辛永誌一眼,辛永誌這次恍然大悟,連忙低下頭,故意轉移話題,道:「師父,我們還是趕緊趕路吧!」

    十匹大馬已死,眾人只好步行。

    藍美美走到林譽身邊,首次朝她微笑,低聲道:「才發現你一個優點!」

    林譽一楞,道:「哦,是嗎,什麼優點?」

    藍美美道:「很城府!」林譽笑道:「你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藍美美突然駐足,眨著大大的眼睛,一本正經地道:「損你呀!」之後就呵呵大笑,看了一言不發,心事忡忡的辛茉一眼,道:「辛茉,我替你出了一口氣!」

    藍美美的笑引起走在前面的弟子回頭。辛永誌和鼎少洋相伴楚天閣左右而行。他回頭看了藍美美一眼,心裡想的是不讓她招惹師父不高興,嘴上卻冷冷地道:「藍師妹,你能不能矜持點!」赫然一副神情孤傲的模樣。

    藍美美早已對他的個性瞭如指掌,便立止笑,「恩恩恩」地點頭,心裡美滋滋地想:「傻瓜,連教訓人的樣子都這麼酷!」

    天色就要黑下來。道路兩邊的叢林被風吹得更響了,猶如海水潮起的聲音,唰唰唰……

    「滾——!聲音驚天動地,從叢林裡傳入每個人的耳朵。是個女子冷冰冰的聲音。聽聲音,就知道此人的內力修為非同凡響。

    「小心有詐——!「楚天閣提醒大家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