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個神仙當當 第六卷 凡神 (結局卷) 第535 比武
    辛茉和阿紫闖了進來。辛茉道:「凌大哥,我也想參加比武大賽!」既然凌騰雲讓林譽跟著楚天閣下山並且暗中監視他,那麼辛茉自然想和林譽一起下山了。但她武藝平平,恐怕會被淘汰。剛才在門外無意中聽到凌騰雲和林譽的對話,因此,闖進來之後,她便嚷求凌騰雲給她指點一二。凌騰雲指著她,無可奈何地罵道:「死丫頭,你怎麼可以偷聽我們說話,很不道德的,你知道麼?」辛茉故意轉移話題,笑道:「凌大哥,你可別忘了,我可是你暗中收的一個徒弟,目前為止,你還沒有教過我武功呢,你這個師父名不副實!」凌騰雲笑道:「你跟著我師兄楚天閣學的都是些花架子的招數,他也不教你們如何打根基,好吧,我就將習武打根基的方法傳授給你,你回去在這半個月之內勤加練習,我保證你能勝出。」辛茉高興地趕緊道謝。凌騰雲看著已經鎮定下來的阿紫,搖頭歎道:「看上去多機靈的姑娘,卻笨得連打根基都學不會!阿紫,你就不要去參加比賽了!」阿紫眨巴著長長的睫毛,吐出一個字:「嗯!」。林譽用複雜的目光凝望著傻得可愛的阿紫,心道:「是偽裝的笨,還是真笨?蘇金蘭和紅飛子臨死前頭提到了阿紫,敢情此女真那麼危險麼?」他暗暗歎口氣,一片茫然。

    ******

    時間飛快,本月十五號的比武大賽如期舉行。夜色下的習武廣場四周點亮了不計其數的火把,照得大地如同百晝。雄偉寬闊的比武台被成群接隊的紅蜻蜓派門人圍得水洩不通。報名參賽的弟子們一個個胸有成竹,自信十足。他們穿著特製的白色短袖比武服飾,並排站在比武台下的最前面。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辛永誌和鼎少洋,俊朗的外形,絕對美的武功,招惹來一批批的癡迷者。按找比武的規矩,參賽者在參加比武之前要先做自我介紹,並且單獨在台上獻自己的拿手絕技。

    楚天閣和凌騰雲分別坐在比武台的左右兩側,他倆的目光始終是緊緊相碰到一起的。當鑼鼓聲中止,第一個上台自我介紹的是藍美美,介紹過自己的姓名之後,她在比武台上向大家表演了一自己半個月來勤學苦練的素女擒拿手。她的姿勢優美,好似舞蹈,柔柔美美中卻隱藏著強悍的威力,正所謂以柔克剛,另人不可小覷。楚天閣滿意地點頭,心道:「她已領悟到了此武功的精髓所在!」藍美美退去後,辛茉上台。接著又有多個參賽弟子飛上比武台自我介紹,然後就是獻藝表演。最後,當辛永誌和鼎少洋分別飛上比武台時,台下立刻掌聲四起。他們的癡迷者,那些瘋狂的女弟子們一個個激動得熱淚盈眶,拍手助威。大大滿足了辛永誌和鼎少洋的虛榮心。他倆退去以後,凌騰雲心裡罵道:「小譽不是也報參加了麼,我怎麼沒見那小子的蹤影啊?可別壞了大事啊!」

    正想著,對面的楚天閣嘲笑道:「師兄,你的兩個徒弟當中,不是有一個也報名參賽了嗎,怎麼到現在還不見蹤影?」凌騰雲冷笑道:「一般來說,重要人物都是最後出場的!」楚天閣哈哈笑道:「恐怕是那小子自我感覺到必輸無疑,沒臉來了吧!」說著,楚天閣站起身,故意走到比武台中間,提高嗓道:「最後一位參塞者辛譽何在?」林譽始終用的是假名字,隨辛茉姓,紅蜻蜓派一直以為他倆是姐弟關係。楚天閣的話音剛落,全場轟然大笑,議論紛紛,竊竊私語,想不到那個最笨的,最不努力的傢伙也來參賽,真是厚顏無恥啊!辛茉聽著這些人的肆意嘲笑,替林譽感到難受,心中隱隱作痛。幸好她還聽到有人說道:「說不定辛譽是故作低調的,難道你們忘了,他可曾經打敗過鼎少洋啊」聽到這裡,她受傷的心稍稍得到一絲安慰。

    身邊的藍美美錯愕不已地看著辛,幸災樂禍地低低的道:「辛茉,你沒有阻止那傢伙報名嗎,哈哈,這下可有好戲看了,那傢伙絕對是不堪一擊,一敗塗地的,不過這樣也好,讓他吸取教訓,醒悟過來,努力練功!」辛茉如今也對林譽的武功產生了懷疑,雖說他的根基打得很牢固,但除了基本的根基,他什麼都不會。辛茉娥眉微蹙,喃喃道:「美美,你別說了好不好,我心裡很亂,希望小譽來,又希望他不來!」藍美美嬉笑道:「希望他來呢,就是不希望他做個懦夫,做個逃兵;不希望他來呢,就是希望他不被人嘲笑,不輸得那麼慘。我說的對嗎辛茉!」

    兩人說話的當口兒,比武大賽的主持從一個紙箱子裡摸出兩張紙團,展開,對著台下眾人念道:「鼎少洋,花小濤!」話音一落,那叫花小濤的弟子一臉沮喪,埋怨道:「真倒霉,我的對手居然是個神童,這下必敗無疑了!」果然,鼎少洋只用了三招,便將花小濤踢下了比武台。台下的師妹們對他的癡迷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藍美美,江晴」

    藍美美的素女擒拿手平時練得出神入化,另台下的同門大開眼界,讚不絕口。江晴自然大敗。

    比武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鑼鼓喧天,掌聲四起。

    「辛譽,辛永誌」

    辛永誌高傲地飛上比武台時,台下又是掌聲如潮,助威吶喊聲,聲聲入耳。可是,卻不見林譽的蹤影。

    有人開始議論,說他是害怕不敢來了;有人嘲笑他是懦夫,逃兵!

    「辛譽——!」比賽主持又叫了一聲,台下頓時鴉雀無聲,眾同門舉目四顧。

    「哈哈哈,凌師兄唯一的一個報名參賽的徒弟也成了縮頭烏龜,這比被打敗更加可恥啊!」楚天閣冷嘲熱譏諷。

    凌騰雲面露尷尬。

    藍美美對辛茉低聲道:「辛茉,如果那傢伙真不敢來的話,我從心眼裡看不起他!」

    「林譽——」大會主持又不耐煩地喊了一聲。

    「來了,來了!」林譽慌張的聲音從人群背後陡然傳來時,眾人一齊轉身,入眼之處是林譽匆匆趕來的身影,眾人大笑,等著看林譽出醜。凌騰雲的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大家都給林譽鼓倒掌。

    林譽卻像個凱旋而歸的戰士,朝比武台走來。眾人嬉笑著給他讓出一條道路來。此時,無中生有的吹來一陣風,將他的頭髮吹起,看起來煞是飄逸。這英俊的一幕,讓某些女弟微微心動,情不自禁的停止了鼓倒掌,心道:「如果他的武功很厲害的話,那麼他的魅力絲毫不亞於辛永誌和鼎少洋啊!」

    林譽走到高高的比武台前,沒有縱身飛上,而是捋胳膊捲袖子爬上比武台,但比武台太高,他有些吃力,辛永誌就拉了他一把。

    此「愚蠢笨拙」的舉動,又引起大家的嘲笑。

    凌騰雲忽然走到比武台,朝台下的人嚴厲批評道:「好笑嗎?辛譽的武功雖然不如你們,但起碼人家敢於挑戰,這本身就是一種勝利!

    台下的嘲笑聲嘎然而止。

    藍美美望著台上的林譽,低聲對辛茉道:「他被辛永誌打成豬頭,難道你不心疼嗎?」辛茉白了藍美美一眼,道:「美美,你別說了,我現在擔心死了!」藍美美呵呵笑道:「辛茉,別擔心了,那傢伙不吃點苦頭是不會長大的!」

    比武開始。

    辛永誌拔出寶劍,劍尖駐地,道:「小譽,想不到竟然是咱倆比試,那你就自認倒霉吧!」

    林譽將寶劍抱在懷中,此時,他懷中之見劍並非天芒寶劍,而是一把普通的劍,他不傻,如果用天芒寶劍比武的話,一定會被楚天閣懷疑當日「黑衣蒙面人」的身份。所以,他是為了尋一把比武兵器才遲到的。

    林譽微笑著拔那把普通的寶劍,竟然發現拔不出來。他頓時大窘,瞥一眼比武台下,見眾人都偷偷嘲笑。

    靠,這破劍。

    林譽不得不走近辛永誌,笑道:「幫我拔出來吧,謝謝!」

    辛永誌雖然孤傲冷漠,但他平日和林譽關係不錯,自然願意幫助。

    比武台右邊的楚天閣看著對面的凌騰雲,搖頭諷刺道:「師弟,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啊!」

    辛永誌拔出了那把寶劍,上面已經生了蛂C

    這次,台下終於有人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似的,那笑聲又陡然而止。

    藍美美對辛茉道:「辛茉,看你的那個他,糗成什麼樣子了,哎,真不可思議啊!」

    辛茉替林譽感到難受羞愧,小譽這到底是怎麼。她知道,這是他故意的。

    林譽拿著生蛌瘧_劍駐在地面上,腦海中浮現出絕望劍法精妙絕倫的招式。他冷冷地凝望著辛永誌。

    辛永誌道:「小譽,雖說生活中我們是不錯的朋友,但在比武台上我們是對手,我不會讓你,我會全力以赴!」

    林譽也道:「沒錯,我同樣不會讓你,同樣會全力以赴!」

    辛永誌忽然覺得好笑,道:「小譽我佩服你,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說大話!」

    「啊——!」兩人約而同的大叫一聲,朝對方惡撲而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