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魅 第一卷 第九章 戀曲進行時
    說句天底下最真的話,張寒其實長得還真不錯,特別是用了我們家的「神仙水」之後,那臉旦粉嫩粉嫩的,襯得原本就秀美的五官更水靈。

    從此以後她有事沒事就往我們家竄,跟我老媽就像兩母女似的,我老媽本來就有戀女情節,現下正好用她以慰相思之苦。兩個女人有說有笑,老媽還白送了她不少神仙水。

    還有那可恥的旦旦,間接帶壞了我們家賤狗小白,一蛇一狗常圍著美女轉,儼然把她當成了女主人,完全不把我這正牌主子放在眼裡。

    不過那畫面也挺養眼的,旦旦繞她脖子伸舌頭舔她的臉旦,小白在她腳邊死勁的蹭,跟著撒嬌……

    短短不到一周的時間,我從一隻默默無聞的小螞蟻一躍成為了校園風雲人物之一,不為別的,就為那校花整天纏著我打轉,一放學就在門口守著我,無視後邊一群虎視眈眈的狂蜂浪蝶,挽著我的手回家。

    就這幾天,我收到的恐嚇信不下一百封,看過兩封後我就再沒興趣拆它們,全丟給老牛。他是全年級唯一一個不羨慕我的人,我們倆的關係這麼鐵,他自然是最瞭解我的人,事情的經過他都知道,最重要的是,他跟我的觀點是一樣的,太漂亮的女人是麻煩。

    其實我認為,漂亮又聰明的女人不但是麻煩而是禍害。

    所以老牛不但不羨慕嫉恨我,甚至還很同情我,因為他現在正爽歪歪的在追求一個矮個子身材微胖的女孩子,兩人的進展很順利,無風無浪更不會有生命危險,老實說,我簡直要妒忌死了。

    這天我又收到了一封戰帖,跟往常一樣,看也沒看就丟給老牛,這傢伙喜歡這種八封。

    「多多,多多!別睡了!快醒醒,都大難臨頭了,還睡!」我很不爽睡覺時被人拍醒,特別還是被自己兄弟,我大手一揮,又繼續睡過去。

    「真的!真的!你快看看這封信,這次可是來真的了。」

    當一隻蒼蠅不厭其煩的在你耳邊嗡嗡嗡……而你又揮之不去時,你能怎麼辦?

    「看!看!看……快看!」看見我終於睜開眼皮他就像中了頭彩似的,把張紙死勁的往我眼皮底下塞。

    當我看清裡面的內容後,第一反應是跳起來,往校花班上走去……事後據老牛回憶說,我當時那臉色沒有拍照留念實在可惜。

    我把她叫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她笑著問我:「有事嗎?」

    看來我對女人的瞭解還需加強,沒想到這女人長著一副文文弱弱的樣子,膽子還真大。

    我說:「我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

    她愣了一下,低下頭似在思考。

    「貓捉老鼠?」她遲疑的望著我,那模樣還真是我見猶憐。

    我說:「你認真點,別再給我惹麻煩。」說完就把信甩到她身上,沒走,冷冷的看著她的反應。

    她看完信後臉色很平靜,還將信疊得平平整整的遞還給我問道:「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女人!他說你是他的,還準備帶人來揍我一頓,就在今天下午,你說我該怎麼辦?」

    「你不要跟他正面對上,他是黑道大哥,小弟很多的,被我拒絕了好幾次,可能現在聽說我在主動追你,心裡不好過吧?我看,你還是先請個假回家去算了。」

    我冷冷的注視著她的眼睛,開始動腦思考,很久沒用它,感覺都快生蚺F。要不要撿這個麻煩回來?畢竟能讓我感興趣的女人她還是第一個,當然我老媽跟小妹除外,這女人有時候也挺有意思的。

    「你不是鬧著玩吧?」我說。

    「我像是那種玩感情遊戲的女人嗎?」她的表情像是剛受人凌辱似的。

    「…………」

    「剛開始也許我只是想逗逗你,可現在我是認真的,是你自己傻頭傻腦的沒看出來。」這妖女居然也有羞紅臉的時候,我一時還真看傻了眼。

    「你到底看上我什麼了?」要死總得死得明明白白,不然虧大了。

    「喜歡就喜歡了!哪有什麼理由的?有理由就不叫喜歡了嘛!」

    「可你的表白總得有些說服力吧?」

    「因為……因為你都沒正眼瞧過人家,因為……因為你都不順著人家,因為……因為你……」

    我完全沒有語言,只能認命的接受這個原本跟我毫無關係的女人闖入我的生活,我知道,一旦接受了她就意味著我又多了一個麻煩………………

    就這樣,我跟她的關係算是不明不白的確定下來。

    當天下午,我一如往日般瀟灑地走出校門,一邊還打著哈欠,沒辦法,下午大家都是準備畢業論文,此時不抄下次再難逮到好機會,要不怎麼說團隊的力量是堅不可摧的呢?

    「錢多多,你給我站住!」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突然看見一群人手拿鐵棒朝自己衝過來,相信是個人都會有幾分懼意的吧?

    還好,我老媽生得我較遲鈍,就站在那等著他們過來,原本在我身邊的老牛見我這麼鎮定還以為我早有準備,也很泰然的站在那裡。其餘方圓百里以內閒雜人等早早散開,遠遠躲在一旁等著看熱鬧。

    我好笑的看著他說:「你還不走幹嘛?瘦猴似的,沒脂肪沒肉,你能扛上幾下子啊?」

    「兄弟?你沒準備人那?」

    「人?有啊!這不是人嗎?」我拍得自己胸脯啪啪響,這傢伙總算看出來再待下去就只有等死,可惜,晚了……認命吧!阿門!

    「臭小子,你往哪兒跑?我天鷹看上的馬子你都敢搶,膽子不小!」我左看看右看看,是在說我嗎?我可沒跑啊!為了方便他們不要誤殺無辜我可是動也沒動的站在這裡。再說了,我什麼時候跟人搶過馬子了?不就個麻煩嘛?想要就拿去,我還可以免費包裝送貨上門。

    「廢話少說,快把你傢伙拿出來!我今天就讓你看看我天鷹的厲害!」估計這傢伙正巧掃見慘白著臉向這邊奔過來的張寒,想顯示自己的男子漢氣概。

    傢伙?我哪來什麼傢伙啊?老牛算不算?我正掂量著把他當武器扔出去的勝算有多大?結果那自稱天鷹的笨蛋跟他幾個手下已經朝我殺了過來,眼看就要吃一頓棒子……

    「住手!天鷹!你算什麼男人?幾個打一個,你還真有種啊!」

    我有趣的打量著張寒,現在的女人還真有膽啊!別看張寒平時文文靜靜的一個女孩子,危及時刻可比那些沒用的孬種強多了。人家一個女孩子都這樣了,我也不好再裝縮頭烏龜,一把把她掃到身後,讓她與危險人物隔離。

    「誰說他沒有幫手的?」那無恥的天鷹居然還指了指在我身旁縮頭擋臉的老牛。

    「群眾,他是群眾演員,不是幫手。」我好心喊道,心想,就當救老牛一條命吧!反正他留著也沒什麼用。

    「你要打他這都是為了我,私人恩怨就該一對一的來,才算本事!要不然這樣,你們誰贏了我就跟誰,怎麼樣?」

    這女人是不是瘋了?她憑什麼以為我一定能打贏他?該說她是無知還是感動她對我這麼有信心呢?

    「好吧!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都聽你的,美人兒。」這天鷹八成也中了美人計,人家才不過含嬌帶嗲他就連骨頭都舒了,我怎麼覺著他該謝我來著,要那妖女真跟了他,他還不被啃得連根骨頭都不剩嗎?

    「小子,躲在女人後面算什麼男人,有種就出來跟我單挑。」

    「你先把你手上那棒子給扔了,才叫公平!」我只能認命站了出來,我一向講求公平,那棒子看上去的確不太爽。

    那天鷹還算有點兒骨氣,棒子一丟叫囂著衝上前來,我一把將張寒推向老牛,「看好她!」心下已經拿捏好了一個尺度。

    別忘了我有個練空手道的小妹,當年也沒少做她的沙包,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問題在於,對方怎麼說也是個老大吧?眾多手下,要真不給些面子以後找我家人麻煩怎麼辦,我不得不顧忌他們。

    也不知那天鷹是個紙老虎還是我的確有兩下子?一個側踢,再加幾記重拳下去,他就開始承受不住搖搖欲墜。當然,我也沒好到哪裡去,被他長長的指甲劃了幾道深深的印子。

    見他用腦門朝我肚子頂過來,一個側身沒躲過正中我骨盆上,痛得我咬牙切齒,不過他的腦門也沒好到哪裡去,石頭碰石頭半斤八兩。

    我一個吃痛靠蠻力把他甩了出去,沒想到這傢伙爬起來就去撿鐵棒子,只聽見他的弟兄們大聲叫囂,居然揮舞著長槍短棍全朝我殺過來,轉眼間就把我一棒子敲倒在地,口鼻中鮮血直湧。

    張寒被老牛拉著直哭,一個勁兒叫著:「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們……不要打了……」

    我最後的意識是,朦朧中好像聽到警車的聲音,然後就是眾人嗷地一聲四散逃跑的喧鬧聲,其間不知被誰誤踢了幾腳,然後我就陷入昏迷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