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哭又笑又愛你 正文 後來
    捧著一大東白紫邊的桔梗,歐陽德剛爬上二樓,站在那扇門前。

    門面不袗的材質反映出一個頤長挺俊的身影,花很美、很清新,男人看起來就……繃得太緊了些。

    他緊張,很緊張,不是普通的緊張,因為他決定要對一個女孩說出最好聽的、全然發自內心的、沒有一丁點雜質的甜言蜜語。

    「心雅,我愛你,嫁我吧。」聲音略高,太痞了,不好。

    「心雅,我愛你,除了我,你能嫁誰?」不不不,有自大的嫌疑,絕對不行。

    「心雅,我的愛,我會給你幸福。」嗯……太老套,無法震撼人心。

    「心雅,對你愛、愛、愛不完,我整個人部是你的,請夾去配,狠狠的享用,一輩子都不用還了,讓我為你帶來數不清的吧。」呵,這個不錯。說完後,直接把她壓在床上,成功機率應該滿大的。

    對著映在不袗門板上的自己,歐陽德剛擠眉弄眼,作了好幾個深呼吸,終於鼓起勇氣,抬起手正要按下門鈴,沒想到,門忽然從裡邊打開,那個嬌美的人兒就站在那裡。

    「歐陽,原來是你,快進來啦!」不由分說,江心雅一把將他扯進屋裡,情緒「駭」得有點奇怪。

    「心雅,我——」

    「不要吵,你快看電視啦,是辛曼麗的專訪耶,她剛才在講大學時代的糗事,好好笑喔。」她全神貫注地蹲在電視機前,根本沒空理他。

    微乎其微地歎了口氣,他只好先將花放在一旁,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喵嗚——」男人大屁股。

    「喔,杏仁,對不起!」不小心坐到了杏仁的尾巴。

    「喵嗚、喵嗚!」說對不起就算啦?!哪那麼便宜!

    「杏仁你很吵耶!」江心雅頭也沒回地喊了句,雙手托腮,仍瞬也不瞬地盯著電視。

    胖花貓哀怨地低嗚兩聲,跳下沙發,跑去找同伴訴苦了。

    歐陽德剛苦笑著搖頭,有了「前車之鑒」,只好就乖乖坐著,陪她先把節目看完再說。

    電視裡的辛曼麗永遠是這麼神采飛揚、熱情美麗,負責訪問的主持人被她逗笑了,笑聲稍歇,忽然丟出另一個問題——

    「原來曼麗在大學時代就是風雲人物,呵呵,其實這一點也是顯而易見的,我想不僅是我,在場和電視機前面的朋友一定也很想進一步瞭解曼麗,想知道大學時代有多少人追過你啦?談過幾場戀愛啦?呵呵……願意談談這個嗎?」

    聽到這個話題,歐陽德剛皺起眉頭,覺得不太自在。

    他悄悄梭巡著遙控器,想「不小心」來個轉台,或是乾脆關掉電源,無奈,它正穩穩躺在江心雅膝蓋上,而她正看得津津有味哩。

    鏡頭帶向那張艷麗美顏,辛曼麗優雅地換了個坐姿,笑得很媚——

    「大學時有多少人追過我?嗯……數不清耶,不過倒是談了一場戀愛。」

    主持人瞪大眼睛,聲音高八度,「真的?!只有一場喔,那一定很甜蜜羅?呵呵,我再替大家問狠一點好啦,曼麗,他是你的初戀情人嗎?」

    「心雅,不要看了,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對你說。」歐陽德剛磨著牙,背脊有些發冷,開始如坐針氈。

    江心雅似乎沒聽見他說話,仍著迷似的盯著電視。

    辛曼麗反問:「所謂初戀情人的定義是什麼?」

    主持人曖昧地擠眉弄眼。「說白一點,就是這位仁兄是不是你第一個男人?」

    霎時,江心雅的情緒緊繃到最高點,隨即又覺得自己這樣的心理好滑稽。

    這算什麼?她都說了,那是他和辛曼麗的過去,每個人都有過去,過去就是過去,她要的是現在的他呀。

    淺淺一笑,心跟著放開,她仍舊專注於電視上的訪問。

    豐曼麗挑挑眉,紅唇微抿,竟然說:「我從來沒跟他做過愛呀,呵呵呵……是真的,我們連接吻都沒有過,只有牽牽手啦,在校園裡散散步啦,唉唉,純情得不得了。」

    「真的嗎?這男人也太ㄍみㄥ了吧!」主持人擺明了不信。

    「是真的,我發誓。」辛曼麗舉起三根指頭,很鄭重地說:「他們家是開中醫診所的,他阿公跟他說,男人如果想活到一百歲都還一柱擎天、傲視群倫的話,就要天天練他們家的獨門氣功,還要保持童子身,一直到三十歲過後才可以破戒。

    「告訴你喔,我最近和他聯絡,原來他已經交了一個空姐女友。我想,他儲備這麼多年,終於能『物盡其用』,一定把那個女孩『用』得很徹底,呵呵呵……老天,我怎麼把這個說出來了?拜託拜託,這一段要剪掉啦。」

    後面又說了些什麼,江心雅已經沒心思注意了。

    緩緩的、慢慢的,她轉過身來,眸光似笑非笑、別具含義地盯著歐陽德剛。

    歐陽德剛已經在心裡把辛曼麗從頭到腳詛咒了一遍,他難得臉紅,這一次卻紅得十二萬分的徹底,都快冒出白煙了。

    「你、你你為什麼這樣看我?」太詭異了,他有些害怕。

    她沉吟了五秒鐘,竟然丟出一句:「你是處男。」

    「我不是。」

    「你是。」

    「我、我不是……」氣勢變弱了。

    「你現在當然不是,可是我的第一次也是你的第一次」有點繞口,說著,連她自己都想笑。呵呵呵……那就笑吧,心情真好,要FLY啦,原來她有「處男情結」。

    「我呃……那一次唔……」他漲紅臉,掀了掀唇,終於嚷出聲來:「是處男又怎樣?!我、我那一晚表現不好嗎?!讓你不滿足嗎?!」

    老天,為什麼他的「求婚記」會演變成「處男揭發記」?!

    江心雅沒有馬上回答,她站起身,朝他走去,而他就怔怔地看苦她靠近。

    忽然,一個俏圓有彈性的小屁屁賴上他的大腿,一條香香藕臂搭在他的寬肩,柔軟圓挺的胸脯就在他眼前輕晃著,他聽見自己吞口水的聲音。

    然後,女性的軟唇有意無意地吻觸著他的耳垂,灼熱氣息烘著他的皮膚,她媚媚地說:「歐陽,你那晚……很猛喔。」而且耐操凍第一啦。

    就這樣,他喉間發出類似野獸的低吼,原始獸性大爆發,滾滾如洪流。

    而這一晚,他一樣很猛、超猛、SUPER猛,歐陽家的獨門氣功果然了得,看來,他的求婚大計得往後延期啦。

    「喵嗚——喵喵喵、喵嗚——」請不要在公共場合做限制級演出,貓也會長針眼啦,大、抗、議!

    酷老弟和鐵面督導魏鴻宇的愛情故事,請看旋轉木馬038《我想我愛你》。

    瑟西和義大利帥哥費斯的故事,請看幸福餅001《親親別再假正經》。

    喬依絲和黑道大哥大神岡徹的故事,請看幸福餅010《大男人的溫柔》。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