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雲台書屋>>現代文學>>張恨水>>金粉世家

雲台書屋

第七十四回 三戒異時微言寓深意 百花同壽斷句寫哀思


  這個時候,也就到了開稀飯的時候了。那邊金太太屋子裡吃晚餐,因為兒輩們都散了, 一個人吃的時候居多,有時金銓也就於此時進來,和金太太吃飯,藉以陪著說笑。這晚晌, 金太太想起老頭子有一星期不曾共飯了,倒有點奇異起來。金太太越想越有點疑惑。這屋子 裡伺候雜事的,就是陳二姐一人,她是個中年的孀居,有些話,又不便和她說。一人喝罷了 稀飯,因道:「今天晚上,天氣暖和得很,這水汽管子,熱得受不了,我到外面透透空氣去 罷。」說著,就慢慢地踱到外面來。陳二姐追出來道:「太太,晚上的風吹得怪涼, 另……。」金太太喝道:「別嚷,別嚷,我就只在廊子下走走。」陳二姐不敢作聲,退進屋 子去了。金太太在廊子下轉了半個圈圈,不覺踱到小跨院子門邊來。這裡就是翠姨的私室。 除了丫頭玉兒,還有一個老媽子伺候她。這時下房都熄了電燈了,只有上房的玻璃窗子有電 光。那電光帶著紫色,和跳舞廳裡,夜色深沉、酒醉酣舞的時候一樣的顏色。金太太想了一 想,她屋子裡哪有這樣的燈光?是了,翠姨曾說在床頭邊要安盞紅色電燈泡,這大概是床頭 邊的電燈泡了。金太太正在凝想,不黨觸著廊下一隻白瓷小花盆,噹的一聲響。自己倒嚇了 一跳,向後一縮,站著靠了圓月亮門,再一看時,只見玻璃窗邊,伸出一隻粉臂,拉著窗 紗,將玻璃掩上了。窗子裡的燈光,就格外朦朧。金太太呆呆地站了一會,卻聽到金銓的嗓 子,在屋子裡咳嗽了幾聲。金太太一個人衝口而出的,輕輕罵了一句道:「越老越糊塗。」 也就回房去了。金太太走回房去,連忙將房門一關,插上了橫閂,只一回身,就看到陳二姐 走了過來,她笑道:「太太,你怎麼把我也關在屋子裡?」金太太這才知道只管關門,忘了 有人在屋子裡,不覺笑了起來。陳二姐開了門,自己出去了。這裡金太太倒不要睡覺,又自 斟了一杯茶,坐在沙發椅上慢慢地喝將起來。自己只管一人發悶,就不覺糊里糊塗地坐到兩 點鐘了。空想也是無益,便上床安歇了。

  次日吃午餐的時候,叫人到金銓辦公室裡去看看,由衙門裡回來沒有?打聽的結果,回 來說總理剛到那屋子裡去,今天還沒有上衙門呢。金太太坐了一會,緩緩踱到辦公室來。在 門簾子外,先問了一聲誰在這裡?有金貴在旁答應出來了。金太太道:「沒有什麼事,我看 有沒有人在這裡呢?你們是只顧玩,公事不管罷了,連性命不管,也沒有關係的。」金貴也 不知什麼事得罪了太太,無故碰一個釘子,只得退到一邊,連喳了幾聲。金太太一掀簾子, 走進房去,只見金銓靠住了沙發抽雪茄。金太太進來,他只是笑了一笑,沒說什麼,也沒起 身。金太太道:「今天早上,你沒有上衙門去嗎?」金銓道:「沒有什麼公事,今天可以不 去。」金太太道:「你什麼時候起來的?」問到這句話,金銓越發地笑起來了,因道:「今 天為什麼盤問起這個來了哩?」金太太道:「你笑什麼?我是問你正話。」金銓笑道:「說 正話,反正不是說氣話,怎麼不笑呢?說正話,你有什麼問題要提出來呢?」金太太道: 「正經莫過於孔夫子,孔夫子曾說過,君子有三戒。這三戒怎麼分法呢?」金銓聽了這話, 看著夫人的顏色,笑道:「這有什麼難懂?分為老壯少罷了。」金太太道:「老時候呢?」 金銓將嘴裡雪茄取出來,以三個指頭夾住,用無名指向雪茄彈著,伸到痰盂子上去落灰。那 種很安適而自然的樣子,似乎絕不為什麼擔心,笑著答道:「這有什麼不能答的呢?孔子 說,戒之在得。得呀,就是貪錢的意思。」問道:「壯年的時候呢?」答:「戒之在鬥。那 就是和人生氣的意思。」問道:「少年的時候呢?」金銓又抽上雪茄了,靠著沙發,將腿搖 曳了幾下,笑道:「戒之在色。要不要下註解呢?」說著望了他夫人。金太太點了點頭道: 「哦!少年戒色,壯年和老年就不必戒的,是這樣說嗎?」金銓笑道:「孔子豈會講這一家 子理?他不過是說,每個時候,有一個最容易犯的毛病,就對那個毛病特別戒嚴。」金太太 連搖著頭道:「雖然是孔子說的話,不容後人來駁,但是據我看來,有點不對。如今年老的 人哪,他的毛病,可不是貪錢呢。你相信我這話,不相信我這話呢?」說到這裡,金銓卻不 向下說了,他站了起來,將雪茄放在玻璃缸子上,連忙一推壁下的懸鏡,露出保險箱子來, 就要去開鎖。原來這箱子是專門存放要緊的公文的。金太太道:「我要不來和你說話,你就 睡到下午三點鐘起來也沒有事。我一來找你,你就要辦公了。」金銓又把玻璃缸子上的雪茄 拿起,笑道:「你說你的,我干我的,我們兩不妨礙。」金太太道:「你不要誤會了我的意 思,我來和你說話,完全是好意。你若不信,我也不勉強要你信。」金銓口裡含著雪茄,將 兩隻手背在身後,在屋子裡來回地踱著,笑道:「你這話,我有點不明白。」金太太道: 「你不明白嗎?那就算了。只是我對於你有一個要求,從今天起,請你不必到裡邊去了,就 在這邊樓上那間屋子裡安歇。據我看,你身上有點毛病,應該要養週年半載。」金銓笑道: 「就是這事嗎?我雖然寂寞一點,老頭子了,倒無所謂。可是這樣一來,連自己家裡的晚 輩,和那些下人,都會疑心我們發生了什麼裂痕?」金太太道:「決不,決不,決不能夠 的。」說時,將腳在地板上連連踏了幾下。又道:「你若不照我的話辦,也許真發生裂痕 呢。誰要反對這事,誰就對你不懷好意。我非……」金銓笑道:「得,得,就是這樣辦罷。 不要拖泥帶水,牽上許多人。」金太太冷笑一聲道:「你有了我這一個拖泥帶水的,你比請 了十個衛生顧問還強呢。你心裡要明白一點。我言盡於此,聽不聽在乎你。」

  說畢,馬上站起身,就走出他的屋子了。剛剛走出這辦公室的屋子,一到走廊外,就見 翠姨打扮得像個花蝴蝶子似的,遠遠地帶著一陣香風,就向這邊來。她一遇到了金太太,不 覺向後退了一步,金太太一看身邊無人,將臉色一正道:「他這會子正有公事要辦,不要去 打他的攪了。」翠姨笑道:「我不是去見總理的。今天陳總長太太有電話來,請太太和我去 吃便飯。我特意來問一聲,太太去我就去,太太不去我又不懂規矩,我就不去了。」金太太 本來不高興,見她這種和顏悅色的樣子,又不好怎樣申斥,便淡淡地答道:「我不去。你要 去,你就去罷。」翠姨道:「那我也不去了。」沒著話時,閃到一邊,就陪著金太太,一路 走到屋裡來,又在金太太屋子裡陪著談了一會話。因大夫瞧玉芬的病剛走,便道:「我瞧瞧 她去。病怎麼還沒有好呢?」這就走出來了。先到玉芬屋子裡坐著,聽到清秋這兩天身體也 常是不好,又彎到清秋這院子裡來。走進院子,便聞到一種很濃厚的檀香味兒,卻是一點聲 音也沒有。一掀簾子,只見清秋臥室裡,綠幔低垂,不聽到一些響動。再掀開綠幔,鑽了進 去,卻見清秋斜靠在沙發上,一手撐了頭,一手拿了一本大字的線裝書,口裡唧唧噥噥地念 著。沙發椅旁邊,有一個長腳茶几,上面只放了一個三腳鼎,有一縷細細的青煙,由裡面直 冒上空際。看那煙只管突突上升,一點也不亂,這也就覺得這屋子裡是十分的安靜,空氣都 不流動的。清秋一抬頭,看見她進來,連忙將書放下,笑著站起來道:「姨娘怎麼有工夫到 我這裡來談談?請坐請坐。」翠姨笑道:「你真客氣。以後把這個娘字免了,還是叫我翠姨 罷。我比你大不了幾歲,這個娘字我不敢當。」說著,拉了清秋的手,一塊兒在沙發上坐下 了。因摸著她的手道:「我聽說你身上不大舒服,是嗎?」清秋笑道:「我的身體向來單 弱,這幾月來,都是這樣子的。」翠姨拍著她的肩膀,笑著輕輕地道:「你不要是有了喜了 吧?可別瞞人啦。你們這種新人物,總也不會為了這個害臊吧?」清秋臉一紅道:「我才不 會為這個害臊呢,我向來就是這個樣子。」翠姨道:「老七在家,你就陪著老七。老七不在 家,你也苦守著這個屋子作什麼?隨便在哪個屋子裡坐坐談談都可以,何必老悶著看書?我 要學你這樣子,只要兩三天,我就會悶出病來的。」清秋笑道:「這話我也承認。你是這 樣,就會悶成病。可是我要三天不這樣,也會悶成病的。」翠姨道:「可不是!我就想著, 我們這種人,連讀書的福氣都沒有。」清秋笑道:「你說這話,我就該打,難道我還在長輩 面前,賣弄認識字嗎?姨娘,你別看我認識幾個字,我是十二分無用,什麼也不懂,說話也 不留心,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全不知道。我有不對的事,姨娘儘管指教我。」翠姨對於 這些少奶奶們向來不敢以長輩自居的,少奶奶們雖不敢得罪她,可是總不恭維她,現在見清 秋對她這樣客氣,心裡反老大地不過意。笑道:「我又懂得什麼呢?不過我比你早到金家來 幾年,這裡一些人的脾氣,都是知道的。其實這裡的人除了玩的時候,大家不常在一處,各 干各的,彼此不發生什麼關係。你不喜歡玩,更是看你的書去好了。漫說你這樣的聰明人, 用不著人來說,就是個傻子,也不要緊。不過你也不可以太用功了,大家玩的時候,你也可 以湊在一處玩玩。你公公就常說什麼人是感情動物,聯絡聯絡感情,彼此就格外相處得好 的,這話我倒也相信。二十塊底的小麻雀,他們也打的,玩玩不傷脾胃。聽戲,看電影,吃 館子,花錢很有限,而且那是大家互相作東的。你聽我的話沒有錯,以後也玩一玩,省得那 些不懂事的下人,說你……」說到這裡,翠姨頓了一頓,笑了一笑,才接著道:「說你是書 呆子罷了,也沒有說別的。」清秋聽了她的話,自然很感激,也不去追求是不是人家僅笑她 書獃子。可是要照著這樣辦,越發是向墮落一條路上走。因對她笑道:「誰不願玩?可是我 什麼玩意兒也不行。那還得要姨娘指導指導呢。」翠姨笑道:「行哪,你說別的事,我是不 在行,若要說到玩,我準能來個雙份兒。」清秋道:「年輕的人,都喜歡玩的,這也不但是 姨娘一個人呀。」翠姨卻不說什麼,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她原以為清秋有病的,所以來看一 看,現在見她也不像什麼有病,說了幾句話,也就走了。

  清秋送著客走了,見宣爐裡香煙,更是微細,添上一點兒小檀條兒。將剛才看的一本 書,又拿起來靠著沙發看。但是經翠姨一度來了之後,便不住咀嚼著她說的那幾句話,眼睛 雖然看在書上,心裡可是念著翠姨說的話。大概不是因話答話偶然說出的,由此可知自己極 力地隨著人意,無所競爭,結果倒是這個主義壞了事。古人所謂有不虞之譽,有求全之毀, 這是個明證了。回轉來想想,自己並不是富貴人家的女子,現在安分守己,還覺不忘本,若 跟他們鬧,豈非小人得志便顛狂嗎?我只要居心不作壞事,他們大體上總也說不出什麼壞處 來,我又何必同流合污?而且就是那樣,也許人家說我高攀呢。她一個人,只管坐在屋子 裡,沉沉地想著,也不知道起於何時,天色已經黑了。自己手裡捧著一本書,早是連字影子 都不看見,也不曾理會得,實在是想出了神了。自己一想,家裡人因為我懶得出房門,所以 說病體很沉重,我今天的晚飯,無論如何,是要到母親屋子裡去吃的。這樣想著,明瞭電 燈,洗了一把臉,梳了一梳頭髮,就到金太太屋子裡來。

  金太太戴了眼鏡,正坐在躺椅上看小說,見她進來,放下書本,一隻手扶了眼鏡腿,抬 起頭來,看著清秋道:「你今天顏色好些了。我給你一盒參,你吃了些嗎?」清秋笑道: 「吃了一些。可是顏色好一些,乃是假的,因為我抹了一些粉哩,省得他回來一見,就說我 帶著病容。」金太太笑道:「不要胭脂粉,那也是女子唱高調罷了。其實年輕的人,誰不愛 個好兒?你二嫂天天和那些提倡女權的女偉人一塊兒來往,嚷著解放這裡,解放那裡,可是 她哪一回出門,也是穿了束縛著兩隻腳的高跟鞋。」清秋笑道:「我倒不是唱高調,有時為 了看書,或者作事,就把擦粉忘了。」說著話時,走近來,將金太太看的一本書,由椅上拿 起來翻了一翻,乃是《後紅樓夢》。因道:「這個東西,太沒有意思,一個個都弄得歡喜團 圓,一點回味也沒有。你老人家倒看著捨不得放手。」金太太笑道:「這書很有趣呀。賈府 上不平的事,都給他弄團圓了,鬧熱意思,怪有趣的。所有的《紅樓夢》後套,什麼續夢, 後夢,復夢,圓夢,重夢,紅樓夢影,我全都看過了。我就愛這個。什麼文學不文學,文藝 不文藝,我可不管。我就不懂文學是什麼意思?好好的一件事,一定要寫得家敗人亡,那才 樂意。」清秋可不敢和金太太討論文學,只一笑,便在對面椅子上坐下。金太太道:「我就 常說,你和老七的性情,應該掉換掉換才好。他一談到書,腦袋就痛,總是玩,你又一點也 不運動,總是看書。」清秋道:「母親是可以坐著享福的人呢,還要看書,何況我呢?」金 太太道:「我看什麼書?不過是消遣消遣。」清秋道:「母親是消遣?我又何嘗不是消遣? 難道還想念出書來作博士嗎?我也想找點別的事消遣,可是除了打麻雀,還勉強能湊合一腳 而外,其餘什麼玩意,我也不行,不行就沒有趣味的。我看書,倒不管團圓不團圓,只要寫 得神乎其神的,我就愛看。」金太太笑道:「這樣說,我是文學不行,所以看那不團圓的小 說心裡十分難過。我年輕的時候,看小說還不能公開的。為了看《紅樓夢》,不知道暗下掉 了多少眼淚。你想一個人家,落到那樣一個收場,那是多麼慘呀!」正說到這裡,梅麗一掀 門簾,跳了進來,問道:「誰家收場慘?又是求幫助來了。」金太太道:「我們在這兒談小 說,你又想打聽消息和誰報告去?做小姐的時候,你喜歡多事,人家不過是說一句快嘴快舌 的丫頭罷了。將來做了少奶奶,可別這樣。」梅麗皺了眉道:「不讓我說話,就不讓我說 話,幹嗎提到那些話上面去?」金太太望了清秋笑道:「做女孩子的人,都是這樣,總要說 做一輩子姑娘,表示清高。可是談到戀愛的時候,那就什麼都會忘了,只是要結婚。」梅麗 不和她母親說話了,卻把手去撫弄桌上的一套活動日曆。這日曆是用玻璃罩子罩了,裡面用 鋼絲繫在機紐上,外面有活紐,可以扯過去,也可以退回來的。梅麗撥了那活紐,將裡面的 日曆,亂撥了一陣,把一年的日曆全翻過來了。金太太道:「你瞧,你總是沒有一下子消停 不是?」梅麗將頭一偏,笑道:「你不和我說話,又不許我動手,要我做個木頭人兒坐在這 裡嗎?」清秋就站起來,笑著將日曆接過來,一張一張翻回來,翻到最近的日子,翻得更慢 了。及至翻到明日,一看附註著陰曆日子,卻是二月十二日,不覺失聲,呀了一聲。梅麗 道:「我弄壞了嗎?你呀什麼?」清秋道:「不是,我看到明日是花朝了。」金太太道: 「是花朝嗎?這花朝的日子,各處不同,有定二月初八的,有定十二的,有定十五的。明天 是陰曆什麼日子?」清秋道:「是十二,我們家鄉是把這日當花朝的。」金太太道:「是花 朝也不足為奇,為什麼你看到日曆,有些失驚的樣子?」清秋笑道:「糊里糊塗,不覺春天 過去了一半了。」金太太道:「日子還是糊里糊塗混過去的好。像我們算著日子過,也是沒 有事,反而會焦燥起來。倒不如糊里糊塗地過去,忘了自己是多大年紀。」清秋先以金太太 盤問起來,倒怕是金太太會問出什麼來。現在她轉念到年紀老遠的問題上去,把這事就牽扯 開了。

  大家吃過晚飯,清秋卻推有東西要去收拾,先回房去。在路上走著,卻碰到大姐阿囡, 清秋便叫她到自己房裡來,因問道:「我聽說你在這個月內,要回上海去,這話是真的 嗎?」阿囡微微一笑,將身子連忙掉了轉去。手掀了簾子,作要走的樣子。清秋扯著她的衣 裳道:「傻子,回來罷。我並不是和你開玩笑,有正經話和你說呢。因為你若是真回南去的 話,我倒有些事,要托你辦,所以我把你拉住,好問幾句話。」阿囡聽她如此說,就回轉身 來,望著清秋微笑道:「我也是這樣說,你不至於和我開玩笑哩。」清秋將她按了一按,讓 她在沙發上坐下,又倒了一杯茶遞給她。阿囡見她倒茶,以為她是自己喝,及至一伸手過 來,連忙站起來,兩手捧著,呵了一聲道:「那還了得!折煞我了。」清秋笑道:「你這叫 少見多怪,你又不是伺候我的人,我順手遞一杯茶給你喝,你就受折。你不過窮一點兒,在 我家幫工,又不是晚輩對著長輩,折什麼呢?」阿囡笑道:「七少奶奶,你這話和二少奶奶 常說的一樣。可是要論到你這樣客氣,她可沒有做出來呢。」清秋道:「她為人的確是很講 平等的,不過因為你少和她接近,你若是常和她在一處,她自然也和我這樣的客氣了。」二 人談了一陣子,清秋就問到她的生辰上去,又問這些少奶奶過生日平常是怎樣的辦法呢?阿 囡道:「也無所謂辦法。大家鬧一陣子,吃吃喝喝,回頭聽聽戲罷了。」清秋道:「除此以 外,沒有別的樂子嗎?」阿囡道:「這也就夠了,還有什麼鬧的呢?七少奶奶是什麼時候生 日?」清秋昂著頭想了一會,微笑道:「早著哩。」阿囡道:「我彷彿聽到說是春天似的, 春天都快過完了,怎麼還遠著呢?」清秋微笑,又想了一想道:「也許要等著明年了。」阿 囡道:「啊!你把生日都瞞著過去了,那可了不得。」清秋笑道:「這也無所謂了不得,不 過省事罷了。」阿囡又談了一會,見清秋並沒有什麼事,又恐怕敏之、潤之有事,便起身走 了。回房之後,他姊妹二人寫信的寫信,看書的看書,都沒有理會到她。

  次日吃午飯的時候,阿囡在一邊陪著閒談。談到清秋真是講平等。潤之笑道:「你和她 向無來往,怎麼好好地和她宣傳起來了?」阿囡便說:「並不是無緣無故的。」就把昨晚上 的事,細述了一遍。潤之道:「這可怪了,她好好地把你叫了去,又沒有什麼事,不過和你 閒談幾句,這是什麼意思呢?」敏之道:「據我想,一定是她有什麼事情要問,又不好意思 說出來,於是就叫阿囡去閒談,以便順便將她口風探出來,你看對不對?」潤之道:「我想 起來了,清秋的生日不是花朝嗎?今天陰曆是什麼日子呢?」敏之道:「我也彷彿記起花 朝,那就是今天了。」阿囡道:「怪不得我問她是哪天的生日,她就對著我笑,先不肯說, 後來才說早過去了。我看那神氣就很疑心的,倒不料就是今天。」潤之道:「我先去瞧瞧, 她在作什麼?」說著,馬上吃了飯,跟著淨了手臉,就到清秋這邊院子裡來。轉過走廊,屋 子裡還是靜悄悄的,寂無人聲。潤之以為是還在金太太屋子裡吃飯,不曾回屋子。正待轉 身,卻聽到清秋房子裡一陣吟哦之聲,達於戶外,這正是清秋的聲音。於是停了腳步,聽她 念些什麼?可是清秋這種唸書的調子,是家傳的,還是她故鄉的土音。因之潤之站在外面聽 了一會子,一個字也聽不出來。還待要聽時,老媽子卻在下房看見了,早叫了一聲六小姐。 潤之只得一掀簾子,自走進房去。清秋站著在收拾窗戶前橫桌上的紙筆,笑道:「六姐靜悄 悄的就來,也不言語一聲。」潤之指著她笑道:「言語一聲嗎?我要罰你呢?」清秋道: 「你罰我什麼呢?」潤之道:「你手裡拿些什麼稿子?只管向抽屜裡亂塞。」清秋將手上的 稿子,一齊塞進去了,然後將抽屜一推,便關合了縫。笑道:「沒有什麼可研究的價值,我 是一個人坐在屋子裡無聊,瞎塗了幾句詩。」潤之走過來,笑道將她一拉,向沙發上一推, 笑道:「你一個小人兒,可別和我講打,要打,你是玩不過我的。」清秋根本就未曾防備到 她會扯上一把的,所以她一拉一推,就讓她拉開了。潤之也不徵求她的同意,扯開抽屜,將 稿子一把拿在手裡。然後向身後一藏,笑問道:「你實說,是能看不能看的呢?若是能看 的,我才看,不能看的,我也不胡來,還給你收起。」清秋笑道:「我先收起來,不是不給 你看,因為寫得亂七八糟的。你要看就看,可別見笑。」潤之見她如此,才拿出來看。原來 都是仿古雲箋,攔著細細直橫格子,頭一行,便寫的是《花朝初度》。潤之雖是個新一點的 女子,然而父親是個好談中國舊學的。對於詞章也略為知道一點,這分明是個詩題了。初度 兩個字,彷彿在哪裡念過,就是生日的意思。因問道:「初度這兩個字怎麼解?」清秋道: 「初度就是初次過,這有什麼不懂的?」潤之也不敢斷定初度兩個字就是生日,她說初度就 是初次過,照字面也很通順的,就沒法子再追問她,且先看文字。清秋道:「你不要看了, 那是零零碎碎的東西,你看不出所以然來的。」潤之且不理會,只看她寫的字。只見頭一行 是:

  錦樣年華一指彈,風花直似夢中看,終乖鸚鵡貪香稻,博得m魚上竹竿。

  那鸚鵡一句,已是用筆圈了一路圈兒,字跡只模糊看得出來。第二行是:

  不見春光似去年,卻覺春恨勝從前。

  這底下又沒有了。第三行寫的是:百花生日我同生,命果如花一樣輕。

  潤之叫起來道:「這兩句我懂了。這不是明明說著你是花朝過生日嗎?只是好好地過著 生日,說這樣的傷心話,有點不好吧?」清秋道:「那也無所謂,舊詩人都是這樣無病而呻 的。」潤之道:「你問我要罰你什麼?我沒有拿著證據,先不敢說,現在可以說了。你今天 的生日,為什麼一個字也不吐露出來?怕我們喝你一杯壽酒嗎?」清秋道:「散生日,過去 了就過去了,有什麼可說的?」潤之道:「雖然是散生日,可是到我們金家來的第一個生 日,為什麼不熱鬧熱鬧呢?你不說也罷了,老七這東西也糊塗,為什麼他也和你保守秘 密?」清秋鼻子微微哼了一聲,淡淡地笑道:「他忙著哩,哪裡還記得這個不相干的事?」 潤之看她這種神色,知道燕西把清秋的生日忘了。雖明明知道燕西不對,然而無如是自己的 兄弟,總不好完全批評他不對。因道:「老七這種人,就是這樣,絕對不會把正經事放在心 上的。」清秋道:「過散生日,這不算什麼正經事。不過他有兩天不見面了,是不是還記得 我的生日,我也無從證明。」潤之道:「兩天沒有見著他,難道晚上也沒有回家來嗎?」清 秋想了一想笑道:「回來的,但是很晚,今天一早他又出去了。這話你可以不要告訴兩位老 人家,我早是司空見慣的了!」潤之道:「你願意替他遮掩,我們還有替他宣佈的道理嗎? 不過你的生日,我們不知道也就算了。我們既然知道,總得熱鬧一下子才好。」清秋連連搖 手道:「那又何必呢,就算今天的生日,今天也過去大半天了。」潤之道:「那不成,總得 熱鬧一下子。」說著,將稿子丟了下來,就向外面跑,清秋想要攔阻,也來不及了。

  潤之走回房去,一拍手道:「可不是今天生日嗎?」敏之道:「你怎知道?她自己承認 了嗎?」潤之就把來看出證據的話說了出來。因道:「那張稿上,全寫的是零零碎碎的句 子。可想她是心裡很亂。你說要不要告訴母親去?」敏之道:「她寫些什麼東西不必說了, 至於她的生日,當然要說出來。她心裡既然不痛快,大家熱鬧一下,也給她解解悶。」潤之 笑道:「我這麼大人,這一點事都不知道,還要你先照應著哩?」說著,便向金太太屋子裡 來。金太太斜斜地躺在沙發上,看著梅麗拼益智圖,梅麗將一本畫樣,放在桌上,手上拿著 十幾塊大小木板,只管拼來拼去,一心一意的對著圖書出神。潤之笑道:「我瞧這樣子,大 概大家都無聊得很,我現在找一個有趣味的事情,大家可以樂一陣子了。」梅麗站起來,拍 著胸道:「你這冒失鬼,真嚇我一大跳,什麼事?大驚小怪。」潤之向她笑道:「你這會打 聽新聞的人,要宣告失敗了。清秋是今天的生日,你怎麼會沒打聽出來?」梅麗一拍手,哦 了一聲道:「我想起來了,怪不得昨日她見日曆發愣哩,這明明是想起生日來了。」金太太 也道:「她昨日吃飯的時候,提到過花朝來的。原來花朝是她的生日,這孩子就是這個脾氣 不好,過於守緘默了。這也不是什麼不能告人的事,為什麼守著秘密呢?日子過了半天去 了,找什麼玩意呢?到帳房去拿兩百塊錢,由你們大家辦去罷。她是到我們金家來的第一個 生日,冷淡了她,可不大好。」梅麗笑道:「喝壽酒不能安安靜靜地喝,找個什麼下酒 哩?」說到這裡,燕西由外面嚷了進來,問道:「喝誰的壽酒,別忘了我啊!」他這一說, 大家都向他笑。正是:粗忽恆為心上事,疏慵轉是眼前人。
上一頁 b111.net 下一頁
雲台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