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雲台書屋>>現代文學>>陳村

雲台書屋

遙望西部 作者:陳村


  我站在東海之濱遙望西部--我在想,文章是不是這樣開頭。算了吧,西部比較 蒼涼,這樣的文風過於太監了。

  我想趕一回時髦,說一說我和西部的蜻蜓點水般的交情。D我曾隻身去過青海, 1985年。如果算上「立下愚公志,開發柴達木」,我記憶中的開發西部至少是第二 次了。在那裡看到「一川碎石大如斗」,還看了一些企業。我到過冷湖也到了花土 溝前線的鑽井隊。

  無窮無盡的沒有路的路上,吉普車晃得像海中的舢板。看到成群的「磕頭機」 在抽油。看到井噴後的洞口,走過去近到不能再近,那發著「嘶嘶」怪叫的黑洞令 人恐懼。我看到石油工人幹部的辛勤和獻身,那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終年住在沒有 人煙的戈壁。只是,可惜,上帝不賜福,打出的油剛夠自己的車跑。

  今天,15年又過去了,採出的油多起來了吧?D我去一個鉛鋅礦。還沒有投產, 城市的輪廓有了。我在一個白天走出礦洞,俯瞰山下。筆記本上寫:「我知道,是 礦山都要報廢的。

  礦一採完,礦山就死了。但是,當我看著山下年處理百萬噸礦石的選礦廠,自 備電廠,機修廠,汽修廠,廢水處理廠,商場,醫院,學校,招待所,公園,禮堂, 幾十幢工人村,幾十公里輸水管道,幾十公里高壓輸變電設備,還有道路,還有34 萬立方米工程量的井巷工程,這裡的一切,這整整3 億元,十餘年後將全部報廢, 我竟小家子氣地覺得十分痛心。「

  當時我的工資是七八十元,而大學生到礦上連津貼有300 元。相同的企業,建 在戈壁,投資要多幾倍。D後來我又看了鹽湖邊的鉀肥廠。青海多鹽,造鉀肥幾乎 有無盡的資源。那白花花的鹽真是美麗啊!D走了一大圈後,我無師自通地悟到 「科學家也會誤國」的怪事。有人為了爭投資,可以多報儲量,提高礦石品位,一 開始少要錢,工程上馬了不怕不追加。我杞人憂天地想,這樣的開發是開發不起的 吧,就算熱鬧了一陣,礦採完了,又沒動靜了。那都是吃水都要一兩百公里地往裡 拉的地方。再說,也不是什麼稀缺的礦。

  之後,1993年,我去了新疆。吉普車經過好些地方,吃了很多好東西。真是一 塊又大又好的土地啊,綠洲上的人民悠閒而富足。只要有水,就有一切。要算上這 次,今天就是第三次開發西部了。我去了生產建設兵團,看見被邊疆的風沙吹得憔 悴的臉。他們來的時候十多歲多麼水靈,他們告訴我很多故事。大多數人都走了。 留下的人,孩子也回上海了。孩子你可要乖啊,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話,爸媽老 了也要回上海去的。住了一輩子的地方,居然還不認下這個家,叫人感傷。而這個 家中也確實沒幾件像樣的東西。我忽然想到美國的西部開發,那裡的人,來了就不 走了。他們是自己要去的,去了就住下,趕也不走。

  我要說的話大體說完了。我是說,西部好。我說,把錢用在西部的能取得效益 改善生態造福子孫的地方。我說,讓來的人趕也不走。
上一頁 b111.net 下一頁
雲台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