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45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32)
    “這是新生事物”,這又是多麼科學、莊重的評價啊!

    杭州更傳來了令人振奮的消息。省委書記習近平和周國富副書記10月24日到省供銷社調研,在座談會上首先誇贊瑞安推行“三位一體”,“取得好經驗,讓我們看到前景。”接著贊賞陳林博士這些知識分子下基層結合實際,說得興高采烈:“陳林同志學以致用啊,博士的作用真正發揮出來了。博士就要到這樣的崗位上來,這才相得益彰,才能發揮化合作用。當地需要你,你也需要當地。你從理論的角度闡述這個‘三位一體’,講得很好。(周國富副書記插話:他親手在抓這個工作)。你看這個理論與實際的結合,深入淺出,對歷史,對政策的把握,都恰到好處。”他說得帶勁,一雙大手比劃著向會議。強調:“和則一,一則多力,多力則強。要使農業從根本上改變弱質產業狀況,農民改變增收難的情況,就必須把合作制的理論與活生生的實踐有機結合起來,從整體上提高農民的生產組織化,流通組織化和加工組織化。”他高興地舉例:“特別是瑞安市農民專業合作、供銷合作、信用合作‘三位一體’的新型合作與聯合組織,把合作制農業產業化經營又提高了一個層次。他們提出‘三位一體’服務三農,條塊交融統籌城鄉,通過建立健全農村金融、流通、技術推廣體系為會員服務,實行了新老合作經濟資源的對接和各種合作經濟組織的合作與聯合。”

    各級領導的肯定與鼓勵,陳林一班人仿佛大雪天喝了溫熱甜甜的糯米陳釀,熱乎乎的,受到巨大的鼓舞!

    九、張功平司長感歎:農民說好,C才算真好。任重而道遠呀。

    作者雖說出身農家,也是個農民的兒子,但畢竟長期從事文化教育工作,這幾年和農村有點隔膜了,對今年才紅火的瑞安農協亦僅聽說,不甚了了。直至10月18日,有幸陪同中國人民銀行合作司張功平司長一行去瑞安農村考察,並參加一些涉農座談會,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方才明白成立農協“三位一體”的幾分奧妙。如換成文雅的語言,就象是看到一道曙光,一抹朝霞。

    按市農辦吳植松主任和姜林華副局長的看法是:當前,瑞安的三農問題和省內外同樣存在共性的困難。比如市場,農村千家萬戶的小生產難和千變萬化的大市場實現對接;比如資金,因為農民底子薄,少抵押,缺擔保,罕有積累,貸款難如登天,怎麼擴大生產?比如科技信息,農村半文盲還挺多,沒有多少人可熟練掌握與運用新技術與新信息;至於人才,各類專業合作社更是奇缺,頭頭腦腦們常常叫苦不迭。盼了多少年了,農民專業合作,供銷流通,金融信貸、司法援助等等各種涉農資源,長期處於分散狀態。沒有形成合力,就沒有了滲透力。現在提倡“三位一體”了。建立農協了,借助這個相對統一的口子,在條塊交融中,提升了社會公共資源的可利用率。用農民的話說,就是把很多條線,抒成一股繩,直接進村入戶,讓種田人得好處。吳植松與姜林華所以也是全力以赴。

    我們來到梅嶼鄉,看到農協流通部已經在鄉裡開設了“放心農資連鎖店”。這是農協開辦的第208家。供銷社“惠多利農資連鎖網絡”以低於市場的批發價給農民會員供應農膜、化肥、農藥、種子等等。黃則強憨厚地手指農資連鎖店笑著告訴作者:“除了現在買農資方便、優惠,我們貸款籌資也容易了。今年大棚番茄已擴展到四千多畝,引進10個新品種,需要新建一批更好的鋼管大棚。每個大棚要兩萬多元,足有半畝大。缺資金怎麼辦?若是過去,貸款要抵押,要擔保,層層審批煩煞人,額度也死限。今年好了,合作社聯保報給農協。合作銀行一下子授信貸款400多萬元分到種植戶。會員們都說合作好了,農協為農民服務了。”

    除了合作社聯保,供銷社還加強了農信公司擔保力度。葛益平力主扶持農協,市財政又增撥500萬元注冊資金,擴大農信擔保額度。比如陶山鎮沙洲的溫莪術專業合作社三十多戶社員,今年種植、收購、加工溫莪術(即中藥郁金。溫州醫藥專家從中提煉的莪術油能抑制“非典”病毒活性,前景極佳),需要350萬元資金,即通過農信公司擔保,一步到位,解決了貸款難。

    農村合作銀行還通過農協的網絡,在入會的地區開展評定農戶、村社、鄉鎮的信用等級活動,分A、AA、AAA三個級別。目前已評出一個信用鎮,55個信用村和信用專業社,22191家信用農戶。合作銀行均通過農協授信給貸。至10月底,他們發放信用等級農戶貸款8.6880億元,發放信用村貸款3.9560億元,和農信擔保公司聯手放農貸2500萬元。全行總農貸34.3億元,占其總貸款額的80%,占全市金融機構農業貸款的98%。農民說,合作銀行就象我們農民銀行,和別的銀行不一樣。農協信用部的信貸員卻說:“金融應該為三農服務。有了農協,我們才放心貸!”。

    上鄭村花椰菜種子合作社的社長鄭永開講到農協給入社社員的直接利益:上鄭村有120戶農民,入社者90%。同樣品質的種子,公司收購價格上浮10%,即每斤高出300—400元。供給社員的農藥、薄膜、化肥,合作社通過農協集體采購,質量有保障,價格又比市場優惠,至少避免了零售商的盤剝環節。技術上,農協提供了及時的服務;產品銷售上,統一由農協打品牌銷售運作,不再有壓價的惡性競爭。社員放心多了。

    農協幫助荊谷鄉提高白銀豆品質和銷售價格,鄉白銀豆合作社由11戶擴大到120戶。今年他們新增授信貸款180萬元,種植農戶由210戶擴大到2800戶。不管是這裡的白銀豆,還是順泰合作社的毛芋,篁社合作社的索面,還是朱岙底合作社的掃帚,甚至飛雲鎮農機合作社的服務,今年他們增加申請了970萬元聯保貸款,確保了擴大規模的資金需要。他們還以農協注冊的“瑞農協”、“溫瑞農”、“神農瑞合”等統一商標向外推介產品。這種資源共享,仿佛五指握成一個拳頭,打出了力量,打響了名氣,打來了效益。

    就在我們下鄉的前一天,一位意大利客商聞名來到篁社索面合作社,要求一周內發貨10噸至西歐。只要按時供貨,他寧願提價補貼。索面屬於手工制作的民間長壽面,久煮不爛,軟而不膩,絲毫不能馬虎。林上星社長自豪地告訴我們:“我一口回絕了他。一星期只能供5噸,我們還得日夜加班。錢再多給,我們也不肯砸牌子——‘瑞農協’是大家共有的名譽和臉面!”

    今年,合作社通過浙江大學科研力量,新實施索面真空保鮮。保質期由一個月延至半年多,產品直銷歐洲、東南亞。而高樓鄉的東魁、東方明珠優質楊梅,合作社通過農協流通部牽線搭橋,今年航空直運法國、意大利,售價升至25歐元一公斤,使合作社每戶增收2萬多元。社員個個笑吟吟地直贊合作出口好!

    農協科技部的方傑提到,過去涉農部門來自各政府機構,常有各自為政的。現在有農協的巨大平台,他們放手施展,既爽氣,又有針對性。桐浦的橄欖樹病害,他們組織專家給治好了;楊梅的保鮮期,采用真空冰庫技術,也延長時間了;今年他們連續組建溫莪術、果樹、園藝、番茄、蔬菜等五個農業科技創新服務中心直接到鄉村,種植戶都笑咧了嘴!

    下午,我們隨同張司長又到金潮港興合甌柑合作社考察。只見連片連片的二層樓高的鋼管大棚在太陽下閃著銀光。大棚底下,是一片綠油油的無籽甌柑和從台灣引進的新品種改良血橙。其中600畝已經掛果,豐收在望。林化飛社長介紹時眉飛色舞:“政府的支農政策對頭,我們也越干越放心,越干越有勁。沒有合作,我們土八路沒有力量改造這千多畝江中塗灘;沒有農協信貸,我們種田漢也沒有大資本種成這千畝良果。農協科技部幫我們搞甌柑大棚種植,現在青柑可延至春節前采摘。估計今年有30萬斤可趕過年市場,”他拍拍腰包,“我們今年要發了,要發了!”

    “這六、七米高的漂亮大棚,得花多少錢呀?”我好奇地問。“有點貴,做一畝要5萬多元。全虧農協幫辦信貸200萬元,我們腰板就硬了。可惜你們來早點。如年底再來,我送你們幾箱嘗嘗,那真是吃蜜糖一樣甜啊!”

    這天還有個小插曲。當我上午去梅嶼蔬菜合作社找黃則強時,在辦公樓底層碰到壯實的農民社員林長騷。他正在堆滿農藥、農膜、化肥的生產資料部選購農藥,旁邊還有四、五個人在商量。問他們為什麼買農藥,林說,農協信息員雷大鋒通過電腦信箱發出了防病信息:“外山甲、黃山數村已發現番茄小葉病。請各戶社員對照番茄病毒及時用藥。”本社468戶種植番茄的都收到了。大家下田一看,有80多戶說發生了病害。所以都趕合作社買農藥來了。

    我來了興趣,上樓找到合作社辦公室主任雷大鋒。這位溫州農校園藝專業畢業不久才23歲的小伙子,那時正端正地坐在電腦前輕點鼠標,通過網站廣發新信息,並播出防治新方法。一會兒,他又播一輪最新農資價格和外地市場的蔬菜價漲跌。聽說我要采訪,他連忙站起來,靦腆地咧嘴笑笑:“沒啥,我就這麼小搞搞,提供點信息服務。”“你舉幾個農協服務實例就行。”“好的”,他沉思片刻,說出兩件事。一件是上周了解到山東淄博市一家企業農膜價格比溫州市場每噸低400多元。社員們還缺50多噸。信息一播,大家說“快買進來。”我們買了,省了二萬多元。第二件是入秋來,冷空氣象鬼似的,一陣一陣。番茄苗怕凍。我們及時播報,大家及時蓋二層膜,關大棚門,無一受災!“信息靈通,服務到家”,雷大鋒末了掐著手指頭算,“今年梅嶼帶動周邊的荊谷,馬嶼,順泰,陶山,仙降,碧山等七個鄉鎮農戶種番茄6000多畝,他們上千人申請參加合作社,也要求使用電腦農民信箱了。”

    按林長騷的話說,“農業合作有實用啦。沒有真正好處,農民不會這樣熱心入會的。”

    當然,平易近人的張司長,也聽到一些農民的知心話。

    有老農民反問:“領導,你是北京來的吧?你說農協會不會又搞成當年的合作社?那可是害人呀!”農民們對當年的合作化心有余悸!

    有婦女歎息:“現在有些干部喲,哪看得起我們泥腿子噢!”

    這是重城輕鄉、重工輕農長期二元體制造成的弊端。

    荊谷白銀豆合作社張升漢社長則輕聲詢問:“你說說,我們可不可以收會費,搞有償服務?聽說湖南、吉林搞科技合作社是收費服務的。我跑農協幾個月,沒有一元工錢,功夫賠了,2萬元積蓄也花光了。夫妻倆吵了三場。俗話說,長病床前無孝子。長久這麼干,我挺不住啦!”這則是對今後農協長期生存的探詢。獻身農村合作者,總不能不食人間煙火吧。

    有些社員還面露疑色,讓黃則強給說出來:“各個涉農部門都有自己利益,自己的小算盤。農協搞大了,他們不怕削弱職能被搶了飯碗?有些農民還擔愁呢。農村合作,象陳林市長說的,我們只做支農的一只助推器,也是摸著石頭過河。農協究竟是男是女,長大長不大,得讓歷史驗證!”

    臨別,快人快語的張司長也向我們交心:“農村搞合作,讓金融、生產、流通、科技同步發展,方向對頭,也符合中央六中全會建設和諧社會的精神。你們大膽探索,努力干出了成績,我來溫州之前的擔心是消除了。謝謝大家的支農創新精神,穿上了西裝,沒丟掉草鞋,沒忘記農民,好樣的!農協究竟怎麼樣?農民說的,才算真好呀。大家也聽到,這裡還有困難,還有阻力,還有利益矛盾。今後的路還長著,還挺曲折。大家要繼續探索,左右兼顧,重視學習培訓,讓典型引路。農民最實在。有好處他就樂意。農民真自願了,農協合作才有生命力!支農的關鍵是:真正的資源整合,真正的服務到位!別忘了‘服務’兩個字!”

    張司長講的,作者似書呆子,半晌還咂巴不出其中的味兒。倒是陳林、葉秀楠、留少良幾位領軍人物,頻頻地頷首應對,心解其意。

    十、羅陽大地省委書記指點江山;飛雲江畔農業合作風起潮湧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