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 第5章 火車站
    小鎮之外五公里之外就有火車站,我迎著火車的轟鳴用足踝的彎曲似的跑動,終於看見了火車站。這是屬於我的火車站,它屬於我,是因為在我不知道往哪裡去時,火車的轟鳴之聲充滿了我的耳朵。

    我揪了揪我的耳朵,它似乎是火車的兩片葉子正在顫動。耳朵,耳朵,上帝創造了耳朵,上帝給予了我兩隻耳朵,有時候像葉片,有時候像我的感覺,像葉片上的綠色,像魚背上的鱗片,它給我帶來了聲音。

    火車站,我在火車站的售票窗口看見了一個午夜的售票員,他正打瞌睡,我遞給他5元錢,他看也不看,就撕了一張票給我,那張票價是100元錢,終點站是春城。哦,我一生注定要與一座城有關係,我用5元錢換來了100元錢的火車票,只因為售票員在打瞌睡,趁他睡思昏沉時我已經上了火車。頭一次,我捏著那張車票有了自己的座位,一個硬座——就這樣在火車的再一次轟鳴聲中越出了幾十米,幾百米之外,就這樣,我順利地開始了離家出走的命運。

    回頭看,那屬於小鎮的小火車站已經看不見,我成功的掙脫了一根鏈條,那根生蛌瘍K鏈條已經從我身後滑脫了,我坐在我的位子上,閉上雙眼,我的兩手放在膝頭上,箱子放在我頭頂,這是我第一次乘火車,然而卻沒有一絲陌生感,也沒有一點畏懼感。

    火車,火車晃蕩著,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它晃蕩起來時似乎在摩擦我的身體,經過它的摩擦,我的身體越來越灼熱,我根本不願再回到母親和父親身邊去,我也不願意懷想他們在我出走以後的驚恐,他們在小鎮四處尋找我時的那種無聊感覺。我閉上雙眼,禁止我去想我的母親和父親的形象,就這樣,我慢慢地睜開了雙眼,到處都是陌生人,我從未見過的人,他們中的人在打瞌睡,有人在看書,有人在喝茶,喝啤酒,有人在啃雞腿,有人在玩撲克遊戲……火車廂裡的每一個人都有箱子,他們輕鬆地度著半夜的時光,只有我現在才感覺到,我已經回不回去,我已經在火車上,當這張車票進入終點站時,我將下車,我再也沒有一張錢,甚至連一隻硬幣也沒有……然而,似乎這一切都不讓我感到害怕,我一點也不害怕我的選擇,我的一無所有。

    對面的男人女人正互相依偎,這是我10歲看到的親密場景,那個女人還伸出了她的粉紅色舌頭,男的咬住了她的舌頭,他們以為我在打瞌睡,以為我會看不到這一切,所以自由地在互相親熱,他們具有多麼大的勇氣啊。

    我閉上了雙眼,只有在電影之中看到的情景出現在現實的場景之中時,我感到了羞澀,我不知道男人與女人的舌頭為什麼可以互相親熱,我閉上眼睛,是為了不打開窗戶——看見他們的舌頭相互摩擦。

    等我再睜開眼睛,那個女的已經倚依在那個男人的肩頭睡過去了。我的頭倚依在座位後背上,這是我座位的後背,它可以倚依我的頭,然而我卻根本無法進入夢境,一閉上雙眼就會閃現出母親的臉,那張臉每一次閃現都似乎在發瘋,發瘋的顏色像紅色的碎片……

    至於我的父親的形象是那麼可憐,可憐到了沒有靈魂,只留下一付軀殼而已,他的手指是那麼髒,總是想通過錢抓到更多的錢,然而,錢總是離他那麼遙遠。我閉上了雙眼,他們的世界被火車廂所隔離了,徹底地隔離開去。

    天亮了,賣盒飯的服務員推著車叫喚著從我身邊經過,我感受到了胃的飢餓,但我口袋中連一隻硬幣都沒有,我如何去解決飢餓的問題呢?胃裡似乎什麼也沒有,什麼都沒有流動,只有血液在肉體之間流動,我咬住牙,閉上雙眼,再一次忍受著那種飢餓感覺,錢在剎哪間變得如此有意義,如果有錢,我就可以買任何食物,用食物就可以解決我的飢餓感,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只有胃仍然在抽搐著,像母親一樣發瘋的狀態一樣抽搐著。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