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米格爾) 第3章 增長的狂想 (1)
    為什麼要增長?

    在2008年的經濟危機中,人們面對危機的反應大多是高聲尖叫,而不是反思。很多人不習慣危機的發生,他們希望春天和繁榮常在,鮮花能永遠盛開,一旦天空出現烏雲或者溫度降低,他們就會變得歇斯底里。如果提前警示他們一年中可能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他們就沒法正常生活,對他們來說,宣佈壞消息是一種令人無法忍受的殘忍,一切都只能直線向前發展。

    僅僅讓他們去想像一下走下坡路的可能,想像一下高峰過後往往是低谷,他們都做不到。即使是經濟和社會的波動變化規律——一種正常的波動,他們也很難接受。更不用說經濟在很短的時間內暫時停止增長,或生產力稍微下降了,這些將使他們陷入混亂。他們不願意承認有四季的更替,寧願認為在寒冬裡也能穿著夏天的衣服去愉快地散步,其他的選擇對他們來說都等於災難。

    他們為什麼會認為經濟必須不斷增長,物質財富必須不斷增多?他們為什麼會為了眼前的物質利益而毫不猶豫地去破壞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礎?他們為什麼會不顧對自身生存有威脅的風險,而去試著提高那些本來已經很高的經濟指數?他們為什麼會為了更高的增長率而寧願犧牲富裕和幸福?他們為什麼每次從不現實的美夢中醒來回到現實生活時,都會變得高度緊張?

    但最關鍵的問題是,他們為什麼會有這種驚世駭俗的觀點:他們所有的幸福和苦難——包括對生活的滿意度、經濟方面和社會關係方面的能力、政治的穩定——只是懸掛在一條名為「經濟增長和物質富裕」的細線上?歷史總在反覆進行著不可抗拒的起伏運動,人們應該明白這個規律,繁盛的時代過後會是衰敗的時代。如果人們期望一種發展——尤其是經濟的發展——總朝著一個方向進行,那就違背了現實。那麼,是什麼使人們相信了這次經濟發展趨勢可以不遵循以往的歷史規律呢?

    這樣的問題很少被人提出,更少被人回答。近代歷史上,資本主義初期唯一的一次財富激增給人們,特別是那些西方工業國家的人們,留下了相當持久的印象,所以他們認為經濟增長和物質財富的增多是自動的,他們以這種自動為前提來思考和行動。物質財富可以很快產生,也可以很快消失,何況塵世的財富也會因「腐蝕」或「生蛂v而消耗掉,但這些概念已經不在他們的清醒意識裡。在他們的世界裡,一切都要不斷提高、不斷加快、不斷拓寬,因此他們表示:「我們需要持續的經濟增長。」

    對於這種觀點,在危機爆發之前的2007年,有81%的德國人表示支持,73%的人還進一步聲稱:「如果沒有經濟增長,德國將無法繼續生存。」所以對他們來說,經濟增長不僅是值得期望和追求的,也是一定要存在的,正如他們所說:「如果沒有增長,我們就輸了。」還有61%的人非常坦白地說:「增長不是一切,但沒有增長,所有努力都等於零。」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增長,尊嚴、人權、市民自由、國家主權、社會福利以及民主,這些全都等於零。在我們目前的時代和文化中,增長和物質財富增多是衡量一切的標準,所以很多人會認為沒有增長,一切努力都等於零。那麼人們是如何形成這種看法的呢?

    物質的需求

    人類和其他生物一樣有著物質需求。快要渴死的人會為了換得一口水而傾其所有,快要餓死的人會為了獲得一小塊麵包而付出所有。人們動用了很多「物質」,使自己有衣服穿,有房子住。所有人的這類物質需求都不同,有些東西對一部分人來說很充足,而對其他人來說則是不夠的。

    但絕大多數人都希望擁有更多的東西,不只是清水和麵包,或一條粗羊毛裙,也不只是在室內免受自然界風雨之苦,他們還想要充足可口的食物、漂亮合體的衣服和明亮舒適的住宅。除此以外,大多數人還想去旅行,和朋友聚會,經常出去參加娛樂活動,偶爾縱容自己奢侈一把。總之,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們不願只是維持生計,而是要去享受生活。

    但目前地球上還有幾億公民沒有這個能力,他們吃不上飯,喝不到乾淨的水,沒有房子,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也得不到正式的醫療救助。如果這些人去追求經濟增長和物質財富增多,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無須解釋。但現實是,與這些人的情況正好相反的10億多人,即使擁有生活所必需的物質財富(有些人擁有的甚至遠遠多於所必需的,本來可以去享受生活),卻依然在追求著經濟增長和物質財富的增多,其行為與那些物質財富匱乏的人如出一轍,這又是為什麼呢?難道物質需求永遠都不能滿足他們?

    有些人對物質需求的無止境進行了揣測和解釋,但更多的人在駁斥這一觀點。人們可以從一些數據中瞭解到物質需求方面的尺度和目標,瞭解到何時意味著食物已經充裕、何時衣服已經足夠、何時居住要求已經達到。如果這些數據真的可以幫助人們意識到物質需求已被滿足,那麼當物質財富在已經足夠的基礎上進一步增多時,人們對生活的滿意度就不會再提高了。沒有人想去過飢寒交迫的生活,但穿上貂皮大衣或開著邁巴赫的時候,只有很少人會感到比之前更幸福。

    例如德國在1945年之後的戰後時代以及五六十年代裡,人們的滿意度是隨著物質財富的增多而提高的,就是因為人們還比較貧窮。當時,國內生產總值可以準確地反映出人們的生活是否幸福——滿意度隨著財富的增多而提高,表示滿意的人的比例在逐年變大。

    然而,這一發展趨勢在1970年左右停止了。當時大約60%的聯邦德國人表示對自己的生活滿意,有的人甚至表示非常滿意。那時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以2009年歐元的貨幣價值計算)一年大約是16000歐元,而人們每月得到的實際收入已經有900歐元。

    在這之後,國內生產總值和實際收入不斷增長,但對生活滿意或非常滿意的人的比例彷彿被牢牢釘住了似的,一直保持在60%。目前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以2009年歐元的貨幣價值計算)幾乎比40年前翻了一番,實際收入提高了75%,但表示滿意的人的比例仍沒有任何變化,還是60%。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期間,那些經濟困難的人也沒有因普遍的經濟發展而對生活表示更滿意,可基本上他們的實際收入也和其他人一樣增多了。更確切地說,除了一些對物質需求有節制的人,經濟困難的人也和大多數人一樣,對一些方面感到滿意,對另一些方面感到不滿意。

    如果達到了一定的物質水平,很多人就會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物上。這不僅在過去有實例,也已經被一系列相關研究所證明。2007年,在德國進行的一次問卷調查中,有27%的被調查者表示他們在追求物質財富的增多,有59%的人聲稱對目前所擁有的物質財富表示滿意,還有10%的被調查者——來自各個階層——甚至願意掙得少一些。

    根據這一調查,並不能得出人們對物質財富失去興趣的結論,但隨著財富的增多和年齡的增長,物質財富對很多人來說不再顯得那麼重要了。在調查中,只有大部分在30歲以下的人願意努力去賺得更多的物質財富,在30~44歲的被調查者中,只有33%的人有此想法,而45~59歲的人中更少,只有21%,59歲以上的人中僅有4%。

    這些調查結果一致地引出了兩個問題:對人們來說,生活中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值得努力去追求的?儘管有42%的被調查者認為重要的是「更高的收入」,但這個比例在15個選項中排在了最後一位。對被調查者來說,更重要的是「沒有太多壓力」(占48%),或者「更多的樂趣」(占49%)。而對於值得努力追求的事物,排在前幾位的是「友誼的維繫」(占87%)、「完美的家庭關係」(占81%)和「有意義的工作」(占75%)。

    在調查的最後,問到人們最想要哪種物質財富——例如收入、財產或養老保險等——增多或增值,大多數人選擇了「收入」這一選項(占55%),被調查者表示想得到更多的收入。其他選項的比例都不大,而希望擁有的「財產」增多或增值的人的比例特別小:選擇了「房子」和「汽車」的人各有21%,選擇「衣服」和「鞋帽」的僅有14%,想要更多電腦、電子娛樂設備或手機的人就更少了,對於幾乎所有人來說,目前擁有的數碼產品就已經足夠了。

    相關的調查研究在其他國家也得到了類似的結果。這些結果一次又一次地表明,在一定的經濟水平下,人們對追求物質財富有很大的興趣,而且它對生活的滿意度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但在德國或美國這樣的國家,經濟水平已達到人均年收入20000美元,所以在提高生活滿意度和增進生活幸福方面,物質財富的進一步增多對大部分人只有很小的影響,對一些人幾乎不能產生任何影響。

    因此,只能在真正貧困的國家用國內生產總值這一指標來判斷人們的幸福狀況和對生活的滿意度,但年收入是10000歐元、5000歐元還是1000歐元,情況會有很大的差別。而當年收入變成20000歐元、25000歐元甚至30000歐元時,幸福程度和滿意度將不再受影響。儘管年收入30000歐元的人可以比年收入25000歐元的人進行更多的消費活動,但這兩個人之中誰對生活更滿意些,是無法以年收入來判定的。在這種較高的物質財富水平上,對生活的滿意度更多取決於非物質的方面。因此用國內生產總值將美國和西歐的生活狀況進行對比,或者將德國人和英國人的生活狀況進行比較,都反映不出真實的對應關係,這些比較對判斷一個國家的人們對生活的滿意度沒有任何啟發。

    於是,很多人的態度就顯得更加矛盾,尤其是富裕的西方工業國家的人們。他們從長期的經驗中認識到,他們已經達到了較高的富裕水平,在這種水平上繼續增加收入或儲蓄利息只能得到短暫的滿足感,而不能改變對生活的滿意度,但他們卻堅持不懈地努力。這其中的原因並不是無法滿足的物質需求。物質需求不是填不滿的無底洞,它可以被填滿,甚至充盈,那些營銷成本超過了生產成本的企業就是很好的證明,它們花費大量資金促使更多的產品售出,但因為人們的需求已得到充分滿足,所以一切努力都沒有結果。因此,如果人們不僅在物質財富匱乏時追求增長,在飽和時仍繼續追求,這裡面就還有其他複雜的原因。

    工作職位

    根據人們的說法,德國、歐洲乃至全世界都需要經濟增長,因為只有這樣,人們才能如願以償地從事高收入的職業。大部分人對這一觀點深信不疑,於是其他的一切問題都顯得多餘了。如果對經濟增長的追求沒有了其他的理由,那就用這個理由:只有經濟增長,人們才能就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