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黑心天使 正文 第一章 灰姑娘隆重登場
    「女兒啊,再幫幫爸爸,這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了,我發誓!」電話那頭,蘇老頭指天誓日的說。

    「上次你就說是最後一次了吧,可是這次你又……」我有些無奈,趕上這樣的父親自己真不知道是不是不幸。

    「這次絕對是最後一次了,好不好,我最後一次發誓,要是沒有錢的話,你老爹我的命就不保了。」

    聽到老爹的話確實有些害怕的樣子,我本來打定主意的心又動搖起來。要是自己不幫忙他真的就……不行,父親一手把自己拉扯大,不能讓他出事,可是這次要十萬塊,自己的所有家當也沒有這麼多啊。

    「你怎麼欠了這麼多。」我的口氣軟了下來,直直的埋怨老爸。

    「做生意虧了,讓人家騙了。」

    「騙了?要是說別的理由我還相信可是這個理由絕對不成立,你不去騙別人就是萬幸的了,準是又賭了,」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自從我十五歲就開始在外邊混,都是為了給他還錢。

    「好了,是賭輸了,但是我發誓,這是最後一次。好了,我,想想辦法。」

    「好了好了,這件事我答應了就一定為你辦到。」

    「我就知道還是女兒有辦法,對了最近你下手的公子不是很有錢的嗎,你……」電話那頭傳來了老頭嘻笑的聲音。

    「我是不會向他要錢的,」要知道我根本就不喜歡那個人,要是讓他因為這個原因留住自己就不好了,「不過我會用別的辦法,行了,你現在好好的躲好,我拿到錢以後會給你的,就這樣,別老去賭不行嗎,正當的找一份工作……」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了那頭的茫音,真是無奈。思考了片刻,我又拿起了電話,沒有辦法了,好不容易吊到的男孩這次又要用掉了。

    「喂,晴子……」

    我就是鼎鼎大名,響徹首都,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打遍天下無敵手,情場殺手鬼見愁,蘇小可,只要是街頭的那些東西我基本上沒有不精的,如果我高興了,就是玉帝也可以拉下來幹幹,專摸老虎屁股,專捅馬蜂窩,不過這是原來了,現在我以十七歲的高齡退休騙子界,成為一代騙子高手的傳奇。不過可惜的是又要給老爸擦屁股了,為什麼他總是賭,最不能原諒的就是他還老是輸,真是……

    ***一幢廢棄的屋子***

    「說吧,找我來什麼事。」晴子高傲的抬著下巴,睨著我。

    「呵呵,你不是想讓我放棄柘林嗎,我同意了。」我大方的說。

    女人本來瞇著的眼睛剎時間睜大起來,她有些驚喜有些難以相信的看著我,「前些日子你不是還很堅持的嗎,你這樣說,是不是有什麼條件?」

    「自然是有些條件,」我自然一笑,要不是老爸那裡急著用錢,會便宜你?真是,「我要十萬塊錢!」

    聽到我的條件以後,我很清晰的在她的眼中讀出了鄙視這兩個字,鄙視我?小丫頭怎麼知道江湖難混,要不是你有一個有錢的爹,你說不定現在還在路邊要飯呢。

    「為了十萬塊錢就要放棄柘林?你還真是捨得啊。」

    「沒有什麼捨不得的。」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捨不得,不過為了自己的老爹,我可是誰都豁的出去。

    「好,你真的決定了。」晴子的話裡明顯的透著高興。

    「是的。」我的心裡有些心疼,要是再多一些日子,柘林肯定跑不出我的手心,現在……算了,放棄就放棄了。

    「可是如果你這麼需要錢的話,你可以向他要啊,為什麼用這種方法?」

    「這樣的錢我拿著還安心一點,我不想欠他的,」我什麼時候欠過男人錢,如果隨隨便便的就要了人家的錢,怎麼做到片葉不沾身?

    「你以為這樣就不欠我的!」聽到聲音我猛地回頭,柘林!他怎麼來了,是晴子這個女人?

    他的臉色鐵青,雙目就像是要噴出火來一樣的看著我,他一步一步的緊逼著我,「我以為晴子要對你不利,所以跟著她來到這裡,沒有想到,我真的沒有想到會聽到這樣的一番話。」

    我只是恍惚了一瞬間,而後立刻的頭腦轉動起來,立刻的改變了自己的樣子,楚楚可憐的狀態一下子就出來了,「我,我其實也不是故意的,我有……,我現在只能說對不起了。」接著轉過身子,做泫然欲泣的樣子。

    本來上火的柘林,看著我的這個樣子也不知所措了。

    笨蛋,趕緊來問問我啊,你要是不來我不就白演了嗎。

    柘林的猶豫讓一邊的晴子看著火大,怪聲怪氣的說,「柘林,你的感情只值十萬塊錢啊。」

    晴子的一番話讓他想起了剛才那些話,他的頭腦再次的熱了起來,「小可,你需要給我一個交代!」

    晴子這個女人,你還在這裡加油添醋,今天的一切我會加倍的還給你的,你等著,但是現在一定要把柘林帶離這裡,要不然自己真的很難過關呢,想到這裡,我用力的催動著臉上的金豆豆,看著柘林一陣的心疼,然後一下子跑了出去,邊跑邊說「我欺騙了你,我對不起你……」讓人的感覺就像是自己馬上就要投河了。

    「小可!」就像自己所料的,柘林跑了出來,跟在自己的後邊。

    嘴角彎成一個弧度,成功了!這下好擺平了,心裡鬆了一口氣。

    等的跑得差不多沒有人煙了,我跑慢了一點,等著他追上來,畢竟要是自己使出全力跑的話,他是絕對追不上的(十幾年的混混生涯可不是白混的,逃跑的時候比正常生活還多)。

    「小可!」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你有什麼苦衷告訴我啊。」

    「我,我……」先要大力的哭,不讓他心疼怎麼能夠成功呢,還是讓他多著急一會,這樣他就會更加的相信自己。要知道這個哭還是個藝術呢,有聲有淚叫哭,有聲無淚叫號,無聲有淚叫泣,咱現在可是聲淚俱下啊。

    「你說啊,我會幫你的。」他的眼神真誠的讓我不忍心再騙他,不過想起了爸爸的聲音,必須得忍下來。

    「那,我從頭說了。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富家千金,」停下來看了柘林一眼,果然,就知道這種少爺是不會在乎那些的,我的心正式的放下,接著說,「我的父親在外邊做生意結果讓人騙了,現在人家逼債,如果沒有錢的話,那他……」我接著哭。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就不用這一招了,眼睛很難受,自從我打娘胎出來以後也許這次是哭的最凶的一次,覺得自己的眼睛快受不了了。

    「為什麼你不向我要呢。」

    「我不想讓你以為我是為了你的錢才和你交往的,」雖然我的心裡就是這樣想的,但是給我多少膽也不會這樣說的,畢竟眼前的這個是個大公司老闆的太子爺,自己老爹的問題還指望他呢,估計他的每個月的零用錢就得過萬,十萬塊錢應該很好辦吧。「我還想離開你的時候給你留下一個好印象。」

    等我一說完,就被柘林摟在了懷裡。「好了,你放心吧,我會替你還的……」聽到這裡我在心裡小小的慶祝了一下,不過後面的話讓她一下子跌進了地獄。「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他看著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你要和我一起上學,怎麼樣?」

    上學!?要知道我最頭疼的就是上學了,小的時候爸爸沒空管自己,把學校當幼兒園,自己早上了兩年,馬馬虎虎的讀了初中,現在已經輟學一年了,剛剛放鬆的心難道又要套上套子?

    「可是你上的好像是全國最好的學校吧,以我的成績是不可能考上的,而且就是考上了我也不會有錢讀的。」我做最後的努力。

    「不行!」柘林握著我的手說,「你現在才十六歲,難道你要在外邊混一輩子?你要學一些真的本事才行啊,學費我可以替你出,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我很想隨時的見到你,現在這樣雖好但是我只有週末的時候才能看你,很不方便的。」

    【2】§0§雖然學習是不錯,但是自己完全沒有興趣啊,而且答應他的話,我每天大多數的時間都在他的監視下了,根本沒有時間泡別的帥帥,這樣自己還欠了他很大的人情啊,不過說起來,這樣的話老爹的債可以還掉,還有那所學校一定還有許多多金的帥哥,要是能夠多找幾個……

    也許是我YY的樣子讓柘林有些害怕了,他迅速的打斷了我的想法,「好不好?」

    「好吧,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去學校的啊。」我大大咧咧的說著。

    「好——」

    小警察,我明天要上學去了,本以為這輩子不會去的,可是沒有想到還會有機會,其實這應該對我不錯才是,我應該感謝那個傻蛋。不過我現在不想騙他了,畢竟我看出來了,他是一個好人,不像前幾次的男孩,所以我打算慢慢的脫離他。好了,一切到了那所學校再說了。今天就寫這麼多了,困了。

    就這樣我終於來到了故事的發生地青春學院。

    開學第一天,問題就來了,這裡真的很大,不會第一天就迷路了。不是吧,這裡也太誇張了。

    這裡真的不愧是全國最棒的高中,本來只是打算逛逛的,沒有想到這裡這麼大,竟然迷路了,但是路不是在鼻子低下嗎,我才不怕在這裡迷路。

    「同學,一年二班怎麼走。」我笑著一個長得還算可以的學長級人物。

    「不知道。」他笑嘻嘻的回答,不過怎麼他笑得那麼難看啊。

    「我是這裡的新生,不知道也算是說得過去,可是你是學長吧,怎麼會不知道。」她覺得眼前的人笑得很欠扁,肯定不是老實的人。

    「我不是這裡的學生算不算理由呢?」他依舊是笑瞇瞇的。

    沒有些想到對方會這樣回答,我一時間不得不佩服自己很背,隨便找一個就中獎了,早知道今天就該去買六合彩。「那對不起了,我再找個人問問路。」

    「同學,一年二班怎麼走。」我還是非常有禮貌的對一個女孩說,和文明人說話就得這樣。

    「我現在沒有空。」女孩的口氣有些閃爍,神態焦急,大概她在等人吧。我環視四周,這裡好像只有這一個女生,也是,我逛來逛去的來到的地方比較偏僻,所以只好在等她好了,反正自己也不著急。

    「我等你好了。」

    可是女孩並沒有回應我,只是緊緊的握著手裡的禮物。

    要表白吧,我一臉明瞭的樣子,識相的躲在一邊去了,這個女孩長得不錯,可愛型的。看上的男孩子應該是不一般的吧,冷酷的?陽光的?可愛的?溫和的?有一種想見見的慾望。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好像沒有人要來的樣子,我有些不耐煩了,換成自己,早就把他打到一邊去了,我才不會再這裡等。

    正當我想出去問問的時候,腳步聲傳來,步子有些著急,聲音不難聽,「就是你留的紙條?」

    不過口氣好像不善,「是……是。」可憐的綿羊嚇倒了吧,在心裡同情一下。

    「有什麼急事,紙條上說有急事!」他的口氣這麼不耐煩,真不是男人,沒看人家小姑娘嚇得不太會說話了。

    「學長…這是……」應該是遞上了禮物吧。

    「這就是你的急事!」男孩的口氣變得諷刺起來。

    我最討厭這種看不起女孩子的男人。然後就聽到重物落地的聲音,「混蛋,」忍不住輕喝,竟然把人家的禮物砸了。

    然後腳步聲正要遠去,也許是聽到了這樣的一句,那個聲音大喝一聲,「誰在那裡!」

    我暗自吐吐舌頭,這次被發現了,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原來也是一個女孩,長得只能算是可以,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嘛,不過她剛才「你說我是混蛋?!」

    「話掉在地上,誰撿到了就是誰的,我剛才可是沒有指名道姓的。」我有些無賴的笑著說,絲毫沒有害怕的感覺,我倒是很鄙視這個糟蹋人家女孩禮物的人,雖然他長得還算好看。

    「是嗎?」他看了這個女孩一眼,這個學校敢於和自己這樣說話的女孩好像應該算是保護動物了,看在這個面上,他倒是對這個丫頭有了興趣,「你叫什麼名字?」

    「問別人名字的時候不是應該報上自己的名字嗎?」我挑眉看著他。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他很臭屁的問。

    「沒辦法啊,新生,要是有什麼不周到的,見諒啊。」我一臉無賴的笑著。

    「快要上課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吧。」然後男孩很帥氣的離開了,這個女孩竟然不認識自己,好像知名度下降了。

    什麼東西嘛,這麼臭屁,讓你報名字很侮辱你嗎?「他叫什麼?」拍了拍旁邊還在哭泣的女孩。

    女孩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自己偷了她的寶貝。我立刻明白過來,連忙小心地解釋,「我絕對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他很臭屁我只是想問問,你放心,我是不會喜歡他的。」

    「他叫司辰,是我們學校最帥的男孩子。」談起這個,女孩的臉上一臉的崇拜。

    對此我不以為然,也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雖然長得不錯,但是最帥應該不至於吧。司辰?我記住你了,小樣的,下次讓我碰見你就是我的目標了。

    「喂,我送你一句話好嗎,」我看著哭泣的女孩有些無奈的說,「你這樣是永遠追不上他們的,這種貴公子,仗著自己的家裡有些權勢眼光高的很,你這麼可愛的妹妹是沒有什麼希望的了。有些時候,使些必要的小手段會很管用的哦。」

    「小手段?你說得容易,他們說不定手段也見得多了。」女孩一臉抬槓的樣子。

    「所以就要看你的手段了,反正這種男孩交給我的話,一個星期就可以搞定。好了,時間快到了,有機會再見了。」

    女孩聽著這些話,久久的愣在那裡,我則又開始了問路之旅。

    還算不錯在上課之前我終於找到了一年二班教室,我走進這個教室以後班上發現沒有什麼人搭理我,就像柘林開始說的一樣。畢竟來這裡的都是富家子弟,誰也不會巴結她捇付沒訍背景的女殺,所以我的來臨並沒有什麼熱烈的歡迎。

    不過放學以後的場景З娗讓柘林大闖的吃驚。一堆堆的女孩子圍在我的身邊,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

    「小熒¥你們在做什麼。役

    ^^「沒什麼,我們走吧。」我三兩下的跳了出來,對後邊依依不捨的女殺們甜甜Ш笑著,「明天見。」

    「明天見!」艓孩們集體告別,柘林的眼神逐漸變得佩服起來,是啊,一天之內就讓這些眼高於頂的大小姐們跟她這麼親近,他怎麼不佩服。

    「你是怎麼做到的?」他笑著問。不U對上的卻是我迷惑的眼睛,他笑著解釋解釋著說,「讓那些大小姐這樣的聽話。」

    我臭屁的笑著,「我可是很小就在外邊混了,這些女孩子,在外邊的話我想荔多少個都可以,九是賣撩她們相不相信她們還會替我數錢的,m況只是搞好關係。」

    「你啊。」U娌恢T勒饈遣皇且桓齪芎玫臐饈停源E宋業謀羌狻N姨眉鸕男ψ牛訄薵漦o?

    「對了,勩看那幾付埶。」看著我轉過頭去,柘林也轉過頭去,他的眉頭掃微的皺了起罃。

    「怎麼了。」他的聲音挍虌自然,是不是怕我喜歡上那些人。

    「他們是誰?我濕天中午見到腉個人,好像叫司辰。役注意到身邊人的不對,但娗小可還是接著問,反正已經不高興了,不問清楚多虧啊。

    「他們是這裡的太子爺,四大家族的孩子爐,都是一些紈褲子弟。」

    我聽到他Ш粣,呵呵笑了起來。

    「你怎麼笑了。」柘林有些不悅。

    你還說人家蕠娼讚弟,我看你也不遑多讓,當然這只在心裡想想,但是不能說出來,「沒什麼,想起原來的事了,好了我脟回家吧。」

    可能是我沒有像一般女珊嬈的看著懶亡不停,柘林懸椗的褘終託放蟼磥嫞瑎湊庖鄖埃挖惚嬮契屁貤u邘夜賾謁褸捰酵l眼搚漫藻璇t叫陌桑平菗欞瓴z楸鵒擔}墒竅衷謐約漢孟衩揮惺瞅蔥嬋イ難傭潾釣k囊燦Ω梅渡呂戳稅傘?

    「好礎。」柘林拉著我快速的走向門口,司機可能挭等椗急了吧ュ

    「咦?役司辰看椗遠處狂失的蘇小可和簡柘林,不由的驚懭,真撔數,又碰上似。

    「怎麼了,司辰?」程風有些不解的看著司辰。

    「沒什麼,看薊熟埶翅。」

    「是不是撝是告白的女孩子。」姬連鶴打趣他。

    「這次不是,不過,如果是的話就沒訍衣思了。」他雙手用力攀彎了嫬槓,捇再理會旁邊的人。

    巧祫妵,熟蟿了這裡以後竟然又碰上了那個女孩儸還成了好朋友,中午我們兩個去吃飯,碰巧班上Ш一大隘女本也在,所以幾個人要了一間慄間。

    一個女孩等於五百隻鴨子這句話真是沒有說錯,坐在隔壁的四個大男孩不由的緊皺著眉頭,考慮著是不是換一個地方吃飯。

    「蘊蘊,你還有沒有繼續發起攻勢啊。」我一邊含著飯一邊問溫蘊蘊。沒有辦法,這些大小姐總是不說話,這樣悶悶的吃飯多沒勁啊。

    她其實並不是那天看的那樣的柔弱,應該只是在自己喜歡的男孩面前不行吧。溫蘊蘊有些失落的說,「司辰不喜歡我。」

    隔壁的人在聽到司辰的名字的時候都感到精神一震,而當事人則有些納悶,想著什麼時候見過這個女孩子。

    「司辰,是在說你哦,我們先不走了,聽聽看,不過話說回來這裡的隔音效果真的不好,下次不來了。」姬連鶴點評的說著。

    然後隔壁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看著蘊蘊一籌莫展的樣子,我腦筋一熱大聲的說了起來,「關於那個男人啊,願意聽聽我的意見嗎?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看著被自己吊上胃口來的眾女,我有些成就感,當年在街口不論是看相的,還是說書的,都說我已經有青出於藍的勢頭了。

    沒有再賣關子,我繪聲繪色的說,「他應該是個得人緣的男人,深受女人歡迎,但也易被女人誤解。特別是易厭惡那些心懷狹窄、嫉妒心強、喜歡爭風吃醋的女人,你要注意這一點哦,還有我注意到他比較喜歡四處看,要不然那天怎麼會一下就找到我的,此種類型的男孩是具有社交性格的樂天派,有相當強的順應性,對什麼事都有興趣,總是一副躍躍欲試的勁頭尤其對朋友愛憎分明。」

    「司辰,她說得對不對啊?」荊程風也趁機打趣。

    司辰的心裡有一種被放到貨架上讓人評論的感覺,不過也有一種讓人猜中的心虛感,不過他還沒有想完,那邊的聲音再次響起,「只可惜眼含如笑,上下雙弦,光如水溶,叫做機花眼,具有這種眼睛的男女,一定是好色多淫之流,蘊蘊咱還是不要好了。」

    「哈哈……」屋子裡三個人很不給面子的笑了起來,當事人這是一臉的鐵青,正想過去理論,又聽到有人問,「那什麼樣的好了,其餘三個公子怎麼樣啊。」

    這邊除了司辰以外其餘的三個人就像是吃了一隻蛤蟆,司辰則是一臉興味的看著他們三個。

    「先說荊程風好了。」

    這邊的當事人身子一震。

    「他的眼睛細長,這樣的人聰明而富有幽默感,笑起來長成一條縫,所謂笑瞇瞇就是那樣,這種人和藹可親,人緣好,副業前途亦很可觀。是個待人周到的男性,富幽默感,善社交,據我觀察他喜歡靠著某樣物體,這種性格的男孩有著冷酷的性格,但極具責任感和韌性,喜歡獨自做事,通常都是一些通過個人奮鬥事業有成的男子。」

    「不公平,為什麼程風的評價這麼好。」司辰一臉的鬱悶則是換來了程風的得意,「那是,也不看看我和你一樣嗎?」不過他還沒有得意完,就聽見那邊說,「不過,諸位姐妹啊,這個不過很重要,他比較善變,不易掌握,你們誰有興趣誰去追好了。」

    聽到這裡其餘的兩個人又笑了。

    荊程風瞪了他們一眼,「別笑,你們的不見得好很多。」

    「那柴禹瓊怎麼樣啊。」

    「他啊,」小可喝了一口水,賣了一個關子,好笑的看著注意力高度集中的那些女人。

    這樣的一頓,隔壁的三個人心中大罵起來,暗地裡說人,還賣關子。

    「是個剛愎自用的、頑固的男子,好出風頭,自尊心強,受逞強好勝,他呢比較喜歡摸弄頭髮,一般摸弄頭髮都是女孩子容易表現出的小動作,有此動作的男孩通常比較情緒化,屬於那種常常感到鬱悶焦躁的人物。對流行事物很敏感但忽冷忽熱。不過呢他尊重好人,容易屈服於冷靜的女人,有意思的可以試試。」

    就像我說的,他卻是容易情緒化,這邊要不是其餘幾個人攔著早就衝過去了。

    「還有最後一個,姬連鶴。」蘊蘊補著。

    「眼睛深凹的人性情執拗、深慮、多疑忌,不過他是眼睛小的人,做事謹慎、遲緩、精明、理智。他經常愛做的是兩手腕交叉,這種性格的男孩對待事物,通常都抱持有自己獨特的看法。同時,這樣的人我可是一輩子都不想惹到的。」

    很不幸,你現在就惹到了,姬連鶴在心裡暗暗的說。

    接下來那邊屋子裡邊的聲音亂了起來,應該是在討論什麼,可是隔壁的這間屋子理很寧靜,幾個人臉色簡直就是那個「青」一色。

    「我很想見見這個發表高見的女孩子。」姬連鶴最先說話。那個女孩說的雖然有些過分,但是她能一下子看出自己偽裝了多年的事情,他怎麼會甘心。多年來他不否認自己有些小心思,但是在那樣的家庭裡,要是沒有自己的主張肯定就會被人欺負,不過他一直是大智若愚的人,家裡的人一直都認為他不足為懼。

    「我也是!」柴禹瓊咬牙切齒的說,他最討厭人家評論他的性格了,他的暴躁性格自己的老爸已經說了很多遍了,這個幾乎就是他的尾巴,不管是誰,一踩必中。

    荊程風倒是一句話都不說的看著其餘三個人。說他善變,他倒是不這麼認為,隨她說好了。

    「無所謂!」如果那個蘊蘊說得是溫蘊蘊的話,司辰已經猜到是誰了,敢這樣的說他,不想活了。

    等到幾個人商量好了以後正要過去的時候卻發現,對邊已經人去樓空,「要是讓我逮到那個丫頭,她就死定了。」柴禹瓊恨恨的看著杯盤狼藉的桌子。

    幾個人雖有不甘儸但是堿O怏怏的走出了餐廳,這時一付女砷廢引了他們的注堯。

    我要是知道的話,最後我絕對不會來找東西,是不是流年不利啊仯都是那萰o煥,是不知道哪個人買的了,只是挺名貴暷,斯以撔時旝戴,就暍樣丟斫閘裡,有些不忍心。

    「謝惢小姐。」我不停向服吾小b說謝惢,但娗這個聲音可是讓周圍的幾個帥哥咬牙切齒。

    仞就是這個聲音,不過也許物撔相似也說⒒定,幾個人還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不鬼我找到了東西¥效惟呇釣ロC,沒瞇發掀那些人就是了。

    「蘊蘊,我找到翅。」還掌是睋啊,叫誰不好偏偏叫「蘊蘊」,旁邊暷涅個人可是對「蘊蘊」這個名字有些特別的感覺呢。

    仞「就是她了。」姬連篧特殊的眼神始終的沒有離開我的身影,已經很久沒有有意思的獵物了。

    「走著瞧。」柴禹瓊看著她說笑的模樣?更加的有氣`

    荊程風則撾聊的說,「算了,我們挭闖度。」不過他眼神中的興味出賣了他,畢竟這裡已經沉寂了太長的時間了。

    「隨你們吧。」司辰若有所思的率先離開了。

    「蘇小可是吧。」好幾個五大三粗的人放學以後,圍住了我。

    柘林下意識的把我拉到自己的身後,「你亡是誰,要楒什麼!」

    「我們少爺眼請這位小姐說說話。」幾個人笑得屩卑的放肆,我的娭又癢癢的了,可是當著棖林的面,自細不好太暴力了吧。

    「拿們少爺是誰薄v最近自己可是老實的不像話,怎麼會有仇匆。

    哈哈哈咕

    「這個小妞竟然不知道我們的少爺?」

    ?「真是,新罃的惿`」

    「懶亡的少爺就是柴禹瓊,他家是干黑道的,你緣麼……」ㄏ佒在我的耳邊輕麼的艦娡,雖葲柂祤了稊方是誰,但蕠他並旡有離開螔的打算,心裡有些點點的感動,更加堅定似我要甩掉他的決心,不能再騙他了。

    腦子飛快的想著,自己最郊好像沒有惹到他們悺,除了中午的那一段,難道僳們梯見了,還是有埶出賣我。

    「柘佒模先回去吧。」看著弱不禁風的柘林,我有些擔心的嫷。

    「幰們一起走!」柘林的堅岸讓我在心裡大喊笨蛋,不過還是挺靶動。

    「唷,情掙脿綿的。」那幾個人彌詺取笑。

    「你要是不椷,以後你就不用理我翅,」我敵聲Ш嫷著儗但是柘林捇為所動,我懷疑自己的演技斀來越好翅,怎麼柘林越來越死心撕地了,於是在他的耳邊輕聲的說,「我混了這麼長時間,沒撔事的,最稜打不過我就跑好了,他們艤不過我的。你挭是不走我現在就不理你了。」我軟硬兼施的說著。

    「可娗……」

    m笨啊,我⒒會有事的,這麼多人看著,難道他要祽著閘麼多人的面殺了我啊,要是他真的汐怎麼樣的話,就會暗著來了,」我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

    開導到這裡,柘林的惸算是放下來了,他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好了,我們走吧。」我慷慨的說。

    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有些鄭重瓢來,蕠不娗被我的聰明機靈嚇樊了。

    「不用了,我們在這裡談談好了。你們鐮個外邊等我。」兩個人果然就離開了這蠟,好聽話的奴才。

    我看向少音的來源,哦,真的是那個人。「談什麼?」我笑瞇瞇的問,絲毫沒有與二世灼談話的自覺。

    沒有想到她竟瘸不害怕這個陣仗儸竊吉苛是故意的找了一些葖演出Ш¥這倒是讓他事先準備好的話卡住了。

    }旡有事的話,幰先走了,柘林還在等我。」

    「簡柘林是個什麼東西!去見他難道比跟本少爺說話還重要嗎?」柴禹瓊有些微怒。

    聽見他的話,本來還不錯的心情全壞了,我也危險的瞇起眼睛,等著他下邊的話。

    「剛愎自用、頑固,好出風頭,自尊心強,受逞強好勝,喜歡摸弄頭髮?你觀察的還真細啊。」他諷刺的火著我。

    希望我表現出臉紅?畢竟背後說的話讓祽侶人聽見了。但是我依舊是理直曝壯的樣子,這種?候越是膽怯,越不會全身陡退。

    我斜睨著他,「難道我說得不對擄?」

    像是證梅似的,柴油瓊的右手不由的撫上自己的頭髮,當他發徶的時翰打了自己的右手一下,然後恨恨的看著我,「沒……錯。」

    「那就完了,還有事嗎?」我看著他依舊是鐵青的臉色,笑瞇瞇的對他說,「如果連說實話都有罪了,這個世道真是,嘖嘖…世風日下啊。」我故意的搖襾頭,上前幾步走淡懶的面前,直視著他,「你是因為我說了實話要為難我嘍?」

    脖迎瓊本來蓄蕟洶洶的臉有惄平靜下來,「當埢不是。」

    「那你是為了什麼在這攔著我呢?」我再進一步,柴禹瓊不得不開始後退,這個時候就得步步緊逼,自己本來是沒有理的,我可吻出了名的無理狡三分。

    「我伃…」他憋著臉,自季本來就是來綄靴她的啊儸為什麼變成這個卯子。

    「你是不是來歡迎新同學啊。」我微笑著引誘他的回答。

    「是,是,是啊。」僳的翐色好很多,不過自己什麼時候變成歡迎新同學似。

    「撒謊!」突然由笑嘻嘻的語氣變成了凌厲的語氣,這樣才能嚇住他,「我來了這麼長的時纂A你怎麼才來歡迎我,而且還是空手。」我掃了他祫雙手一靡。

    「我……」

    「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所以幢ǜ次遙蔽矣飭琱S亍?

    「沒錯!」他大吼一聲。也許是剛才憋住的氣,一下子全部放了出來,他說話的聲音大了幾度。不過他突然的對上了我含笑的眼睛,立刻把頭低了下去。

    「你想怎麼教訓啊?打我一頓?」

    他的臉上就像是打翻了七色瓶,真好看,是被我猜中了心思,難堪了吧。「我才不會打你!」

    我在心裡暗笑,激將法還真是管用啊,自己又可以免除一次麻煩了。

    「那沒有事我先走了。」柘林確實還在等著自己。

    「等等,我也沒有說你可以走啊。」

    我不耐煩的轉過頭,「這麼麻煩,唉——要不我以死向你賠罪好了。」我沒有給他說話的時間,把書包向地上一丟,從自己的靴子裡掏出一把匕首。

    柴禹瓊看見我的傢伙,他也開始變得危險起來,「你想做什麼。」我本來的功夫只能算是可以,平日裡打的過的就打,打不過就跑,所以基本上沒吃過什麼虧,不過一旦碰上打不過又跑不掉的就只有這樣了……

    「啊——」我的匕首一下子紮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嘴角也開始流血。

    「你怎麼樣啊!」柴禹瓊雖說是黑道的世家,但是真正的殺人還沒有過,她不會成為自己殺的第一個人吧。他的心很亂,來回的搖晃,「你沒有事吧,你挺著,我帶你去找校醫。」說著就要抱起我。

    「你要是想讓我……早點死,就背著我去。」我有氣無力的說,「我現在最好不要動,你去叫……校醫吧。」

    經我一說,柴禹瓊也覺得自己是莽撞了,「你等等。」

    「喂,這樣你就不…怪我了吧。」我有些斷斷續續的說。

    「嗯。」他含糊的應了一聲,飛也似的向保健室跑去。

    但是他帶著好幾個校醫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這裡什麼都沒有了,這是怎麼回事,她消失了?還是出了什麼意外?他四處的尋找,但是毫無結果,在校醫奇怪的注視下,他也忐忑不安的回了家。

    不過這一切被樓上的一雙眼睛注視著,她還是這麼有趣,看來瓊不是她的對手啊。

    「你!」柴禹瓊沒有想到第二天見到了活蹦亂跳的蘇小可,「你不是受傷了嗎?」他一眨不眨看著我的胸口。

    我看他的樣子好笑地大叫起來,「非禮了,你怎麼一直看著人家那裡。」

    柴禹瓊一臉黑線的看著笑得燦爛的我。

    「看你的樣子。沒意思,不和你玩了,你是說用這個?」我拉出匕首,推推劍尖,竟然收了回去,這本來是彈簧的,根本不會傷到自己。

    「那血……」

    「是蜂蜜拉,紅色蜂蜜,絕對不含色素防腐劑,是逃難旅行,殺人放火的最佳武器哦,而且即使我不小心嚥下去也是很甜的。跟你開開玩笑罷了,我是誰啊。誰能傷得了我。」我調皮的向他眨眨眼,「不過你可是答應了,不再怪我的。」

    「你,厲,害。」他一字一頓的說,從來沒有人把自己這樣玩,還是一個女孩,而且騙的自己不能報復,她行!

    「承讓!」我笑瞇瞇的看著他被氣得鐵青的臉色。

    「哼!」他轉身就要離開。

    「喂,送你最後一句,走路的時候不要眼光上視,這樣的人,顯得生性驕傲,目中無人。你本性就是那樣的話,也不用總表現出來啊。」

    他的步子一緩,本來抬著的頭低了下來。沒有想到我聲音又從後邊傳來,「也不要下視,這樣的人像一個狡毒、多疑、陰險的人物。」

    他猛地回頭,恨恨的說「那你要我怎麼辦?」

    我淡淡的笑著,動動嘴巴吐出幾個讓他吐血的話,「平視就好了。」

    然後柴少爺氣呼呼的離開了。

    送走了柴禹瓊,我本來是笑著的臉變得擔憂起來,好好的說那些幹什麼,這下好了,一下子得罪了四個人,還好已經打發了一個,不過據自己觀察,接下來的幾個人都是很難對付的。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在心裡做了一個殺的姿勢,爽快。

    「喔——」「哇——」外邊很熱鬧啊。

    哪裡有熱鬧怎麼會少的了我呢。愛看熱鬧的人一下子衝出去了,但是我剛出門就撞上了一大束火紅的玫瑰。

    「小可,做我的女朋友吧。」

    看來下一個報復的就是司辰了,我看著他欠扁的笑臉,他想讓自己變成全校女生的公敵?!我在心裡白了他一眼,自己還是真想接受啊,那樣的話一定讓他夠精彩,不過要是柘林知道了就不好了,不對,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在乎柘林的想法了,一定是他幫了自己,自己要報恩的,嗯,就是因為報恩。

    「對不起,我有男朋友。」我禮貌的回答,要是你換個挑戰,我絕對奉陪。

    「你先不用回答,晚上我們共進晚餐然後你再回復怎麼樣?」

    小樣,你的演技很不到家啊。我在心裡評定著,他眼裡絲毫沒有愛戀,一看就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純粹是在報復,但是我卻做戲到家,深情款款的說,「我這一輩子只喜歡他一個,唉,恨不相逢未嫁時啊,司辰君,我們是有緣無分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放心,我知道你被我拒絕了一定會痛不欲生,甚至會終身不娶,所以我決定了,我是不能對不起你的,我一定會替你找一個更加優秀的女孩,來補償你受傷的心靈,」然後我的眼裡煥發精光,司辰的表情一滯,「諸位姐妹,我是不可能了,如果有誰對司辰有意的話,就請你們親吻他的額頭一下,然後在我這裡報名!」

    司辰一下子傻了眼,沒有想到我會用這種方法,但是那些女孩就像是看見了肥肉的蒼蠅,一窩蜂的衝了上來,我則在一邊笑得喘不上氣。

    他反應過來以後,臉上已經都是唇紅的印子了,連忙的跑了出去,這個速度絕對是平生最快的速度。

    跟我鬥!哼!我在心裡小小的慶祝,還有兩個,不過剩下的兩個應該是最難對付的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