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邪真系列之殺楚 正文 第十四章 花刺
    他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

    他本來就不是石斷眉之敵,更何況一上來他就完全失了先手。

    石斷眉的武功更出乎他的意料,不但比他想像中要高,並且高出許多。

    石斷眉才跟他對了一掌,簡迅還來不及運勁發第二掌,突然感覺到身上幾處穴道已被封制,包括啞穴。

    而對方只不過在他臂上沾了一沾而已。

    石斷眉竟然可以不透過打穴點穴,而只要觸及敵手身上任何一處,就可以內勁透入對方體內,逆封敵手的穴道。

    而且,還隨他喜歡封哪一個穴道。

    簡迅跟石斷眉才動上手,花沾唇已掠了過來,她的兵器叫做「花刺」,看來很柔弱,使用時還帶著一股甜香,但只要一不小心,給它刺了一下,手上立即就會出血,不管刺的孔有多小,都會流血不止,而且傷口會不住的擴大,直至血流乾為止。

    一個人的血流光了,自然就活不成了。

    所以這些年來,在花刺下死,做鬼也莫明的「武林高手」,實在就像追求花沾唇的男子那麼多。

    每天總會有幾張新臉孔,但同樣懷著一個自命風流的心,來追求這位十分棘手的花沾唇。

    男人就是這樣,越是不能沾手的女人,越是想沾,一旦沾上了,又忙不迭把她甩脫。

    所以花沾唇一向不喜歡人沾。

    她只喜歡刺人。

    用她那枝名滿武林的「花刺」。

    可是她的「花刺」才剛出手,簡迅已經倒地。

    顏夕也在這頃刻間,發現石斷眉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寧願落在小碧湖游家的手,也不能落在這人手裡!

    ──落在這人手裡,恐怕比死還不如!

    她也立刻出劍,合攻石斷眉。

    石斷眉長笑,一面笑一面揮叉,邊打邊跑,身法詭奇已極。

    顏夕刺了十四劍,劍劍落空。

    花沾唇的「花刺」連對方的衣襟都沾不上。

    然後她們同時都發現,那剩下的四名抬轎人,也都倒了下去,不過都沒有死,跟簡迅一樣,也是穴道受制。

    石斷眉在躲避她們攻擊的當兒,「順便」制住了他們。

    這時候,石斷眉不跑了,身形頓住,也不回身。

    花沾唇一咬下唇,手中「花刺」,疾刺過去!

    石斷眉猛回身,大喝。

    他手中叉[糽w]出!

    這一叉脫手飛出,聲勢駭人!

    花沾唇手中刺離石斷眉尚有三尺遠,叉已及頸,花沾唇唯有飛退!

    她退得快,叉也追得快!

    花沾唇全力急退,她已逼出了生命裡所有的潛能。

    顏夕卻發出一聲驚呼。

    因為她看見了柱子。

    看見柱子自然沒什麼好驚慌的,柱子又不會殺人,但可驚的是,石斷眉回身[糽w]叉,像一早已算準花沾唇的退路似的,花沾唇情急中全力退避,正好背向牌樓的石柱倒掠而去!

    花沾唇發現時,背部已撞上了石柱!

    她剛把猛撞之力卸去一半,鋼叉已至,她再也來不及閃,也不及躲,更來不及避!

    所以她只有死。

    連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會這麼快就死,竟會死得這麼快!

    她沒有死。

    她閉上了眼,也可以感覺到臉頰一陣癢癢,想必是鋼叉釘入石柱時所交迸的星火,沾上了她的艷靨。

    她睜開眼,鋼叉就叉住自己的脖子,釘入柱中,叉鋒離自己的雙頰和頸側,決不到半分,就只差這半分,所以自己才沒有死。

    她正想拔叉,忽聽石斷眉道:「你可知道,你為什麼還沒有死?」

    花沾唇發覺了一個事實。

    很可怕的事實。

    石斷眉原來就站在柱子的後面,他說話時的口氣,甚至可以吹起自己的髮鬢,還帶一股腥味。

    花沾唇覺得比死還難受。

    她也立時明白了自己還沒有死的原因。

    ──石斷眉根本不想讓她死。

    那是比死還可怕的事情!

    花沾唇正想要不要自盡的時候,只覺腰間一麻,她身上的啞穴和五處穴道,都已被封。

    然後,石斷眉自柱後慢慢踱了出來。

    他慢條斯理的拔下了鋼叉,用手彈了彈叉鋒,然後問顏夕:「你為什麼沒有走?」

    顏夕沒有走。

    因為她看見簡迅受制,花沾唇被擒,知道這兩人的遭遇將要比死還悲慘,這剎那她想走,可是又不忍走。

    武林中講求「俠義」二字,有些事,是非做不可的,有些事,卻是決不能為的,就算她是女子也一樣。

    所以顏夕暗吸一口氣,面對這魔鬼一樣的人:「我知道你很想我走。」

    石斷眉仍在看他的叉鋒,只道:「哦?」

    「因為你喜歡看獵物逃跑,你再去把它抓回來,慢慢弄死,這才能使你滿意,」顏夕的眼神和語氣要比手上的劍鋒更有劍氣,「就像貓抓耗子一樣。」

    然後她昂然道:「我不是耗子。反正我逃不了。我不逃。」

    石斷眉冷笑道:「你不怕我?」他這才抬頭,第一次跟顏夕照面。

    這一望之下,他的眼睛似被吸住了,再也移不開、挪不掉、收不回來了。

    對石斷眉而言,這絕非是驚艷。

    因為顏夕清而不艷。

    她在清麗脫俗中又讓人感到心折,忍不住生起一種近乎虔誠的崇仰,但又發自心底的憐香惜玉。

    他看花沾唇的時候,是一個男人,在看一個女人,但他看顏夕的時候,卻似是一個少男,在看他所仰慕的女子。

    誰都知道石斷眉是個怎麼樣的人。

    他殺一個人的時候,絕對使對方只求死得快一些;他對付一個男人的時候,肯定可以使他後悔為什麼要生下來;他折磨一個女人的時候,完全可以使她恨自己為什麼是一個女人。

    這種人只有獸性,沒有憐憫。

    可是石斷眉現在彷彿還很有情懷。

    「唉。」他居然發出了一聲歎息:「果然名不虛傳。」

    顏夕不明白他說什麼。

    「看來這次洛陽城,我沒有來錯,」他說,「今晚我來大隱丘,更沒有決定錯。」

    顏夕冷笑道:「你說不定待會兒就會後悔,這決定錯得有多厲害了。」

    「我受妙手堂之邀而來洛陽,」石斷眉的眼睛像遇上了磁鐵,看了顏夕第一眼之後,一直到現在,仍是第一眼,因為一直移不開視線,「我想未到回家之前,先領幾個大功,便決定提前趕來這兒一趟。我一路跟蹤這游家的走狗,他們還懵然不知。這次,我可是把小碧湖的兩大重將:簡迅和花沾唇,以及蘭亭的兩大要人:大夫人和洪三熱,先擒了回去,然後要會一會那個各方爭取的方邪真。」

    顏夕被他看得心頭涼颼颼的,只覺頭上雲湧月移,心中很有些驚懼,寒著語音道:「說不定你很快就會會上他了。」

    「但我遇上你了。」石斷眉慨歎地道,「我終於遇上你了。人說蘭亭池大夫人不是美人,但卻能令美人都折服的麗人,這句話,倒令我心服口服。」

    石斷眉的結論是:「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顏夕知道她自己所面臨的局面,恐怕要比洪三熱所面對的還要凶險得多了,所以她儘管心中驚懼,但仍很冷靜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我還在這裡,手裡還有劍,你未必能勝得了我,縱勝得過我,我也可以死,」顏夕臉若寒霜地道,「所以,我不是你的人。肯定不是。決不是。絕對不是。」

    石斷眉望定了她,好一會,才小心翼翼地問:「你的意思是說,你寧可死,也不會讓我得到你?」

    顏夕冷然道:「是。」

    石斷眉似下了極大的決心道:「好,這幾人我就都放了,我只要你,你跟不跟我?」

    顏夕斷然道:「不跟。」

    石斷眉想了想,又道:「如果我戰得勝你,你立刻自絕,決不讓我得手,是不是?」

    顏夕傲然地道:「你只會遇到一個勝利者,或者是死人,決不會是個戰敗的女子。」

    石斷眉深沉地道:「可是你也別忘了,我還是可以得到你的屍體,為所欲為。」

    石斷眉的說法令人髮指,這句話的卑鄙和恐嚇意味之濃,恐怕是顏夕一生人所聽到的最無禮的話。

    顏夕冷笑道:「反正人已死了,人在黃土下,一樣會受蟲嚙蟻噬、狼吻鼠咬,死人一無所覺,神魂都已灰飛煙滅,什麼東西來折辱我的屍體,只是折辱了他自己的人格,與我無關。」

    石斷眉長歎三聲:「好,好,好!」

    他眼裡已流露出惋惜之色,「既然如此,我決不忍傷你一發一毫,為了讓你不死,我就不跟你動手,只希望你跟我交個朋友,我就心滿意足了。」

    顏夕沒料石斷眉竟會情癡若此,不動手相強,心中知道有必要暫時敷衍此人,便道:「蘭亭池家,一向有意結納武林豪傑,你若有誠意化敵為友,不妨把他們的穴道一一解去,那就萬事好商量。」

    石斷眉無奈地道:「好,你說的,我都依你。」

    遂走去花沾唇那兒,要解她身上的穴道。花沾唇眼裡露出又喜又懼的神色。

    顏夕忽道:「慢。」

    石斷眉回道:「怎麼?」

    顏夕瞥見花沾唇的眼色,頓想起這石斷眉是有名辣手摧花的淫徒,花沾唇可能很不願意再給他沾上,而花沾唇也不是自己這邊的人,萬一在得脫後與石斷眉合力對付自己,豈不更為凶險?這點倒不可不慮。

    於是便道:「你先去解洪三哥的穴道。」

    石斷眉聳聳肩道:「也無不可。」遂指指地上的洪三熱,笑道,「這賴在地上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鐵甲開山』洪三熱麼?」

    洪三熱當然沒有應他。

    石斷眉緩緩的俯下身去,要為他解穴。

    這時天上月色一黯。

    一團烏雲,又把月裡罩其中,只露出銀亮的鑲邊。

    只聽石斷眉詫道:「怎麼?!」

    顏夕也是一驚:「怎麼了?!」

    石斷眉驚道:「死了!」

    顏夕訝道:「什麼?死了?!」

    石斷眉怖然回首,兩道淡淡的暗影又隱現在眼瞼上方:「他死了!是誰殺了他?!」

    顏夕飛掠上前,俯身叫道:「三哥……」

    卻見洪三熱一雙大目,充滿情急張皇,正不住地向她眨動,顏夕心中一動,但還沒來不及反應,石斷眉已一叉扳飛了她手中的劍,在顏夕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行動之前,已伸手連封她三處穴道。

    顏夕的身子軟倒了下來。

    石斷眉居然還以教訓的口吻道:「這個故事教訓你,永遠不要以為自己是個出色的女人,便可以把男人控制住。告訴你,沒有這樣子的事。」他歎了一口氣又道,「不過,我實在喜歡你,你是個最讓我心動的女子。」

    顏夕把頭一歪,撞向石階。

    但石斷眉更快。

    石斷眉一伸手,就封了她的廉泉穴和天窗穴。

    顏夕登時連頸部都無法轉動。

    石斷眉一笑問她:「你還想幹什麼?」

    顏夕知道這是寧死不辱、自絕保節的時分,再不猶豫,咬舌自盡。

    可是石斷眉似乎洞透了顏夕的意圖。

    他比她更快,一彈指,就封了她的天容、顴髎、承漿三穴。

    顏夕的上下顎立即像脫了臼似的,半點力氣也使不得。

    石斷眉似在仔細端詳小動物垂死掙扎地問道:「你還有什麼法寶?」

    顏夕連語音也說不清楚:「你卑鄙!」

    「剛才我只是加點了那隻鐵甲烏龜的啞穴。」石斷眉淫笑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不封住你的啞穴?」

    月亮又踱出雲層,像一個悠閒的白衣文士,但月光照在石斷眉的臉上,他的笑容令人不寒而粟。

    他雖沒把意思說出來,不過只要一見他的笑容,場裡每一個不能動彈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他們現在才知道石斷眉的可怕。

    別人的可怕可能是因為心狠手辣,可能是因為武功高強,可能是因為口蜜腹劍,可能是因為翻臉無情,可是,石斷眉的可怕卻不是這些。

    石斷眉簡直不能算是人。

    他只能算是一隻有原則的禽獸。

    他的原則當然是:他不殺在正常情況下的人,不殺折磨得還未令他滿意的人,不殺被他強姦過的女人。

    現在石斷眉已全面勝利。

    他已一口氣殺了蘭亭池家四人、小碧湖游家八人,連眼也不多眨一下,並順便把另外蘭亭池家的四個穴道受制的人一併封住了啞穴。

    而今蘭亭池家舉足輕重的人物,顏夕和洪三熱,都落在他手上,小碧湖游家的花沾唇和簡迅,也一樣在他掌握之中。

    他大可為所欲為。

    這時候,受制的簡迅、花沾唇和洪三熱、顏夕,多想在一起合作禦敵,解決掉眼前這個可怕的魔頭,可是,他們現在都自顧不暇、動彈不得。

    ──人,為什麼要在面臨危艱的時候,才想到合作團結的好處?而在平時為什麼互相殘殺、相互傾軋?

    ──顏夕有沒有後悔?

    ──洪三熱有沒有後悔?

    ──簡迅有沒有後悔?

    ──花沾唇有沒有後悔?

    如果他們能活得下來,把「後悔」的訊息帶到蘭亭、帶到小碧湖,「洛陽四公子之爭」是不是就可以平息?江湖是不是就可以不掀千丈浪萬丈濤?

    人突然遇上了絕境,就會開始後悔他們平時絕不會感到後悔的事情,至少,也會思省平日他們決不會去思省的問題。

    可是他們也沒有時間思索下去。

    因為他們聽到了歌。

    一首淒落、憂傷而甜美的歌。

    遠遠的傳來。

    ──他們等的豈非就是這個人?

    ──他們期盼的豈不就是這首歌?

    歌聲近了,人還會遠嗎?

    石斷眉笑了。

    他詭異的眉毛又在額上映現。

    「這就是你們所等待的人罷?」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