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破神槍之慘綠 第五章 未完之結 第七回 厲紅
    朱月明的回答是:

    「是。」

    孫出煙恨得七孔出煙似的,又問:「你肯定?!」

    朱月明道,「這是戚哭,那是戚泣。他們至少親自檢驗過一千三百六十具死屍。他們的判斷不會有錯。他大概是死在丑時前後。」

    孫出煙瞪住鐵手,恨恨地道:「那時,我給蔡英中纏住了。後來,據悉那時鐵手給人重重包圍在緋紅軒,聽說他殺了小紅。」

    「他那時既殺小紅,就來不及又殺拔牙──緋紅軒和六頂樓,畢竟有一大段路。」朱月明目光閃動:也不知是笑意還是獪意,「或許,他連小紅也沒有殺,有人就是把事情鬧開來,在大家打著火把圍著鐵手當兇手的同時,他便可以做了許多人都疏忽了的事。」

    鐵手道:「也許,就是因為他做了這些事,便目的已達,或已無所遁形,所以,就只好全撤了,只留下這幾位高手,找個理由把我殺了了事──卻沒料到連朱總也驚動了。」

    朱月明道:「卻還是來遲了一步。你來,他們已是驚弓之鳥。蔡折一來,他們一面喊罵,你這是殺人兇手,好吸住『正法堂』中孫忠三等人的注意力,趁機帶同一切製作『人形蕩克』的秘密溜之可也──不過,自然也要殺了搖紅滅口,以及毀了鐵袕o樣板。至於猛禽,他是別有居心,想從中取利。見我來了,估量我必已不再信重他,索性也攤了牌,發狠上山去追逐山梟去了。他也想奪『人形蕩克』,一旦得手,進可稱霸江湖,退亦可籠絡相爺嘛。」

    他笑了一笑,好像很大方,很看得開的說:「他如果有啥不滿,可以早跟我商量嘛。我想,他覬覦我這三煞位已很多時了。其實,這位子我也如坐針氈,早想讓予人坐了省事。」

    鐵手看出他心裡其實難過,便持平地道:「您英明當智,法眼無邊,江湖上誰人不曉?六扇門中無人不服。我看猛禽也是精悍能幹、智勇雙全之士,他對你亦有感恩之情,若多予扶攜,讓他多點機會,他日他定必投之於桃李,他也曾為此案付出過勞力,並確曾與襲邪交過手,還受了點傷,朱總大可不必相疑、介懷……」

    朱月明微笑反問:「你這算是安慰我?」

    鐵手一愣:「這話……」

    朱月明笑瞇咪地說:「那你倒不去安慰你自己吧──他還撕走了你千辛萬苦得來的冊子呢!」

    鐵手苦笑道:「真的,我倒極渴望知道他撕去的內容究竟是什麼?那定必是事關重大的吧?」

    他說著的時候,卻見半邊臉孫家變猶在房內,臉如紫金。搖搖欲墜──顯然,剛才布在「飄紅小記」裡的毒力,已然發作。

    孫出煙則抄起了九十六斤重的青龍偃月槍,與孫覓歡對峙。

    「瘦神槍」孫覓歡早在發現襲邪已了蹤、孫家變已中了毒時已想逃了。

    可是他逃不了。

    因為,「半邊臉」已用一隻半天吊的怪眼盯住了他。

    死盯住了他。

    ──彷彿,他從一點眼裡炸出的神光,已足以把他盯死。

    鐵手長歎。

    這裡是「一言堂」,當日是山東「神槍會」最旺盛的一處分堂,而今卻人丁零落,花樹蕭索。

    只滿山紅仍遍地紅著。

    ──搖紅可好?

    他忽然生起一念:到底,在那一片厲紅花海裡,那棵傷痕纍纍的紫微樹,是給誰狠心斫下的?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才留下那麼深那麼切那麼多那麼縱縱橫橫的刀痕?那是因為悲痛的美?還是因為深心的恨?或只是因為那兒曾有一位美艷而淒厲的女子,她的名字叫做搖紅?

    稿於一九九七年初:最顛沛、流離、失意、荒誕時期,至完稿於年中反敗為勝、絕地反攻、敗部復活、鹹魚翻生時期;從大欠債至輕易清還債務,大落大起好人生。

    校於一九九七年四月至五月上旬:馬榮成有意洽購「溫柔的刀」改編成連環圖,交由陳麗池、葉浩、何包旦及馬淑珠、謝志榮等洽商;蜀中唐我、唐能來會香江。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