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破神槍之妖紅 第四章 夜斗一言堂 第十一回 力向前衝小鳥高飛
    劍已刺出!

    這一劍發出,黑天暗地裡,決沒有回寰閃躲餘地。

    劍邪。

    ──招更邪。

    襲邪是斜著身斜拔劍,拔了邪劍也斜裡發招。

    這一招遞出,劍未至,邪意大盛侵襲人。

    但卻給猛禽一鞭捲住。

    劍給一把黑髮死死箍住。

    ──劍本來就是黑色,在黑夜裡只聞邪氣看不見,但給猛禽那一把比用破了的掃帚還亂的發鞭捲往,一時間,便似凝結在黑夜的空氣間。

    就在這時,忽聽噗噗連聲,那只自猛禽身後飛起的小鳥,大概在枝頭稍稍一停之後,啾啾一聲,再力向前衝。

    往上衝。

    高處沖。

    它飛向天空。

    黑暗的蒼穹,也在此時,忽然變了顏色:

    雲忽散。

    月華灑──

    花樹弄清影。

    滿樹飛鳥齊振翅喧飛。

    就在這一剎間,襲邪竟收了劍。

    猛禽也收了鞭。

    鞭又回到了他的腦後,成了一大把發尾。

    月照大地。

    兩人依然在「鹿死誰守苑」對峙。

    但喧囂叫罵聲已然響起,火炬亮如白晝,人聲就自緋紅軒那一角傳來:

    這時際,正是鐵手找到了「飄紅小記」,發現了小紅屍體,卻給「一言堂」弟子包圍指罵為兇手的關頭。

    鐵手正聽得興味盎然。

    這時候月已偏西,他們正在一監院中,猛禽則沉浸在悸動的回憶裡。

    聽到這裡,鐵手不禁問:「──之後呢?」

    猛禽寥落的道:「他已收了劍,我已收了鞭,然後,我就走向你出事的地方,他既沒有再出手、也不再阻攔。」

    鐵手沉吟道:「或許,他只負責把守『九鼎廳』、『六頂樓』等重地。你既不硬闖,他便沒有必要跟你動手了。」

    猛禽喃喃地道:「像他那樣的敵手,如沒有必要,我也不想再纏戰下去──我來是為了達成任務,取我要取之物。而不是跟這種不當之人拚個玉石俱焚在不當之時、不當之地的。」

    鐵手微笑道:「也許,他也發現拼不過你,這才鳴金收兵,點到為止,退回去了。」

    猛禽甩了甩髮尾,肯定的道:「不是的。」

    鐵手試探地道:」至少,你們也打了個平手,誰也沒佔著了對方的便宜,可不是嗎?」

    猛禽仍固執地道:「不是的。我以發捲往他的劍,我的頸筋已為他劍鋒邪氣所傷。」

    鐵手安慰他道:「但襲邪的右腕也轉動不靈──要不然。正如你所言,他未必會讓我借得了劍去……不過,你真的沒有為他劍鋒所傷嗎?」

    猛禽幾近頑固他說:「不是的。動手時,在我身後的小鳥,至少有一隻能沖天飛起,但他所處的地方,連一隻鳥也突破不了他的殺氣無形網──這樣說,我仍是輸了一籌。我的頸筋確是為他劍氣所侵,但他的劍仍掙不脫我的『發鞭』!」

    鐵手聽了,不禁由衷起了敬意,「你大可不必告訴我這個。我不在現場,根本不會知道誰贏誰輸。」

    猛禽以乎有點消沉地道:「我告訴你,是因為要你知道:『一言堂』裡詭秘莫測,『神槍會』中更臥虎藏龍、一個襲邪已不易應付,所以我務必要與你聯手──而你也必須要跟我聯手。」

    鐵手笑道:」我們現在已不是聯結在一起了嗎?我們仍是一齊來辦案的呀!」

    猛禽也微微的笑開了:「如果你真有誠意,那就先得還我一個情再說。」

    鐵手迄此已聽他提了兩次「欠情」的事,他知道對方是認真的。

    所以他也認真的問:「好,你說,我怎麼還你一個情。」

    猛禽直言不諱:「我要看你懷中的那部冊子,若不是我故意第一個讓你轉移視線,在『緋紅軒』裡失神落魄的去看搖紅姑娘的肖像,吸引住大家,你豈能順利的將小紅示意要塞給你的字條拿到手?相信那紙兒自就是她通知你在紫微樹下見面的訊息。」

    鐵手本待要問:既然你來的時候「一言堂」的高手已對我展開包圍指誣,你又怎來得及看見我藏起了「飄紅小記」?

    不過,他回心一想,卻沒即時問出口,只說:「為什麼你一定要看?這冊子很重要嗎?」

    「我認為這若是小紅姑娘拚死要告訴你的秘密,而且也是搖紅小姐出走前記錄下來的秘本,它一定就是這案子的關鍵;」猛禽一清二楚三分明的說,「何況,她是跟『一言堂』裡昔日孫疆手上第一戰將鐵蚺@道逃亡的,這裡邊必有隱情──我已毫不隱瞞的告訴你這許多重大情節,我只希望你還我這個情……」

    他望定鐵手,一字一句的說:

    「讓我看這冊子的內容。」

    然後他還補充了一句:

    「我要知道內情。」

    鐵手想了想,終於隨手推開了「一監院」的房門,道:「進去看吧。」

    這時,冷月梭落,烏雲盡去。

    明天將會是個好天氣。

    猛禽隨著鐵手走入「一監院」的廂房裡,他們就要一道兒看搖紅棄之而遁、小紅因之而歿的「飄紅小記」。

    鐵手在未翻開靡頁之前,已隱隱感覺得到。

    這可能是一部記錄最「至真至誠至痛至苦的愛」的冊子。

    他也曾一度懷疑:自己該不該看?

    他也有迷茫:

    那仍在泰山上遇難的女子,而今還好嗎?她在幹什麼?她在想什麼?

    房裡又點亮了燈。

    然而外邊天色已微明。

    東方已漸顯露一點紅暈。

    帶點妖氣的紅。

    稿於一九九五年四月十七至廿一日:好野,CHL今又開張大吉!;得白水晶「心水清」+紫瑩石「浮生」;貴州雷巧巧;認識保安隊長郭亞偉;開齋好味;「群龍」訂金先收三盤;獨赴苑搭線;陝西徐寶寶;保安隊伍大結交大送書;勉孫威創作;酒店失相,反成我各路資料大介紹;識陳海燕、翟小勁;女服務員胡無心竊相認錯,急示保安,房務各組勿予追究;何管家發現上海學林之「四大名捕會京師」;上海張纓立日佳;寫畢「山字經」,速度飛快,寶刀未老;立明二天一心流;與孫籌劃「誓師睇稿大會」;東莞梁艷芳信,感動良久;消火;家和聯絡世華佳;金碧遇妹;獲「龍頭一號」(白晶)、「如夢」(紫瑩石)、金字塔發晶(有料到)、芙蓉晶「你若無心我便休」、琥珀手珠「閃亮的日子)。

    校於一九九五年四月廿二至廿五日:武俠「山字經」交稿;陳漢華分中莞、下莞、傍晚趕到會合;六人幫又齊聚圳;出版花城版「少年冷血」、「少年追命」、「少年鐵手」,惜「冷血」缺內文近半;為花城大題字;賴送至二萬元;因世華與北京萬曉春通話談發行事;六人蒲飛天;「誓師審稿大會」,我即席批稿評文;在圳添置家俬六萬餘;購傢俱遇讀友張星、蔡兄、林小姐、蔣玉等;保安張碧波相招呼;購芙蓉石「彩雲飛」;流動車上大量我書;發現大竇;獲版稅八萬;家俬漸齊;梁何先遷入龍頭;巧二;再取二萬;為各路公安、保安友好索簽名熱烈,友情可貴;雲信浪漫可敬;家禮信,可造之材也;龍頭小築大裝修期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