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鬥將軍:少年鐵手 第四十二集 鐵手追命鬥將軍 第三章 刀未能砍下
    他開步就走。

    堅決無比。

    第一個向他出手的是:

    溫小便。

    辮。

    還有袖。

    袖如刀。

    辮若槍尖。

    砍砍

    刺──

    通常,一個人是提刀來砍、以槍為刺,但溫小便不必。他自身就有刀和槍。辮子和袖,比刀槍還鋒利;袖子和辮,比槍比刀銳。刺砍向鐵手。

    鐵手兀然出手。

    他出手並沒有什麼特別。

    若說有,那就是他的定。

    特別的「定」。

    ──-一種透徹機變的「凝定」。

    「定」是一種可怕的力量:在份量不足的人運使令人發噱、使自己招敗;但在高手用來卻雄倚嶽峙、不戰而屈人之兵、甚至泰山崩於前而不變於色。

    他一出手就雙掌一拍。

    拍住了疾戰的辮。

    他拿辮梢一劃──(就像辮子是一把刀子,辮梢就是刀尖一樣──)

    就在袖刀未能砍下之前:他已劃斷了袖子。

    兩片袖子落了下來。

    他,繼續前行。

    彷彿沒有什麼事物能阻擋他的前進。

    沒有。

    絕無。

    溫吐馬第二個動上了手。

    他身上的「毒」字,突然,不見了上面的「r」。

    ──「r」字何去?

    只剩下一個「母」字。

    同一時間,鐵手受到了侵襲。

    ──那是飛動的事物。

    蚊子?螞蝗?蒼蠅還是──?

    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甚至溫吐馬自己也無以名之。

    他只知道這是他創造的一種「暗器」:

    一種「飛行的毒」!

    ──就算一匹馬給它們螫了一下,也在三呼息間非斃命不可!

    雖然鐵手壯碩得就像鐵鑄的──-不過,再強壯也頂多給他多呼吸六口氣吧?到頭來這是必死無疑。

    這些「飛行之毒」當然不會去叮那些馬,它們只會去螫主人要他們去咬的人!

    目標當然就是鐵手。

    鐵手伸出了手。

    那些「飛毒」全都咬在他的雙臂上。

    ──它們沒有「弄錯」。

    它們的確是準確地螫著了敵人。

    ──雖然那是敵人的手。

    一個以手成名的敵人的手。

    就後果而言,那就很有點不一樣了。

    「飛行毒」紛紛落下。

    沒有一隻能再飛起來。

    鐵手仍走著。

    空手而行。

    無人能阻。

    溫情深吸了一口氣。

    她要出手了。

    雖然她不願。

    她不願向鐵手出手的原因很奇怪,多而且亂:

    (她覺得這個男子有安全感)(在老字號待那麼久了,她更覺得在江湖上應該交上一些自己真正的朋友)(她本身並不贊同老字號這次的行動)(她對辣子叔的決定並不服氣)(她一向敬重四大名捕的所作所為,她不想與他們為敵)(她私下也很鄙薄大將軍的殘狠無道、涼血卑劣)。

    ──有時候,人的腦中有掠過許多或許許多多的意念,一時也分不清、弄不清楚,哪一個才是先、哪一個方是後、哪一個影響自己最深、哪一個才是自己真正最重視的。

    溫情現在就是這樣子。

    她是她的「大家族」中的一份子。

    她不能不這樣做。

    她是一個人。

    她有她自己的做法。

    ──於是,就有了矛盾。

    就像而今:她不想動手,但不得不動手。

    她一顆蠟丸就扔了過去。

    這看來只是一粒蠟丸(蠟丸半空炸成兩粒((兩粒又裂成四粒黑丸))攻向鐵手)。

    蠟丸剛剛炸了開來。

    它有無數變化。

    ──分得越細,毒力就越高。

    ──變得愈小,毒性就愈烈。

    這就是「一丸神坭」!

    但鐵手卻在它僅剛剛爆炸開來時已一手握住。

    鐵手。

    ──鐵鑄似的手。

    一切微細小點粒全楂在他的手中。

    一顆也無遺漏。

    鐵手照樣前行。

    看來不快。

    其實甚疾。

    穩。

    而且定。

    ──一往無前。

    這前進的姿勢莫之能擋。

    萬物為之所必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