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眼金雕 正文 第三十章 生死同命
    石砥中站起身來,抱拳一揖,道:「前輩珍重了?」

    他正想躍身下去,驀地轟隆一聲,鐘樓之下突然冒起大火。

    轉眼之間,火勢燎空,「辟剝」之聲大響,往上面燒去。

    一縷縷的煙絲,緩緩地由下往上冒。

    漸漸地,鐘樓周圍已泛起一片薄薄白霧。

    石砥中抬頭望了望達克氣——

    在薄霧籠罩下,達克氣仍自吹著短笛。

    笛聲在鐘樓輕輕地迴響。

    石砥中為這笛音感動,想陪達克氣再停留一會,即使只是那一會兒也好。

    因為他瞭解到,此別,欲相見也難了。

    望著達克氣,絲毫不為即將面臨的命運而懼怕,他有些茫然。

    「辟剝!辟剝!」

    火勢熊熊而上,烈焰跳躍,在這天色微明、晨曦剛起的凌晨中,頓時使得四周的光線大為增強。

    石砥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鐘樓底下,早已堆起許多柴火,此刻正引動火勢,往鐘樓上燒來。

    他怒罵一聲:「這些混賬……」

    笛聲倏地一頓,達克氣皺眉道:「年輕人必須在修養上多下功夫,不要口出不遜之言……」

    石砥中道:「他們竟然想搬柴火將鐘樓燒去,想要燒死我們!難道這還不可惡?」

    達克氣微微一歎,道:「他們堆柴之際,我早已曉得,但是沒想到他們真的敢將這座建造於三百年前的鐘樓燒去,而且還是利用硫磺作引燃之物。」

    他身形微動,大杵蕩動起來,低沉的鐘聲連續不斷地響了四聲。

    低幽繚繞的鐘聲裡,達克氣依憐地道:「二十多年來,我每日撞鐘兩次,眼見它就將毀去,忍不住再多撞幾下,讓整座拉薩城都能聽到這嘹亮的鐘聲……」

    石砥中大聲道:「前輩,我們快下去吧!火再燒上幾尺,鐘樓便會倒塌了。」

    達克氣揮揮手,道:「你去吧,別管我。」

    他淡淡地俯首望著下面熊熊的烈火,道:「這鐘樓是用冷杉木蓋成,非要燒到樓頂上,整個鐘樓上才會倒塌。」

    石砥中吃了一驚,大聲道:「前輩不想下去?難道要讓烈火焚身……」

    達克氣道:「涅槃之時將到,西天極樂之地,萬花美放,花雨繽紛……」

    石砥中大聲喝道:「前輩若不下去,我要動手拉你了。」

    達克氣雙眼一瞪,凝望著石砥中。

    石砥中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恕晚輩放肆了!」

    他出手如電,一把便將達克氣左臂揪住,欲待拖他躍下鐘樓,免得被烈火燒死。

    達克氣大喝道:「豎子不得無禮!」

    石砥中根本就不管他想怎樣,力道一運,頓時就將達克氣的身子提起。

    「哼!」達克氣冷喝一聲,右手疾劈而下,指尖及處,點向他的腕脈,手肘一彎,撞向他的「肩井穴」而去。

    手掌掠過空際,去勢迅捷無比,詭異莫名。

    石砥中悚然一驚,腳跟微移,後退半步,左掌一立,凝聚勁力,疾拍而出。

    他這一式攻守俱備,避開對方一肘,和搶先劈來的右掌。

    「啪」地一聲,雙掌相交,發出輕脆的聲響,但是自對方掌上傳來深沉力道,卻使得他手掌一麻,立身不住,連退四步,再也抓不住對方的手臂了。

    「喀吱」聲裡,樓板被他腳上傳出的勁道踏得碎裂開來,地板之上留下了個窟窿,一腳踏空,他趕緊飛身飄起兩尺,弓身後撤七步。

    達克氣雙眉飛起,臉上泛起驚訝之色,道:「好快的反應,好厲害的掌法。」

    敢情他腳下的樓板也碎裂成片,幾乎陷空跌落下去。

    鐘樓一陣搖晃,橫著大杵被兩股勁道擊得往鍾上撞去,發出「噹」的一聲巨響。

    石砥中身形搖晃,突覺胸口一悶,渾身氣血亂竄,雙足一軟,差點跪倒下去。

    他心中大吃一驚,深吸口氣,急忙沉氣丹田,緩緩將湧上胸口的血氣壓下。

    達克氣一見,詫問道:「你怎麼啦?是不是我傷了你?」

    石砥中搖了搖頭:「晚輩原來就負有內傷……」

    他知道在半個月之前,耳聞天龍大帝親自將東方萍許配給西門奇後,自己因為悲痛過甚,而使得渾身氣血浮動,經脈受到戳傷。

    加之西門熊那等強勁的「冥空降」邪門絕技,使他在第七招之下便身受重傷,差點死去。

    「唉!我雖然在萬毒山莊經過了半個多月的調息,但是今晚卻因闖入布達拉宮,碰見這許多一流高手,經過連番的拚鬥,而致舊傷發作。」

    他吁口氣,忖道:「我是不該因得到大漠鵬城之秘而過分欣喜,才激動心神。」

    達克氣瞪著石砥中,又一次問道:「你是否引發了原來的內傷?」

    石砥中點了點頭,道:「我是被幽靈大帝西門熊打傷的。」

    達克氣灰眉一斜,驚道:「中原還有人能使你受傷?」

    石砥中深吸一口氣,正想要說出自己還不能算是中原第一高手,但是卻吸到一肚子的煙氣。

    他低頭一看,只見火焰快將燒到鐘樓的一半之處,幸好柱子很粗,還沒被燒斷,只是陣陣的黑煙隨風飄了上來,幾乎罩滿了整個鐘樓。

    他咳了兩聲,大聲喝道:「前輩,你若再不下去,這鐘樓就將倒下去了。」

    達克氣雙掌一合,道:「我就要涅槃,你快下去吧!」

    他略一顧盼,道:「如果你的傷勢不要緊,可以從寺後越牆而出,奔向西南方離去……」

    石砥中沉聲道:「前輩你真的不管寺裡那麼多僧眾,就此而去?」

    達克氣搖搖頭道:「我已經無憂無慮,因為我已將鵬城之秘都告訴你了。」

    石砥中腦海之中思路急轉,他猛然大喝道:「前輩根本就沒有將所有的事情料理完畢,豈可說無憂無慮?」

    達克氣微微一笑,道:「塵緣已了,你怎能說我沒有將事情料理完?」

    石砥中大步跨前,一聲大喝,道:「前輩曾答應我師祖,將鵬城之秘解開,交與手持短笛之人,但是今晚我已身受內傷,豈能脫出布達拉宮?這樣一來,金戈玉戟不是要留在寺裡?

    大漠鵬城再也無人曉得開啟之法了。」

    達克氣微微一愕,沉吟道:「哦!你真的不能脫開本寺,那麼我……」

    石砥中迅速地接下去道:「而且前輩尚未將轉世之事說清楚。」

    達克氣全身一震,兩眼仰望蒼空,喃喃地說了兩句藏語,突然道:「達賴活佛曾在大漠中三次轉世,但總是因為轉世靈童是蒙古王公子弟,所以三次都沒有成為真正的下代活佛,一直到現在,他的神靈恐怕還會找不著出生之處。」

    石砥中根本就不知道喇嘛教到底是信奉些什麼,對於達賴活佛的轉世之說也弄不清楚,這下只為了想拖達克氣喇嘛離開燃燒中的鐘樓,所以才胡扯活佛轉世的事情。

    他一聽達克氣喇嘛說的幾乎是近於神話,但是卻沒想到反駁,隨口附合道:「前輩,那你該保護達賴喇嘛的神靈呀!」

    達克氣大吼道:「我該護持他的神靈,免得被大風吹散……」

    他話聲未完,蒼穹中猛然閃過一道爍爍電光,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霹靂,響徹宇宙。

    鐘樓一陣搖晃,石砥中大驚道:「前輩——」

    又是一道電光閃過,他清晰地看到達克氣臉孔之上,肌肉扭曲痙攣,痛苦地睜大眼睛、張大嘴巴。

    他的話還未出口,猛然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彷彿要將整個大地炸裂似的響起。

    傾盆大雨自夜空瀉下,落在鐘樓頂上,一片沙沙之聲,立時簷角雨水潺潺流下。

    石砥中大喜道:「這場大雨來得正好,鐘樓不會倒了……」

    他話語一頓,驚叫道:「前輩,你怎麼啦?」

    達克氣喇嘛臉色痛苦地道:「是他不許我就此涅槃西歸,所以他才大為震怒,落下大雨……」

    石砥中聽得莫名其妙,愕然問道:「你是說這場大雨是達賴活佛的神靈顯聖所降?」

    達克氣點了點頭,喃喃道:「他不許我洩漏天機……」

    「洩漏天機?」石砥中愕然道:「但這只是一種自然的現象,一場雷雨罷了!」

    達克氣嚴肅無比地道:「從我出生以來,在初春之際,藏土從沒下過一滴雨。」

    石砥中只感到全身毛骨悚然,這才領略到喇嘛教的神秘之處,一時之間,怔怔地都說不出話來。

    鐘樓底下的火焰被雷雨熄滅,自密織的雨絲裡飄來縷縷黑煙,雨水潺潺,空中密雷如串落地,連續地響起。

    石砥中腦海裡不斷地迴盪達克氣的話,在這時他彷彿直覺這場雷雨是被活佛的神靈所操控,而不是自然現象。

    他抬頭望去,只見達克氣合掌趺坐,根根肋骨突出胸前,不停地顫動著,形象很是嚇人。

    他忍不住喊道:「前輩——」

    達克氣睜開眼睛,道:「你走吧,趁這場大雨離開本寺,我不送你了。」

    說完,他又閉上眼睛,喃喃地念著一連串的藏語。

    石砥中見到他這個樣子,心中一震,思緒突地想到坐在自己所佈的十絕陣裡的上官婉兒來了。

    他焦慮地忖道:「婉兒還抱著上官夫人的屍體,在這傾盆的大雨、震耳的雷聲裡,還不見我回來,她豈不是會嚇得要死?」

    喃喃不斷的經語,透過沙沙的雨聲,傳進他的耳朵裡,他猶豫了一下,喊道:「前輩……」

    達克氣瞑目趺坐,身形動也不動,對於外界所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不聞不問,依然在念著經文。

    石砥中忖思道:「婉兒坐在大雨之中等我,現在我若再不趕去那麼她驚嚇起來亂跑,將白費力氣奔走於『十絕陣』裡,那時她找不到路徑,豈不是將更為驚慌?」

    他抱拳道:「前輩,在下就此告別。」

    他又深深地看了達克氣一眼,輕喟一聲,躍下鐘樓。

    雨水落在身上,濕了髮髻,他提起一口真氣,躍上大殿的屋頂。

    雨水沖瀉著琉璃瓦,瓦上滑不留足,石砥中腳尖才一踏在瓦沿,身形便已一滑,幾乎掉下屋頂去。

    他身形一傾,右腳一抬,「喀吱」一聲,一塊瓦片飛了開去,整個腳背嵌入破洞之中,方始將身形穩住。

    他舉起手來,抹了一把臉,忖道:「想不到一時逞強。經過這一夜的連番搏鬥,使我內傷發作,而致只能恢復往日八成功力,唉!但願這場大雨能助我安然逃離布達拉宮。」

    剛才那份擊敗三大長老的豪情,此刻俱已消失殆盡,他再也不想放手廝殺一番,只是想到要怎樣帶著上官婉兒,使她安然離開宮裡。

    人就是如此,心裡若是一無掛慮,對任何事都可放心去做,但是只要一有牽掛,便會猶豫不定生恐會有不利的後果,所以也就不能放膽行事。

    石砥中身負內傷,加之要將上官婉兒帶出寺外,所以他非常小心地挺立在殿宇之上,靜靜地四下打量著。

    這時,整個庭院裡沒有一條人影,大雨之中清晰可見高聳的鐘樓那粗大的柱子,已被剛才那場大火燒得焦黑發烏,顯然只要再燒片刻,鐘樓便會倒塌。

    石砥中視線掃了一周,依然沒有發現任何人影,他略一忖思,右手伸進革囊之中,掏出五枚金羽。

    雨水流過額頭,滑下眉毛,滾落在臉頰上,他眨了眨眼睛,擦一擦臉上水漬,往右邊的高大樹叢躍去。

    寺裡一片寂靜,他提起精神警覺地躡行於屋宇之上,一直翻過七重高樓,方始見那株高聳的樹木。

    望見那些高聳的樹木,他的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忖道:「婉兒現在該不知道要多麼驚慌,恐怕她早已哭出來了。」

    一念未畢,眼前突地一花,病僧巴力有似鬼魅般地自左側長簷之下翻躍而起。

    石砥中雙眉一軒,只見八個鮮紅的人影,隨著病僧巴力躍上屋頂,分散開來,站在他的左側,肅然地凝望著他。

    石砥中腳下斜退一步,將馬步站穩,冷哼一聲,道:「原來你們等在這裡。」

    「嘿!」一聲陰惻的冷喝響起。

    大袍飛揚,一條瘦尷漱H影自右側飛躍上屋,跟著又是八條人影將石砥中右側的空隙堵住。

    石砥中雙眉一揚,臉色立時嚴肅無比,寒聲道:「你們果然都等在這裡。」

    瘦僧魯巴目光中射出一股凶光,陰森森地瞪著石砥中,冷漠地道:「小子,現在便是你斃命之時,此地便是你的斃命之所……」

    他的漢語說來生硬已極,聽來極是刺耳。

    語聲未了,突地遠處一聲郁雷似的大喝,在沙沙雨聲裡傳來;好似一柄利斧劃破穹空似的,震得雙耳欲聾。

    石砥中心中一震,猛然側目,只見一個渾身火紅、身形魁梧的年老喇嘛連越四重屋宇,一躍六丈飛射過來,氣勢驚人無比。

    「這是庫軍大師了!」一個念頭掠過腦際。

    他的眼角瞥處那十六個中年喇嘛已陡然散開,將他三面空隙擋住。

    轉眼之間,那滿臉通紅、雪白長髯的高大老喇嘛已經來到面前。

    他來勢迅捷無比,但是飄身落在石砥中身前卻輕靈有似一片落葉。半空之中陡然煞住身形,紅影一閃,便立在屋簷之上站好。

    石砥中一見那年老喇嘛所立的位置,正好將自己惟一可以逸出的空隙填住,顯然這十八喇嘛所運行的陣式是以他為樞紐。

    庫軍大師一抖大袖,宏聲喝道:「你可是在中土大大有名的回天劍客石砥中?」

    石砥中嘴角一撇,點了點頭,也宏聲喝道:「你可是本寺主持庫軍大師?」

    庫軍臉色一沉,被石砥中嘴角的一抹輕蔑的微笑所激怒。

    他怒喝道:「你昨夜闖進本寺,白塔師弟可是你殺的?」

    「一點都不錯!」石砥中道:「就是你,我也想要會會,看看藏土第一大高手到底是有何高明之處。」

    庫軍大師通紅的臉上泛起一層怒意,但是卻仍抑制著,緩聲道:「你到鐘樓之上找達克氣到底有何事情?」

    石砥中眼裡射出一股神光,沉聲說道:「你所提的可是昔日將你打得連退二十步的達克氣?我是找他來研究怎樣才可以擊敗你。」

    庫軍大師自幼年之際便人寺修行,內斂修養之功自是不錯,但是他一生之中惟有這件事使他牽掛於心。

    一直二十多年來,他都不能忘懷,當年自己身為布達拉宮主持,卻被一個看守藏經樓書庫的達克氣擊得連退二十步。

    當時,他便氣得差點吐血而亡。這二十多年來他苦練武功,已被整個藏土公認為第一高手,但是當年那件事卻依然使他耿耿於懷。

    這下被石砥中一提起,不由得震怒無比,再也抑制不住激動的情緒。

    怒喝一聲:「天龍在空——」

    他雙袖一揚,整個身形飛躍而起,威猛無比地朝石砥中撲來。

    剎那之間,那些中年喇嘛交錯讓開,如潮交疊湧來。

    石砥中原本就曉得這一十九個喇嘛所站立的方位是一種極為複雜的陣式,即使以他那等淵博的佈陣之學,也無法在一眼之間將這個陣式看透。

    所以他腦中意念一轉,立即以言詞刺激庫軍大師,想要激怒他而發動陣式,借此才可從中看出整個佈陣的奧秘之處。

    這時庫軍大師飛撲而來,立即將整個大陣展開,四周狂飆齊飛,旋激動盪,往他身上攻來。

    石砥中深吸一口氣,身形一斜,手中五枚金羽似是花蕊綻放,轉動著金羽而出,往四外射去。

    他躬身一躍,隨著金羽射出,劍光閃爍,長虹一道,往庫軍大師攻去。

    庫軍兩隻大袖倏然一縮,雙掌揚起,往那枚激射而來的金羽劈去。

    「咻!」他掌勁發出,一股尖銳的力道彷彿撕裂空氣似的,迴旋成渦,竟然分出兩股力道,一拍金羽,一攻石砥中。

    「噗」的一響,金羽被擊中,倏地滴溜溜地一旋,升起兩寸,拐一半弧,自掌緣滑入,射向庫軍大師左肋。

    石砥中劍刃一絞,擋住那擊向自己的尖銳勁道。

    「嗤嗤」一陣輕響,長劍恍如投入火爐,一股力道擦過劍刃,使他手腕微微一顫。

    他左手劍訣一揚,倏化為掌式,勁道一吐,消去那股尖銳的掌力,身形借勢斜移一尺,長劍一指,一式「將軍挽弓」電射而去。

    金羽詭異地射到,庫軍大師身上紅袍倏然一鼓,恍如灌進風去,隨著他雙掌一合,緩緩切下,迎著劍尖而去。

    「嗤」的一聲,金羽一觸鼓起的紅袍,去勢微微一頓,依然穿過大袍射進。

    石砥中一劍攻出,庫軍已合掌切下,他眼見對方來勢緩慢,但是不知怎的,劍尖一顫,那合著的雙掌竟已湊上劍尖。

    在這剎那,他眼見對方雙手瑩白如玉,在這灰暗的雨天看來,鮮明無比。

    頓時,他的腦海裡浮起了天龍大帝所擅長的「白玉觀音手」來了。

    他大吼一聲,劍光倏分三枝,搖出一片細碎的光影,氣勢豪邁地疾劈而去。

    庫軍大師雙掌一分,右手五指箕張,撲風似的,抓向那顫動的劍影。

    他們身在空中,出招迅捷無比,一連三式攻出。

    石砥中手腕一沉,劍路一變削向庫軍腕脈而去。

    庫軍大師五指一抓落空,眼前三枝劍影倏然化去。

    他微微一怔,對方一劍削出,有如羚羊掛角,詭絕奇幻地削向腕脈而來。

    庫軍大師雙臂一抖,想要避開這奧秘詭奇的一劍,「嗤啦」一聲,半隻袍角已被削去。

    石砥中一劍得手,正待要連續攻出三招,突地背後掌勁呼嘯旋激,一股巨大的力道已經壓上背來。

    他輕吟一聲,身形陡然翻了兩個觔斗,左手反掌掃出,躍出丈外。

    身形方落,紅影繽紛,已然交錯攻到。

    他心中一凜,悶吼一聲,劍光一道劈出,大開大闔地連攻四劍,劍路雄渾,宛如開山長斧,交劈而去。

    劍氣飛旋,掌風呼嘯,身外紅影乍閃,已經被他雄渾的劍式擋在一丈開外,石砥中身形一動,便要搶進空隙站好位置。

    「好劍法!」庫軍大師身形一落,正好將全陣的樞紐補上。

    他腳下一移,立時又帶動大陣轉了半圈,方始停下。

    石砥中喘了一口氣,收劍護胸,冷哼一聲,道:「好陣法!」

    庫軍大師嘿嘿冷笑兩聲,道:「這是藏土飛龍十九變——」

    他話聲一頓,臉色微變,右手一拔,將穿過紅袍的金羽拔出。

    他略一端詳,右手使勁,將金羽拗成兩截,拋在瓦上,冷冷地道:「你好厲害的暗器!」

    石砥中肅然捧劍挺立,任憑雨水流過臉頰。

    他動也沒動,僅是嘴角抽動了一下,沉聲道:「多蒙過獎,這乃是金羽君成名的金羽!」

    他目光一掃,冷哼一聲,道:「各位也請將身上的金羽拔下。」

    原來當庫軍大師拔出金羽之際,章魯巴和巴力也都發現自己衣袍這上掛著的金羽,他們臉色一變,齊都伸手拔出金羽,正好是石砥中說話剛完之際,所以看來好像都是聽命拔下金羽一樣。

    所以石砥中微微一笑,道:「你門下的弟子都很聽話!」

    他這句話是對庫軍大師所說,直氣得他大喝一聲,頷下長髯根根豎起,恨恨地用藏語罵了他兩聲。

    石砥中心裡意念飛旋,忖道:「看來剛才在鐘樓之上,我不該以金羽將枯僧格雅陀殺死,以致他們有所提防而穿上胄甲在身,金羽經過掌風撞掃,減弱了勁道,以至不能穿過胄甲將他們射死。」

    他雙眉皺了一下,忖道:「而且看這叫什麼飛龍十九變的怪陣,雖然變化多端,奧秘神奇,但尚要由極熟練之人指揮陣式,方始發揮威力,看來我只要傷了庫軍大師……」

    庫軍大師猛然輕喝,身形欺進七尺,瑩潔的雙掌似是白玉般的閃現在石砥中眼中,往他胸前拍去。

    石砥中深吸一口氣,毫不考慮地將全身力道都凝聚在一起,運集在長劍之上,一劍急攻而去。

    庫軍大師正在震怒之際,雙掌運起藏土絕技「玄玉班禪掌」劈將出去,欲待將石砥中身形擋住,而使他陷身在一十八道勁力的交聚攻擊中,然後再發動第四個變化,將石砥中殺死。

    誰知他沒想到石砥中因與幽靈大帝西門熊對抗,而傷了內腑,現在只能恢復八成功力,所以當他處於「飛龍十九變」的怪陣之下,不能堅持太久,必急想出破陣之法,故而凝聚功力,欲待速戰速決,脫出大陣之外。

    他雙掌一拍,石砥中急速攻出的一劍正好迎上。

    「嗡!」劍刃顫動,發出怪響,一劍劃去,削過兩道尖銳的掌風,正好刺向庫軍大師那有似白玉雕成的手掌上。

    「噗噗」兩下,庫軍大師雙掌掌心各中一劍,他的掌心中泛起一道紅痕,雙臂被劍上傳來的渾厚勁道一震,蕩了開去。

    石砥中只覺手上劍尖好似刺在萬年堅巖之上一樣,劍刃一滑,錯開了兩寸,劍尖已經擋不住兩股勁道,「鏗鏘」一聲,斷去四寸多長。

    他腳下的琉璃瓦立即碎裂開來,身形一動,忍不住翻滾的氣血,張開嘴來噴出一口鮮血。

    陡然之間,他眼中射出碧綠的光芒,渾身氣血逆著經脈運行,一股怪異的勁道充溢在體內。

    他大喝一聲,手中斷劍一舉,齊著胸口一送。

    斷刃之處,一圈淡淡的光痕閃起,往庫軍大師胸前射去。

    光痕乍閃即滅,庫軍大師大吼一聲:「劍罡——」

    他全身一顫,胸前門戶大開,被劍罡擊個正著,頓時只見他胸前的紅袍灰化而去,裡面的鐵甲龜裂而開,鐵屑粉碎,進裂四散。

    他急喘一口氣,鮮紅的臉色立即變得鐵青。

    石砥中狂吼一聲,大旋身,飛左掌,一股腥臊的勁風彌然滲出。

    他在這剎那之間,已將毒門失傳的「毒魔神功」運起,拍將出去。

    一十八道勁力凝聚一起,有似群山自空倒塌下來,沉重萬鈞,轟然一聲巨響,石砥中腳下一個踉蹌,幾乎仆倒在滑溜的琉璃瓦上。

    他咬緊牙關,腳下一移五尺,剛好湊上剛才庫軍大師所站立的位置之上,帶動著陣式一移,消去許多勁道。

    但是掌勁一觸之下,他左掌一顫,整條左臂立時脫臼,直痛得他大叫一聲,自屋脊之處滑落而下。

    由於他正好站在樞紐之處,所以他的身形一動,也帶動了整個飛龍大陣齊都隨著他往瓦簷滑去。

    就在滑下的須臾之間,他眼光已掃過那些粗壯的樹幹,腦中立時打了個轉。

    忍著痛苦,他飛身一躍,自瓦簷跳落地上。

    庫軍大師眼見石砥中正要逃走,他再也顧不得抑制舊傷,大喝一聲,雙眼怒睜,右手急拍而去。

    雨水之中,他那伸在空中的手掌倏然變大泛成紫色,轟然的氣勁旋激聲裡,石砥中躍在空中的身形一顫,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似的跌落下去。

    庫軍大師一掌推出,卻痛苦地呻吟一下,吐出一口鮮血,頷下長髯根根脫落,一屁股坐倒瓦上。

    章魯巴和巴力飛身上前,捲起了庫軍大師。

    「砰!」

    石砥中一跤跌下,順著勢子一滾,在泥濘地上滾得一身的爛泥,由於左臂臼骨脫開,直痛得他渾身打顫,但是濕濕的泥漿卻使他渾身非常舒服。

    他躺在地上深深地喘了兩口氣,只覺背心火辣辣的,胸中氣血亂竄,身上經脈已斷去兩根。

    石砥中恨恨地忖道:「只要我不死,我要重履此地,將這個『飛龍十九變』一齊破去,殺掉這些禿驢……」

    意念飛轉之中,他突然聽到上官婉兒驚悸的叫聲,猛一側首,只見上官婉兒滿臉惶恐,全身盡濕地站在「十絕陣」裡。

    石砥中心頭一動,生恐上官婉兒會因關懷自己的傷勢而亂走,以致被困於陣裡,擾及自己運功療傷。

    他深吸一口氣,右腕一托左臂關節,「喀吱!」一聲將脫臼之處接合起來。

    這下子痛得他渾身直冒冷汗,和著雨水,也分不清楚是流汗還是下雨,他抹下滿臉水珠,站了起來。

    儘管全身骨骼欲碎,他臉上還是露著微笑,高喊道:「婉兒,不要動,我沒什麼!」

    上官婉兒尖叫道:「砥中,後面——」

    石砥中回頭一看,只見章魯巴和巴力自屋頂現身,手持彎刀,滿臉煞氣地飛躍下來。

    他深吸一口氣,大步跨開,自一株大樹邊閃過,踏進滿地的竹箸所佈的「十絕大陣」裡。

    只見他歪歪斜斜,左三右二的行了幾步,身形一晃,幾乎要跌倒於地。

    上官婉兒尖叫一聲,腳步一移,待要跑來將他扶住。

    石砥中倏然兩眼大睜,眼中綠光流轉,喝道:「不要動,我沒有關係。」

    他全身骨節彷彿已被拆散開來,但是仍舊強自堅持著自己的意志,循著陣式,走到上官婉兒身邊。

    上官婉兒滿臉驚恐,愣愣地瞪著他,不知怎樣才好。

    石砥中嘴角一咧,笑道:「我不是很好嗎?你又怕什麼呢?」

    上官婉兒忍不住哭了出來,道:「我……我擔心死了!」

    石砥中臉上泛起苦笑,道:「我曉得你會擔心害怕,但是我卻不能早點來看你,因為我已經得到了鵬城之秘。」

    上官婉兒眼裡掠過驚奇之色,叫道:「真的!」

    「當然真的!」

    石砥中擦了擦臉上雨水,道:「我很高興你能相信我的話。一直坐在這裡沒動,我就怕你會因為忍耐不住而亂跑,迷失在陣裡,而因此驚惶害怕,那麼我就對不起你的母親了。」

    上官婉兒肅然道:「我相信你,石哥哥,我相信你說的話不會假的。」

    石砥中凝望著她那張秀麗的臉龐,心頭一陣大震,喃喃道:「還有萍萍,她也相信我,但是她……」

    上官婉兒秀眉一揚,道:「萍萍?石哥哥,萍萍是誰?」

    石砥中搖了搖頭,歎道:「往事不說也罷!」

    他轉移話題道:「我剛才擊敗了藏土第一高手庫軍大師,他被我劍罡……」

    誰知他話聲未了,胸中氣血正反一衝,登時將胸口堵住,昏死過去。

    石砥中嘴角流出一道血水,臉色泛白,俯身一跤仆倒於地。

    上官婉兒驚叫一聲,趕忙跪了下來,只見他的背上一道碩大的手印,印痕之處,衣衫齊都爛去。

    立時,她眼圈一紅,淚水滾落下來。

    她將石砥中的身子翻轉過來,探手一摸他的胸口,才發覺他的心脈竟已不再跳動。

    頓時之間,她全身一震,宛如受到雷殛一樣,只覺天地悠悠,自己孤寂而蒼涼地躑躅於荒漠之中,全無可以依靠之人。

    她放聲大哭,道:「娘,石哥哥!石哥哥!你也棄我而去……」

    哭聲淒涼無比,在如絲的細雨中傳了開去,頓時滿天愁雲慘霧,更加地使她悲苦地大哭起來。

    哭了好一會兒,她的目光呆凝地望著石砥中,緩緩地將他的上身托起,放在自己的膝上。

    石砥中那緊閉的蒼白雙唇,有著淡淡的血漬,濃濃的長眉斜飛入鬢,此刻微微皺起,使他英俊的臉龐上有一股說不出的韻味。

    上官婉兒癡癡地望著這張臉,剎那之間,彷彿整個宇宙都已不存在,天下只有他和她兩人相處一起。

    她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雨水飄落在她背上,也沒有見到病僧巴力和瘦僧章魯巴正妄亂地行走在十絕陣裡的驚惶失措的樣子。

    好一會,她喃喃道:「鵬城之秘,鵬城之秘……」

    她突然狂笑,道:「誰若是發現鵬城,便可成為天下第一高手?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又怎樣……」

    笑聲一斂,她又輕泣道:「若不是為了那座大漠鵬城,我娘怎會遠遠跑到這裡來送掉性命?石哥哥怎會死掉?」

    輕泣聲中,她癡癡地望著石砥中,緩緩伸出手去,撫摸著他冰冷的臉頰,瑩潔纖細的五指輕柔地替他把水漬拭去,生像是怕驚擾他似的。

    在她的整個思維裡,石砥中已經被震斷心脈而死,剎那之間,萬念俱灰,只是呆呆地凝望著他,喃喃地呼喚著他的名字。

    手指一觸及他的臉頰,一陣特異的感覺自心頭漾起,她那蒼白的臉上立即泛起一層羞怯的紅暈,不由自主地緩緩垂下眼簾,俯下頭去。

    她的豐潤雙唇不停地顫動著,緩緩地湊上石砥中緊閉的唇上。

    章魯巴和巴力闖進滿地的竹箸裡,眼前便是一花,好似進入濃濃的白霧裡一樣,根本就看不清左右前後。

    他們慌亂地奔走著,但是才走了幾步,便互相看不見了,僅是盲目地摸索方向,他們根本就沒看到上官婉兒垂下頭去親吻石砥中。

    當雙唇才一接觸的剎那,上官婉兒澤身一顫,兩臂一緊,摟住石砥中不放手。

    石砥中毫無知覺,他的唇上冰冷,鮮血的血漬掛在嘴角……

    雨水漸停,好一會兒,上官婉兒才抬起頭來,她臉上的紅暈依然未消,嬌艷的美麗無比。

    她兩眼之中射出湛清的光芒,嘴角掛著一絲羞怯的微笑,凝望著石砥中,此刻,彷彿感到他曾對她一笑。

    「唉!」她輕歎口氣,道:「你到底死了沒有?」

    她緩緩伸出手去,放在石砥中胸上,卻依然沒有感覺到他的心跳。

    立即,她的臉上又泛起淒涼之色,癡癡地道:「你死得好可憐,沒有人陪伴你的靈魂……」

    上官婉兒緩緩移動身子,讓自己的背靠在一株大樹上,然後拿起石砥中手中的斷劍。

    她淒然一笑,道:「石哥哥!我就來陪你了。」

    上官婉兒依憐地撫摸著他的臉頰,喃喃地道:「從我跟娘第一次到崑崙去時,看見你跟柴倫伯父比武,我便開始喜歡你了,那時你拉著我的手不放我走。直到你被千毒郎君毒功所傷,我不顧自己地去救你,我就已深深地愛上你了……」

    她吁了一口氣,臉上紅暈鮮艷,繼續喃喃地自言自語:「石哥哥,你知道我自崑崙別後,每天都在想念你,所以終日吵著要出來江湖,其實我是想到崑崙去看看你,誰知後來卻在長安城外遇到了你,那時你的身旁有一個女孩子,石哥哥,你知道我是多麼的難過……」

    她的眼眶裡泛起淚光,渾圓的晶璧珠淚滾了兩下,滑落臉頰上。

    她俯下身去,將自己的臉頰偎在石砥中的臉上,輕聲道:「我一直難過了許久,連娘都看不出來,但是她卻因為你兩眼泛綠,像是變成邪門人物而不許我再想你,只害得我偷偷地一個人躲到後山洞裡整整哭了幾天……」

    她淒婉地一笑,道:「誰知昨晚竟會見到你,你仗劍御空而來,真是威風,可惜你來晚了,娘還是救不活……」

    上官婉兒擦了擦臉頰上的淚水,抬起頭來,柔聲道:「石哥哥,你慢點走,我這就來了,我們伴著娘在天上,多麼逍遙自在?再也不要爭什麼天下第一。」

    她昂起頭來望了望高聳的大樹,然後目光落在光滑的樹幹上,她的嘴角泛起一縷淒涼的微笑,忖道:「我在樹上刻好名字,還請人家不要將我與他分開,若是要埋葬的話也要葬在一起……」

    她舉起斷劍,在樹上刻了兩行字,然後把上官夫人的屍體拖到身邊來。

    她安詳地凝望著石砥中,卻突地發現他的嘴角不知何時又流出一道血漬。

    這時雨絲已停,晨曦初起。

    清亮的晨光下,石砥中嘴角的血漬鮮紅無比。

    上官婉兒垂下頭去,櫻唇微張,印合在他的唇上,輕柔地吻著,她啜下他嘴角的血漬,更深深地吻著他。

    石砥中攤開的右手掌,一根小指在晨光下微微顫動了一下。

    但是上官婉兒卻仍自深深地吻著他,將自己沉緬在一種神秘的境界裡,一點都沒有覺察出來。

    她只想在死前獲得他的疼愛,而根本不再計較其他任何事了。

    天下純情的少女,大多不輕易接受男人的愛,但是只要一旦愛上某個人,便會終生不忘,癡情無比。

    上官婉兒緩緩抬起頭來,又是滿臉淚水。

    她舉起長僅三尺的斷劍,將劍柄對著石砥中,劍刃對準自己左邊胸口,雙手合攏,摟住石砥中的頸子。

    只要她一用勁,吻住他時,劍刃便會貫胸而過。

    她雙眼凝望著石砥中,雙臂緩緩出力,立時斷刃穿過濕濕的衣衫刺進胸口,一縷鮮血立即滲出……——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