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七次的男人 正文 淺談西澤保彥的幻想空間--既晴
    在新本格推理浪潮中出道的作家群中,西澤保彥不僅著作相當豐富,作品風格亦獨樹一幟,尤其他在作品中總能推出新奇而別出心裁的科幻設定,加上幽默詼諧且帶有犀利鋒芒的筆觸,很難不讓人一讀即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他不可勝數的佳作之中,本作《死了七次的男人》儘管並不屬於他筆下較有名的「匠千曉」或「神麻嗣子」系列,卻具備了「西澤式」推理的所有特徵,無疑是他出道初期的代表作品。

    首先來談談西澤保彥的背景資料。一九六O年生於高知縣,曾經留學美國。學成歸國後,在大學任職了一段時間,也在高中擔任過教員,在這段期間開始從事推理小說創作。雖然投稿過江戶川亂步獎、小說現代新人獎,但卻無法如願獲獎出道。

    一九九O年,西澤參加了第一屆m川哲也獎,終於以《聯殺》一作人圍(最終候補作)。最後,這屆首獎是由蘆邊拓以《殺人喜劇十三人》獲得,西澤預期的出道之路結束在最後一步。然而,雖是沒有得獎,西澤仍舊參加了頒獎派對,卻在這時候巧遇了對提攜新進作家總是十分熱心的島田莊司。島田告訴西澤,如果寫出了不錯的作品,他是很樂意幫忙找出版社洽談。

    後來,西澤保彥完成了《解體諸因》,這是一部主題圍繞在「分屍殺人」之各種動機的短篇連作集。《解體諸因》送到了島田手上,交由講談社出版,就這樣成為西澤的出道作。

    一九九五年所發表的《死了七次的男人》,是西澤的第三本書,也是令他一舉大受歡迎的重要作品。這部作品的主要概念,源自於一九九三年比爾·莫瑞(BillMurray)主演、幻想奇巧氣氛強烈的喜劇名作《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Day,1993),描述一位氣象播報員在鄉間報導「土撥鼠節」的慶祝活動(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節日,在每年的二月二日舉行,是美國加拿大的傳統節慶)時,竟然發現自己陷入不斷反覆循環、永無跳脫可能的時光迴圈,使他的時間一直停留在「土撥鼠節」當日,日復一日依照同樣的順序遇見同樣的人,進行同樣的對話,發生同樣的事個……只有主角本人因為「早知結果」,才能自由自在地決定個人的行為,以各種不同的行為來測試每日抵達的歧異終點,努力設法尋求脫離時光迴圈的可能。

    以《今天暫時停止》的概念寫成的本作,首先在故事背景的設走上,與傳統解謎推理大為回異,這也是本作最鮮明的特色。這是當然的——在傳統的解謎推理小說中,偵探絕對不可能以嘗試錯誤的方式不斷地重複某一段事件,即時而具體地進行搜查。亦即,對傳統的解謎推理小說而言,反覆思索某一段時間的事件儘管可能,但卻只能靠追溯記憶來達成。

    然而,除了時光可以重複進行九次之外,本作並無其他非現實的設定。這樣的處理方式,接近艾薩克·文西莫夫(IsaacAsimov)或菲力普·狄克(PhilipK.Dick)的科幻推理作法。亦即,作者在故事中加入了一、兩項非現實、極為單純的世界觀設定,其餘均與普通世界無異。在讀者也接受了作者新增的幻想設定的前提下,進行符合新世界觀設定的推理。不過,以我個人讀過的科幻推理傑作,多半將謎底構築在作者所新增的幻想設定之中,也可以說這種處理方式是一項不成文的規定——因為,若故事的謎團與這項幻想設定無關,作者實在毫無必要為了這個謎團,多此一舉地設定新的世界觀。他只要寫一本傳統概念的解謎推理即可。例如艾西莫夫,他的機器人偵采伊利亞·貝萊系列探案,謎團總與科幻設定息息相關;我們也可以在「黑寡婦系列」中見識到艾西莫夫身為「普通」解謎推理作家的表現——這個系列則不需要任何的科幻設定。

    閱讀本作之初,也許有很多人會聯想起《蝴蝶效應》(TheButterflyEffect,2004)這部科幻電影——主角的每一個不經意的行為,都可能嚴重影響後續的事件發生。然而,在我的腦海裡徐徐湧現的,卻是在以前學生時期所接觸過的,電視遊樂器推理遊戲。

    由推理作家我孫子武丸撰寫劇本的《恐怖驚魂夜》(1994),是超級任天堂廣受歡迎的推理遊戲。一群結伴出遊,入住滑雪山莊的大學生們,遭遇了血腥殘酷的殺人事件。遊戲的表現方式,猶如推理小說般提供充分線索,但在關鍵的分歧點,則必須仰賴玩家智慧,必須冷靜地針對案情抽絲剝繭,才有機會揪出真兇。倘若切入特殊的分歧事件,就會進入特定結局。然而,如果稍有失察,更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被害者,GameOver。

    像《恐怖驚魂夜》這樣的電玩遊戲,情節設計相當複雜、迂迴,是不可能一次破關的。真想逮捕犯人,一開始通常得GameOver許多次,才有可能摸索出破案的方向。換句話說,案情前頭既定的對話及事件,那是省不掉的;有時候玩到情節末段,才終於恍然大悟,發現原來一開始有個看似無關緊要的關鍵根本就選錯了,只得重新再來……

    是的。這幾乎就是《死了七次的男人》的故事主結構了。主角久太郎擁有「同一天重複九次」的特殊體質,他在祖父決定重新擬定遺囑的關鍵時刻,進入了時空迴圈,同時遭遇祖父被殺的事件。但,西澤保彥表現嶄新創意之處,卻在於偵探不斷重複同一天、不斷設法進行搜查,並非只是想找出殺害祖父的真兇,他更重要的目的是——阻止謀殺案的發生。亦即,這是一部「為了避免命案發生,必須設法進行搜查」的解謎推理。

    也許就是這猶如電腦遊戲般的故事架構,令讀者得以抱持著愉悅的心情,進人西澤保彥充滿奇趣的幻想推理世界。在西澤所獨創的「SF新本格推理」中,未來我們還可以見到不停交換的人格、攝取定量酒精就能瞬間移動、只要觸摸即可複製生物的超能力……等異想設定的解謎推理——現在,就從這部輪迴九日的殺人事件開始吧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