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縹緲錄6·豹魂 第一章 狐之忿忿 第二節
    胤成帝五年十二月十一日,晉北國北方臨海,北固山城。

    這是一個港口,也是一座雪城,每年瀾州的第一場雪都是落在北固山城。北固山城以北是分隔寧州和瀾州的羽淵海峽,從外海來的冰冷海流日夜從這裡經過,注入浩瀚的濰海,海上來的冷風和雨雲讓這裡終年陰霾,陽光珍惜得像金子一樣。也正是這糟糕的天氣在保護著這座地處荒遠的小城,從這裡北望一百二十里就是屬於羽人的寧州,羽人在那裡建築了一個堅固的石頭堡壘「刻印城」。羽淵海峽最窄的地方甚至窄過天拓海峽,而東陸的王朝千百年來正是靠著這兩道海峽保衛著自己的邊疆。

    相比天拓海峽,羽淵海峽更加的平靜。儘管更窄,卻有著冰寒海流高速經過,永不停止。只有羽人的木蘭長船可以在這一帶的海面上航行,可就算是木蘭長船加上羽人本性中駕馭風的能力,航行於羽淵海峽上還是一件令人緊張的事,船隨時可能被海流形成的漩渦拖到海底去,或者遭遇暴風天氣被吹得撞在附近的山崖上變成一堆海面上漂浮的碎木。東陸人說這道海峽是神劈開來保護東陸的,對於羽人它就像是天淵一樣不可逾越,所以命名為「羽淵海峽」。

    但是防禦並不曾鬆懈,開國大帝白胤把一位伯爵封在了北固山城,稱為北固山伯。這個軍武家族世代守衛著這個小城,在晉侯的管轄之下,卻享有在這座漁港城市收稅的特權。從這座小城無論往東或者往西,數百里內都是陡峭的懸崖面對著白浪滾滾的大海,海浪拍打在峭壁之下濺起數十尺高的水沫,沒有船可以停泊。而北固山城所在的卻是峭壁地形的一個缺口,這裡是個天然的良港,兩邊伸展出去的海岬中間是一片靜水,人們甚至可以在近海捕魚。白胤曾登上這座城市的高處看了很久之後說,將來羽人的進攻必然從這裡開始。所以他在北固山城的最高處設置了火鼎,如果有一天這座火鼎被點燃了,就是羽人已經攻陷了北固山城。長達六百里的烽火連傳,直到晉北秋葉山城,晉侯會一面向帝都報警,一面舉全國之兵抗擊。

    古月衣帶著兩千五百名出雲騎射趕到北固山城的時候,正是雨後的陰天,這一代的北固山伯誠惶誠恐地等候在城門前,遠遠地看見大隊的騎射手踏著泥漿疾馳而來,一色的白衣白馬。這些年輕武士每一個都是輕衣散發,隨身只有一張角弓,連腰刀都沒有,為首的武士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配了一柄黑鞘的長刀,以黃金裝飾,倒像是件將官用的武器。

    騎射手們迅速地在城門前整隊,為首的武士遞上了晉侯的親筆信。

    「出雲騎軍的古月衣古將軍麼?」北固山伯不太相信這位秋葉山城來的晉侯使者如此年輕。

    「古月衣,晉北國出雲騎軍副都統,拜見北固山伯。」古月衣翻身下馬,近前行禮。

    「真想不到如此年輕有為,秋葉山城忽然有這麼多貴客來我們這個偏遠的地方,讓人誠惶誠恐。我接到晉侯的傳書,急忙讓手下人安排民舍給將軍的屬下居住,將軍知道的,我們這個小城裡總共也沒幾萬人,一時間要幾千人的兵捨,那是實在沒有。」北固山伯搓著手,討好地笑著,話裡繞著彎子提問,「平常晉侯派人來視察防務,才幾十個人罷了……」

    「這不是平常時候。」古月衣淡淡地說。

    「是是,晉侯大人運籌帷幄。」北固山伯不敢說什麼了,「將軍下屬眾多,實在安排不過幾千人的筵席,只好為出雲騎軍的將士們準備了食水,我在寒舍為大人單獨備了一席海產。我們這裡不產別的,產的魚卻是瀾州最好的,捕到的都是深海大魚。我上次帶人出海,捕來的龍王花斑鰭,足有這麼大……」

    古月衣看他雙臂張開,憑空比出一條二尺長的珍貴海魚來,瞪大眼睛帶著誘惑的神情,好比魚市裡誘惑客人買自家魚鮮的小販,不禁微微地笑了。七百年裡東陸和羽族沒有發生什麼戰爭,這段平靜的日子足夠讓這個伯爵家族的後代忘卻羽人那足以洞穿堅甲的利箭,變作一個普普通通的鄉下貴族。

    「承北固山伯的盛情,這麼大的龍王花斑鰭,一定去嘗嘗。不過我這次來,主要是看看羽族是不是意圖渡海進攻,君侯很關心這事。北固山伯能否帶我去海邊看看?」古月衣說。

    北固山伯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一點點不屑。他知道這是古月衣的來意,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他原來以為晉侯這是來興師問罪,責怪他上個月送到秋葉山城的魚不新鮮。上個月海潮太急,城裡的漁民不敢出海,所以北固山伯只能偷偷拿死了的魚埋在冰裡充數。

    「古將軍這個可不必擔心,」北固山伯說到防務,倒是胸有成竹的樣子,「這座城堅如磐石,外面羽淵海峽是天險,我家又是世代鎮守與此,每天登高望遠,眼睛裡都是這片海港,地形那是瞭如指掌。羽人膽敢渡海,海流不要他們的命,我也要了他們的命。」

    「這樣是最好了,那就帶我看看,也讓我放心吧。」古月衣含笑說。

    「好好,古將軍晉北名將,來了我們小地方,先看海,再吃飯,也是正理。」北固山伯慇勤地擺個手勢,「請。」

    北固山城中間是一座小山,山坡最高處一座森嚴的堡壘俯視全城。當初白胤下令修建這座城堡的時候,還沒有漁民居住在附近,堡壘裡面都是精銳的武士,擅長海戰,備齊弓弩。那時候這座堡壘就是北固山城,孤獨地矗立在海灣前,披著北方的風雪,像是個沉默的巨人。

    古月衣登上堡壘最高處,首先看到了那具重數千斤的青銅重鼎。這座鼎按照白胤的吩咐,在秋葉山城取材鑄造,用了四十匹駑馬的馬隊運送到北固山城來,安置在這裡,七百年沒有動過。裡面無論雨雪始終放著一堆被火油浸透的焦炭,這些炭在燃燒時會釋放出滾滾的濃煙,彷彿火山爆發那樣,在數里之外看得清清楚楚。

    大鼎比古月衣還高出三尺,需要借助一架梯子才能登上去。古月衣看見裡面淺淺地泡著一層水,那些浸透了火油的焦炭就堆在水裡。

    「這幾天下雨,」北固山伯笑呵呵地解釋,「積了點水,大概軍士們也忘了把下面洩水的木塞子拔了。不過沒事,這些炭都浸了油,就算是有水也點得著。倒是要擔心防火的事,誤傳消息可就不好了。」

    古月衣默默地點頭。

    北固山伯拍拍那鼎:「這大傢伙,可是古董了,純青銅,好幾千斤,十來個大男人都抬不起來。古將軍看,這上面可還有薔薇皇帝的詩呢……」

    古月衣微微點頭,走下木梯,轉身看向一里之外的海面。這是風平浪靜的一天,開闊的海面上漁船往來,一派繁忙景象。再過幾日近海可能就要凍上了,雖然只是層薄冰,走不了人,可是漁船也就沒法出海了,漁民是抓緊最後的機會,存點漁貨準備過年。

    「這片海富啊,產晉北國一半的魚呢,地方也不算窮,不過太偏僻,外鄉的女人不願意嫁到這裡來,本鄉的小伙子老想出外闖闖。」北固山伯眺望海面,像是菜農看著自己的菜地,滿懷感慨,「我年輕時候也想過去晉侯那裡出仕,當個武士,風風光光的。將軍這樣的英俊人物,我當時最是仰慕的。不過現在老嘍,離不開這片海嘍,哪一天晚上沒鮮魚湯喝,心裡貓抓似的癢。其實想想我年輕時候,連個五十斤的弓都拉不開,出仕什麼啊,自己找罪受。人生來命不同,我這輩子也就是漁民。」

    古月衣聽得一笑:「北固山伯滿門可是世代軍籍啊,天啟城裡的陛下還想著大人為他北鎮羽淵海峽呢。」

    「唉!」北固山伯擺手,「說得好像我們這個小地方有多要緊,老弟你看這個城啊,其實是個易守難攻的所在,羽人根本打不過來!」

    他覺得這個年輕將領蠻和善,並不耍晉侯特使的氣派,心裡親近,不由地就把稱呼換成「老弟」了。

    「這個倒要請教北固山伯了。」古月衣恭恭敬敬的,像是學生請教老師。

    北固山伯覺得面上有光,腆了腆魚湯填大的肚子:「要進這片海港啊,先得過羽淵海峽,羽淵海峽那浪多高,水流多急,我不說老弟你也知道的。就算羽人渡得了海,我們只要在海港入口堵上十艘漁船,澆上火油塞滿柴火,羽人一來接戰,我們點上火,大船順風過去,風助火勢,那是燒得呼啦啦的。就算火攻也不奏效,依舊沒事,這片海不深,地下有兩百枚破浪錐,是薔薇皇帝時候埋下的,請的河洛匠師打造,用的鐵名叫水晶精,幾百年不蛂C只有我們本地人知道那些破浪錐的所在,行船的時候自然繞開,羽人的船輕,船底不厚,撞到就沉。就算破浪錐也沒有都把他們沉海底去,羽人也得登岸啊,一上岸,他們在水裡的本事都不算什麼了,我這裡城牆高厚,萬弩齊發,嘿嘿!」

    「萬弩齊發?」古月衣環顧周圍,只有一些軍士懶洋洋地在周圍走動,並不帶弓箭,只是挎著柄制式老掉牙的軍刀,「倒是不知道這裡射手有多少人?」

    北固山伯一愣,撓了撓腦袋:「這個……倒是不瞞老弟你,晉侯大人也知道的,我們這裡幾百年不打仗了,那些軍籍的人家都改行當漁民了。如今要練兵都叫不來人了。而且你看這海面,要練海戰,不夠開闊,要練弓箭……練了也沒用處,射個海鳥?還不如打漁呢。」

    古月衣知道和這個以漁民自居的伯爵大人是說不通了,只能笑笑。

    「將軍,那邊是不是出了點事?」跟在古月衣身後的一個副將指著海面說。

    古月衣放眼看去,靠近海面的幾十艘漁船升起了風帆,往海港中間聚集,那裡是兩艘漁船船頭相對,隱隱約約兩邊各有人站在船頭怒罵。

    「唉喲喂,是司馬家和陳家的兩個狗東西!」北固山伯一張望就明白了。

    「司馬家和陳家?」古月衣問。

    「我們這裡的兩個大戶,各有百十條漁船。薔薇皇帝那會兒派到這裡來駐防的一共有四個姓氏,如今司馬家和陳家壯大些,其他兩家就沒多少人了。這兩家的人都是軍籍,脾氣躁得很,老是為了你掛了我的漁網,我佔了你下網的地方鬧事,鬧起來就把漁船叫到一起圍起來,把風帆升起來在裡面打架,等我問起來又都不承認,我沒有親眼所見,也不好多管。可我說了今天晉侯大人的特使來視察海防的,這些混帳東西!」北固山伯一拳砸在掌心裡。

    果然,圍聚到一起的漁船都升起了風帆,把中間的兩艘船徹底遮蔽起來。漁民們大聲地吆喝起來,似乎是為裡面打架的人助威,幾十條漁船,加起來怕有上千漁民,鬧起事來確實也是這個北固山伯管不了的。

    「古將軍!那邊起火了!」副將忽然說。

    古月衣抬頭看去,那群圍聚在一起的漁船中央,是一面被火焰吞噬的風帆。漁民們依舊在大聲地吆喝,吆喝聲裡已經滿是驚慌,漁船圍得那麼緊,一時散不開,很快火就會蔓延到周圍的船上。中間那艘船燒得極快,轉瞬間徹底被火焰包圍了,就像是一塊被火油浸透的木頭。火焰飛速地向著其他船蔓延,風在這個時候居然大了起來,風助火勢,不可阻擋。

    「怎麼……怎麼會這樣?」北固山伯驚得瞪大眼睛,茫然不知所措。

    「一艘船,即便失火也不該燒得那麼快吧?」古月衣低聲說,「除非有人故意放火。」

    「誰?誰敢在這北固山城裡放火燒船?那些都是軍船!」北固山伯大怒。

    北固山城這裡的漁民多數都是用軍船打漁,這些偽裝成漁船的軍船都是上好的木料建造,龍骨堅固,船板厚實,升帆之後速度遠高於普通漁船。側舷留有射箭的口子,船裡常年備著武器、繩索和鐵鉤等物,一艘船上幾十個漁民,一旦開戰,該操帆的操帆,該射箭的射箭,該準備步戰的披甲,絲毫不亂。

    「大……大人!」站在高處眺望的軍士忽地大吼,他的聲音已經扭曲了,手顫巍巍地指著海天盡頭。

    古月衣全身一顫,放眼望去,看見巨大的風帆在海面上緩緩升起,不是一面,是數十面,排成整齊的隊列。一人高的海浪推動著這些巨艦,高速直撲北固山城而來,海流和風向對那些船都極有利,就像是戰馬從高坡上衝下,勢不可當。古月衣對於海戰沒有經驗,可是他知道如何在極遠的距離上分辨物體的大小,在這個距離上那些風帆上的花紋仍然清晰可見,那麼那些船都是足以容納數百人的三桅巨艦。

    那是羽人最驕傲的戰船——木蘭長船!

    古月衣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北固山伯,這個伯爵嚇得兩腿哆嗦,整個人像被拎走了魂魄似的,一張臉煞白,說不出話來。

    「那些著火的漁船上有上千人,都是你屬下的軍人,是麼?」古月衣問。

    北固山伯呆呆地點頭。

    「那麼你還有多少人、多少船可以調用?」

    北固山伯呆呆地搖頭。

    古月衣知道自己問不出什麼了,問一個漁民此時該幹什麼只是浪費時間。

    「既然對方知道用火攻來打開進港的道路,那麼破浪錐的位置想必也知道了,這些不能移動的東西在那裡都立了七百年了。船帆上的花紋是青翼,是羽族翼氏斯達克家族的家徽。那些是船頭安放了炮弩的戰船,他們是來進攻的。」古月衣低聲說著,轉身看自己的副將,「傳令,全體檢查弓箭和馬匹,準備出發。」

    「和君侯的情報分毫不差啊。」副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們該慶幸君侯的情報太準確,還是該擔心自己呢?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是生來以弓箭為驕傲的羽人。」古月衣淡淡地說,拍了拍北固山伯的肩膀,「大人,留在火鼎旁邊,只怕你要準備好火種了。」

    他仰頭對高處那個負責眺望的軍士說:「吹號,羽人來襲!」

    古老的銅號再次吹響,在天地間轟響,港口裡燃燒的船帆燒紅了水面,尚未整頓休息的出雲騎兵重新上馬。這個堡壘在號聲中甦醒,七百年後,它再次從一個漁民小城變作了人類和羽族的前鋒陣地。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