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少爺暗戀你   VIP部分 【V】Anry13:大結局(3)
    ※第三種結局※

    三年後……

    英國,溫莎古堡。

    爬滿紫羅蘭樹籐的露天陽台上,安蕊坐在白色的大理石台桌邊,一手托腮,另一隻手拿著畫筆沙沙地在紙上畫著什麼。

    「Anry公主殿下,有您的快遞。」

    此時,女僕雙手呈上一封紅色的快遞信件,畢恭畢敬地遞到了安蕊面前。

    安蕊接過信件,微笑著說了聲謝謝。

    女僕告退後,安蕊便將信件拆開來看了看。

    原來是季澤鋒的訂婚喜帖!

    三年前……

    「我真的不可能嗎?」他真摯地問。

    她也很認真地回答:「不可能。」

    哪怕有小時候的約定,可是她的心已傷,不想再愛了。

    這是每個女孩子在失戀後,受傷後,都會選擇逃避來保護自己。

    安蕊也不例外!

    那次和季澤鋒在迪拜旅遊回來後,季澤鋒便再也沒有糾纏她了。

    等到再次聯繫時,傳來的是他要訂婚的消息。

    看到這裡,安蕊突然欣慰了。

    想想,如果她收到的是飛羽的訂婚消息,她會作何感想?噢,不!應該說,捫心自問,心還會不會痛?

    這三年來,只要一想起「飛羽」,安蕊的心就從未平靜過。

    痛,就像會上癮一樣,有時候也會一發不可收拾。

    「莉迪亞,幫我備飛往中國名揚市的飛機票。」

    安蕊使喚了聲自己的貼身女僕,只見莉迪亞立即跑了進來點頭哈腰地回應了一聲後,便立即去辦了。

    三年了……

    安蕊從來都沒想過要回去,這次卻因為季澤鋒而決定回去看看。

    事實上,她只是還懷念著那個城市裡住著的那個人吧!

    ……

    中國,名揚。

    下飛機後,安蕊深吸了口氣,呼吸著這久違的空氣。

    機場的斜行電梯上,安蕊有著墨藍色明眸和琥珀色長及腰際微卷的秀髮倒是吸引了不少男旅客的回頭。

    「媽媽,那是不是英國的Angle女王?」

    忽然對面的斜行電梯上,有個小孩子拽了拽媽媽的衣服,指著安蕊問道。

    因為他那聲稚嫩的話語,令週遭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安蕊看了過來。

    安蕊差點忘了,姐姐荌琪上一個月剛舉行完加冕儀式,而且已經通過全球直播了。

    她和姐姐長得一模一樣,被大家誤認為是「英皇Angle女王」,也算正常。

    安蕊站在人群中很是不自然,忍不住自言自語了一句:「大家都是我長得像女王陛下啊!」

    或許有人聽到,或許又沒人聽到。

    總之,大多數的人已經將目光從她身上收回去了。

    路過門廳前的不袗頂樑柱,安蕊忽然駐足看著映在柱子上的自己。

    原來頭髮都這麼長了……

    安蕊好久都沒照鏡子了。

    記得三年前,她還是那一頭長短不齊剛好及肩的短髮了。

    「還是把頭髮去染成黑色的吧!這樣或許就不會被人誤認為是姐姐了!」安蕊傻傻一笑,打算先去理髮店。

    就在她轉身的一瞬間,耳畔響起了一聲令人久違的話語。

    「絕雪。」

    忽然間,安蕊驚怔在原地,目光循聲望去那人來人往的中心。

    只見,慕絕雪抱著一個兩歲左右的小女孩,微笑著站在了嚴飛羽的面前。

    「小憂,叫聲爸爸,我就給你糖吃!」嚴飛羽拿著一根彩虹棒棒糖,逗著慕絕雪臂彎上懷抱著的小女孩。

    他的俊臉上滿是慈愛的笑容,英俊的眉宇間,透著一股沉穩的魄力。

    三年的時間,大家都變了……

    安蕊怔怔地看著那「一家三口」,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爸爸……」小憂稚聲稚氣地叫著。

    慕絕雪滿心歡喜地在小憂那圓嘟嘟的臉上親了一口,嚴飛羽也很開心地將棒棒糖遞給了小憂。

    後來,她聽不清他們之間又說了什麼,只見飛羽一手攬住慕絕雪的腰際,一手拖著行李箱帶著她往大廳外走去。

    很溫馨的一家三口……

    安蕊心痛地笑了笑,重新振作起來,也朝大廳門口走去。

    安蕊……

    不知道腦海裡為什麼會突然閃現出這兩個字,嚴飛羽下意識地轉過身去。

    四下人群湧動,他好像能感覺到安蕊的氣息,就在這附近。

    「少爺,您怎麼了?」慕絕雪抱著小憂,關心地問道。

    嚴飛羽回過神來,微微蹙了蹙眉頭。

    「少爺,您還在想安蕊,對嗎?」慕絕雪憂傷地問。

    嚴飛羽默不作聲。

    慕絕雪緊緊地抱了抱懷中的小憂,淡淡地說道:「我先送小憂去她媽媽那裡。」

    「嗯。」嚴飛羽淡淡地應了聲。

    慕絕雪只好先抱著小憂走了。

    嚴飛羽依舊四周環望,為什麼他能感受到安蕊的存在,卻找不到她的身影?

    ……

    安蕊剛一打開手機,季澤鋒便打來了電話。

    「安蕊,你現在在哪裡?」

    一接聽電話,就聽到季澤鋒那著急的問話。

    安蕊微微一笑:「剛從理髮店出來了。」

    「你去理髮店幹嘛?」

    「當然是染髮啊!我這個樣子,很容易被誤認為是女王陛下的!」

    「那群把你誤認為是女王陛下的人真是瞎了眼!你有女王陛下那麼漂亮、高貴、溫柔、優雅嗎?」

    「……」為什麼安蕊聽季澤鋒那話,總覺得他在故意損她一樣。

    「哈哈!我開玩笑的啦!」季澤鋒立即打趣地說,頓了頓後立即轉開了話題,「你在哪裡,我來接你!」

    「不用了!我可不想你的新娘吃醋!總之,明天你的訂婚宴,我會準時到!明天見!」安蕊說著,便掛了電話。

    現在的她,突然有種想環遊名揚市的衝動。

    安蕊想到便做到,坐上了環城公交車。

    她坐在了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隨著車的開動,安蕊恬靜地凝視著窗外。

    城市比以前更繁華了,沒想到剛一回來,就看到了自己想見的人。

    他成婚生子了,她應該要祝福他才對。

    安蕊忽然希望,飛羽能淡忘她,這樣一來,就不會有人再追殺她了吧!

    這一天下來,過得很安逸,只是多了一份心酸的滋味。

    ……

    翌日。

    臨近中午,安蕊拿著請帖如約來到了風嬌國際大酒園。

    安蕊依稀記得,飛羽的家也住這裡面。

    算了,就算碰面了,他或許也認不出她來了吧!

    安蕊理了理被染黑的長髮,掏出紅包在門口貴賓登記處寫了個名字便走了進去。

    大廳正中央掛著投影儀,回放著準新娘與準新郎相遇時的點點滴滴。

    看得出,那些片段是刻意找人去拍攝的。

    安蕊大概能明白季澤鋒的這場婚姻,恐怕是受了父母的約束。

    在服務員的引導下,安蕊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婚宴大廳,來來往往的賓客眾多,安蕊突然間覺得這裡太陌生。

    「飛羽少爺,這邊請。」服務員突然說道。

    安蕊下意識地抬起頭來。

    驚怔的一瞬間,她的雙目在半空中與迎面上來的飛羽的目光對上。

    這一桌一直沒人來坐下,安蕊是第一個坐下的,而第二個……便是嚴飛羽。

    看到安蕊,飛羽的臉上並沒有多大的起色。

    只是安蕊卻有些驚慌失措。

    他淡漠地收回目光,在她對面的位子坐下。

    原來,昨天季澤鋒冷嘲熱諷地邀請他來參加他的婚宴,就是為了讓他看到安蕊!

    安蕊緊張得有點不自在,最後終於按捺不住起身去了洗手間。

    洗手間裡,她擰開水龍頭,心不在焉的洗著手。

    從來都沒想過,會在這種情景下與飛羽見面。

    難道……他是來親手殺她的嗎?

    一想到這裡,安蕊只覺毛骨悚然。

    就在她出神的時候,突然有隻手用手帕摀住了她的嘴鼻。

    還未看清身後的人是誰,安蕊便暈了過去。

    ……

    與此同時,大廳裡飛羽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他漫不經心地掏出來看了看,只見彩信裡傳來一段視頻。

    安蕊!

    竟然沒想到,有人綁架了安蕊,威脅他把鑰匙交出來!

    呵!

    飛羽眉心微蹙,收好手機隻身出發。

    按照約定的地點,交換地點是在南邊港口的一艘小游輪上,不許報警同時也不許帶手下。

    飛羽如約,孤身一人來到了這裡,卻發現碼頭上一個人也沒有。

    此時,飛羽的手機又震動了一下,短信上提示說在八號小游輪上。

    飛羽按著提示,找到了八號游輪。

    他剛一登船,游輪便開動了起來朝著大海中央駛去。

    隨即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正如飛羽心理所料,對方至少有七八個人。

    一直窺視「黑帝王」幫那把能呼風喚雨的金鑰匙的人大有人在,而他們最愚蠢的辦法都是利用安蕊來威脅他!

    看了,他們是認定了安蕊在他嚴飛羽心中的重要性,才對安蕊下手的吧!

    來人總共有七個,為首的人,飛羽不認識。

    對方各個都是大漢,就連為首的都長得一副滿臉橫肉。

    「少爺,鑰匙帶來了嗎?」為首的男子冷冷地質問。

    飛羽冷笑,就這群小嘍囉也想和他交換條件。

    「安蕊在哪裡?」飛羽答非所問。

    為首的男子陰笑了笑:「少爺果然是在乎那個女人啊!」

    「把安蕊帶過來,我就把鑰匙給你!」飛羽冷靜地說。

    為首的男子使了個眼色,身旁的手下立即轉身去了游輪下的暗艙裡。

    沒多久,那手下便將安蕊壓了上來。

    看到安蕊的手被麻繩勒出了血痕,飛羽很是心痛地說:「放她過來!」

    為首的男子一把將安蕊拽進懷中,用手槍抵住她的太陽穴,威脅道:「少爺,請您把鑰匙交出來!」

    安蕊的嘴巴被膠布封住,她驚恐地看著依舊從容不迫的飛羽,心緊張得快要蹦出來。

    雖然他面無表情,但是她能從他的眼神裡看出他對她的擔憂。

    為什麼?

    她死了不是更好嗎?

    為什麼他要隻身來救她?

    「這是鑰匙!」飛羽將鑰匙從脖子上的項鏈上扯了下來,舉到了為首的那男子的視野裡。

    「把鑰匙丟過來!」為首的男子命令道。

    飛羽伸出另一隻手,淡淡地說道:「把安蕊還給我!」

    他一步步逼近,為首的男子卻懦弱地往後退去。

    「我只要安蕊。」飛羽冷冷地說。

    他面不改色地走到了為首男子的面前。

    為首男子一手奪走飛羽手中的鑰匙,一手將安蕊推進了飛羽的懷中。

    飛羽緊緊地摟住安蕊,正當為首的那男子舉起手槍準備射殺飛羽的時候,飛羽卻淡定地說道:「你不先去試試這鑰匙是真是假嗎?」

    為首男子身心一怔,舉起的手槍又鬆懈了下來。

    「如果是真的,你再殺我不遲。如果是假的,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鑰匙的下落了!」

    被飛羽這麼提醒,為首的男子心裡猶豫了起來。

    片刻後,為首男子命令留下兩個手下看守飛羽和安蕊,其他人跟他一起去驗鑰匙的真假。

    他們在中途坐救生艇離開,剩下的兩個人用槍指著飛羽和安蕊,示意他去游輪的暗艙。

    飛羽將安蕊緊緊地摟在懷中,蹙眉看著那為首的男子乘船走遠後,便對剩下的這兩個人說道:「喂,你們跟著我,總比跟著那個混蛋日子會好過點!」

    兩個手下聽他這麼一說,面面相覷後,又緊張地用手槍指著飛羽。

    飛羽淡然地咧嘴一笑:「五百萬怎麼樣?順便我還幫你們辦好護照,可以出國!」

    兩個手下又開始猶豫了。

    飛羽接著說:「你們殺了我,黑帝王幫的人是不會放過你們。放了我,或許還有活路。」

    見兩個人又開始面面相覷,飛羽忽然大叫了聲:「絕雪,殺了他兩!」

    他兩嚇了一跳,慌忙舉著手槍轉過身去。

    緊接著耳畔傳來「撲通」一聲。

    當他兩再次回過神來時,飛羽摟著安蕊跳海了。

    兩人心慌意亂地朝海面開槍,可是不到一會兒,海面上便恢復了平靜,只是泛著微微的漣漪,飛羽和安蕊早已不見了蹤影。

    ……

    海浪拍到著一座小島的沙灘,又是一波巨浪湧上。

    當浪退下後,一個人影從海中冒了出來。

    飛羽橫抱著安蕊,步履蹣跚,艱難地往岸上走去。

    上岸後,飛羽將安蕊放了下來,伸手輕輕地撕去了她嘴上的膠布,替她解開手上的麻繩,將她的身子放平,給她做人工呼吸。

    安蕊不會有事的!

    剛剛在海裡,他一直托著她往海面上冒泡呼吸新鮮空氣。

    她一定不能有事!

    飛羽在安蕊的胸口上摁了幾下,並來回的替她做人工呼吸。

    知道安蕊嗆了一聲,飛羽才欣慰地笑了笑,身子癱坐在了沙灘上。

    「沒事了……終於沒事了……」飛羽將安蕊摟進了懷中,安慰地說。

    安蕊只覺全身乏力,頭暈暈地,說不上話來,最後視野裡又是一片漆黑。

    ……

    當安蕊再次醒來時,是被辟里啪啦的柴火聲吵醒的。

    她只覺全身很暖和,被一股安全感包圍著。

    安蕊怔怔地睜開眼睛,藉著幽微的火光,看到了一具健碩的胸膛,還有身上蓋著一件還有點濕潤的大風衣。

    猛然間,她下意識地後退。

    她的舉動似乎是驚動了懷抱著她的人,只見飛羽低下頭來,溫和地說:「你醒了!」

    安蕊訥訥地抬起頭來,看到了飛羽那完美而精緻的臉,不由地臉紅了。

    「你……你……」一時間,安蕊不知道怎麼說,只是雙手護胸,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衣服全都濕了,而且你還有點發燒。怕你更嚴重,才不得不這麼做。」飛羽淡定道。

    安蕊欲哭無淚,她女孩子的清白啊!為什麼每次都毀在了這個大少爺手裡?

    「放心吧!我會對你負責的!」飛羽摟了摟安蕊,嘴角噙著一抹愜意的笑意。

    安蕊卻不滿地說:「對我負責?讓我當你的地下情人嗎?還是當你女兒的後媽!」

    地下情人?女兒的後媽?

    飛羽聽安蕊這麼說,噗嗤一聲笑了:「我是有個女兒,但是不是親生的!」

    「……」安蕊突然間無語了。

    「小憂是個耀塵的女兒。」飛羽解釋道。

    「耀塵是誰?」安蕊納悶地問。

    「我大哥,曾經一手幫我打天下的大人物!」飛羽微微一笑。

    安蕊突然間覺得心情大好,可是又說不出有什麼好開心的。

    「你吃醋了?」飛羽會心一笑。

    安蕊悶悶地問:「你不想殺了我嗎?我背叛了你。」

    「當然想殺了你,但是現在沒法殺了!」飛羽意味深長地說。

    「你什麼意思?」安蕊不解。

    飛羽卻突然低下頭來,朝安蕊的唇湊了過去。

    他沒有吻她,只是在離她唇很近的地方,幽幽地說道:「其實……剛剛在你昏迷不醒的時候,我乘人之危,把你吃了……」

    「你……」安蕊驚怔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應該知道我比誰都壞!嗯?」飛羽邪魅地笑了笑,然後緊緊地將安蕊摟進懷中,意味深長道,「你不是我孩子的後媽,而是我孩子的親媽!」

    「嚴、飛、羽!你太過分了!」

    「要不,再來一次?」

    「你混蛋!離我遠點!」

    安蕊下意識地雙手護胸,往後退了退,可是一離開他的懷抱,她又覺得冷。

    各種糾結……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飛羽理所當然地說。

    安蕊卻反駁道:「誰說的!」

    飛羽不解地微微歪了歪頭:「我們以前……」

    「以前我對你用了催眠術……你知道的,我叔叔是魔術師……所以他教過我用眼神催眠的方法……我之前在很多人身上試驗過都沒有,卻沒想到用在你身上就……就成功了……」

    聽到安蕊這弱弱地敘說,飛羽卻一點吃驚感也沒有,之前慕絕雪就和他說過安蕊對他用催眠術的事情,現在從安蕊口中得知,飛羽反而很感謝安蕊,能如此坦誠地告訴他。

    他知道,安蕊一定會對他誠實的。

    就像那個時侯,她撞壞了他的車,她會很誠實很誠懇地留下道歉的便利貼留言。

    「安蕊,我……」飛羽剛想說什麼。

    突然不遠處傳來游輪鳴笛的呼哨聲。

    甲板上,還有人呼喚著他兩的名字。

    安蕊一聽就知道他們要得救了,來救他兩的人一定是季澤鋒。

    對於剛剛,安蕊也是提醒吊膽才和飛羽坦白的,現在飛羽知道真相後,更加恨不得要殺了她吧!

    不過,他大可現在親手殺了她,為什麼要拖著?

    據說少爺很殘忍……

    難道飛羽想留著她的命,以後慢慢折磨她?

    安蕊一想到這裡,就不由地害怕了起來。

    她趕緊將火堆邊支撐的樹枝上的衣服扯了來穿上,飛羽卻一點也不害羞地當著她的面站了起來。

    安蕊看到這裡,差點臉頰發燙。

    他的身材健碩卻格外的修長……在火光的晃動下,他的皮膚泛著性感的紅光。

    安蕊將臉偏了過去,不敢再直視飛羽。

    那邊游輪靠岸後,有人看到這邊的火堆,便立即急匆匆地朝這邊跑了過來。

    「安蕊……」

    是季澤鋒的呼喚聲。

    安蕊下意識地應了聲:「我在這裡!」

    季澤鋒舉著手電,找到安蕊後,激動地朝她撲了過去,一把將她擁入了懷中。

    「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說來也是,因為安蕊的失蹤,季澤鋒在訂婚宴上逃走了。

    他不顧一切地想要找到安蕊,終於打聽到了安蕊的下落。

    「嗯……我沒事!」安蕊像安慰小孩子一樣,安慰著季澤鋒。

    當季澤鋒放開安蕊時,才發現一旁的嚴飛羽竟然也在。

    「又是因為你!」季澤鋒怒吼。

    安蕊忙拉住他,對他微微搖了搖頭。

    季澤鋒眉心微蹙,反手牽住安蕊的手,拉著她往游輪那邊走去。

    ……

    翌日。

    安蕊收拾好了行李,從家裡出來,只見院門外,飛羽懷抱著雙臂,靠在了門柱邊。

    她看了他一眼,拖著行李箱朝他走了過去。

    「放過我好嗎?」

    這是安蕊對飛羽最想說的一句話。

    每一次,她遭到「非人待遇」都是因為他嚴飛羽!

    「可以嗎?」安蕊再次問道。

    飛羽微微抬眸,對上安蕊那雙墨藍色的眼睛,幽幽地回答:「我不想。」

    「那你殺了我吧!」安蕊從兜裡掏出一把口袋刀,遞給了飛羽嚴肅道。

    她不想再過這種「逃亡」的日子裡。

    「為什麼要殺你?」飛羽不解。

    「我背叛了你,要殺我你就親自來殺,不要再派人四處追殺我了!不然,我會死不瞑目!」安蕊冷冷地說道。

    「我派人追殺你?」飛羽更是莫名其妙。

    他從來沒有派過人去追殺她,就連找她,他都是親自去的。

    他知道她有意躲著她,便不再尋在她的下落。

    可是沒想到,再次見到她,會在季澤鋒的訂婚宴上。

    本來他不想去的,可是季澤鋒說,安蕊會來,所以他便去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麼地想見她;她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麼地想擁抱她……

    「現在不殺的話,以後就別在派人追殺我了!我不想一輩子都躲在皇宮裡!」安蕊說完,收起口袋刀,拖著行李箱淡漠地從飛羽身邊經過。

    原本以為彼此再見面,可以傾訴那相思之苦。

    卻沒想到,換來的結果,依舊是生死相對。

    「我沒有!」飛羽狠狠地說,「我沒有做過!」

    身後聽到飛羽那堅定的話語,安蕊身心一怔,停下了腳步。

    「我是想殺了你,可我更想殺了我自己!」飛羽氣憤地說。

    安蕊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緊緊地握住了行李箱的拉桿。

    她難道不明白嗎?

    她在他心底很重要。

    安蕊忽然間明白了什麼,便轉過身去看著飛羽:「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飛羽放下手來,朝她走了過去,信誓旦旦地說:「我想還自己一個清白,所以在你沒弄清真相之前,你不可以走!」

    他說完後,便離去了。

    安蕊看著飛羽毅然的背影,心裡忽然明白了什麼,只好又拖著行李箱往家裡走。

    ……

    名揚市,風嬌國際大酒園。

    「辟里啪啦……」

    玻璃杯碎了一地。

    慕絕雪知道這一天遲早會到來,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飛羽舉著槍,指著慕絕雪,冷冷地問:「在這最後一刻,我容許你說你最想說的話!」

    慕絕雪不畏地看著飛羽,眼神裡的愛慕只增不減。

    「少爺……我愛你……」

    面對慕絕雪的表白,飛羽卻好不為之動容。

    她說完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等待飛羽的開槍。

    可是,一分鐘過去了……

    也未見飛羽開槍射殺了自己。

    慕絕雪微微睜開眼簾,咧嘴冷笑:「少爺什麼時候變得心軟了?是因為安蕊的出現,而使你不再想殺人了嗎?」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飛羽放下手裡的槍,淡淡地說道。

    慕絕雪卻理直氣壯:「少爺懷疑我背叛了您?請問少爺您有證據嗎?」

    「我只問你,為什麼要暗中派人追殺安蕊?」飛羽冷冷地問。

    慕絕雪不屑地笑了笑:「少爺,在您心中,我慕絕雪就是那種狠毒的女人,對嗎?」

    從她來到少爺身邊起,她只做過一件沒有少爺命令之下的事情。

    那就是,那晚將醉得一塌糊塗的少爺,送去了安蕊的身邊。

    「不是你?」飛羽疑惑。

    慕絕雪點了點頭,也難怪少爺會誤會她,畢竟她是被少爺抓不到證據的「奸細」,並且能調動「黑帝王幫」的手下,除了飛羽之外,就只剩下她慕絕雪了。

    「少爺,為了安蕊,你連最基本的理智都失去了嗎?」

    經過慕絕雪的提醒,飛羽似乎想起了什麼,連忙收起手槍隻身出了門。

    看到少爺放了自己,慕絕雪幽微地鬆了口氣。

    其實,她想對少爺說,就算她是奸細,她也會好好地保護少爺。

    只因為,他是她愛的人……

    ……

    中午的時候,安蕊進了一家快餐店,點了一份漢堡包和可樂坐在了角落裡。

    她一邊吃著,一邊看著手中的雜誌,想看看最近有沒有新款式的珠寶。

    安蕊決定進修珠寶設計專業。

    就在此時,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呼喚。

    「蕊蕊……」

    她抬眸之際,只見林筱嬋抱著一個三歲大的小女孩和魏霖霖朝她微笑著走了過來。

    「筱嬋……霖霖……」安蕊下意識地念道。

    三年未見,筱嬋生下了蘇梓的孩子,而霖霖,她也成熟了不少,學會了化彩妝。

    「你把頭髮染成了黑色,我們差點都沒認出來你來!」霖霖在安蕊對面坐下,微笑著說。

    而此時,筱嬋抱著女兒,教道:「茜茜,快點叫蕊蕊媽咪。」

    「嗯,蕊蕊媽咪好!」茜茜稚聲稚氣地叫著,她長得像及了筱嬋,有著圓圓的臉蛋和水靈靈的大眼睛。

    安蕊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茜茜的頭:「茜茜真乖!」

    「我們三個好久都沒在聚一起了!」霖霖突然發出了感歎。

    筱嬋也微微點了點頭:「回想起以前的事情,自己都覺得那個時侯的我,竟然是那麼幼稚。」

    「是啊!蕊蕊,原諒我和筱嬋吧!」霖霖突然伸出手來,緊緊地抓住了安蕊的手。

    安蕊釋然地一笑,微微點了點頭。

    其實,她早就原諒了她們。是時間沖淡了一切,也沖淡了那個時侯的稚氣年代。

    筱嬋也將手搭了上來,三隻手緊緊地觸在了一起,開心地說:「看來,命中注定要我們做一輩子的朋友。」

    只因當時太年少,總愛那麼吵吵鬧鬧。

    長大了,穩重了,同樣也看開了……

    就在安蕊側頭的一瞬間,馬路對面,她又看到了熟悉的一對身影。

    游昊閔正拿著紙巾,替許靜純擦著滿嘴的冰激凌。

    他們笑得很甜,眼神裡的愛,是那麼真摯。

    雖然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只見許靜純滿心歡喜地挽住游昊閔的胳膊,拉著他繼續往前走。

    直到他們消失在安蕊的視野裡,安蕊才從他們身上回過神來。

    「蕊蕊,你交男朋友了沒?」霖霖又開始八卦了。

    「蕊蕊早就交了噢!而且很帥!」筱嬋微笑著說。

    霖霖好奇地問道:「疑?是嗎?蕊蕊,你男朋友了?」

    「對不起,我遲到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

    一聲清脆透著磁性的嗓音,在這家聒噪的快餐店響起,竟是如此的動聽。

    霖霖和筱嬋還有茜茜都循聲望去。

    只聽到下一秒,茜茜用稚嫩地口氣說:「媽咪,這位大哥哥好漂亮!」

    「茜茜,哪有說男人長得漂亮的,人家是長得帥,知道了嗎?」霖霖好心替筱嬋地管教起茜茜來。

    「飛羽少爺!」筱嬋驚呼道。

    原來認識啊!

    也對,那次要不是飛羽幫了筱嬋一把,恐怕筱嬋至今都為了蘇梓而一蹶不振。更不可能會生下茜茜,和蘇梓舉行婚禮。

    安蕊看到飛羽,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反正只要她在這個城市裡,就沒有他找不到她的時候。

    看到飛羽的出現,筱嬋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也沒做多說話。

    反而是霖霖倒是滿臉的羨慕之情。

    飛羽在安蕊身邊坐下,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紹著:「你們好,我叫嚴飛羽,安蕊的男朋友。」

    安蕊不得不拉下臉,心裡弱弱地想,你應該補充一句前任男友。

    「蕊蕊,你男朋友好帥,借我用幾天!」霖霖那花癡心裡原來一直都保存著。

    安蕊滿臉一黑,冷語道:「要男人自己找去,別來惹我的。」

    飛羽聽她這麼一說,忍俊不禁。

    陪著安蕊她們逛完街回來,已經是傍晚了。

    送走筱嬋、茜茜和霖霖後,飛羽一手插在褲帶中,另一隻手則伸向了安蕊。

    「走吧!我們回家!」

    安蕊不領情,直接忽視掉飛羽,逕直往前走。

    飛羽忙追了上去,霸道地將她的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中,輕輕地問:「我當你的保鏢,保護你一輩子好不好?」

    「不好……」

    「那一百年,好不好?」

    「不好……」

    「那五十年,好不好?」

    「不好……」

    「十年,好不好?」

    「不好……」

    「那五年,好不好?」

    「不好……」

    「那一天吧!」

    「沒得商量!」

    ……

    直到後來的某一天,慕絕雪才發現,深愛飛羽的女人不只她一個,還有莫曉慧。

    不知從何時起,莫曉慧沒再出現了。

    她是死了,還是遠走他鄉,慕絕雪都無從所知。

    恐怕,這個秘密也只有飛羽知道。

    ……

    衣服、鞋子、襪子……

    該帶的東西,好像都帶齊了!

    安蕊撅著嘴清點著行李箱裡的東西。

    當她合上行李箱,拉著行李箱準備出門時,剛一開門就被站在大門口,滿臉怒容的飛羽給嚇到。

    「你又想做什麼?」安蕊不解。

    誤會解除了,安蕊在這裡的心結也解開了,卻總覺得心裡突然變得空空的。

    飛羽疾步上前,一手摁在安蕊拉著行李箱拉桿的手上,冷冷地質問道:「為什麼還要走?」

    面對飛羽的疾聲厲色,安蕊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沉默了許久後,安蕊才弱弱地問:「你不想收留我呀?」

    「收留你?」飛羽疑惑。

    安蕊解釋道:「我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很害怕的!所以……」

    他要是還不懂的話,那麼她乾脆直飛英國去算了。

    「我幫你提行李!」飛羽喜上眉梢,頓時眉開眼笑。

    安蕊會心一笑,跟著飛羽走了上去。

    當她來到飛羽的私家轎車前時,安蕊不得不說句實話,她覺得這輛車很眼熟。

    哪怕時隔三年,她也記得這輛車!

    就是那年新開學,霸道蠻橫地停在路中央,害她一頭撞上去還刮壞了那車的反光鏡的那輛銀色奔馳轎車!

    安蕊仔細湊上前去看了看,那幾道刮痕居然還在!

    就算當時這輛車沒牌照,但是這刮痕也不會這麼巧地出現在同一個位置吧!

    「你怎麼了?」飛羽問道。

    安蕊回過神來,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喂,你是什麼原因喜歡上我的?」安蕊轉過身來,很認真地問著飛羽。

    她的這個問題,倒是問得飛羽啞口無言。

    喜歡一個人需要原因嗎?

    不過,他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原因會喜歡上她。

    安蕊微微揚起下巴,向飛羽伸出手來,問道:「我寫給你的便利貼留言了?」

    「什麼便利貼留言?」飛羽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

    「你別給我裝了!三年前,我不小心撞壞了兩輛車的反光鏡,想必那兩輛車都是你的吧!大少爺!」

    飛羽這才明白過來,不禁會心一笑,抬手捻住了安蕊的下巴,將臉湊了上去,壞壞地說:「恭喜你,你用很獨特的方法,寫了一手漂亮的字跡,並且很成功地勾引到了本少爺!」

    「那那些據說也是你故意放出來的嘍?」安蕊又問道。

    飛羽放開安蕊,不解地回答:「什麼據說?」

    「就是那個時侯在學校裡,很多女生問我『據說少爺暗戀你』這回事!」安蕊悶悶地說。

    「據說少爺暗戀你?」

    「對啊!」    

    「原來真有這事!」飛羽意味深長地笑了。

    (安蕊&飛羽★第三種結局終)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