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業務員的艷遇人生   困龍升天 212、你妹妹我妹妹(2)
    星月相照,鳳鳴九天陽辰之年,謂之鳳辰歷。

    天下戰亂不休,南以大秦國為帥,曰之南秦;號令一干諸侯,欲北上一統天下。北有小國,曰之北燕,亂世之中異軍突起,臥薪嘗膽一朝崛起,稱雄北國!

    大秦首將,司馬羽領百萬雄師兵臨城下,圍城三月已至寒冬,未破燕城!只因城牆之上那不足五歲之齡的大燕國主之子——

    鳳辰歷初年,冬,疾雪。

    漫天寒雪紛擾,一夜之間白了萬里江山。滿目蒼桑的大燕皇城,如銀裝巨龍橫臥在百萬大秦鐵軍的眼前。

    鳳陽節已至,蕭瑟而悠長的鳳陽曲,由大燕皇城之內,徐徐傳來。越過血染的城牆,穿過屍橫遍野的戰場,鑽進了每一位大秦將士的耳中,餘音久久不息。

    大秦軍帳之中,被譽為戰神的司馬羽身披金甲眼光如炬審視著沙盤。此時司馬羽突然聽到一陣悠長的琴音遠遠傳來,他懵然抬起頭來,劍眉輕揚怒道:「誰人在外彈琴?」

    很快一個帳外的親兵大步進入帳中,單腿拜在司馬羽身前,恭敬的說道:「啟稟大將軍!此琴聲並非我軍將士所制,而是…」

    司馬羽怒視親兵,什麼時候自己最得意的親衛狼騎也會有遲疑了?他猛一拍桌案,喝道:「說!」

    「此琴聲從燕國城內而來,想必是在歡度鳳辰一年之期的鳳陽節吧…」親兵不由得看向司馬羽,眼中充滿了擔憂和低落。

    親兵的話,讓司馬羽沉默了半響,帳中隱隱還有一絲絲寒風灌入,讓他渾身一陣涼意。之前的怒氣被涼意慢慢吞噬,他好似懷念一般念叨:「又到鳳陽節了嗎?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就三年了。」

    記得當年北伐之時,家中的大夫人剛剛為他產下一名男嬰。轉眼就是三年,想必自己的兒子也會叫他一生父親大人了。

    感歎之餘,司馬羽不經意間又看到了桌案上的一封信件。這是他昨夜才收到的一封來自大秦帝都的軍令!

    司馬羽還記得上面的內容是「告司馬卿:皇帝陛下病發,身體每況愈下,即刻令北伐大將軍司馬羽速速班師回朝,不可延誤!」

    「速速班師回朝,不可延誤!」

    這段文字,讓他徹夜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年僅三十的他,帶著百萬將士從龍辰歷末開始北上征戰,到現在已經三年。一路勢如破竹的大秦雄獅,卻在這小小的燕國城下,去勢戛然而止!

    而且竟是因為那燕國帝王未滿五歲的皇子!此子天賦異稟,聰慧過人,年僅五歲琴棋書畫、行軍打仗,無所不能!讓司馬羽圍城三月仍舊鎩羽而歸,為能有一人登上燕城!

    一統天下的大業,難道就真的止步於此?不,胸懷雄才大略的司馬羽不甘心。為了北伐,司馬家族付出了三代人的努力。如今終得所願,又豈能半途而廢?

    「燕軍此舉,就是想擾亂我大秦軍心!切不能讓其得呈!」

    司馬羽前一秒還帶著一絲惆悵,但是下一刻就像是戰神附身一般,那血灑沙場的戾氣頓時充斥著他的全身。

    親兵眼神一愣,他跟隨司馬羽多年,對方身上的戾氣,讓他很快明白對方要做什麼。於是急忙雙膝跪下,長劍入土,抱拳請命:「將軍!請恕末將多言,現在已經入冬,北國氣候酷寒,不少將士已經染上了風寒。加之鳳陽節之際,軍中將士苦戰三年春秋,這幾日已經滿腹思鄉之情。如若在此時大局進攻,恐怕…恐怕難有勝算,這是讓將士們白白揮灑熱血呀!懇請將軍三思!」

    帶兵多年的司馬羽又何嘗不明白親兵所說的道理,可是現在大秦帝王傳來如此噩耗,帝都平生亂象。他已經等不起了,沒有時間再讓他來整頓大秦鐵軍的軍心。現在整個北方,就剩下這五里之外的燕城。只要能夠拿下燕城,那北方之後的萬里江山,就是大秦帝國的囊中之物!

    戎馬一生的司馬世家家訓,讓他放不下這一絲執念,他司馬羽只要踏上這片土地,哪麼他就要永遠在這片土地上烙下大秦的名字!

    司馬羽渾身氣血升騰,已經充血的雙眸緊緊凝視著跪地的親兵:「即刻傳令下去!全軍集結,前軍為先鋒,左右翼分列突進!向燕城發起進攻!!不拿下燕城,永不享樂鳳陽節!」

    「嗚…嗚…」

    渾厚悠遠的大秦號角聲揚起!立刻將那一道道蕭瑟的鳳陽曲徹底掩蓋了。滾滾如潮的騎兵鐵蹄讓大地為之顫抖,數以百萬計的將士喊殺聲讓天空為之色變。大燕國皇城之下,一場大戰一觸而發!

    冷冽的寒風中,大秦將士鋪天蓋地的強弩齊射顯得有些無力,精鐵所造的箭頭竟然連那城牆上的厚厚寒冰都不法破開。

    反觀長期居住在北方的大燕將士,他們世世代代早已適應了這刺骨的寒冷,那鵝毛大雪甚至都無法對他們的利箭造成任何影響。?к啪藪蟮納送觶s貝笄厥勘搥簾ЦQ菁萇涎喑塹氖焙蠆歐⑾?

    大燕城牆上的每一次利箭長刀破開大秦將士的皮膚,都會帶起一片滾燙的熱血灑滿長空,可是片刻間又被凍成了血色冰凌…

    大戰,從清晨殺到了正午,又從正午延續到了黃昏。在這北國的冬季,就連那黃昏的太陽,似乎都被染成了雪白。白茫茫的夕陽下,大燕城下,已是一片血海…

    「將軍!懇請下令收兵吧!」

    此刻,五里之外的大秦軍帳之中,一位斷臂副將,長跪於司馬羽身前。那斷臂之處還在潺潺滴血,齊刷刷的斷口裸そ露著白骨。

    司馬羽背對著這名副將,他的雙眼含著淚光,他是不敢去看副將,也沒有臉去看這位為國殘身的忠臣。這百萬雄師都是他的心頭肉,可是,為了大秦江山一統,他不得不最後拼一次!

    副將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一向足智多謀的大將軍,今天會犯這種致命的錯誤,會這樣一意孤行的大戰。他不顧斷臂殘血已經侵濕了地面,再次懇求道:「將軍!今日一戰,長眠大雪之中的將士已過十萬之數!實在不宜再戰,末將懇請將軍,擇日再戰!!」

    「十萬嗎?整整十萬好兒郎!!我司馬羽對不起你們,他日在黃泉路上再會!」司馬羽心中感歎,深吸了一口氣,空氣中的冰寒瞬間沁入心扉,他緊咬著牙關,沉聲喝道:「狼雲!送周副將回營包紮療傷!」

    「將軍!!將軍!!請您下令收兵吧!…收兵吧!!…」

    「副將,請回營!」

    狼雲正是之前的那位親兵,他是故意放周副將進賬的。但是他沒想到將軍的意志會那麼決絕,暗暗看了一眼司馬羽有些顫抖的背影,狼雲只好強行扶起一臉慘白的周副將,拉出將軍大帳。

    「難道…難道我司馬羽此生終要敗於一個幼齡孩童之手嗎…」

    周副將聲嘶力竭的聲音,久久在帳內徘徊。司馬羽仰天閉目,兩道淚痕滑過了那張刀削斧鑿的臉頰。他不記得自己已經多少年沒有嘗過眼淚的味道…——

    大燕城下,戰鬥就像一頭永遠也不會疲憊的雄獅,不停的狂暴著…倒下地的將士,在雪水與血水中已經分不清楚誰是誰。甚至在那屍體堆積如山的城牆腳下,也分不清到底誰是大燕將士,誰又是大秦將士…

    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幼齡小童,穩穩坐在城樓之上。稚嫩的臉頰白皙如玉,精巧的五官,讓人可以預見得到,未來這個小童將會是如何的俊美。

    可是,這幼齡小童,此時卻沒有這般年齡該有的天真活潑笑臉,而是緊鎖著眉頭,兩道還未有多麼清晰的劍眉橫立。

    「慕容將軍,請讓城牆上那些尚未成年的百姓先退下吧。」

    「皇子,這大戰還未結束呀,若此時讓他們退下,會不會…」

    只見幼齡小童的身前,矗立廈Π頝v谷淮麙ゞ坏繒蚧Q從氚堤浸|退闥閉Y僖梢彩嗆艿鑫N腄H

    「大將軍不用擔憂,現在秦軍頹勢已至,無需太多顧慮。城中那些未成年的百姓,才是我大燕未來的希望,必須要保證他們的安全,讓他們回城繼續彈琴吧,過了今晚,就是鳳辰一年了。」

    幼齡小童慈眉目善,那從容的笑臉,讓慕容戰心中頓時再無一絲遲疑。自從這位大燕皇子出世,他的睿智已經讓所有人誠服,特別是這場保衛戰中,更是一鳴驚人,無數次巧妙的讓司馬羽鎩羽而歸,讓慕容戰這個北國名將也不得不心悅誠服。

    「過了今晚,明天就是鳳辰一年了。」慕容戰忍不住輕身念道,嘴角帶著一絲喜悅,然後起身朝外令下:「傳令,凡未滿十四歲的將士,即刻退入城中,不可有一絲滯留!」

    「領命!!」

    星夜當空,戰鬥依然沒有停止,但不論是大秦或者大燕的將士們,此刻都已經精疲力竭,空憑著最後一絲意志力苦苦堅持。

    一陣陣刺骨的冷冽寒風,讓將士們渾身打了一個寒顫。戰鬥的號角,此刻已經無法再掩蓋那一縷一縷的琴聲…

    回家…這是所有人此刻的唯一念想…

    「流星!!」

    戰場上,不知是誰突兀的一聲驚呼。

    就在這時,漆黑的夜空裡,一道絢麗的火光憑空隱現,它的出現瞬間奪取了所有星星的光芒。火蛇蜿蜒,它在眨眼間劃過了半邊天際。

    又是一道火光再次出現,緊隨著最初的那一顆最璀璨奪目的火光。

    又是一道…兩道…三道火光…它們緊緊跟隨著第一道火光極速從天際飛掠而過。

    「流星雨!!快看吶,竟然是流星雨!!…」

    「好多…好多!!」

    此時此刻,不僅是這個戰場,乃至整個大陸的人都看到了這千年不遇的奇觀。一道道璀璨的火光,從天際滑落而下,它們簇擁著最為璀璨光亮的一顆流星,就像是眾星拱月一般,就像是在恭維自己的女神一般…

    曾有人說過,看到流星雨,那就是代表著,有一個地方死了很多很多的人。而這些流星,就是那些逝去的靈魂…他們在向天下人展露最後的光耀。

    大陸之南,蒼茫的大海此刻掀起了一陣吞噬天地的巨浪,一處瀕海絕壁之上站著一個一頭銀白長髮的老人,還有一個滿目無神的黑衣孩童。

    此刻老人那雙看似淡漠的眼眸卻閃過一絲精芒,眼神如有實質一般緊緊注視著夜空!流星雨的出現,讓他忍不住微微張開了嘴唇。

    「鳳辰歷,初年,鳳陽之節!鳳星降世!命運的輪盤終於開始轉動了…」

    「師傅,什麼叫鳳星降世?無涯不明白。」老人身邊的孩童,眨了眨眼睛充滿了不解。

    老人伸出手來,親暱的撫摸著孩童的頭髮,眼中帶著慈愛,帶著擔憂說道:「無涯,這也許是一場生靈塗炭的浩劫,或許是一場生生不息的開始,從此以後你也將走上屬於自己的使命!」

    「師傅,無涯,還是不明白。」

    老人似乎想到了什麼似地,乾澀的笑道:「呵呵,孩子。你這一生…注定都不會明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