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薔 第二卷 漾 Part99 只為一人畫地為牢(4)
    4

    司昂不知道自己被帶到哪裡,只是在一陣黑暗之後車子停了下來。

    幾個人捆住了他的手腳,根本無法動彈。眼睛上的黑布卻被拿掉,他幾乎瞬間就認出這就是碼頭上那個廢棄的倉庫。記得蘇信剛到司家的時候,他故意帶蘇信來過這裡,沒想到距離那麼遠他還是能找回家。如今,這算是因果報應嗎?

    「劉姐去找夏姐,咱幾個來一把?」

    「來就來!怕你不成!」

    「哎哎哎,還有我!」

    幾個男輕的男子圍成一圈玩起了骰子,有輸有贏。輸的罵罵咧咧掏錢,贏的笑開了花接錢。幾個來回,其中一個已經輸光了。

    「媽的,老子就不信這個邪了!」瘦瘦高高的男子很恨的站起來,朝著四周看了看,走向司昂。

    「身上有錢沒?給老子拿出來!」

    司昂斜睨了他一眼,一句話也不說。

    這樣傲慢的姿態瞬間激怒了這個亡命之徒,男人猛地一巴掌甩在司昂臉上,還不解氣的朝著司昂肚子上狠踹一腳。司昂被踹倒在地,腹中劇烈的疼起來,連掙扎都不能,只得不停地咳嗽。男人這才笑了,在司昂身上亂摸了一陣,終於摸出幾張百元大鈔,喜滋滋的繼續去賭了。

    「再來再來!靠!這回老子要翻本!」

    幾個來回,他卻再次輸光了所有的錢。

    「光子,跟哥玩,你還嫩點。怎麼樣!」贏了錢的男人顛顛手中厚厚的一沓錢,笑得饜足且嘲諷。叫光子的男人被這麼一惹,瞬間起了火,朝著贏錢的男人就吼,「你他媽以為你是誰,不久贏倆錢嗎,得瑟你妹啊你!」

    一句話,兩個男人瞬間打在一起,撞翻了身旁的鐵欄杆,翻滾在地。

    旁邊看熱鬧的見兩人真打起來了,這才著急忙慌的去拉開。

    「光子,不久開玩笑嗎,你這樣下次可沒人跟你玩了啊!」

    「不就是玩玩嘛,何必呢,要真想打啊,那不是有個現成的嘛!」

    光子順著兄弟的眼神看去,正是被他踹倒在地的司昂。眼神中瞬間升起一股狠勁,幾個大步就衝上前去,抓起司昂就揍。一拳一拳,一腳一腳,不過幾分鐘,司昂已經成了個血人。

    旁邊人見狀,立刻變了臉色,撲上去拉住光子,「不能再打了,把他打死了劉姐會殺了你的!」

    聽到劉輓歌的名號,光子立馬愣住了。劉姐!這個人是劉姐讓帶來的,沒說能打還是不能打,這下子被他打得半死不活的,劉姐會不會真的殺了他?以劉姐的手段,就算殺了他也不是不可能啊?這……

    「怎麼了?這麼安靜?可不像平時的你們哦!」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