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薔 第二卷 漾 Part93  她丟了玫瑰花(7)
    7

    司彌是被一個電話吵醒的,居然是很久不見的劉輓歌。

    「司彌,我想你了,你又沒有想我呢?」

    「劉老師,我想我們並沒有熟悉到這個程度。你有什麼事情嗎?沒事的話我掛了。」

    「上次的照片是我散發出去的,我這裡還有好多呢。上次那個尺度大吧?我這裡還有更大的哦,你想不想看看?嘖嘖,簡直是尤物啊。」

    「劉輓歌,如果沒事就給我滾遠一點發情!」

    一把摁掉電話,司彌心緒起伏。說不生氣不屈辱,那是假的。她也是女生,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除了堅強還是堅強。只要活下去,這些都不算什麼。

    蘇信其實在她接電話的那一瞬間已經醒來,聽著電話裡兩個人的對話不由得一股憤怒燃燒起來。那是從沒有過的自責和悲憤。一個不能保護好自己心愛女人的男人,是廢物!

    司彌沉沉睡去,蘇信卻起身站在床邊,定定的看著司彌。

    從來都是司彌站在他面前保護他,他卻從來沒有做過一件讓阿彌開心的事情。伸手握住司彌的手,蘇信暗暗發誓:阿彌,你要等蘇信,蘇信會幫你出氣,蘇信會保護你。

    但不是現在,高考結束我就去。

    這天中午,司家安排了司凌的歡迎會,畢竟快半年不在A市,是需要一個盛大的宴會來歡迎市長的。司家非常熱鬧,容姨也邀請了蘇信和司彌。畢竟外界都知道司家有兩個兒子,蘇信若不在必定會被人猜測懷疑。

    「市長,歡迎回到A市。」

    「市長,這次回來您對本市的發展有什麼更好的想法嗎?」

    「市長,請問這一次您去首都都做了些什麼呢?」

    親朋好友,連新聞界也有人來。

    司彌站在一旁看著這個中年男人,不由得幾分讚歎,無論新聞工作者問了多麼難堪的問題,他都能微笑著一一化解,頗有幾分領導人的風範。

    只是,這確更加讓人起疑。他若不是這麼老謀深算,她或許會放下猜疑。可一個心機如此之深的男人,要她怎麼輕易相信?

    司凌,如果你是殺害我和蘇信父母的真兇,那麼無論如何我都要你家破人亡!

    冷冷的看著司凌,司彌的眼神也越來越平靜。

    「爾爾,為什麼要搬回去?」

    猛不丁的,司昂從身後冒出來,端著一杯紅酒。

    「這裡畢竟是你家,我一個外人住久了可不好。司昂,你爸爸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嚴肅,和善,謹慎,你可以把他當成一個老學究。他除了在我媽面前像人一點,其他時候當他是尊雕像就好。」

    司昂的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任何情緒起伏。但司彌卻沒來由的覺得這話很傷感,誰家兒子會對自己父親做出這樣的評價?

    「你和你感情不好嗎?」

    「我有記憶以來,他就沒抱過我,也沒有帶我出去玩過。而我媽呢,自從蘇信來我家,她所有的重心都在蘇信身上,我是多餘的。」

    「司昂,我們都不是多餘的,誰都不是多餘的。」

    這是第一次,司彌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也會讓她心疼。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