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薔 第一卷 初 Part44 被故事選中  沒資格懵懂(2)
    2

    「快!快點通知醫生,陸先生醒了。」

    耳邊一片嘈雜,阿衡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來,脖子一陣發痛又跌了回去。眼看就要趴到病床上,一雙手穩穩的扶住了她。

    是司彌,她一早醒來已經退燒,就匆匆趕來了醫院。

    「阿衡,陸安之醒了。」

    衡初傻傻的發愣,捏著司彌胳膊的手指卻不由得捏緊,一臉錯愕的看著司彌,眼睛裡全是期待。

    司彌眼裡噙著淚水,狠狠地點了點頭。衡初手上的力道完全散去,身子軟軟的跌進司彌懷裡,兩隻眼睛愣愣的看著天花板。陸安之,你,沒事了啊。

    「阿衡,他就在這裡,你看看他。乖,不怕,看看他。」

    衡初機械的轉過頭,病床上那個人一臉疲倦,臉色蒼白,唯有微微睜開的眼睛透露著他還活著的信息。他睜眼看了一圈,又緩緩閉上眼睛。

    衡初看著他的樣子,開始發笑,邊笑邊哭,最後,整張臉埋在司彌的懷裡,嚎啕大哭。

    一次一次找不到他,她害怕。現在他醒了,她卻分不清自己的心情,只知道眼淚可以緩解她的痛苦,只知道淚水可以帶走她的恐慌。

    所有的苦痛從眼淚裡溜走,只剩下滿滿的歡喜。

    他,終是醒了。

    陸安之醒了,只是幾分鐘。他再一次陷入昏迷,卻沒有生命危險。只是他的身體機能被損壞太多,需要時間和精力恢復而已。

    一天,兩天,三天,一周。他昏睡了整整一周,終於再一次睜開了眼睛。

    臉上的疤痕漸漸脫落,長出新鮮的粉粉的嫩肉,整張臉沒了俊秀,卻也沒有那麼可怖。只是他的神情,徹底變了。以前,他是一泓泉水,清冽冰涼。現在,他是冬日的溪流,冰雪覆蓋,毫無生氣。

    阿衡是在他醒的那一天下午來到病房的,手裡是一罐雞湯。清淡口味,不加鹽。

    「陸安之,今天陽光很好。」真的很好,下了整整一周雨,卻在他醒來的這一天出了太陽。是不是連老天,都在為他慶祝呢?

    「我燉了雞湯,喝一點吧。」阿衡拿出一個白瓷碗,倒了半碗出來。

    「你是誰?」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