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宮未央   只聽新人笑,未聞舊人哭 決心報復(二)
    沐婉仍是不能起床,怕碰著傷口僵直了身子躺在榻上,宮婢正為她喝著湯藥,見衛子夫進門,想撐起身子,被衛子夫按下。

    「你且先喝藥。」

    沐婉微微點頭,抿了抿沒什麼血色的薄唇,張嘴喝下湯勺裡的湯藥。一勺一勺餵下去,藥碗已經見底,由於藥味苦澀,她眉頭緊皺,還嗆著了幾口,衛子夫心疼的給她拍拍背,不想又碰到了背後的傷口,嗆的愈發厲害。

    藥總歸是喝完了,衛子夫拿帕子給她擦了擦嘴邊,輕輕扶她躺進被褥中。

    沐婉已經清醒,她覺得有些該問的現在也要問清楚了。撫了撫沐婉消瘦的臉頰,她歎口氣:「婉兒,你是怎麼被她們抓到的?」

    沐婉吞了吞口水,忍著嗓子的疼痛,聲音帶些沙啞的說道:「那天黃昏的時候,奴婢去了趟花房,領了些盆栽後便想從小路回昭陽殿,半路上被人打昏了,等奴婢醒來的時候,就躺在一個黑屋子裡,那兩個嬤嬤是掖庭浣衣房的,奴婢認得。」

    「然後呢?有問你什麼嗎?」

    沐婉肯定的點了點頭,繼續道:「她們跟奴婢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問娘娘和襄王的事情……」

    既是如此……這也是衛子夫猜中的事情,看沐婉為難的神情,衛子夫覺得因自己而連累她,實感難過。她和衛青闖進門的時候,嬤嬤們正準備用刑具,看來沐婉是之前怎麼拷問都沒有說出來。

    事情的由頭一定是小玉。劉舜說過,小玉是知道她們之間關係較為親密的,只怪她沒有將此事封的徹徹底底,才會讓李熹茗有機可趁。

    「婉兒,有些事兒,的確是我沒有跟你說仔細……」

    衛子夫向沐婉細細的說明了這事情的始末,從掖庭開始,劉舜,小玉,常山送嫁,十日之約,偷取地圖,利用劉舜,羌笛之聲。故事很短,但衛子夫覺得敘述了很久,久到連有些細節都忘記,忘記了初衷和結尾。

    「你現在可會怪我,始終沒有對你說真話,這次還牽連你?」

    衛子夫才發現,自己瞞著沐婉的也很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她沐婉是信任,只是有些不信任自己罷了。所有的心事壓在心底都是常事,說出來反而沒有安全感。

    冰涼的手瑾手掌有些溫度,反握住衛子夫,莞爾一笑,一字一頓道:「我很開心,因為娘娘現在還是把所有都告訴了我,說明,還是信任我的。」

    衛子夫垂眸,另一隻手蓋住了那冰冷。沐婉沒有用『奴婢』,她知道沐婉是真心說的此話。宮裡有許多規矩,這宮人的自稱,衛子夫有讓沐婉在私下可以免去,即便這麼吩咐過,沐婉也仍是沒有越矩過。

    她活的小心翼翼,衛子夫亦是同樣。只是……「現在不會了,本宮會保你,有本宮在,沒人可以欺負你。」

    『本宮』二字說的極重。這是衛子夫以她的身份為誓,給沐婉的承諾。當時用她在身邊,或多或少都會有私心,只是當成棋子的沐婉,卻大大的超過了她的想像。她的忠和誠,都是這個年齡的女子不該有的氣節。

    「娘娘,雲光殿的綠嵐送了個東西過來。」丁香進了屋子,端著一個絹布蓋著的方盤。

    衛子夫忍住聽到雲光殿心裡憎恨的激動,不動聲色幫沐婉蓋好被褥:「你先睡會,要是餓了,就說一聲。」

    「嗯。」沐婉看了一眼丁香,沒有多問,聽話的合上了眼睛。

    衛子夫拉著丁香出了屋子:「綠嵐有說什麼嗎?」

    「綠嵐姑娘說這是李美人特意送來的,說讓娘娘用心使用。」

    諂媚?討好?或是認錯?衛子夫冷笑一聲,她既然敢這麼對沐婉,就不會想過有低頭向她認錯的時候。

    掀開絹布,裡面整齊的列著大大小小的瓶罐。打開瓶塞靠近鼻翼,輕吸一下,是藥味。還有大罐的金創藥。

    衛子夫深深鎖眉,雙手胡亂翻著,碰倒了許多藥瓶,光當掉碎在地上。終於,在瓶瓶罐罐的最底部,擺放了一封信紙。

    「姐姐親啟。」信紙外規整秀麗的字,是李熹茗的親筆。扯開粗糙的信封,裡面是薄薄的一張墨紙。沿著折痕一道道打開,衛子夫一個字一個字的細看。

    「姐姐,這些上好的藥膏都是我從太醫殿領來的,專門給沐婉姑娘治傷所用。我的意料之外,是姐姐還有這樣一位好的丫頭。但有失有得,往往最珍惜的,失去時也越快越痛苦。沐婉姑娘究竟知道些什麼,我們都心知肚明。若是讓皇上知道了,對彼此都不好,追根究底起來,姐姐怕是比我慘的多,姐姐是個聰明人,所以還是收下這些藥膏,日後該怎麼做,姐姐也是知道的。李熹茗。」

    讀的字越多,衛子夫的手越顫抖,直至看完結束,她瘋狂的撕毀手裡的信紙,一張張的揪爛,全數灑向空中,一個揮袖,打翻了丁香端著的所有藥罐。辟里啪啦的落地聲,嚇得丁香俯身埋首。

    衛子夫深深喘著氣,屹立在白紙飛舞的風中。旋轉的紙碎片亂飄在周圍的各個地方,她顫抖的拿下落在髮髻上的一片,是信紙結尾處的三個字。

    「李——熹——茗!」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念著她的名字。

    這個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她心裡的底線,每回對她的放縱,看來都是惘然,自己竟會天真的認為她們日後是不會有交際,能免一事便也不想鬥個魚死網破。

    手握緊那張白紙碎片,手心裡溢出的汗化了上面的墨痕。

    對小玉的殺害,妍兒滿月酒時奪走了劉徹,淡竹葉那件事因為她劉徹給她的那巴掌,兩人謀劃引刑勒碧供出真相時她的誣陷栽贓,還有為了找出把柄對沐婉所做的一切,新帳舊賬,她衛子夫定要一次算個乾淨!!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