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劍 第3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   水晶球裡的秘密
    陸羽雲聞言搖搖頭,說是巧合也不盡然,至少他不知道麒麟在水家堡。

    「我送白弟到天山後,心中掛念你們,便急著趕回來,路過桃花鎮遇到了一個叫小洛的公子,他告訴我你會來這,我便和他還有一個小孟的少年趕到了水家堡,沒想到看到的竟是你倒在血泊中,差點被大雪活埋了。」

    「小洛、小孟,你遇見了他們,他們人呢?」

    「著急救你,我就把他們忘了,估計這會還在水家堡附近。」

    「你到水家堡,沒看到其他人嗎,那個盧管事和廚子柱子也沒看見嗎?」

    「我不知你說的那些人是誰,總之我們趕到的時候,那裡已經是人去樓空。」陸羽雲只要想到那個時候的情景就覺得震駭,麒麟的身手他是知道的,能把他傷的那麼重的人一定不簡單。

    「對了,你上次說飄兒姑娘跟易傾辰走了,難道是易傾辰打傷的你?」

    麒麟苦澀的笑了一下,手不自覺的捂上了傷口:「沒有。」

    「沒有,那會是誰?」

    「呵,這人你也認識,飄兒。」

    「飄兒姑娘,怎麼會?」

    「呵呵,飄兒的體內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被神秘的封印了,饒是我也無能為力,這次意外遇見易傾辰還有他們的仇敵梅姬,飄兒被梅姬控制,連易傾辰都不認得了。」

    「飄兒被梅姬控制了,那這麼說她也襲擊了易傾辰?」陸羽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可是她最在乎的人啊。

    易傾辰,估計傷的也不清吧!麒麟輕聲歎息,好在藥王鬼子提前將飄兒體內的噬情盅給解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糟了,既然那個梅姬控制了飄兒,而你們又不忍心傷害飄兒,那飄兒和易傾辰豈不是又落入梅姬的手裡。」

    「沒有,在我昏迷之前,我看見飄兒正用我送給她的匕首殺梅姬。」

    「飄兒恢復意識了?」陸羽雲想想都覺得後怕,要是她把易傾辰和麒麟都殺了,她清醒後一定會崩潰的。

    「應該是吧,只可惜我不能親眼確認。」

    「那你說還有一個女孩,她又是誰?」

    想到那個小辣椒一樣的笨丫頭,麒麟覺得愧疚:「她是我的朋友,也是天下第一莊莊主的愛徒尚丁玲。」

    陸羽雲雖說比麒麟早入江湖兩年,但是對於新人他也不是很熟,不過麒麟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他也為她的失蹤感到難過。

    「羽雲兄,那天下那麼大的雪,會不會……」

    「不會,我當時和小洛、小孟為了找到飄兒姑娘,幾乎翻遍了整個九峰嶺,甚至連斷崖都沒放過,如果她真的在那,不可能不被我們找到。」

    「希望她沒事。」麒麟突然覺得自己是個不祥之人,到哪就會把災難帶到哪,那些與他相識的女子似乎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看來自己是該離開回冰山了。

    「啊啊啊啊,原來你們在這,我想到辦法了,我真是一個天才。」藥王鬼子興沖沖的朝他們跑來,那樣子就像是一個要到了糖吃的小孩。

    麒麟聽到他快活的聲音,扭轉頭:「你又想出什麼歪招了?」

    「臭小子,會不會說話,我這叫高招,高招。」藥王鬼子衝到麒麟身邊,覺得陸羽雲礙事,便將他擠到一邊去,陸羽雲超級無奈的看著他,不過想到有辦法引出麒麟體內的噬情盅他也很高興。

    「高招,說吧,這回你又想放哪裡的血。」麒麟不以為然的看著藥王鬼子,要他相信他能像個正常的醫者,不如叫他相信自己會不藥而癒。

    「你個臭小子,還真是瞭解老頭子,行啦,你同意就好辦多了。」

    「你打什麼鬼主意?」麒麟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每次有這感覺,藥王鬼子必定語出驚人。

    「呵呵,你別怕,我一定會好生對你的,這次我保證不讓你的血白流。」

    「但願如此。」

    麒麟躺在藥王鬼子專門為他準備的床上,看著藥王鬼子在他身上搗鼓來搗鼓去,心中好笑,自己千防萬防就怕被他使壞,想不到還是落在了他的手裡。

    藥王鬼子又拿出他的一套銀針,在麒麟幾處重要的穴位上紮著,同時一把柳葉刀在火上烤熱。

    陸羽雲很是懷疑的看著鬼子,還是沒想明白他打算從哪下手。

    鬼子一改嬉皮笑臉,他的刀輕輕滑過自己的手腕,然後放在麒麟先前被他放過血的地方,不一會兒,麒麟就感覺有東西在自己的身體裡蠕動。

    陸羽雲訝異的看著麒麟的手臂,一個蟲子正在他手臂上的皮膚裡快速爬行。

    「臭老頭你瘋啦!」麒麟震驚,想不到藥王鬼子竟用自己的血把蟲子引出來。

    「別吵。」藥王鬼子厲聲說道,他好不容易想出的法子,可不想前功盡棄。

    麒麟想推開藥王鬼子,無奈他封住了自己的穴位,自己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那條血色的蟲子順著傷口鑽進了鬼子的身體裡,鬼子在蟲離開麒麟身體的瞬間,抽離自己的手,用一塊特製的藥膏敷在上面使血液凝固。

    「鬼老前輩。」陸羽雲扶住藥王鬼子,對他捨己救人的行為由衷敬佩。

    「你那什麼語氣,我沒你想的那麼高尚,我不過是為了更方便的研究這蟲罷了。」

    「不管怎樣,麒麟兄的命是您救的,謝謝。」

    「切,你的謝字我都聽厭了,一天到晚除了這句你就沒別的話可說了,沒新意。」藥王鬼子冷汗直流,他可不像麒麟有百毒丸護身,這蟲子在他身體裡亂竄可是要了他的老命,早知道就用這木頭疙瘩做實驗,媽呀,疼死他了,放著惡人不做好端端做什麼好人,真是瘋了。

    痛過一陣,想是那蟲子已在他身體裡找到了最佳巢穴,他擦擦額上的冷汗,開始替麒麟撥針。

    麒麟得到自由,狠狠的給了他一個爆栗,這角色完全顛倒。

    「看你平時那麼精明,關鍵時候腦袋怎麼生蚺F。」

    「沒良心的東西,早知道就不救你了,還不快活動一下筋骨,看看身體有沒有損傷。」藥王鬼子說完,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西邊最後一抹亮光也被黑暗吞噬,麒麟在藥王鬼子的藥房裡掌起了燈,陸羽雲守在藥王鬼子的身邊,他也應該醒了。

    彷彿是聽到了陸羽雲的心聲,藥王鬼子幽幽轉醒。

    「我沒死?」

    「禍害遺千年,你哪那麼容易死。」麒麟笑著將烤好的烤兔送到他面前,他這麼賣命的救自己,自己豈能讓他醒來失望。

    「哇,是你烤的?」藥王鬼子眼中閃爍著驚喜的亮光,他這大半年最想念的便是臭小子親手烤的烤兔,想不到這麼容易就吃到了。

    「不是。」

    「切,不吃。」藥王鬼子孩子氣的別過頭,可眼睛卻出賣了他的心聲。

    「吃吧,是我烤的。」麒麟有意戲弄他,誰讓他先前讓他受那麼多罪來著。

    藥王鬼子一個翻身坐起身來,奪過麒麟手中的烤兔,狼吞虎嚥的說道:「這是你求我吃的,不是我自己要吃的。」

    麒麟無語,這世上還有這麼厚臉皮的人,不過他喜歡。

    將整只烤兔吃完後,藥王鬼子意猶未盡的舔舔手指,看著自己的手腕不由得洩氣。

    「怎麼還沒吃夠?」

    「切,就這還不夠我塞牙縫的。」藥王鬼子伸了伸懶腰,現在可不是睡覺的時候,他還得研究怎麼把體內的蟲子給引出來呢。

    「呵呵,臭老頭你就別裝了,再給你一隻,你還不得撐死,你是不是在想這個?」麒麟亮出一個白玉瓷瓶,笑道。

    「這是什麼?」藥王鬼子性質懶懶的問道。

    「這是經你改良後的百蟲之王。」陸羽雲好心的提醒道。

    藥王鬼子聞言半信半疑的接過瓶子,打開瓶塞,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小瓶子裡盛了三分之二的血在裡面,而血裡蠕動的東西正是他想要的蟲盅。

    「你們是怎麼做到的?」藥王鬼子難以置信,幾乎是不相信。

    麒麟聳聳肩:「很簡單,用你的方法把蟲引出來,不過不同的是,我把自己的血先放進了這瓶子裡。」

    藥王鬼子如獲至寶,抱著麒麟激動得險些拿不住瓶子。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這麼簡單就把事情解決了,想他一世聰明,關鍵時候竟真的笨得可以。

    又住了三四天,麒麟想回冰山去,藥王鬼子本欲多留他兩日,不過他執意離開,他也就懶得管他了,只是送了他一些救命的良藥,叫他別死了。

    陸羽雲不放心麒麟的傷,自願當起了他的保鏢,兩個人剛走出鬼谷,藥王鬼子就追了出來。

    「我說臭小子,這東西你也不要啦?」

    麒麟定睛一看,那可是他下山之前師傅送給他的水晶球,別的東西都可以丟,惟獨這件不可以。

    陸羽雲看到藥王鬼子手中的水晶球,突然想起在水家堡救起麒麟時候見到的景象,他猶豫著不知要不要開口,畢竟這是他的東西,他沒道理不知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