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鷹出擊 第3卷 第一百十八章
    日本人一來轟炸,整個東萊縣城徹底亂了套,很多百姓都直接逃回了家去,因為東萊雖然是軍工大城市,但是,實際上並沒有可以容納上萬人的防空洞,況且,東萊早在三七年的時候就已經化為日軍的佔領區,所以,國民政府也是不可能出錢為這裡修建民防工程的。

    「我J你祖宗的!」一名戰士拿著一挺捷克式輕機槍對著天上的日軍飛機進行掃射,但是,日軍轟炸機的飛行高度早就已經超出了捷克式輕機槍的有效射程範圍之內,根本達不到半點傷害,只不過是在浪費子彈而已。

    「快!老鄉,快往這裡走!」覃剛並沒有去避難,而是在東萊的大街上指揮人民群眾前去避難,而此時,一架日軍轟炸機正在朝這個地方投放炸彈。

    「政委!」阮明豪大叫一聲,一個魚躍衝了上去,一下子就摁倒了覃剛。在覃剛原先所在的位置,正好有一顆炸彈在此地落下,幾名百姓沒有即使離開立即被炸得粉身碎骨。

    「小阮,你沒事兒吧?」覃剛急切的問道。

    「我沒事,就擦破了點皮。」

    覃剛定睛一看,果然阮明豪的右臂被剌了一個很大的口子,覃剛立即大叫道:「衛生兵,衛生兵在哪兒?」

    「政委,您就別叫了,都打亂了,根本找不到衛生兵。」

    覃剛聽到了阮明豪的這句話,想想也是,立馬把自己的衣服口袋扯掉,將其罩在了阮明豪的右臂上。

    「這……政委,萬萬不可呀。」

    「有什麼不可以?不就是件破衣服嗎,它能打日本人嗎?我還得靠著你好好的給我們殺鬼子呢!」

    阮明豪聽得覃剛這麼說了,也只得作罷。

    「日本人的飛機回來了!」一名戰士大喊道。覃剛和阮明豪向天空上一看,日本人的轟炸機又向下投下了幾枚炸彈。

    在轟炸機編隊的長機上,玉置浩二大聲命令道:「各位,底下那個披著八路軍軍大衣的八路軍長官便是覃剛,放低高度,直接用機載重機槍對其進行射擊!」

    「咳!」

    隨即,眾多日軍轟炸機紛紛降低了飛行高度,日本陸航轟炸機飛行員高超的飛行技術使他們幾乎是直接貼在房屋的屋頂上進行飛行的,就像是在看日本陸軍航空兵的飛行表演似的。日本飛機剛一衝入低空,日軍機槍手便搶先開火,對著地面就是一頓掃射,眾多八路軍士兵為了掩護覃剛,紛紛擋在了覃剛的面前,而他們自己也失去了年輕的生命。

    「小鬼子!我覃剛就在這兒!你要我的命,你有本事的話你就來吧!」覃剛撿起掉落在一名已經陣亡了的士兵身旁的一支德國造全自動手槍對著日軍的飛機便是一頓掃射。但是,這麼干無疑是徒勞的,僅憑小小的一把手槍又怎麼可能把日本人的轟炸機給打下來呢?

    在鄭州城內的日第12軍司令部內,土橋一次正焦急的等待著前方的戰果。

    一名大尉軍銜的日軍參謀急急忙忙的走進了土橋一次的辦公室,此時,朱敏也在這裡焦急的等候前方的消息。

    「報告!」那名大尉軍官走到門口。

    「快進來,我需要知道目前前方的情況究竟如何。」土橋一次命令道。

    「咳!」那名大尉軍官翻開了文件夾,說:「根據焦作地區我方觀察哨的報告,我陸軍航空兵部隊的轟炸機已經向東萊縣城內傾瀉了至少六十枚的重磅炸彈,東萊的大多數民房被毀,但是,獨立旅的大部隊已經開始集結,並且開始反撲。另外,據可靠情報,八路軍獨立旅擁有一支裝備有蘇聯T-34坦克的精銳裝甲部隊,以及大量的從蘇聯進口的防空武器。玉置浩二機長請示是否將敵防空陣地用炮火摧毀。」

    「傳我的命令,立刻摧毀敵防空陣地和裝甲部隊,也命令駐焦作地區的我方駐軍立刻派遣大部隊,一定要把土八路的裝甲部隊給我消滅掉!立刻命令剛剛回防鄭州總部的居間龍一率領師團立即再度攻打東萊!」土橋一次命令道。

    「咳!」那名大尉軍官立刻轉身離去。

    朱敏坐在一旁,其實心裡已經亂了陣腳,因為她知道,一旦日本人得手,八路軍原本的東來根據地的建立計劃就完全的泡湯了,還有可能會搭上一支八路軍數萬人的精銳部隊。絕對不可以眼看著八路軍被消滅,絕對不!必須要想個辦法同志西安方面,讓其派出部隊支援八路軍,但是,西安政府大多為國民黨保守派,並不親共,反倒哈日。這該如何是好?

    戴裕民正喝著一杯上等的碧螺春,戴裕民生平沒有什麼愛好,唯獨對喝茶情有獨鍾,早年參加北伐時屢建奇功,蔣介石將很多好茶都賜給了他,戴裕民直到現在也沒有變過。

    戴裕民心裡非常的想念自己的兒子和妻子,戴裕民一心認為妻子已經慘死在了日寇的屠刀之下,但不知,日本人想拿戴夫人做人質,並沒有要了她的命。戴裕民每天都會看一眼曾經年輕的時候和妻子在一起的照片,妻子是廣州人,當年也是妻子極力鼓動自己考取黃埔軍校,成就一番功名。而如今,卻已是陰陽兩隔,戴裕民不由得老淚縱橫。

    戴裕民從抽屜裡發現了一個老的生蛌瘍K盒子,他把這個鐵盒子從抽屜裡拿了出來,擦去了灰塵,並打開了它。裡面有一把左輪手槍,看樣子有些年代了,甚至有點像滿清時代的槍支。不錯,這支槍就是讓戴裕民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走上了反封建、追求民族獨立自由的道路的槍。

    戴裕民沉默了,他緩緩的站起身來,走到了窗台前,今天是個陰天,但沒有下雨,戴裕民不由得回想起了1919年年初的那個春天,他還在燕京大學上學的那個春天。

    戴裕民出生於上海的大戶人家,表面上是大戶人家,實際上就是上海的黑社會,每天都都過著燈紅酒綠的日子,而戴家商會的會長、戴裕民的大哥,也就是戴幫的幫主戴文功乃是上海灘三大黑勢力的其中之一……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