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戀曲 第九章
    映彤被捕的消息一傳出,晴空府立刻一陣騷亂。

    「我要去救我姐!」映飛按捺不住。

    晴空派人制住他。「你去只會亂上添亂。我自有辦法救她。」

    他心底其實氣惱極了,暗自怪映彤不聽他的話,執意救人才落此下場。

    「可是晴空大人,你若公然營救我姐姐,等於是與蜀王為敵。你若私自營救,必定需要人手,我能幫忙!」

    「別傻了,監牢如銅牆鐵壁,絕無可能自行救出你姐姐。何況,以我對她的瞭解,沒將所有越國人搬出牢外,她絕不會甘心離開。」

    晴空一向厭煩勞累心力之事,更不願為人奔波,尤其是漠視他的勸告而遭殃的人。然而,他偏偏放不開映彤,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囚禁她的監牢,心中想的不是斥罵她的魯莽,而是檢視她有無受傷!

    「晴空大人……」監牢的獄卒見晴空到來,無比驚慌。「大人,您怎麼到牢裡來了?」

    尊貴的晴空與骯髒的牢獄形成驚人的對比,令人深感格格不入。

    「名叫映彤的女刺客關在何處?」晴空讓獄卒領路,下了階梯,周圍渾濁的空氣使他呼吸不順暢。「該死的,怎會這麼臭?你們是關人,不是關畜牲!今後每天都得打掃,將它弄得乾乾淨淨!」晴空一手摀住鼻子,一邊憤怒地命令獄卒。

    「大人……是的,只需大人頒布指令,小的絕對服從!」

    獄卒帶晴空走向左邊,在倒數第二間牢房內,晴空看見無所事事的映彤。

    她眉心微鎖,嘴角強勾起一抹笑,手指交握著。

    「跳蚤!」晴空站在她的牢房外叫她。

    映彤一震,看向他,喜從天降般笑開了顏,奔近鐵欄。「晴空!」

    他來了,他來了——她高興得快昏倒!

    晴空在腦海裡準備好的訓詞,因她的笑臉而消散了。面對她歡欣的模樣,他竟擺不出兇惡的臉孔。「看看妳的處境,寧可進監獄也不願待在我府中?」捨不得罵她,牢騷卻仍是要發。「我真不僅妳,何必為不相關的人冒險?」

    「他們不是不相關的人!」映彤不認同地搖頭。「他們因我而受到了牽連,我對他們有責任!」

    「無須狡辯,妳的確是多管閒事!」晴空注視她黯然的容顏,心發疼了,彷彿心愛的東西被別人弄壞了。

    「你聽不懂嗎?」映彤苦惱地發現,自己與晴空的想法有著極大的差異!「無論他們與我是否相識,無論他們是不是越國人,路見不平,我就該出手相助!」

    「妳吃飽了太閒——」

    「你別說了!別說了!」映彤雙手緊握住生蛌瘧瑽,手掌摩得發痛。「我告訴自己,你是仁慈的,只因疏離人世才不管人間疾苦。請你別再說任何話,損傷你在我心裡的形象!」

    晴空凝視她愛慕不減的眼神,一顆心再次受到撞擊。他啟齒卻無言,只有僵硬地吩咐獄卒:「放了這姑娘。」接著他警告映彤:「別再惹麻煩!」

    映彤低眼。「我無意惹麻煩,我也想安分過日子。這兩天我們在一起,還有陪伴我們的孩子,到處是歡聲笑語。」她轉過身,指示晴空看看兩邊牢房的人。「你告訴我,我的快樂是拿他們的痛苦換來的,我知道了真相,難道能安心?這樣我豈不和你一般鐵石心腸?」

    「妳解釋妳的道理就好,何必非得扯上我,再損我一句?」晴空苦笑,望著兩邊牢房,他陷入了沉思。

    「晴空……」映彤發覺他軟化了,順勢哀求道:「幫幫我和他們,請你救他們出去。」

    一道不懷好意的聲音忽然闖入——

    「啊,晴空大人大駕光臨吶!」盧將軍出現在兩人身邊。「大人紆尊降貴,是在進行什麼陽謀嗎?」

    「離我遠一點,不潔的穢物!」晴空嫌惡地阻止盧將軍接近。「剛洗乾淨,好不容易養出了芙蓉香味。」他提起衣袖聞了聞,憂傷道:「真不幸,居然被個臭氣熏天的人玷污了。」

    映彤幸災樂禍地笑。「你用詞之惡劣實在是蜀國的一大特色,大人。」

    盧將軍面容猙獰。「晴空,你與這刺客勾結,圖謀不軌!」

    「勾結?」晴空還覺得盧將軍的用詞不夠犀利。「我們不僅勾結,還另有姦情呢!」他朝映彤低頭,透過欄杆的空隙,親了她一口。

    「晴空——」映彤面紅耳赤。

    「我不管你們的姦情,你必須解釋的是——為何每天都有無數的賤民上我家搗亂?」盧將軍朝悠閒的晴空咆哮。

    「恭喜,那證明在他們眼裡,你是唯一有資格為陛下分憂解勞的忠臣。」

    「他們說是你建議他們到我那的!」

    「你若不願意,直接到陛下面前說,讓陛下知道你不願為他分擔憂患。別暗地對我訴苦哀號,太醜陋了,我寧可看只蛤蟆產子!」

    「我饒不了你,晴空!」盧將軍說不過他,忿忿地轉向獄卒問:「晴空大人有沒有和你說什麼,比如照顧誰之類的?」

    獄卒滿頭大汗,期期艾艾。

    「說!」盧將軍重喝。「陛下有令,掌管監牢的是我!」

    「晴空、晴空大人……命令我放了那位姑娘。」獄卒顫抖的手比向映彤。

    「啊……」盧將軍打量映彤,訕笑:「你們果然有姦情,陛下一定很想知道他的堂弟與越國的女刺客有什麼韻事!」盧將軍像握有重要把柄一般,得意地叮囑獄卒:「聽著,好好監視這姑娘。我會每天派人到此巡視,若發現她失蹤,你提前交代家人為自己收屍吧!」

    「是的,大人。」獄卒惶恐地答應。

    「哈哈,晴空,我這就向陛下報告去!」盧將軍說完,大搖大擺地離去。

    晴空腦中冒出兩個念頭。是殺了盧將軍,直接救出映彤呢?或是找蜀王下手,讓蜀王釋放映彤?他想著更簡單不費力又無須善後的方式……

    「晴空……」映彤出聲喚他,憂慮浮現在她眼底。「我該怎麼辦?」

    「妳先待在牢裡,我另想辦法救妳。」他不看她,逕自出了牢房。

    「晴空?」映彤有些意外。他走了,看也不看她,他對她起反感了嗎?

    「我失策了嗎?」映彤煩惱地癱坐在地,受不了心緒的起伏。

    監牢外,天色仍見清明。晴空徘徊了許久,思量了許久,自認無法舍下映彤。轉過身,看了看監牢的入口,想進去再看映彤一眼,又始終邁不出步伐。

    他歎息,預感一旦出手救映彤,他的人生將有新的改變。

    「明明是一隻不安分又擅長惹麻煩的跳蚤……上天,為何我一想到她,心裡總會無比的甜?」他忘了,也許這和他上午喝了添加花蜜的茶水有關。

    ☆☆☆    ☆☆☆    ☆☆☆

    僅靠燈火的照明,牢房並不光亮。沉悶的呼吸聲、紛亂的咳嗽聲、微弱的飲泣聲,繞著每一根欄杆、每一面石牆,此起彼落。

    映彤分不清過了多少日子,她一直耐心等待晴空出現,不肯自力救濟,全是為了測試晴空的心意。

    她側臉望向隔壁牢房,躺著的、趴著的、昏迷不醒的人;另一方角落,傳出了幾位年老者的哀號,潮濕的環境令他們虛弱的身體快腐爛了。

    不能再等下去了!映彤決定行動。毫無消息的晴空令她喪失了信心,可是她必須堅強起來、她必須救出這些受她連累的人!

    映彤想著逃出監牢的方法,突然,耳邊傳來獄卒的驚呼聲——

    「晴空大人,您又來了——」

    映彤猛地站直了身子,望向欄杆外,看到了步履急促的晴空。他在她面前止步,隔著鐵欄,她看見他的眼眸周圍泛著淡淡的青黑,明顯睡不充足。

    *「千妳還好嗎?」晴空輕聲問。她激動的神色,讓他胸口疼痛。

    映彤死盯著他,忍住哭泣的衝動。她顫著唇說:「我以為、我以為……你不來看我了……」

    晴空伸手,擦去她臉上髒灰。「所以說,想和實際的情況是有差別的。映彤,我王拒我於宮外,不肯見我。監牢又不在我的掌管範圍內,若非公然反叛,我暫時救不出妳。」

    映彤睜大眼睛聽著他的話,心中紛亂。她就是想要晴空反叛,離開令他不快樂的蜀國。可是晴空會願意跟她走嗎?「……你已經盡力了,我的事與你無關。」

    「別露出失望的表情。」晴空牽著她的手穿過欄杆,領她的指尖抵達他的唇。「外面有士兵看守,難以突破。我王發出命令,一旦有人企圖劫獄,立即放火燒了監牢。映彤,我不能拿妳的命冒險。」

    「放火燒了監牢,牢裡其它人怎麼辦?」映彤凝視晴空的唇,再看看自己的手指。「我的手很髒。」

    「他哪會理別人的安危。映彤,妳不止手髒,看看妳的臉……」晴空雙掌親熱地包起她的拳頭。「我王不見我,不過,我讓朝臣為你們說情。今夜我王會讓姓盧的帶你們入宮審問,此去凶多吉少,我決定帶部屬叛變!」

    映彤聽得驚懼。「叛變——」

    他真的願意,願意為她背叛他的國家,落得一個壞名聲?

    「別怕。」他垂首,對著她瞬間泛紅的眼睛吹了吹。

    「為什麼?」映彤止不住顫抖。

    晴空苦笑,捧著她的手,溫柔地親吻著。「我的人,我一定會用心照顧。」

    他的話是世間最誠摯的誓言。

    「晴空,晴空……」映彤伸出手,好想用力抱住他直到天地滅絕!

    晴空感受到了,他與映彤之間,相互喜愛。「我會保護妳,相信我。」

    他們彼此吸引、愛戀著對方;手指交握著,同心面對未來。

    映彤彷彿戰勝了所有的迷惘與彷徨,給晴空一個歡喜的笑,而後她回頭望著生病的人,硬著頭皮向晴空開口:「我、我能否請求你一件事?」

    「什麼?」他見到她的笑容就有了活力,愉悅地隨她笑開了臉。

    「你把這幾名發病的人,帶出監牢好嗎?」映彤急切地懇求,不惜擺出她一向不屑的嬌弱姿態。「求求你!」

    她的哀求令他心中柔情滿溢。「我無法想像妳開口求人的模樣。」他瞧向監牢裡的病人,有些不滿。「我為妳的處境擔憂,睡不成眠,妳牽掛的卻是別人。」

    「這有什麼好計較的,晴空!」

    映彤的雙眼盈滿了乞求,當他是神明一般許願,讓他感覺虛榮。

    晴空歎息,無法讓她失望。他抓起獄卒道:「將生病的人送出牢外!」

    「大人,沒有盧將軍的許可……」獄卒一臉難為。

    晴空取出一迭銀票。「再說一遍?」

    獄卒摸了摸頭,接過銀票。「只要不是這位姑娘,多少能通融的,小的立刻去疏通。」

    映彤開心地感激道:「謝謝!」

    「高興什麼,又不是妳被釋放。」晴空木著臉。「為了無關係的人煩惱有什麼意義,我真不懂。」

    「我知道你討厭痛苦的事,包括別人的痛苦。對此,你選擇不看不聽。」映彤撫向他的眉,柔柔地為他舒展。「我不一樣。我會去改變,無論能否達成我預期的結果。你呀,必須接受我這種個性!」

    「為何?」他莞爾。

    「我要逼你活下去,與我生活一輩子呀!」映彤甜甜的眼波明亮又飛揚,連困在黯淡的牢房裡都不能令她失去希望。

    晴空像見到璀璨的陽光。「妳真有把握。」

    「有我,你就不寂寞了,不寂寞就不會想死了。」她彎著嘴角,翹高鼻子,彷彿置身在美夢中。「我保證!」

    這一刻,晴空忘記了兩人身在牢中。他全身輕飄飄的,開始嚮往起她所說的未來。「我也向妳保證,一定會救出妳,完整無缺。」他將她的手貼在他胸口。「因此,請妳暫時不要輕舉妄動。」

    「你若是晚來一步,我已經動了。」映彤感受著晴空的心跳,通過她的手掌,送來一股力量,流入她的身體。

    她終於感覺到他的愛意,她更有信心說服他活下去。

    ☆☆☆    ☆☆☆    ☆☆☆

    今夜的皇宮,到處飄著陰險的氣息。

    傳說中,行刺數位高官重臣的越國刺客,在層層防護下進宮面聖。然而等待他們的,並非晴空爭取的公平審問,而是一場殘酷的殺戮!

    「各位,盧將軍提供寡人一個有趣的遊戲。」蜀王興致勃勃地向在座的朝臣宣佈。「越國刺客罪該萬死,不過死有許多方式……」

    朝臣們認真聽著蜀王的廢話。雖然他們不明白,刺客中有虛弱的老人,要如何行刺重臣?而且,死去的人又全是與盧將軍不合的臣子……疑雲重重吶!

    蜀王——不意眾人看向下方。「寡人採用盧將軍的建議,放出宮裡豢養的猛虎,對付這幫刺客。眾卿可曾見過人虎相鬥?」

    眾臣聞言見狀,無不駭然!

    幾名士兵搬動著鐵籠傾斜向下,關著猛獸的閘門對準了池塘,同時打開——

    天地,風雲變色。

    ☆☆☆    ☆☆☆    ☆☆☆

    晴空打通了各個關節,帶著部屬匆忙趕入皇宮。遠遠的便見蜀王及眾臣高坐在長階之上。各階都布下士兵舉盾把關。石階下方本有一片寬闊的池塘。此時池水已乾,魚蝦盡殆。衛兵們逼趕著越國人往下跳!

    「這些瘋子……」晴空發現池塘邊放著囚有猛虎的鐵籠,立即明白了蜀王的意圖。他緊急吩咐部屬:「立刻對外下令,奪宮!」

    一陣聲響驟然爆發!

    四隻兇猛的老虎橫衝直撞,周圍充斥著被害者的驚叫和旁觀者亢奮的呼喊。

    「——快派人阻止!」晴空遲到的命令,無法阻止自由的猛虎張牙舞爪。

    「晴空?」蜀王見他從偏殿現身,當即不知所措。「盧將軍!」他忙著轉問身邊的人。「晴空出現了!你瞧他焦急的樣子,他愛的姑娘究竟是哪一個?」

    「在那兒,陛下。」盧將軍指著池塘裡的映彤。

    蜀王瞇起眼打量映彤,再看著逐漸逼來的晴空,笑道:「不怎麼樣嘛!將軍,你看晴空的表情似乎快瘋了——他衝過來了,啊啊啊!晴空你做什麼——」

    在蜀王驚天動地的驚呼聲中,晴空將笨重的堂兄推倒在地,迅即勒住他的脖子高高舉起。

    「你、你快放開陛下!」盧將軍想不到晴空竟當眾對蜀王發難。「護駕——」

    盧將軍慌忙地朝侍衛下令,驀然察覺侍衛已被調離,視線所及之處,只剩石階上把關的士兵在防止猛虎侵襲。

    「我肥胖的王,請你立即停止你的愚行!」晴空憤怒地提起蜀王搖晃,蜀王被搖得哀叫連連。

    「晴空大人——快住手啊!」臣子們在旁勸說,卻不敢接近渾身散發怒火的晴空。

    「你你、你說什麼啊啊?」蜀王裝傻不從。

    「啪!」晴空甩了他一巴掌。「你這顆豬腦袋留著做什麼?明知是我極力保護的人,你居然還敢對她出手!」

    「晴空大人——」眾臣嚇呆了。

    「啪!」晴空益發氣憤,繼續拍打蜀王的臉頰。一想到映彤身陷險境,他渾身的血液幾乎結冰。

    映彤——晴空思及她仍未脫困,馬上丟開蜀王,轉身巡視階下的池塘。

    「晴空!」蜀王跌在地上,哀哀痛叫,如遭劍捅刀割。「你打寡人,你以下犯上……」

    「我叫你立刻停止!」晴空森寒著臉,指著猛虎聚集的池塘。

    「寡人無法阻止啊!」老虎已出籠,誰能阻攔?

    晴空咬牙,抽出他的寶劍,一步步走下石階。

    「大人,你別做傻事!」晴空的部屬個個挺身勸止。「大人,各方人馬即將殺入皇宮,請您再等片刻!」

    晴空甩開拉住他的人,轉頭即見映彤面對猛虎的情景!

    頓時,他失去了自幼培養的冷漠與冷靜——「映彤!」

    ☆☆☆    ☆☆☆    ☆☆☆

    一群士兵押著越國人進入皇宮走向一方池塘;他們尚未反應過來,士兵即刻推他們跌入乾枯的池塘裡。

    「他們想做什麼?」越國人用自己的語言猜測著。

    映彤放眼環顧。池塘上方的層層石階坐著蜀國貴族與朝臣,其中,獨缺了晴空的身影。

    「集中在一起,不准亂動!」士兵向他們丟石頭。

    怎麼逃?映彤冷笑,幫助身邊的人躲避石塊的襲擊。未蓄水的池塘,高有兩米。對於被囚禁了數天的人來說,已無多餘的體力爬出池塘。

    映彤是唯一還有力氣的人,不尋常的身份使她磨練出收放自如的控制力。然而眼見士兵拉出一輛鐵籠子,籠中竟擠著四隻猛虎……映彤毛骨悚然,瞬間意識到他們即將面對什麼狀況!

    晴空——晴空在哪裡?

    鐵閘的開動聲響起。映彤飛快轉身。她該怎麼做?

    看不到他,她僅存的力量無法控制地流逝。晴空——映彤咬牙衝向池塘邊的士兵,一擊打倒兩人,一把奪過他們手中的兵器!

    「別管她了,快走!」一旁的士兵見猛虎出籠,顧不得擒拿映彤,急忙逃到安全之處。

    虎嘯聲猛地劃過天際!

    目睹那些受到猛虎威懾的身影,可以自己逃離的映彤,毅然地飛身擋在驚慌失措的人面前。即使晴空放棄了她——她也必須完成她的責任!

    猛虎邁開腳步,緊盯獵物。牠們已餓了兩天沒進食。

    「你握著刀,見牠靠近就揮舞!」映彤丟出一把兵器,交給旁邊的男人,自己則設法殺掉猛虎。

    「啊!」一道驚駭的尖叫聲突然響起。

    只見一頭老虎撲向左方,朝年邁的婦女張開虎口!

    映彤無暇思考,直接躍向虎背,劈頭砍下!

    人們的驚叫與老虎的哀號如漣漪散開,引起陣陣迴響。映彤順利斬殺了一隻老虎,立時信心大增。「你們別分散,盡量躲在我身後!」她返回眾人之前,張開雙手捍衛同胞的單薄身影,此時竟顯得高大無比。

    「映彤——」不遠處,飄過一聲關切的呼喚。

    映彤震了震,單單聽到這聲音便教她紅了眼眶,忍不住想哭。

    「晴空?」她轉身尋找,尚未找到晴空的身影,前方狡獪的老虎抓住了她失神的空檔,猛然朝她撲去!

    「呀!」各種尖叫聲迭起。

    映彤身後的人懼怕地跑開。那頭老虎成功撲倒了映彤。她被壓在猛虎身下,來不及反應,只能愣愣地盯著森白的虎牙。

    「映彤!」一道柔情的呼喚像呢喃飄過她耳際。

    光芒銳利如冷霜的劍刺入老虎的背脊。震撼人心的吼叫頓時響起。

    映彤不知是被老虎的哀號或是男人的輕喚拉回了心神,波光瀲灩的眼眸,被水氣模糊了視線。

    月光下,晴空拔出劍劈向其餘猛虎,卻是鞭長莫及,目睹一人喪生虎牙之下。

    他大震,長劍在手,竟無法阻止一條生命在他眼前消失!

    「晴空……」映彤站起身,眼裡的水霧令她看不清晴空的表情。

    晴空回眸看她。她狼狽的樣子、遭到迫害的可憐姿態,一再激發了他內心最深處的愛惜之情,還有憤怒之意!

    「我終於等到你了。」映彤朝他一笑。知道他沒放棄她、沒袖手旁觀,此刻縱然陷落地獄,她也不悔。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