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型少爺的達令玩具 第三章
    "我都說我不是孕婦啦!"小BB萬歲——

    少爺!少爺!我真替你高興啊!——

    忠叔?你幹嗎老淚縱橫,好慎人啊!你看我的汗毛,豎起來了——

    少爺……嗚……我真高興。少爺終於長大啦。少爺終於找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啦——

    嗯,啊,忠叔不要這麼說嘛,我會不好意思的,算是啦——

    少爺,你千萬不要太操勞。我知道吉娜小姐是挺漂亮,你們同在一個屋簷下,天雷勾動地火也是難免的事,叫你忍著太難為你了。可是,少爺你千萬要節制啊,不要太勞累啊。

    忠叔兩手握住少爺的手,眼神中充滿了慈愛和殷切的期盼——

    忠叔,你幹嗎把話講那麼噁心啦!說實話,我們沒什麼啊!——

    少爺,不要害羞,我們都是男人啊,你的心情我能夠明白——

    啊?你能明白?你明白個屁!要真是你說的那樣我死也願意。做個風流鬼也快活啊!嗚!忠叔,你明白那種欲罷不能,夜襲未遂,見到心愛的人卻害怕傷害她而不敢下手強忍著的痛苦嗎?——

    ……嗯,好像很深奧啊!我是有一點不懂啦!不過,忠叔一定會支持少爺的。少爺,這是滋補壯陽強身健體的藥酒,你一定要記得常喝啊。聽說效果立竿見影噢——

    切!我還需要這種東西?!

    龍騰偷瞄幾下,躊躇著接過來:——

    算了,你的好意我怎麼好拒絕,我收下了。對了,不要告訴別人我在喝這種東西噢,很丟臉的——

    是,少爺。現在帶您去一個地方——

    恭喜少爺,賀喜小姐,恭喜你們二人幸福結合。現在開始是我們大家為二位準備的"愛的甜蜜初體驗之幸福Party"——

    哇!好拗口的名字呀!喂,吉娜你那穿的什麼怪東西?——

    你還好意思說?!都是你幹的好事。我被強迫穿孕婦裝啦!——

    撲哧!——

    你還笑!我要你負責!——

    拜託,你這種說辭只會火上澆油,讓他們更堅信我把你怎樣怎樣!——

    閉嘴!你這個笨蛋!喂,大家聽我說啊,我們真的沒什麼啊。

    吉娜在屋裡上竄下跳,就是沒人相信——

    哇!好羨慕啊!小兩口在吵架啊!好甜蜜啊!——

    就是就是,打是親罵是愛啊——

    吉娜小姐,你好幸福啊,少爺可是最完美的男人噢。

    誰來救救我?我快要被逼瘋了!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不管了,我還是死了算了,留得清白在人間——

    吉娜小姐,不要啊!你幹嗎跳窗戶啊?你不要輕生啊!

    起居室裡人仰馬翻,一片混亂——

    嗚,我死了算了。誰要和龍騰在一起呀!我去死好了——

    吉娜小姐,不要啊!

    忠叔和蓮姨跑過去很同志地拍了一下龍騰的肩膀:——

    少爺你果然是霸王硬上弓啊!……啊哈哈,啊哈哈,少爺你好強啊,你是我們的驕傲,我們以你為榮!

    忠叔和蓮姨以及一幫分不清楚狀況的僕從興奮地跳腳——

    哇,我不活了。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吉娜一頭仰倒在地板上。一眾人等呼啦一聲圍上去,哭天搶地:——

    嗚!吉娜小姐!你不要死!這可是一屍兩命啊!

    頭痛!!!神!拜託你!行行好,讓我永遠也不要醒來!我快瘋掉了!——

    嗚!蓮姨,好了啦!我吃不下了——

    吉娜小姐,乖,為了小BB,你要多吃點,來,加把勁——

    嗚!龍騰!救命啊!

    自從那天,蓮姨開始在餐廳的椅背上掛上待產的字牌,連孕婦裙上也繡著待產的字樣,所有路過之人不得靠近吉娜的方圓三尺之內,甚至由眾女僕從旁開道,以免磕著碰著,令那八字還沒一撇的未來小太歲有什麼閃失——

    嗚!龍騰,我求求你,告訴他們真相吧!成天喝烏龜湯燕窩鮑魚粥,我都快喝出小肚腩了,再這麼下去我會變成水桶腰的——

    可是,我比較喜歡肉感的女生耶。手感很好的說——

    龍騰,如果你肯幫我,我什麼都願意答應你。

    吉娜萬般無奈之下,破釜沉舟,色誘龍騰,不得不向禍首龍騰低頭告饒。吉娜閉著眼睛擺出一副肉在砧板上任由宰割的大無畏表情——

    真的?什麼都答應?包括假戲真做,變成既定事實——?咦?……你去死吧!——

    好吧!簽字!——

    咦?"協議:一個法式熱吻"。原來你這麼容易滿足啊?呵呵,嚇我一跳——

    你在嘀咕什麼?——

    嘿嘿,沒什麼,沒什麼——

    蓮姨,你們太操之過急了。就算懷孕,現在也看不出來,再說也得先確定呀,你們這麼一頭熱,恐怕會空歡喜一場噢——

    有道理。吉娜小姐,請您移駕衛生間——

    幹嗎?——

    測孕啊!——

    龍騰,你幹嗎不說清楚,你救我呀!——

    親愛的吉娜,該履行我們的協議了吧?——

    好,來吧!算我倒霉,居然相信你會幫我,結果越幫越忙。現在她們三不五時地灌我喝水,抬我去廁所,拿測孕紙驗。還說驗到懷孕為止。那我不得喝幾十天水啊?更何況根本就驗不出來。我快被你害死了,撐死我了!算了,你來吧!——

    喂,幹嗎擺出一副相撲的架勢,破壞氣氛——

    唔嗯呀……喂,說好一個,怎麼耍賴啊?——

    噢,順便提醒你一下,也許你看走眼了?——

    什麼?!"每小時一個法式熱吻"?!這分明是你後來加上去的字!陰險!——

    乖。不要動,我要把晚上睡覺時間的預支了——

    放開我,你這個卑鄙小人!——

    喂,誰在碰我。忠叔,這些傢伙幹嗎?造反啊!你們這些人,不要命啦,找死啊?——

    少爺,請稍安勿躁。為了吉娜小姐能夠安全待產,請您暫時忍耐一下,和吉娜小姐保持距離吧——

    搞什麼?就是說讓我不能碰她?做夢!喂,她懷了鬼啊?我根本啥也沒做!放開我!

    反應過來的吉娜躲在一旁偷笑。哈哈哈!莊龍騰你也有今天,聰明反被聰明誤了吧?這下子你該安分守己了吧?哈哈哈,再沒有人來騷擾我嘍。我可以安心睡個大頭覺嘍。謝謝你噢!子虛烏有的小BB,"媽媽"愛你。吉娜哼著小曲,旗開得勝絕塵而去。只留下被五花大綁的龍騰乾瞪眼:——

    可惡!吉娜!

    吉娜過著女皇般的生活,有人端茶倒水,有人鞍馬前後,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錦衣玉食的日子。最令她爽翻天的是:那個惡魔,莊龍騰,居然奈她不何,已經好幾天沒有辦法來騷擾她了。這可是件令人大快朵頤的喜事。人逢喜事精神爽。吉娜樂開了花。相形之下,龍騰則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俗話說: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切!為什麼我才想到這個主意?我腦袋最近真是生蚺F。恥辱啊!忠叔,為了吉娜和小BB的健康,你去預約一位婦產科醫生,幫吉娜小姐檢查一下。喂,回來,要女醫生,我可不准男人對她動手動腳!哈哈,吉娜,你的末日到了……守得雲開見日出,陽光普照啊!——

    咦?做什麼?婦產科檢查?我不要!不要!

    吉娜當然不敢做檢查,一檢查就會穿幫了,她的逍遙日子也就結束了——

    嗚!嗚!嗚!怎麼會這樣?老天作孽呀!吉娜小姐居然還是個處女?!

    蓮姨失聲痛哭,眼淚鼻涕一大把,已經哭成淚人了。忠叔一聽,大驚失色:——

    少爺,你沒有毛病吧?你居然能坐懷不亂,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你有什麼難言之隱?噢,醫生,拜託你,明天醫院再派一位男性疾病的醫生過來——

    嗚!小姐!——

    嗚!少爺!——

    喂!你們就那麼希望我把女孩子的肚子搞大?我才高中生啊!——

    嗯!我們熱切希望!(少爺是美國新澤西洲的戶籍,法定婚齡為14歲。)

    眾僕從異口同聲——

    喂,吉娜,你不覺得這些傢伙腦筋有問題嗎?——

    切!你才發現啊!我已經領教了!——

    那,吉娜,我們還是私奔吧!——

    你去死吧!

    第二天,蓮姨又生龍活虎地恢復了鬥志,所有字牌都換成"待孕"。而且龍騰的公然侵犯獲得了極大的贊同和聲援。吉娜陷入更艱難的絕境——

    少爺,努力吧,我們都會支持你的。爭取明年這個時候可以讓蓮姨我給小BB換尿布啊!呀!想起來就覺得好興奮。少爺!加油!加油!加油!——

    吉娜,嘿嘿嘿,我好慶幸昨天沒有私奔啊!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

    不要,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就咬舌自盡!不要過來!——

    少爺,加油!加油!加油!

    你對玩具都是如此溫柔多情的嗎?——

    喂,龍騰,幹嗎給我穿這麼短的裙子啊!——

    拜託這是校服啦!你今天要轉到我的班上——

    你怎麼那麼肯定我會和你一個班?說不定我會分到其他班,不用天天對著你的死魚眼,煩都煩死了——

    憑我是學校的理事長,學校是我名下的產業——

    嚇?!看來我沒戲唱了——

    嘿嘿,你就認命吧!乖乖做我的玩具。現在我命令你穿上這套校服!——

    龍騰,連學校也需要這麼誇張的豪華嗎?簡直又是一座城堡嘛!

    龍騰和吉娜坐著豪華房車到學校。吉娜再一次為窮奢極糜的派頭暈倒。男生們見到龍騰順從地彎下腰鞠躬行禮,女同學則尖叫歡呼。龍騰一拍手示意,聲音戛然而止。吉娜覺得好笑:——

    喂,龍騰,為什麼那些男生都默不作聲的,女生卻咋咋呼呼?——

    因為我不允許男生那麼做,我對男生的尖叫不感興趣——

    那為什麼女生都規規矩矩排在幾米開外,沒有人上前打招呼?——

    因為在我的身邊有一條無形的警戒線,所謂的3米之線,進入者——殺無赦。

    吉娜下意識地向後退——

    咦,看見那個女生嗎?穿得好搶眼啊。怎麼裙子那麼短,故意給人家看的嗎?

    一旁圍觀的男生女生唧唧喳喳看熱鬧。吉娜這才注意到其他女生都是及膝的長裙,只有她的是扎眼的迷你小超短裙。臭龍騰,死龍騰,難道又想羞辱我嗎?——

    不許看!誰看把誰的眼珠挖掉!

    前方一聲河東獅吼,這麼恐怖的聲音該不會是——龍騰吧?果然沒錯,龍騰正惡狠狠地盯著吉娜。吉娜一陣心虛,又一想,不對啊,我心虛個什麼勁?又不是我要穿的,是那個居心叵測的傢伙想讓我出糗故意整蠱我。想起來就氣。真不想看這副臭嘴臉——

    喂,你,把褲子脫了!說的就是你,快點!你想死啊!

    那個可憐的男生去廁所脫下褲子,請人送出來——

    慢死了!你們是豬啊?吉娜,給,穿上,不許你穿短裙!

    吉娜聽了就來氣:——

    是誰讓我穿的啊?!——

    不管!反正以後都不許穿了!——

    幹嗎,手很痛,別拉拉扯扯的。帶我去哪?

    龍騰硬拽著吉娜到了女廁門口,狠狠地跺著門,大喝:——

    我是莊龍騰,女廁裡面的人都滾出來,我要用廁所!

    雖然,此情此景不適宜爆笑,可是吉娜還是覺得很可笑,一個大男生站在女廁門口喊著"我要用廁所"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女生們跌跌撞撞地出來了。龍騰拉著吉娜進去:——

    你笑夠了沒?

    龍騰沒好氣地把褲子丟給吉娜:——

    穿上——

    不要!——

    你敢違抗我?!——

    好噁心!我才不要穿不認識的男生的褲子——

    你以為我樂意啊!我才不想你臀部貼著別的男生穿過的褲子。想到就來氣,真想把那男生的屁股和腿割下來!——

    龍騰……你好恐怖!

    吉娜臉上冒冷汗,龍騰的攝人心魄的恐怖言論讓她不寒而慄——

    吉娜,你知道我有多後悔?我才不想那些傢伙看到你的可愛模樣,今後,不許在別人目前穿暴露的衣服!——

    喂!廁所本來就缺氧,你不要抱住我,勒死我了——

    不要!我不放開!我受傷了!——?——

    吉娜,美麗的衣服只許你為我而穿。記住噢,只許你為我而變美。

    吉娜的臉頰被來自頸後的溫熱的吐氣染紅了。心跳聲激烈而緊張。為什麼?這傢伙總是忽冷忽熱,突如其來的溫柔搞得別人束手無措。為什麼你要如此溫柔地對我?這樣你會讓我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我是怎麼了?——

    吉娜,你是我的。

    來自耳邊的呢喃聲和髮絲傳來的觸感令吉娜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請不要對我如此溫柔。我不是你的玩具嗎?你這樣做,我會會錯意,也許會迷失了自己啊。龍騰,你到底在想什麼?——

    喂,吉娜,你發什麼呆,快點穿上,我現在恨不得去殺人啊!

    來自耳邊的怒斥粉碎了吉娜搖擺的心意。吉娜怨恨地看著霸道的說一不二的龍騰——

    快穿啊!難道你要讓我光屁股,把褲子脫給你穿?……嗯,好主意,就這麼辦。說起來,你比較不介意我的褲子吧?——

    你少臭美了。

    吉娜扭過頭去遮住緋紅的臉。吉娜換上龍騰的褲子,龍騰卻久久未從門裡出來。20分鐘後龍騰撇著嘴,鐵青著臉別彆扭扭地從門裡出來了——

    龍騰,你屁股怎麼了,你好像不會走路似的——

    難受死我了,這小子的褲子害我全身上下沒一處舒服。今天不爽,不上課了,回家——

    喂,你別這麼善變啦,我才剛換好。不能翹課啦!——

    學校是我開的,誰敢有意見?!

    嘁!真是令人頭疼的大少爺——

    老忠,少爺已經在浴室裡泡了好幾個鐘頭了。我好擔心啊——

    阿蓮,不如叫吉娜進去安慰少爺吧,我們都沒辦法呀——

    好主意——

    蓮姨,你幹嗎推我,這是龍騰的浴室啊,他還在裡面呀!——

    哇,好痛!蓮姨,你幹嗎鎖門?蓮姨,你開開門啊!——

    吉娜,你鬼叫什麼?——

    都是你,沒事泡那麼久幹嗎,蓮姨叫我進來看你,你沒事吧?——

    哪會沒事?噁心死了!我已經塗了15遍沐浴乳了,還是覺得噁心——

    你該不會有潔癖吧?——

    是啊!怎樣?除了吉娜我誰都不想碰——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吉娜,你的臉好紅——

    哪有?你瞎說!洗你的澡啦!潔癖蟲!——

    不如你下來和我一起洗。說不定我會舒服一點唷!——

    不要,你耍流氓,救命啊!……喂!幹嗎又突然推開我?——

    還是不要了!不然你會和那小子間接接觸啊!——

    撲哧!呵呵,好可愛的想法喲。龍騰好像小孩子……

    呀!我在做什麼呀?我居然會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揉那傢伙的臉?!我被鬼上身了嗎?怎麼會這麼奇怪呀?吉娜趕忙縮回手——

    龍騰……你的臉好紅。

    龍騰半個身子露出水面,臉頰紅撲撲的,羞澀的少年正專注地盯著驚慌的少女——

    你……幹嗎不說話?——

    噓。

    龍騰用食指堵住她的欲言又止。在浴室的蒸騰的氤氳中,甜蜜的溫柔正一點點溢開來。龍騰托起吉娜的下巴,輕輕柔柔地吻了一下她嬌艷的雙唇。等到吉娜輕輕睜開眼睛的時候,龍騰正用她讀不懂的眼神在解讀她。天啊!我為什麼要閉起眼睛來啊?這樣就好像我……吉娜想要逃跑,卻被龍騰有力的臂膀挾住了肩膀——

    你剛才沒有拒絕我耶。這是你第一次真心不拒絕我的吻——

    才不是呢!你少自作多情了。我是沒來得及反應——

    撒謊!你明明閉起眼睛了——

    那又怎樣?討厭!龍騰大笨蛋!——

    幹嗎又跑來?我要睡了,請你出去。

    吉娜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

    睡?現在還不到下午4點啊?你睡的哪門子的覺?——

    ……——

    吉娜,不要用被子蒙著你的臉。看著我,好嗎?

    龍騰真討厭,幹嗎老用這種迷死人的嗓音勾引人?幹嗎裝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龍騰掀開一點被子,露出吉娜的小腦袋,

    討厭,幹嗎死死地盯著人家看,盯得我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靈魂都要出殼了。

    龍騰彎下腰,親親吉娜的小嘴唇。吉娜的嘴唇顫抖了一下。龍騰用手指撫弄著吉娜嬌柔的嘴唇。吉娜的嘴唇傳來癢癢的酥酥的感覺。吉娜緊緊地閉上眼睛,不敢對視龍騰。龍騰再一次彎下腰,吻住她的唇。從他的唇傳來她熟悉的香甜,竟有些令她迷醉。久久地,唇分開了——

    吉娜,睜開眼,看看我。不要閉起眼睛不看我。你一不看我,我的心就會痛……

    吉娜乖乖地睜開眼睛,正遇上龍騰熱情的視線——

    吉娜,為什麼不躲?告訴我,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知道!

    吉娜扭過頭,側著臉,不敢注視他,怕他看見她眼神中的猶豫和心口不一:——

    因為,因為你說過不許違抗啊——

    真的嗎?

    龍騰有氣無力的嗓音中傳來失意的哀愁,讓吉娜的心也不禁揪心地抽痛——

    真……的。

    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沒有說謊……應該是吧……——

    吉娜,今天的事讓我很心痛。請你可不可以幫我做件事?我想要讓你在我們獨處時只穿內衣,彌補我今天的損失。  我要比他們更進一步——

    什麼歪理啊?會那樣是誰害的?不自我反省!——

    我已經反省了,決定在別人面前再也不讓你露肉。吉娜,拜託你,否則我說不定會去殺人的,你本來是可以阻止一場悲劇的,你說你的良心能安嗎?——

    好啦!我認輸行了吧?反正打從踏進這個門,我就沒一天不被你佔便宜的。為了我的家中老父,我忍我忍我忍忍忍,我忍辱負重我苟且偷生……

    龍騰的手攥住吉娜的手,拿開:——

    不要遮遮掩掩的,很可愛啊!

    彷彿是聲音的魔咒,讓吉娜不再顫抖,抬起頭正視龍騰。龍騰的眼眸深邃耐人尋味,吉娜想要讀卻讀不懂,可是現在吉娜覺得自己彷彿能讀懂了一點點,那些藏也藏不住的溫柔,是我多心了嗎?你對玩具都是如此溫柔多情的嗎?我會是你特別的一個嗎?

    龍騰的手擺弄著她的髮絲,撩撥得她的臉癢癢的,心癢癢的——

    喂,你不要亂動,會被看光光噢——

    反正不動你也會看到!討厭鬼!呀!你在做什麼?你在摸哪裡?——

    我在量尺寸呀——?——

    給你買胸衣呀,不摸摸怎麼知道大小呀?——

    那也用不著摸呀,我告訴你就好了——

    你會願意告訴我?——

    那也好過被你亂摸!我更討厭摸啊!色狼!

    吉娜氣不過一把推開他:——

    滾回你屋睡去,別來煩我!

    龍騰可憐兮兮地栽在地板上,四仰八叉地望著天花板,心懷鬼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