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絕非極品 第一章
    郭鳳兮第一次與沈少陽正式見面,是在表哥雷之凡的婚宴上,不過,她確定沈少陽沒有對她留下深刻印象。

    表哥是大姨雷陳雅姿的寶貝兒子,有三個姊姊兩個妹妹的雷之凡,是雷總裁最疼愛的長孫,所以,當他片面決定不與沈蝶衣聯姻,一心追求真愛,要與方嵐心共結連理,雷家的長輩居然都無可奈何,任由他了。

    那時大姨跟姨丈連袂來訪,央請郭松延與郭陳雅文夫婦擔任媒人與介紹人,一來「富嶸集團」的總裁夠份量,二來親戚也比較好說話。

    鳳兮那天放假在家裡,聽父母爽快答應擔任現成的媒人與介紹人,可是,等大姨跟姨丈喜孜孜的走了之後,父親的臉色逐漸變得凝重。

    「不用兩年,他們就會開始感到後悔。」郭松延皺眉道:「不過,即使心裡覺得後悔,他們也沒臉說出來,因為這事處理得實在不漂亮。」

    胳臂是朝內彎的,郭陳雅文打圓場的說:「有什麼好後悔的?之凡如願以償娶了心愛的女人,我相信方嵐心的條件一定非常好,剛才大姊不也是讚不絕口?成全孩子的戀情,是父母衷心所願。」

    「妳大姊和姊夫都太寵溺之凡,這不是好事。」

    「之凡這孩子哪點不好?從小到大都不用父母煩惱,人緣好得不得了。」

    「說穿了,就是一株會走動的桃花樹。」穩重派的郭松延自然不懂得欣賞有女人緣的外甥,只是不討厭罷了。「放棄與『帝慶集團』的大小姐聯姻,真是太傻了!白白便宜了自己的堂弟雷旭日。」

    郭陳雅文代外甥辯駁,「是『帝慶』的千金又如何?之凡就是嫌她智商低,大學重考兩年才勉強吊車尾進入H大學,聽說還很容易掛病號,這可大大不利於優生學。就算出身豪門,是沈大佬的唯一孫女、沈少陽的雙胞胎姊姊,但之凡也說,沈少陽根本不屑理睬沈蝶衣,聯姻的價值大大減低。」

    「道聽途說,不值採信。」

    「之凡可不是糊塗人,肯定有細心觀察過。」

    郭松延還是搖頭,只是懶得為別人家的事與妻子做口舌之爭。

    「媽,」鳳兮靜心旁聽,這時才插嘴道:「別的我不敢說,可是,沈少陽不可能不理睬他的姊姊沈蝶衣。」

    「妳怎麼知道?」

    「上星期不是宣佈雷旭日與沈蝶衣正式訂婚嗎?我看過照片,沈蝶衣右手邊站著的是比她高出一個頭但長相酷似的沈少陽,外貌如此出眾的雙胞胎姊弟檔,我從未見過,但只要見過一次便會印象深刻。」鳳兮有條不紊,緩緩的說:「我確定兩年前在紐約百老匯看音樂劇『歌劇魅影』時碰到他們,先在大廳碰見,因為實在太出色了,我以為是情侶,兩人始終手牽著手。而他們的座位剛好在我右前方,看到魅影面具被摘掉的那一幕,沈少陽掏出手帕為沈蝶衣拭淚……感情這麼好的雙胞胎,怎麼可能不理會對方呢?」

    郭陳雅文的臉上閃過一絲訝異,但女兒幾乎過目不忘的好記性又不容置疑,否則哪有可能一直跳級唸書?

    「表哥愛上方嵐心,愛了便愛了,何必找那麼多無聊的借口為自己的花心、負心、變心做辯解?」鳳兮雖然覺得表哥很討人喜歡,卻不欣賞這類型的男友,她也好同情沈蝶衣喔!

    不管真相如何,雷之凡與方嵐心歡歡喜喜的舉行豪華盛大的婚禮,政商名流衝著雷總裁的面子共襄盛舉。

    因為之前鬧得沸沸揚揚,小道消息不斷,所以婚禮當天除了新郎、新娘受矚目,剛訂婚的雷旭日和沈蝶衣更是眾人注目的焦點。

    雷之凡的姊妹們自然跟他站同一陣線,他們從小感情就很親密,死也不能流露出對沈蝶衣覺得抱歉的神色。

    「反正她不夠聰明,配不上我哥啦!」雷之凡的兩位妹妹,雷芝茜與雷芝芽,異口同聲的支持自家兄長,胳臂朝內彎才是王道。

    不過,令人敬畏的堂兄「雷老虎」雷旭日就坐在隔壁桌,她們實在沒勇氣視而不見,只有硬著頭皮拉了郭鳳兮一起過去打招呼。

    這是郭鳳兮第一次近距離見到雙胞胎姊弟,心想,童話中的王子與公主,長得就是這副模樣吧!

    她相信沈少陽沒對她留下什麼印象,因為他抬頭只看了她們一眼,顯然對雷家姊妹沒有興趣,便只顧與身旁的沈蝶衣說話。

    第二次見面,則相隔一年半。

    雷旭日與沈蝶衣的婚禮,加倍的奢華浪漫、典雅隆重,「帝慶集團」的面子何其大,政商界所有叫得出名號的誰會不出席?連郭松延都帶了全家人共赴盛宴,賣的是沈大佬的面子。

    見過沈蝶衣美絕人寰的新娘扮相,誰還有信心贏過她呢?

    與會賓客竊竊私語的只有一句:「雷之凡是個笨蛋!」

    那一刻,鳳兮彷彿見到了沈少陽的決心:他一定會幫蝶衣出一口氣!

    鳳兮不明白自己為何閃過這樣的念頭,她對沈少陽稱不上認識呀!

    幸而表嫂方嵐心沒見到這一幕,她剛懷孕,聽說害喜很嚴重,沒來參加。

    不必用肚臍猜,這又引來不少閒言閒語。

    因為無聊的人何其多,不講幾句別人的閒話,嘴巴會癢。

    鳳兮只見過表嫂兩次,大多是從雷芝芽口中聽到他們婚後的點點滴滴,表哥跟表嫂最近常起爭執,但都怕給雷總裁聽到,幸好終於懷孕了。

    「有情人終成眷屬」之後,現實問題便開始一個個冒出來,雷之凡與方嵐心也逃不開世俗枷鎖,鳳兮祝福他們有足夠的智慧一一克服。

    愛得轟轟烈烈又如何?將畢生的熱情一次燃燒得發光發熱,剩下的還有什麼?留下餘溫的灰燼,還是不定期添加情趣的柴火?

    這不是鳳兮理想中的愛情。

    但什麼是她理想中的愛情?

    她不知道,但絕不包含「相親」在內。

    二十二歲的天之驕女,怎麼可能去相親?爸媽也絕不會同意,置之一笑吧!

    什麼?爸媽同意了?!

    哪個恐龍兄或豬八戒條件爛到要相親?居然動腦筋動到她頭上,不曉得她郭鳳兮眼光之高,沒幾個男人能令她看上眼嗎?

    「帝慶集團」的太子爺?!

    沈少陽!

    啊啊啊──

    相親!相親!她、要、相、親!

    說「相親」太老套,年輕人會排斥,雙方長輩便巧妙安排,趁著「歌劇魅影」在台北巡演,買下一排最貴的票,兩家人準時出現,共同欣賞這出膾炙人口的音樂劇,當然,相親的男女主角會被夾在中間,非坐在一起不可。

    沈少陽這邊人口簡單,出席的只有沈大佬,和剛度完蜜月回來的雷旭日和沈蝶衣。郭鳳兮除了父母陪同,大哥郭學寬和大嫂、二哥郭威至,也都不想錯過這齣好戲。同住郭家的還有老當益壯的郭奶奶,以及心情不爽就回娘家住上兩三天的姑姑郭倩華。

    對這門親事,郭陳雅文在心裡上是萬分贊同的,不提沈少陽是個天才,是「帝慶」的繼承人,家裡人口簡單,女兒嫁過去,上無公婆,下無姑叔妯娌,只須伺候好沈大佬,唯一的姊姊又出嫁了,相信女兒若能與沈少陽情投意合,結婚之後不會有多的壓力。

    沈少陽是既來之則安之,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違逆祖父,那太不智。以他對祖父的瞭解,郭鳳兮在各方面的條件若非一等一,今天不會坐在一起看「歌劇魅影」,沒有人比沈大佬更頑固、更在乎門當戶對。

    今日一見,郭鳳兮果然是位秀雅端莊的美人,非常符合大家閨秀的形象。

    「鳳兮小姐喜歡看音樂劇,以前看過『歌劇魅影』嗎?」沈少陽有風度的在開場之前打開話題,與她閒聊。

    她的基本數據他已記在腦海裡,上月底剛拿到H大學翻譯所碩士學位,之前是法律系畢業,曾到美國遊學一年,外語能力出眾,自幼勤學鋼琴、小提琴、芭蕾舞、繪畫,運動方面喜歡游泳和高爾夫,對烹飪缺乏天分,但基本料理尚可上手。

    真是多才多藝呀!沈少陽還真沒法挑毛病。

    「『歌劇魅影』我看過三次了,兩年前我們還曾在百老匯一起看過,你和蝶衣小姐就坐在我前面,俊男美女的形貌令我過目難忘。」鳳兮直爽的說。

    要吸引這種「日理萬機」的男人的注意力,一開始就要直搗黃龍,說進他心坎裡去,什麼故作神秘、拐彎抹角的,他才沒工夫理妳!

    沈少陽果然深深看了她一眼,好驚人的記憶力!

    沈蝶衣亦好奇的探頭過來看她,嬌聲輕笑道:「妳好厲害喔!兩年前我們真的在紐約看過耶,現場有那麼多人,妳都一一記得嗎?」

    在這麼嬌滴滴的傾城美人面前,千萬不要東施效顰的做嬌媚狀,表現出真實大方的自己比較聰明。

    「我沒那麼厲害,只是這麼漂亮的雙胞胎姊弟太稀有了,我相信有緣認識你們的人都會對你們留下深刻印象。」

    「妳一定在謙虛,爺爺說妳非常聰明、非常優秀,跟少陽是天生一對。」沈蝶衣對威嚴厲害的祖父一向心服口服,不會懷疑他說的話。

    「那是沈總裁不嫌棄,蝶衣小姐……」

    「叫我姊姊就好了。」

    八字還沒一撇呢!沈少陽看姊姊一眼,不忍瞪她,直接掠過她頭頂瞪姊夫。

    雷旭日輕拉回傾身說話的蝶衣,跟她咬耳朵,「我們是來看戲的,話留給相親的男女主角去說,妳搶了話題,少陽沒辦法與郭小姐多閒聊,在瞪人呢!」

    沈蝶衣往左瞄一眼,又往右與老公咬耳朵,「難不成少陽在吃醋?原來他對郭鳳兮小姐一見鍾情,吃醋我與未來的弟媳婦很有話聊?」

    當然不是。雷旭日卻故意點頭,存心開小舅子玩笑。

    沈少陽咳了一聲。「姊,我聽見了喔!叫姊夫不要自作聰明。」

    沈蝶衣眨眨美目,對老公說:「他在害羞呢!」

    雷旭日附和愛妻。「真想看他臉紅的樣子。」

    「臉紅?郭小姐對少陽作愛的告白了嗎?」她好奇的又想探身看清楚、聽明白,「我沒聽到耶!莫非他們在做眼神的交流?」好神奇喔!非看清楚不可。

    「蝶衣,別這麼好奇。」雷旭日攬住她香肩不給動。

    「我關心少陽嘛!」

    「妳老公我就在妳身邊,妳關心我就好了。」昂藏七尺的大男人,左看右看都不像溫柔多情的男子,偏偏栽在一位美麗的小女人手上,原本冷酷漠然的雙瞳,在見到妻子的剎那會不由自主的放出灼熱的光芒。

    這實在與雷旭日氣勢迫人的形象不太搭,大家一開始覺得不可思議,接著便想:新婚燕爾嘛!雷老虎畢竟也是有血有肉的男人。

    沈蝶衣柔情似水的目光看著丈夫,不解地眨眨眼。「我當然最關心旭日了,但也會關心少陽跟爺爺嘛!你在吃醋嗎?」

    雷旭日拒絕承認,只在她掌心烙下一個吻。

    沈少陽目睹他們相親相愛的樣子,又欣慰又有點不是滋味,好像當父親的人要把寶貝女兒嫁出去,內心五味雜陳,不管女婿有多優秀,當初有多欣賞他。

    「姊夫,不要肉麻當有趣。」清冷的嗓音很高雅。

    「少陽,看了眼紅的話,自己趕快戀愛結婚吧!」雷旭日發出勝利的微笑。

    沈少陽別過臉不予理會,真像個賭氣的孩子!郭鳳兮看在眼裡,險些笑出來,剛好燈光暗了下來,好戲上場了。

    佈景華麗、氣勢磅穠滿u歌劇魅影」,故事扣人心弦,音樂、唱腔震撼人心,述說著一則感人肺腑的愛情經典樂章。柔弱少女的天籟之音,敲開了魅影幽寂的心,地底下顫顫的回音,竟是悲劇之神的致詞?

    慾望無窮,終究生出悲劇來。觀眾心懸著男女主角既浪漫又惆悵,既動人又帶著危機、有歡笑有淚水有悲歎的愛情遭遇,落幕之後,誰去心疼魅影那份透澈心脾、令人顫抖的悲涼?

    造化不公,在於人生的起跑點便不公平。如果魅影也跟男主角一樣有英俊的外表、富有的家世,也成就不了一出感人肺腑的好戲。

    郭鳳兮忍住淚水,不管看了幾次一樣感動。

    沈少陽掏出手帕想幫蝶衣拭淚,被雷旭日搶先一步,不動聲色的又將手帕放回口袋。鳳兮一直暗中觀察,她彷彿瞧見他的落寞?!

    眼花!她一定是眼花了。

    沈少陽轉頭對她笑得溫文儒雅,對她提出進一步的邀約,顯然對她的印象非常好,有意當男女朋友來交往。

    相親成功,雙方家長均十分欣慰。

    三天後,非假日、天氣晴朗的好日子,沈大佬下令讓沈少陽放一天特別假去約會,去哪兒都行,就是別待在台北。

    「要去哪裡玩?」坐進車子,鳳兮大方的詢問。

    「我沒去過九族文化村。」小學畢業便赴美留學,台灣好玩的地方反而陌生。沈少陽看一眼她的穿著,粉紫緞料針織束腰設計的五分袖秋衫,淡粉紅棉麻料的直筒長褲,腳踩平底楔跟鞋,很適合郊遊又不失時尚。及格!

    「怎麼不去六福村呢?」

    「回國時和蝶衣去過了。」對大忙人而言,去一次已足夠。

    前座有司機和保鑣兩名隨行人員,聽從指令往南投魚池鄉出發。

    為何男女約會要附帶兩顆超大的電燈泡?

    鳳兮實在不能理解,大方的不恥下問。

    沈少陽的俊眸微瞇。「他們若不緊跟著我,會被祖父辭退。鳳兮小姐請當他們不存在吧!」

    秀眉微鎖。「意思就是說,只要跟少陽先生在一起,身後最少會跟著兩名隨行人員?」有人這樣談戀愛的嗎?

    「在安全的室內不用,他們會守在門外。」他從善如流的說:「鳳兮小姐若不喜歡,下車後我會叫他們在暗處保護,盡可能不被妳發現。」

    「謝謝你的體諒,我真沒遇過這種事,我家只有配備司機而已。」鳳兮心緒複雜的瞅著他微冷的俊臉,一個人怎麼可以嘴裡出體貼的話,臉上依然沒表情?「我可以問一個失禮的問題嗎?」

    「請問。」他淡漠的說,雙目直視她。

    「有人威脅少陽先生的生命安全嗎?」她眼巴巴的望著他,發現他的眸光犀利卻不陰邪,安心了點,而且即使對女人他一樣正眼直視,顯得很有器量,不會歧視女性,這點對鳳兮而言很重要。

    「如果有呢?鳳兮小姐要如何自保?」他莞爾反問。

    「我運動神經很不錯,有柔道二段的實力,自保沒問題。哦!相親數據上一定沒寫,我媽叫我一定要隱瞞,怕你落荒而逃。」

    「令堂不許妳說,妳為何自己吐實?」

    「反正你有保鑣跟著,還怕我將你過肩摔嗎?」

    沈少陽微微一笑。「鳳兮小姐比我印象中有趣得多,不那麼死板。」他感覺心裡輕鬆了點。

    「光憑一面之緣,怎能作準?對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祖父訓練了一組親衛隊,在我尚未結婚生子留下繼承人之前,我想我絕對不可能單獨出門。鳳兮小姐若有意與我交往下去,要及早養成『視而不見』的功力。」他瞇起眼,冷凝的笑痕浮上唇角。

    美人輕歎。「少陽先生,你知道自己的外號嗎?」

    「不知道。」無聊!

    「『俊美的惡魔』。」

    「什麼?」

    「不要生氣,大家私底下叫著好玩的。你與蝶衣小姐,有人說是天才與笨蛋的雙胞胎,有人說是天使姊姊與惡魔弟弟的詭異組合。其實說這話的人,一半帶著嫉妒的成分,一半帶著怕你的成分。」

    「可笑之至。」

    「你長相俊美,除了惡魔,凡人哪能生得如此好看?此其一。傳聞你做生意的手腕厲害,有幾家經營不善的公司都被你搞到倒閉關門,然後你再把人家公司的主要人才挖過去,此其二。私底下,在宴會場合碰面,沒一個女人有幸能得到你青睞,傳說你對女人冷漠無情,此其三。」鳳兮有條不紊的分析完畢,輕笑道:「人怕出名豬怕肥呢!不罵你一聲『惡魔』,如何能消氣呢?」

    他冷笑。「無所謂。」

    可是由他暗沉的眼色來看,他不是不介意被人討論。

    想想也是,誰會喜歡一個不好聽的外號呢?

    「不好意思,也許我不該這麼坦白告訴你。」

    沈少陽瞅著她閃動的明眸,洞悉她有些不安。「無妨。每個人都在我面前小心翼翼的說話,我也膩了。妳說話直爽,挺新鮮的。」

    「外面的傳聞是真的嗎?」

    「妳指哪一個?」

    「你害……你讓好幾家公司倒閉。」

    「無風不起浪,不是嗎?」他面不改色的說:「那些公司就像得了絕症的病人,我只是讓他們死得痛快一點,不要死得拖拖拉拉。」他真是菩薩心腸呢!「惡魔」這封號該冠在祖父頭上才對。

    害人家公司倒閉,居然還義正辭嚴。郭鳳兮皺皺鼻子,睨了他一眼。

    「人家公司搞不好希望苟延殘喘多活幾年,一來尋找機會轉危為安,二來至不濟也能讓底下員工多賺幾年生活費。」

    「有能力苟延殘喘,就不會倒閉了。」沈少陽眼中閃著無情的冷焰,清冷的聲音卻顯得很正派。「趁景氣尚未探到谷底,公司早倒閉,員工才好另作打算,有機會找到另一份工作。多拖幾年,景氣若變得更壞,才真的沒指望了。」千錯萬錯,只有本大爺沒錯。

    奸商不愁找不到脫罪之辭,而且說得讓人覺得真有幾分道理。

    「少陽先生不擔心景氣變差嗎?」雖然兩人只有短暫的接觸,但鳳兮已深深被他神俊的相貌與那雙深不可測的湛眸吸引,看得出他充滿力量,善用權謀。

    「景氣差正好可淘汰一些不健全的公司,運氣差的便掉進谷底,有實力的人則趁勢而起。」她想抬槓,他便奉陪。「不管在哪個朝代,都不會有十年二十年的榮景,景氣的好與壞在不斷的輪替,所以古人說『積穀防災』,機會永遠留給有準備的人。」

    「少陽先生年紀輕輕的,卻給人老謀深算的感覺。」

    他雲淡風輕的一笑,沒告訴她,從小為了保護蝶衣,他一直處於備戰狀態中,不斷動腦筋與祖父過招,確保祖父不會嫌惡蝶衣的智商只有九十九,更要確認他出國留學期間,蝶衣能像公主一樣被照顧得無微不至。

    蝶衣呵,是他一生的牽掛,要彌補的對象。

    望著窗外群山鬱鬱,他想到,蝶衣有來過南投嗎?早知道便約她一起來,回國至今一直忙於工作,根本沒什麼機會一起出去玩,頂多坐下來吃頓飯。

    將蝶衣嫁給雷旭日是對的,他們相愛至深,可惜雷旭日跟他一樣忙於工作,蝶衣會不會常常感到寂寞?還是,已經「習慣」寂寞?

    不行,他必須時常留心蝶衣的狀況,不能讓蝶衣感覺不幸福。

    只要看到蝶衣幸福的笑容,他內心便會出生一股力量來,對抗一切逆境。

    沈少陽目光悠遠地凝望車窗外的景色,心思飄遠。

    鳳兮感到自己被忽視了,並不生氣。初相識的男女,談不上有感情,而且在兩顆大電燈泡的照耀下,如何說得出柔情蜜意的話?況且怎麼看也看不出沈少陽是個會說甜言蜜語的人。

    手機鈴響。

    一看來電顯示,沈少陽笑了,笑得俊美無儔。「蝶衣,我正想到妳,妳電話就來了,妳感應到了我在想妳嗎?」

    鳳兮張開耳朵,瞪大眼睛。這個人、居然、會說、甜言蜜語?!

    (難怪我覺得耳朵癢癢的,原來是你在念我。)蝶衣在電話那頭嬌笑著。

    「我三天沒見妳,妳一切都好?」

    (我很好,當然你更好啦!)噗哧笑聲。(我打電話去公司,才知你跑出去和郭小姐約會,怎麼樣?和美女約會的感覺很棒吧!)

    「還好。」沈少陽實在無可奉告,他們還在高速公路上,這樣算約會嗎?「蝶衣,妳有什麼事嗎?」

    (對了,我要問你一件事。旭日要去高雄出差,今晚趕不回來,我說「好,沒問題,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你自己不要忘了吃飯……」結果他居然叫我回娘家睡一晚耶!還說這是你們男人之間的約定。)

    「沒錯,真高興姊夫能信守承諾。」沈少陽唇角的笑痕更深了。「叫司機送妳過來?還是我派郭管家去接妳?」

    (一個晚上而已,我又不是小孩子……)

    「不行。當初我可是跟姊夫談妥條件,才放心讓妳嫁出去。這條件之一,就是他因出差不在家的時候,必須讓妳回娘家住。」

    (為什麼?才一個晚上而已……)

    「蝶衣不想跟我在一起嗎?我真難過。」他歎息著。「原來只有我在乎我們之間的感情,因為念完小學便出國,沒辦法跟蝶衣生活在一起,我內心一直有很深的遺憾,想盡力填補我們之間空缺的歲月,偏偏祖父作主讓妳早嫁,所以我只好拜託姊夫,他不在家的時候讓妳回娘家住,他安心,我開心。結果,蝶衣似乎不樂意。」

    (我沒有不樂意啦!你不要讓我有罪惡感嘛!我也好喜歡跟少陽在一起生活,可是你知道的,女孩子嫁了人就不一樣,要以夫家為重。)

    「妳上無公婆,下無姑叔妯娌,勉強要算只有姊夫的爺爺還健在,但他一向與長子長孫同住,所以妳的『夫家』只有姊夫一人,姊夫說好就沒問題了。」要知道,當初這也是他考量的重點之一,才不希望蝶衣被公婆與五個大姑小姑絆住,想回娘家一趟都不容易。

    蝶衣只須當個嬌滴滴的好妻子便夠了。

    (好吧!既然你和旭日說好了,我下午便回去。)

    「我會回家吃晚餐,所以妳一定要回來。妳房間裡的東西都沒動,郭管家每天派人清理得一塵不染,不管妳何時想回來都很方便。」

    (我知道了啦!有人陪我吃晚餐,我最開心了。少陽,回家的時候邀請鳳兮小姐過來一起吃飯,知道嗎?)

    「嗯,我會看著辦。」

    (我不打擾你約會了,bye!)蝶衣收線。

    沈少陽心情很好的打了另一通電話,「郭管家,雷先生今天出差,小姐下午會回去,請你過去接她,順便看看小姐家的幫傭和保全做得是否完善。小姐剛結婚沒多久,還不太會管家,麻煩你多費點心幫她。」

    (是的,少爺,我很樂意為小姐服務。)郭管家是看著蝶衣長大的,跟她相處的時間最久,疼她更甚自己的女兒郭玥。

    沈少陽將手機放回口袋裡,眼中柔和的光芒又一點一滴消失,滿臉溫柔的笑顏也跟著手機被收回口袋裡去。

    郭鳳兮以為自己眼花了,眨了眨眼,看清楚點。沒錯,這男人在三秒鐘內恢復「正常」,冷眉冷眼,一臉平和,沒有多餘的表情。

    問題是,哪一個才是他「正常」的表情?

    初識不久的男女,頭幾次約會不是都會「假仙」一下,表現出最好的一面?

    鳳兮卻覺得,沈少陽有幾分刻意讓她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並有意讓她明白一點:不管是哪戶千金想嫁進沈家,最好跟他一樣把蝶衣放在心上。

    在沈少陽的心目中,沈蝶衣的重要性高於一切。

    只因為他們是龍鳳胎嗎?

    她也認識幾對雙胞胎,的確感情都很好,但沒人會像沈少陽這樣將姊姊當金枝玉葉寵著,呵護得無微不至,何況沈蝶衣已嫁作人婦,自有老公疼寵她,委實已不須沈少陽多費心,他到底為何放不下呢?

    但他們的確是同父同母同時出生的雙胞胎沒錯,不可能產生畸戀吧!

    這是絕不可能的事。鳳兮不是不曉得雷旭日是多麼厲害的人物,不會容忍不清不楚的男女關係,他一定知道蝶衣有多受寵,但只是姊弟情深而已。

    問題是,沈少陽扮演的不大像弟弟的角色,倒有幾分父親的影子在裡頭?

    為什麼?

    為什麼他需要做到這樣?

    鳳兮略顯困惑的看著他。沈少陽毫不在乎的任她打量。

    他用他那雙深幽如海的黑眸望著她時,她不得不承認,他像一道解不開的謎題緊緊迷住她的心神,因為無可否認的,她喜歡他,勝過認識的任何一位青年才俊。他是一本她研讀不透的精采好書,她捨不得放下。

    「我真不明白,當初我表哥雷之凡與蝶衣小姐交往時,怎麼會傳出『沈少陽根本不把沈蝶衣放在眼裡』的傳聞?」此乃鳳兮心中久藏的疑點之一。

    沈少陽輕揚眉宇。「有這種傳聞?妳聽誰說的?」

    「我表哥告訴大姨和姨丈,而大姨、姨丈當然私底下會四處打聽一下。」

    「這證明兩件事。」

    鳳兮虛心求救。

    「雷之凡識人不清、處事不明,此其一;他的父母則是耳根子軟,太寵溺獨子,此其二。我相信我姊夫沒聽過那種傳聞,就算聽到了也不會輕信。」

    這話又證明了什麼?

    鳳兮深度懷疑,兩年前八成是這位沈少爺故意造成雷之凡的錯覺?!

    算了,如今再追究有何意義?畢竟那時候雷之凡的確腳踏兩條船,一方面與沈蝶衣有口頭上的婚約,一方面又與方嵐心愛得你儂我儂,更別提他身邊永遠有兩位以上的紅粉知己,能怪誰呢?

    「表哥違背婚約,娶了表嫂方嵐心,你一定很生氣吧!」這是面子問題。

    「祖父的確氣得要命,他最恨有人違抗他的命令。」

    「那你呢?」

    「我當然不高興。」打死他都不會說出真相,那一切全在他計劃當中。

    「那時候我爸曾勸大姨和姨丈要三思,可是他們真的太疼愛表哥,一心一意想成全兒子的戀情,把雷爺爺都說服了。私底下,我爸不只一次表示,表哥放棄與蝶衣小姐聯姻,是這一生最愚蠢的決定!」

    沈少陽淺笑。「這只是鳳兮小姐單方面的多愁善感。我清楚知道,雷之凡是嫌棄我姊不夠聰明,身子骨也不太健壯,大大不利於優生學,包括他的家人也都是如此看輕我姊,只有雷總裁和我姊夫例外。」

    鳳兮忙搖手。「現在不會了,事情都過去兩年……」

    「那當然,風水會輪流轉,我不會袖手旁觀,看我姊受委屈。」

    「怎麼會受委屈?聽大姨說,如今雷爺爺最疼愛蝶衣小姐這位孫媳婦,一星期最少要跟她吃一次飯。」鳳兮懷疑他還在記恨大姨一家人,說得委婉。「各人有各人的姻緣,蝶衣小姐嫁得風光又幸福,這不就好了嗎?」

    「說得也是。妳表哥與表嫂才是天生一對,蝶衣很慶幸沒嫁錯人。」

    鳳兮含笑以對。

    唉,如此這般也算是談情說愛的一種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