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處女女人 第十章
    大家都低估了沂執拗的性格,她這一失蹤,真的就不曾有任何訊息,直到有一天……

    “啊!”媛y拿著剛接到的風景明信片,馬上直奔穎新。

    “魏泱!魏泱!”電梯才剛停住,她就已經出聲大吼著。

    秘書對她這行為早已習以為常,因為她不是三天兩頭來這兒打探穆沂的消息,就是來罵罵魏泱發發心中的怒氣,只是奇怪的是,一向冷漠易怒的總裁,似乎很縱容她這囂張且目中無人的行徑。

    一聽到她的吼叫聲,魏泱語氣容忍的說:“朱媛y,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出現都這麼驚天動地?”

    他話雖然這麼說,可還是很有禮的幫她打開門,誰叫她是沂蕞好的朋友,隨時都可能有沂的消息……

    “我高興嘛!”媛y說的理直氣壯。

    高興?!魏泱心一震,抓著她的手急忙問道:“是不是有沂的消息?”

    媛y趕忙將背包中的明信片拿出來。

    “你看,她從尼泊爾寄給我的。”她的聲音在顫抖。

    魏澳泱接過明信片,手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因為有了這張明信片,他就可以知道她還活著,這感覺讓他的心稍稍有了踏實感。

    “我可以看嗎?”他詢問著。

    “看吧。”

    看到信後的署名,魏泱激動的紅了眼。真的是沂,也只有她才能將字寫的如此有個性、有特色。

    “只不過這是她一個月前寄的了。”媛y不好意思的說。

    “沒關系,她不是說她還要去西藏和新疆嗎?我先去那兒等她。”他會找到她的。他有信心!

    穆拉罕寺

    狹長的走廊,交錯的光線,源源不斷的梵語誦經聲。

    魏泱背靠著牆壁,發凌亂,目光卻炯銳如鷹。他在等,等一個人,等那個擾亂了他心湖後,卻選擇當逃兵的女人。

    只是他等了近半個月了,就是等不到她的芳蹤,不過他並不死心,他確信只要她的行程不變,這景點她必定不會錯過。

    陽光耀眼,魏泱脫水的唇瓣像干涸的大地,上頭滿了細碎的裂紋。

    “施主,先進廟裡休息吧。”寺廟的住持實在看不過去,好言相勸。

    “不用了。”魏泱拱手作揖,感謝住持的好意,目光卻始終落在寺前的階梯上,因為這條階梯是上穆拉罕寺惟一的路徑。

    驀地……一抹熟悉的身影和幾個觀光客就出現在階梯的下方。

    魏泱奔上前去。 “沂!”

    正要踏上階梯的沂腳步一滯,猛地抬起頭,看著正居高臨下俯視著她的魏泱,腦中霎時一片空白。

    魏泱怎麼會來這兒?他應該坐鎮在台灣的穎欣企業才對。

    看著他,她的心痛得厲害,幾乎想逃離這個今她幾近崩潰的男人。

    但,不能,她一定要把持住,否則只是顯示自己的懦弱和心虛。沂不停的做著心理建設。

    魏泱看著她,緊繃的心情、高懸的心,在這一刻都得到了解脫。

    注視著他,沂頭一抬,牙一咬,深深的吸了口氣,裝作若無其事地舉步走向他。

    “你也來參觀穆拉罕?”沂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碰到你,好巧是不?”緊張的心跳動的速度快的就像在參加百米賽跑似的。

    他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走下階梯,一把將她摟進懷裡,緊緊的圈住。

    沂表情尷尬的連動都不敢動一下,直到臉頰旁傳來聲音。

    “魏泱,你怎麼了?”她推推他的身子,問:“你該不會是錢被小偷給扒了吧?”如果是這樣,他激動的情緒,她是可以理解的。

    她竟然沒有半點看到他的喜悅?!魏泱生氣的怒吼著:“穆沂你渾蛋!”

    他的怒吼聲惹來眾人的關注,大家都靜立不動的將視線轉向他們。

    沂不好意思的頻頻點頭,尷尬地傻笑,直到全部的人都走上了穆拉罕寺,她才吁喘了口氣說:“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不放!”魏泱反射性的抓住她的手,將她拉到偏僻處,憤怒取代了激動的情緒開始怒吼著:“你為什麼無緣無故的離開?”

    沂眼神冷冷的看著他,“我有辭職。”

    “我不准,不准、不准。”他連說了好幾個不准。

    沂蹙起了眉心,不敢相信的看著他。“魏泱你不能這麼不講理!”

    他眼神淒迷地看著她,眼底有深沉的悲哀。“你怎能這麼狠心的說走就走?”誰說男人心硬如鐵,這個女人的心也從不曾脆弱如玻璃呀!

    她詫異的看著他,臉色蒼白,“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這幾個月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她實在禁不起任何一個小小的傷害了。

    他深邃的眸光直透入她的眼底,“你真的沒有話要跟我說嗎?”

    沂愣住了,不過在下一刻,她偏過頭避開了他的視線,臉上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我不知道我們之間還要說什麼?還有什麼可以說的?”

    魏泱抓著她的手,覆在她自己的胸口上,不放棄的說:“摸著你自己的心,回答我,你真的對我從未動情?”

    她的臉色蒼白,逃避的眼神閃爍著,她生氣的掙扎著想掙脫他的鉗制。“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到這麼遠的地方就是為了問我愛不愛你?”

    魏泱露出一抹悵然的笑容,“放你走是因為我誤以為你有婚約,這違背了我的原則,所以只能忍痛割捨。”

    “那你現在不誤會了?”沂冷哼一聲。

    魏泱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珠寶盒,“顧其雲來公司找你,要我把這個拿給你。”

    “所以你知道了一切。”她表情不屑的嗤笑,看了一眼珠寶盒,卻沒有伸手接過來。

    “沂,我愛你。”

    剎那間,她渾身一震恍遭電殛。

    “不!”沂的心刺痛著,呈現從未有過的痛楚與慌亂,她連忙否決著,轉身想逃開。“不!你騙人。”

    魏泱沒想到沂的反應會這麼強烈,趕忙鉗制住她急欲掙脫的手。

    “我都能坦白了,你難道還不能面對你自己的心?”魏泱熾熱的眼眸落在她身上,強勢的想叩開她的心。

    沂頹然的任由他摟抱,忍了好久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地潰堤,恍惚間,她聽到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別逃避我,你想怎麼懲罰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再離開我、躲著我,這樣等待的日子、尋尋覓覓的時光,好苦。”一個吻在這個時候落在她的頰上,細密而溫柔。

    閉上眼睛,感受到他埋在她頸窩邊,那近乎歎息的耳語。

    “我輸不起。”她冰冷決然的說。

    “我才是落敗的那一方,因為早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輸了。”他的嗓音低沉,柔情似水。

    “你很霸道。”

    “那只是虛張聲勢,為了那不值一毛錢的男性自尊,做垂死前的掙扎。”

    她緊咬著下唇,任淚水奔流……

    發誓不再為男人哭泣的,可在寬厚的胸膛下,她還是隱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沂在身體兩側的手握了又張,張了又握,猶豫了好一會兒後,還是伸手抱住他。

    淚水滾出眼眶,落在他的心坎上,火熱熱、滾燙燙,一點一滴地刻鏤著深深的痕記。

    “別哭了,你想怎樣都行,我任由你處置。”魏泱乞求的嗓音,喑啞的令人不忍。

    她搖搖頭,無言的將臉緊緊貼著他的臉,讓她的淚水沾濕他。

    “肯原諒我嗎?”他問的小心翼翼。

    “你又沒有錯。”她啞聲的說。

    “誰說的,我愛你卻又傷害了你,讓你心痛的離去,這就是我的錯。”捧著她的臉,以指腹輕柔將她臉上的淚水揩去。

    “我又沒告訴你,我愛你。”沂別過臉,嚶嚶泣道。

    “再說一次。”魏泱看著她,眼神非常溫柔,掛在唇角的笑容好性感迷人。

    “說什麼?”她臉一紅,推開他轉過身,不敢再直視他深情的眼眸。

    他的手溫柔的從背後攬住她的腰,長滿青髭的下巴挑情的在她頸邊摩蹭著。

    “回到我身邊。”握住她的手,將她的手包在掌心。

    “你已經有一個新秘書了。”

    “可是她卻不及你能干。”他溫柔的說。

    “可以再找一個。”

    “我只要你,不管是秘書還是妻子,我都只要你。”他笑著說。

    這回她說不出話來了。

    淚水盈在眉睫,暖流由心底緩緩湧起,沂睜大了眼直瞅著他,生怕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覺。

    她好想告訴他,其實她也好愛他,就算時光如何交替,她都好愛、好愛他,只可惜她喪失了勇氣,因為她已經怕了。

    “沂,我知道我不夠好,可是給我時間。”魏泱深深的凝視著她,緩緩的俯下頭,攫住她冰冷的唇,溫柔的輕撫著她的臉頰。

    沂閉上眼睛,攀住他手臂的手顫抖著。“泱……我沒有那個勇氣。”

    她拒絕了。

    他的心陡然一沉,驀地,他靈機一動,轉了個身將她攬入懷裡,以更積極的行動來證明一切,他絕對不讓她有逃避的機會。

    四片唇瓣瞬間緊緊糾纏著,兩個身軀緊密的貼覆在一起,在耳鬢廝磨間,真切的感受對方的情意。

    捧著沂的臉,魏泱深深的纏吻著,他要以最深、最濃的愛意除去她的心結,彌補之前對她的傷害。

    沂心裡天人交戰,她可以給他所有,就是不能心軟,因為這樣就不會再遭受另一次痛楚。

    她的心在封閉與開啟間為難之際,他的手突然覆上了她胸前的渾圓。

    沂倒抽了口氣。“你……在做什麼?”

    天啊!大庭廣眾之下若被瞧見了,豈不羞死人了?!

    “如你所見,我正在挑逗你。”他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的。

    她漲紅著臉嚷著:“你放手啦!”

    她努力閃躲著,卻怎麼也躲不開他的碰觸,渾身顫栗連連。

    “我不會放,除非你答應我。”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

    “我不要。”沂本能的抗拒著。

    魏泱瞅著她,霸道的將舌更加探入她嘴裡,制造另一個悸動。

    她又羞又窘的想推開他,卻總是無法將他的身體推開半分,反而惹得他以更火熱的吻挑逗、誘惑著她。

    沂水漾般的眸子迸出怒意。“你不能這樣!”他的手撩起了她的衣服,讓她隨時都有曝光之虞。

    “你放心,沒人會看到你這誘人的模樣。”他可沒打算將她這嬌柔嫵媚的模樣展示出來,她是他的,他一個人專屬的。

    火熱的舌在她耳際攻城掠地,而他的手也沒閒著,邪肆的在她胸前極盡挑逗,最後欺上了她小腹上的拉鏈處,毫無預警的就要拉下拉鏈……

    沂頓時呼吸一窒,緊張的心就要跳出胸膛,她再也無法鎮靜的尖叫:“魏泱,你住手!”

    他威挾著:“除非你答應我。”他的手就放在她小腹上,宣告著他的意圖,長指不甘寂寞的透過拉鏈的細縫勾搔著。

    “你總得給我時間考慮吧。”她討價還價。

    討厭!他怎麼可以這麼霸道?

    “可以,不過我有條件。”他得寸進尺的要脅著。

    她咬牙切齒的問:“什麼條件?”在他的挑逗下,她手腳發軟,完全使不上力的掛在他身上。

    他扯唇笑著說:“回家了。”他已經有多久沒碰她了?身體早就想念的快要撐不下去了。

    幸好他真的停手了,否則再下去她真的會撐不住,因為饑渴的身軀在他的挑逗下燥熱難耐,一種空虛的感覺令人心頭一酸的,腦中一片空白,只能他說什麼就答應什麼了。

    “好,我跟你回去。”

    “那我們現在就回去。”他的嘴角立刻漾起一抹邪笑。

    驀地,他攔腰將她抱了起來,快步走向早已等待許久的車隊。

    就這樣,沂自助旅行的行程就這麼結束了。

    台北

    “穆沂,你到底幾時才肯點頭?”

    一個清脆又響亮的咆哮聲,從門口一路傳進來。

    “你還有臉來找我?別忘了,我可還沒找你算賬呢。”沂冷冷的看著那個喳呼個不停的媛y,嘴角向上勾起。

    媛y自知理虧,索性以哀怨的眼神祈求著。“你一天不點頭,我就得多忍受一天,天知道我已經快被那個癡情的男人給煩死了嗎?”

    “那你可知道我的旅程才進行了一半,就被人抓回來的感覺有多慪!”沂也不甘示弱的頂了回去。

    “大不了你們蜜月旅行時,再接下去走未完的行程就可了呀。”她答的好心虛。

    “你是個背叛者。”沂生氣的說。

    “你是個逃兵、弱者。”

    沂皺皺眉頭。媛y則翻翻白眼,誰怕誰呀!

    兩人僵持著,當然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就在當天的晚上,有人終於忍不住了——

    魏泱趁著夜深人靜之際,悄悄地摸上了沂的床鋪……

    沂驚覺身旁有人,立刻驚呼出聲,但聲音才剛到唇邊,就被熾熱的唇瓣給封住了。

    魏泱絲毫不給她開口的機會,一欺上身,就和她吻的纏綿排惻、難捨難分。

    “放開我,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她抿起唇,咕噥著。

    “除非你答應嫁給我。”他手一使勁,她整個人跌入他懷裡。

    “我還在考慮。”

    他低聲笑著,食指在她的唇瓣上勾勒著。“你已經考慮的夠久了。”他非得她馬上點頭不可,因為他要的答案也只有這一個,其他的一概不接受。

    “如果我不要呢?”

    他微笑著,將她壓在身下,胸貼胸、大腿覆著大腿的靠著她……

    沂呆了呆,滿臉羞燙,這簡直是強行逼供。

    “你……哪有人這樣?”她的心劇烈的跳著,連呼吸都紊亂了。

    魏泱低下頭吻住她,在她耳邊輕聲細語,一手繞過她的腰際……

    “你一天不答應,我們就一天不下床。”他笑的好邪佞。

    強勢中的魏澳泱看來危險而野蠻,讓她不知所措。她本能想翻身逃開,身子卻被他龐大的身軀壓的更緊。

    “泱……”受不了這激情的挑逗,她用力的搖頭,粉頰上熱潮陣陣。

    “答應我,我就給你。”低沉的嗓音誘惑地慫恿著。

    受不了這樣的欲火燃燒,沂棄甲投降了,在連連喘息間,她終於點頭答應了:“好,我嫁、我嫁。”

    魏泱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問:“嫁給誰?”

    “魏泱,沂要嫁給魏泱。”她難受的顫抖著聲音回答。

    “口說無憑,蓋印為證。”這時魏泱拿出預先准備好的結婚證書,要她打手、印蓋章。

    沂伸出手指不多想的蓋了上去,因為她已經被他挑逗的瀕臨崩潰的階段。

    “我的愛,魏太太。”

    臥房裡,春意濃,在男性高亢的吼聲中,伴隨著女性嬌柔的喘息申吟,好一幅令人面紅耳赤的春宮畫面持續的上演著……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