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處女女人 第九章
    時間飛快地流逝,沂離開秘書室已經三天了,雖然恨她,但無奈的是在愛恨揪扯的情緒中,還是會想起她,尤其是那綺麗的夜晚,兩人縫縫纏綿的時光。因此為了強抑下心頭的渴望,他只有更賣力的將精力投注在事業上。

    突然,一敲門聲傳來。

    魏泱連頭都懶的抬,只是冷漠的回應著:「進來。」

    「總裁,我在抽屜內發現了一封辭職信。」新任秘書怯生生的將手中的信遞上前。

    才正式上班沒幾天,她已經被魏泱驚人的工作效率和要求嚇了一大跳,再加上他那陰晴不定的脾氣,若不是看在薪水相當優渥,她簡直都快做不下去了。

    接過信封,他迅速的拆開,聚精會神的看著,神情因信的內容和署名而漸趨陰驚,闃黑的瞳眸迸出兩道冷冽的光芒。

    不到幾秒的時間,魏泱一張俊臉已由原本的冷漠平淡而變得冷峻陰沉。

    他低吼了聲,一股怒氣在他胸口聚積著。「該死的!」沒經他同意,她居然敢一聲不說就離開。他雖然氣她、恨她,可是他沒說過要讓她離開,他……只不過要讓她不好過而已。

    驀然,狂怒的暴吼陡然迸出:「這封信放多久了?」這一次秘書成了替死鬼,因為魏泱將對沂的怒氣全往她身上發洩。

    秘書被他的怒聲嚇了一跳,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她瞠大了雙眸,一臉慌亂的回答:「我……我……不知道。」

    「你這個秘書是怎麼當的?!」魏泱神色冷凝,雙眼閃爍著幽深而冷驚的光芒。

    「我……」秘書驚駭的步伐踉蹌地退後了一步,緊張的吞嚥著口水,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還不去把企劃部的人給我找來!」他咆哮出聲,將心中的憤怒和焦急全發在她身上。

    「是。」秘書人一慌,忘了用最方便、有效的電話聯絡,而朝企劃部直奔而去。

    不!他要的結果不是這樣。魏泱在心中吶喊著。他閉上了眼睛,試圖穩定自己狂視的情緒,半晌後,他緩緩睜開眼睛,而企劃部的人員也已經一字排開在他面前。

    「誰知道穆經理到哪裡去了?」他一臉陰鬱的冷聲問。

    大伙互望了一眼,很有默契的搖了搖頭。

    魏泱心一沉,不死心的又問:「穆經理在離開之前有沒有跟你們說什麼?」

    還是搖搖頭。

    突然,羅巧依驚喊了聲:「有。」

    魏泱眼睛一亮,焦急的喊著:「說,快說!」

    羅巧依側著頭,緩緩的說出那一天的情形,「沂要離開秘書室時我們大伙上來幫她搬東西,她當時說話的態度我就覺得怪怪的,她還把東西分門別類的交給我們,當時我正想問她,可是被沈春生一攪和,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魏澳泱目光凌厲,責備的看了沈春生一眼,沉聲再問:「那她還有沒有回來整理東西?」

    眾人在他凌厲眼神的逼視下,異口同聲的回答:「沒有。」

    「沒有?!」他吼著。

    巧依驚慌的圓瞠著眸子,代眾人回答:「因為她休假還沒回來嘛。」今天的總裁比之前凶喔,她早已嚇得雙腿直打顫。

    魏泱將沂留下的辭職信攤在眾人面前,「穆經理辭職,我要你們,不管是誰,只要有她的行蹤『立刻』、『馬上』來告訴我。」他故意加重了立刻和馬上這四個字的音量。

    眾人看了他一眼肅凜的神情,僵硬的點點頭。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喂,總裁室。」秘書冷汗涔涔的接起電話,「嗯,好,我幫你請示。」

    秘書搗著話筒,低聲問:「總裁,一樓警衛室打電話上來。」

    「什麼事?」

    魏泱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對她連處理事情的能力都沒有感到生氣,這不禁讓他想起了沂,她除了性子冷了些、脾氣暴了點,她的能力真的是讓人不禁要豎起大拇指,連聲說好。

    被他這麼一瞪,秘書說話的語調馬上結巴了起來。「有……有人找穆……穆經理。」

    「沂?」聞言,魏泱揚起了眉稍,立刻接過她手中的電話,簡明扼要的直接對警衛室人員道:「請對方直接到總裁室。」

    放下手中的電話後,他對眼前的一干人說:「你們回去,有穆經理的消息,別忘了要來報告。」

    「是。」眾人隨即逃命般的離開,直到踏出總裁室的門口,才發覺外面的空氣有多新鮮。

    「是你!」

    魏泱蹙起了眉心,從他的裝扮,他看出他就是那天來找沂的人。

    就在魏泱打量他的同時,顧其雲也在打量著他。

    好狂霸的一個男人,這是顧其雲對魏泱的評語。

    「顯然你認識我。」他笑了笑,問:「沂在嗎?」

    「她不在,你找她有什麼事?」魏泱像打翻了一缸醋似的,說話的語調又酸又冷。

    「她哪時候回來?」

    「你這個未婚夫找她有什麼急事?」魏泱睇了他一眼,語帶譏嘲的笑問:「難道不能在下班時間找她,而非得選在她上班的時間不可?」

    顧其雲沒發覺他別具深意的異樣眼神,也忽略了他話裡的譏誚,淡笑著。「看來你們穎欣真的很不簡單,不只知道我,還知道我是誰,只可惜你們的消息還不夠精準,我和沂的婚約早已是名存實亡。」

    「喔?」魏泱盯著他的臉,心裡在揣測他話語的可信度。

    「我今天來,就是要把三年前的訂婚戒指還給她。」顧其雲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珠寶盒。「這樣吧,她既然不在,我可不可以請你幫我還給她,免得我再跑一趟。」也不等他同意,他就逕自將戒指放在魏泱的桌上。

    魏泱看著那個珠寶盒,情緒暗潮洶湧,他追問著,「為什麼要放棄她?」

    顧其雲猶豫了一下,最後唇角浮起一抹苦笑,淡淡的說:「我沒有放棄她,是她放棄了我,早在三年前她就寄還戒指和我解除婚約了。」

    魏泱身子一僵,剎那間腦中一片空白,他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他,知道自己的嫉妒心害慘了自己,心中又氣又惱。 「那你上次為什麼要用未婚夫的名義來看她?」

    「我當時來是為了挽回她,只可惜被她斷然拒絕了。」顧其雲痛苦的閉上眼睛,無聲的歎著氣。

    「她拒絕了。」聞言,魏泱的心在飛揚。

    顧其雲一臉黯然。「沒錯,沂是個有主見、很固執的女人,只要是她堅持的事情,就一定會持續下去,而我就是看不開,沒想到還是踢了個大鐵板。」

    這確實是只有沂子做得出來的事。魏泱很有同感的點點頭。

    「你相信嗎?我跟她訂婚兩年多,做過最親密的事情只是牽牽手,而一個二十幾歲、血氣方剛的男人,未婚妻又長得如此艷麗動人,卻只能看不能碰,那種心情有多難受,於是有一天我賭氣的和愛慕我的學妹上床了,很不湊巧的,那一幕被沂看到了,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我說,你也可想而知。」顧其雲聳聳肩,一臉的無奈。

    「她會解除和你的婚約。」

    「沒錯就是這樣。」顧其雲一臉尷尬的笑著。

    看著顧其雲的眸子,深邃黑瞳中隱動的懊惱讓他不忍卒睹。

    「那麼為什麼這次會想開了?」

    顧其雲感歎的自我解嘲道:「上次來找沂回去後,見到一直默默陪在我身邊的女人,正收拾著行李準備要離開我,那時我心中竄起一股心痛,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對沂的感覺不是愛,而是那種男人不可救藥的驕傲,總是認為沒到手的才是最好的,而忘了在身邊默默付出的人,才是最適合自己的。」

    怔在原地,四周的空氣好像凝滯了似的,他只感覺到心裡正點頭同意著顧其雲所說的每一句話。原來自己也是個輸不起男人。他訕笑著。

    顧其雲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你應該是愛沂的吧。」

    魏泱點點頭,此時他心中對顧其雲的感覺,已不再像先前那麼的排斥。

    「愛的很辛苦吧。」顧其雲意有所指,「沂是一個很倔又很好強的女人,你大概沒注意到她是什麼星座和血型的吧?」

    他是真的沒注意到。

    「A型處女座。有空的話,你不妨去翻翻這類的資料,你會發覺沂她就是那樣一個女人。」顧其雲歎息著,「別和我走同樣的路,當年我就是太自以為是,而忽略了這點。」

    說完話,顧其雲轉身要離開,魏泱喊住他:「告訴我,你對沂的瞭解有多少?」

    顧其雲眉心微擰。「她出了什麼事嗎?」

    魏泱將放在桌上的辭職信拿給他看。

    顧其雲驚訝的喊著:「她走了?!」他簡直不敢相信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希望你能將任何能找到她的可能線索都告訴我。」

    顧其雲偏頭想了一下。「你去找朱媛y,沂和她很要好,她應該會有她的消息。」顧其雲給了他一個方向。「不過,她也不是一個好纏的女人。」

    「沒關係,我自有方法。」他由衷的感激。

    「祝福你。」顧其雲淡笑著離開。

    一個月過去了,魏泱動用了所有的人脈,就是不見沂的蹤影,就連那天去找朱媛y,不僅她不知道她的下落,還被她狠狠的削了一頓。

    記得那一天,他去找她……

    看到他,媛y就沒給他什麼好臉色看,因為只要一想起沂為他借酒消愁的心碎模樣,她心中就有氣,口氣當然也就不會好到哪裡去。

    「什麼風把你這個惡男吹來了?」她冷聲的問。

    「你叫我什麼?」魏泱目光犀利的看著她。

    媛y沒被他粗暴的脾氣嚇著了,還毫不畏懼地迎上他凌厲的視線,語氣輕蔑的說:「惡男,惡劣的男人。」

    「你……」媛y的態度激怒了他,令他想破口大罵,若不是因為有求於她,他還真想轉身就走。

    「我什麼我!」媛y雖然悠哉的喝著咖啡,一副根本不把魏泱看在眼裡的態度,可嘴裡還不停的嘀咕著:「這咖啡加了糖和奶精都還這麼苦,真不曉得沂怎麼會喜歡上什麼都不加的黑咖啡。」

    「她在哪裡?」

    「誰在哪裡?」媛y不解地揚高眼尾睨了他一眼。

    「沂,我問沂在哪裡?」魏泱臉上閃爍著慍怒。

    媛y不疾不徐的看了一下腕表,緩緩的說:「照這個時間看來,她現在應該是在上班。」突然間,她發現不對勁,立刻哇哇大叫的問:「你要找她不在公司找,跑來找我幹什麼?難不成她真的辭職了?」驀地,她發覺自己說溜了嘴,馬上搗住嘴巴,心虛的訕笑著。「我什麼都沒說,什麼都不知道。」她的話挑起了魏泱的怒氣,只見他聲音瘠啞低沉的嘶吼著:「你知道她要辭職?!」

    沒有露出任何驚訝之色,媛y只是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魏泱緊抿薄唇,雙手氣得緊握成拳。「你哪時候知道的?」原來她早就準備要離開穎新。

    望著他冷凝的眼神,媛y被嚇得僵住了表情,囁嚅的回答:「沂喝醉酒的那一天。」

    魏泱激動的抓住她,「她還說了些什麼?」

    看了他一眼,媛y猶豫著該不該將沂之前跟她說的話告訴他。

    他嘶吼著:「說!」胸臆間的焦急變成了怒氣,使他有如出柙的野獸。

    媛y嚇壞了,整個臉色發白,一個不小心就將那天沂興匆匆跑來跟她說的話全盤脫出。

    魏泱一時難以置信的瞠大了星眸,握緊的拳頭微微顫抖了起來。

    原來沂對他不是無情的,而是她太羞澀了,所以將感情全都隱藏起來。

    驀然的驚喜,讓魏泱的情緒如浪潮般在胸口上洶湧著。他深吸了口氣,薄唇綻出一個幸福的微笑。

    媛y在他眼中看到了戀愛中男女才有的狂炙眸光,開心的笑了起來。「你……你該不會也愛上了沂吧?」

    沒有半點遲疑,魏泱態度堅定的點點頭。「我愛她。」

    「哇!太好了。」媛y高興的大叫。「兩個酷酷的人碰在一起,果然是不一樣。真好!冒出火花了。」她笑不可遏,一副陶醉模樣,不知情的人恐怕會誤以為談戀愛的人是她。

    「那你可以告訴我她現在在哪裡嗎?」這才是他今天來找她的目的。

    媛y怔了怔,高興的表情在瞬間凝住了。「她真的走了?」她呆了呆,小心地問。

    「嗯。」他鄭重的點點頭。

    媛y愕然,俏臉瞬間垮了下來,眼底浮現了焦急與不安。「可是沂已經好幾天沒跟我聯絡了。」今天距離她和沂一個月的約定日期也還很遠。

    怎麼辦?怎麼辦?這會兒媛y比魏泱還焦急。

    「她會不會想不開?」

    魏泱臉色肅凝,眉峰緊攢成一線,回吼著:「不會!沂不會想不開!」

    媛y被吼的頭皮一陣刺麻,太陽穴微微抽搐。

    「我也希望啊……」媛疸不敢確定的喃喃自語著。其實她一點信心也沒有,因為這是沂第二次在感情上慘遭滑鐵盧,以她剛烈、執著的性子,她還真怕她會走進死胡同。

    唉,沂呀!你快出現吧。媛y在心中默默祈禱著。

    他怒瞪了她一眼,氣漲了臉。

    不會的!沂不是這麼脆弱的女人。他在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