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 第一章
    誰也不知道章路那根死腦筋是哪天開的竅,突然把自己辛苦經營了六年卻效益慘淡的唱片行從市區的某個偏辟角落搬到了市中心的衡山路上。

    全國的兄弟姐妹都知道,上海的衡山路是夜店的天堂,所以章路那家唱片行的關門時間延長至凌晨一點,生意不錯。

    可章路似乎並不怎麼在乎自己生意的好壞。店裡打雜的小麥總能在晚上發現他坐在櫃檯前,透過玻璃,眼巴巴的望著斜對面一家名為「夜夜夜」酒吧的暗黑大門發呆。

    進出那扇大門的永遠是些身材絕好外貌靚麗的帥哥美女,所以小麥總認定古板了三十幾年的老闆終於春情勃發!因而他對上司的消極怠工從不加以干涉或給以垂詢。

    直到有天凌晨關門前,從那扇大門裡走出一個年輕英俊的男子,瘦長的身材,斯文的相貌,白淨的肌膚,面無表情堪稱一塊完美不袗。小麥從沒見過這麼好看的男人,也從沒見過向來吹噓自己是財經大學肄業高材生的老闆居然連結帳都算錯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章路手忙腳亂,在收銀機錢櫃裡翻鈔票的手都在顫抖。

    對方很冷漠的盯著他:「……沒關係。」

    結清帳款,男子的身影消失在暗藍的夜色中,章路那張平淡無奇的臉孔此刻的表情卻古怪至極,說不清是高興,還是難過。

    小麥察言觀色,咳嗽兩聲,自言自語的說:「這世道,做人要實際。」瞧老闆看那帥哥的表情,活像一隻被主人拋棄的失了魂的大狗!至於嗎

    章路純屬敷衍的隨口嗯了聲,繼續盯著年輕男子離去的方向,半天,歎口氣,「關門吧。」

    他果然不記得自己了。

    無精打采的爬上二樓的臥室,章路也不洗澡,直接窩進被子裡。

    唉,如果那人把自己忘得一乾二淨的,就算找到他又能怎樣?

    也難怪,自己原本就長得其貌不揚,且就當時混亂的狀況而言,他能記得他那才叫奇跡。可是……章路心中惴惴,沮喪與難過充斥著他簡單又開始發脹的腦袋。可是,真的連一點點的印象也沒有了嗎?

    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半天,他從床頭櫃裡摸出一枚銀製的十字釘小耳環,捏在手心裡許久直到熱得發燙,卻還是將它放回了原處。

    「這個世道沒有誰離開誰就活不下去的。」

    章路最後總結性的感歎了一句。「所以也不是人人都像我這麼傻的。」

    他對自己苦笑:指望著奇跡出現吧,章路!

    平淡無奇的生活依舊,章路繼續過著他每天單調乏味又無趣的生活。偶爾,他會趁店裡客人少時回憶溫存一下兩年前的那段奇遇,他生命中最離奇也最曲折的那段經歷。通常他想著想著,就會笑逐顏開,然後小麥在一邊看著一邊搖頭:大哥又犯花癡了!

    門鈴輕響,章路回過神,眼睛剎時雪亮。

    他又來了!

    俊美的男子站在懷舊經典影片前徘徊了很久。

    章路小心的走到他身邊,抽出一張DVD推薦給他:「『鴛夢重溫』,非常好看。」

    男子看了他一眼,隨手接過翻看封面的介紹:因為意外而失憶的富家公子,在失憶後娶妻生子,生活雖然窮困,但是很幸福。然而男主角遇到車禍後再度失憶。上帝向他打開了一扇記憶之門,又關上了另一扇。

    似乎很有趣。男子頗有興趣的收下了這張DVD。

    可是他沒有發現,身邊的店老闆,滿臉失望。

    章路很難過,都這樣提示他了,他都沒有想起些什麼嗎?難道那段經歷對他而言,真的毫無價值?

    付錢的時候,男子意外的開口了:「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章路身子一顫,抬頭看他,黑框眼鏡下是雙錯愕又驚喜的眼。

    「哦……有,有嗎?或、或許吧。」

    男子皺起漂亮的眉毛,目光如冰稜。接過裝袋的DVD,臨走前又多看了幾眼章路。

    小麥蹭的竄到老闆身邊:「哇,大帥哥跟你搭訕哪!」

    章路對他呆笑,心情很妙,他沒完全忘記自己。

    再度取出那枚十字架耳環摩挲了許久,章路終於做出決定。哪怕對方殘留的記憶只是星星點點,他還是要把星點匯聚成銀河!

    小麥敏感的發覺,老闆這幾天的工作狀態特別好!

    以前總是有氣無力的應付著過日子,現在不論對誰都是笑臉相迎,態度好得不行!雖然每天還是會對著「夜夜夜」酒吧的大門發呆。

    任誰都看得出來,章路望著那地方的神情中,多了幾分急切與期盼。

    五天後,也是他們快要關門睡覺的時候,晨曦中又走來那個年輕漂亮的男子。

    「歡迎光臨。」小麥瞥了眼老闆,他媽的,見了帥哥就忘記自己幾兩幾錢重了!竟然已經興奮得臉孔發紅。

    男子依舊神情冷漠,選了幾套美國影集和幾張零碎的電影DVD。付錢時,他淡淡的對章路說:「上次你介紹的電影很好看。」

    章路心情說不出的複雜,失望又興奮,低頭講:「你喜歡就好。」

    男子走後,小麥壞笑著踱到老闆身邊:「大哥,我剛才好像看到你往他袋裡塞了一樣東西。」機靈的大眼滴溜溜地轉,「是啥?」

    章路的臉剎時通紅:「那個……只是贈品……」

    當初是誰小家子氣的說自己是小本經營,不搞促銷那一套的?小麥抱著細長的胳膊冷笑。

    哼,贈品?真是贈品螃蟹也會笑!

    推開厚實的鐵門,卓夜在踏進酒吧的一剎那,滿腹狐疑的回頭看了眼遠處正在關門收拾的章路。

    擰眉坐在暈暗的燈光下,他反反覆覆的捏著那幾套新買的DVD陷入沉思。

    唱片行的老闆,真的是似曾相識啊!是店裡的客人還是朋友的朋友?

    卓夜對自己的記憶力向來很自信,何況是在娛樂圈邊緣混的人,觸感更敏銳。

    第一眼看見那老闆時,除了面熟,還有陣古怪的、毛骨悚然的心悸!

    對於風浪闖過無數,險境求生已是本能的卓夜來講,能帶給自己異常感覺的唱片行老闆,是個危險人物。

    第二次光臨,除了確定那老闆是個老實人之外,倒也沒啥特別的地方。

    今天嘛……老闆的心情似乎有點古怪的興奮。

    一件閃光的小東西從夾雜的光碟片中掉落在地。

    卓夜彎腰撿起,剎時眼中閃過道凜烈的光芒,俊美的面孔隨之慘白!

    一枚精緻的十字架耳環!

    怎麼可能?卓夜右邊的唇角上揚,老天在跟自己開玩笑嗎

    這枚耳環,令卓夜不得不再度想起兩年前發生的一件他極不願意回憶因此刻意遺忘的往事。

    這是他的奇恥大辱,也是他最隱私最說不出口的秘密。

    誰能相信,江湖上號稱「夜狐」的卓夜,竟然會失身給一個來歷不明,身份不清不楚的陌生男人?

    喉嚨中滾落出的不知是歎息還是怨怒,那一夜,只能用「荒唐」來形容,讓名震江湖的夜狐居然淪落到狼狽不堪落荒而逃的地步!

    難道那個老闆竟然就是──卓夜的身體搖搖欲墜!

    太離譜了吧!那男人長得一無是處,身材也不好,說話還結巴,看著自己的時候就像只企求主人垂憐的狗──卓夜此刻才算有些明白唱片行老闆那股子哀怨眼神的由來了。忍不住就打了個冷顫。

    搞不好他還真是衝著自己來的

    卓夜掏出手機,撥了號碼,等了很久,才聽到對方無奈的聲音。

    「阿夜啊,知道現在幾點嗎?折騰我這個瞎子很好玩是不是?」

    「沈浩,幫我查個人。」

    「說吧。」

    今天店裡進了不少新的影片,章路和他的員工一個將影片裝進小小的塑膠袋裡,另一個再將片子裝進盒子中,兩人動作嫻熟,配合默契。

    「咦?」小麥皺眉,「大哥啊,這張影片你又放錯啦!」

    章路突然回神,不好意思地笑笑。「對不起。」

    小麥揮揮手,衝他喊:「得得得,您老去買午飯,我來幹活,行不?」

    章路站起來舒展腰身,習慣性的望向那扇暗黑的大門:不知道他看見那只耳環會不會想起些什麼?

    他傻傻的笑起來。以他頭腦簡單的程度而言,完全沒有考慮過對方若真的記起他及那段經歷,其後果之嚴重可能會令他下半輩子所有的時光都用在後悔上。

    「我要吃良記的鰻魚飯!」小麥嚥著口水,「記住套餐是送例湯和水果的哦!」

    章路點點頭,小麥的胃越來越難養了。想當初剛撿到他的時候,一碗皮蛋瘦肉粥就能搞定!

    因為已經過了午飯時間,所以良記裡的客人並不是很多。

    章路正要點餐,忽然間如遭雷擊般的愣在原處──他,他,竟然是他──意外的相遇讓他心慌意亂。

    自己要怎麼搭訕?是按照周星星的腔調來一句「啊呀好巧啊」還是學鑽石廣告裡演的用「自身的光芒」來吸引他?

    章路興奮得情思紊亂時,卓夜發覺身邊氣氛的異樣了。扭頭一看,唱片行老闆正癡癡的瞅著自己傻笑哪!

    卓夜壓下心底浮上的厭惡感,冷淡的向他點頭示意,繼續猶豫自己的午餐。

    「那個……」章路嚥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指了指鰻魚套餐,輕聲的對卓夜說,「這邊的鰻魚飯最好吃。」

    卓夜挑眉,原來他不是結巴。

    「謝謝。」轉向服務員,「給我一客鰻魚飯,打包。」

    章路頓時心花怒放,笑得嘴都合不攏。

    卓夜瞥到章路的表情,扯扯嘴角,改變了主意:「不用打包了。我在這裡吃。」看著章路,「有空吧?一起吃飯。」

    章路每個心肌細胞都在顫抖、顫抖!

    兩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陽光灑進來,襯得卓夜那張俊美的臉愈發漂亮迷人。章路不敢多看,只好埋頭塞飯,塞得嘴角和下巴全是飯粒。

    卓夜瞧著眼前的男人緊張得要命的樣子,心情莫名的好了起來,忍不住側頭輕笑。

    「老闆你──」

    「叫我章路,文章的章──咳,咳咳!」章路急忙回話,不小心嗆到了自己,忙不迭的抓起湯碗喝湯。

    呵呵……卓夜忍住笑。這男人看起來傻不拉嘰的,但傻得挺有趣,把自己的湯推到他面前:「還要嗎?喝我的吧。」

    章路好不容易平復胸腔的激動,擦乾淨嘴,尷尬的笑:「謝謝,不好意思。」

    卓夜纖長細白的十指優雅的交叉擱在桌上。

    「章老闆喜不喜歡旅遊?」

    「旅遊?哦,喜歡,我每年都會出去旅行。」章路不敢多看他的臉,於是就盯著人家的手看。邊看邊想:大家都是男人,為什麼他的手長得那麼漂亮哪?鋼琴家的手也不過如此了吧?

    卓夜早就習慣了那些盯著自己或放肆或曖昧或挑釁的眼神,但卻被章路看得極不自在,拿過杯子喝口茶,然後順勢收回手。正要繼續套他的話時,手機在懷裡振動,於是起身離開座位接電話,不時的回頭看看章路,只聽了片刻,面色蒼白。

    「我沈浩出馬啥事情查不出?何況他章路又不是大羅神仙神龍見首不見尾……」

    「……兩年前的一月份,他是在瑞士。」

    緩慢的合上手機蓋,卓夜直勾勾的瞪著章路,只覺得口乾舌燥頭痛欲裂!

    生平第二次,名震江湖的夜狐再度上演落荒而逃的經典劇幕!

    實在是他還沒有完全做好心理準備,所以在接受嚴酷的事實之前,他幾乎腳不沾地的逃回自己的酒吧,關緊大門倚著牆大口喘氣。

    真的是他!居然真的是他!

    平復氣息,扯掉外套,卓夜隨手從冰箱裡拿了瓶啤酒往嘴裡灌。

    章路、章路──一想到自己居然跟這麼一個蠢男人上過床,而且這蠢人還找上門來了,卓夜就恨不得一把火把他的店燒了來個殺人滅口!

    捂著眼睛,卓夜越想越恨,摔了酒瓶怒罵:「該死的關少揚!」

    兩年前,卓夜的心頭愛將、曾經是「夜夜夜」酒吧首席調酒師的裘歡被困於關少揚的古堡中。畢竟是一手栽培的傢伙,所以他頗講義氣的趕往瑞士救人。

    若非如此,他才不會投懷送抱送到章路的床上!

    媽的!

    結果他是救人不成,反倒惹了一身騷!

    事到如今,他依舊十分清楚的記得自己是如何鎩羽而歸的。古堡內珍寶遍佈,同時機關設盡!為了留住裘歡,關少揚這男人是什麼手段都用上了!卓夜連自己什麼時候中的毒都不知道,因此察覺到身體的異樣時,他只能選擇迅速撤退。

    正自懊惱發狠的卓夜全沒想到,章路竟在餐廳呆呆的等了他半個多小時。就算知道,卓夜頂多罵一句笨蛋,然後繼續懊惱自己怎麼會攤上這麼個蠢貨

    快餐店內,章路把日式的木質飯盒夾層裡的飯粒都挑出來吃乾淨了,卓夜還是沒有回來。

    店裡的員工實在看不下去,特意走過來告訴他跟他一起吃飯的帥哥早就跑路,他這才驚訝、失望的帶著打包給小麥的午餐回家。

    餓極的小麥狼吞虎嚥,一邊吃一邊發牢騷:買個飯買了那麼久,和情人吃飯都沒這麼長時間的!

    章路滿腹疑惑卻一言不發的爬上樓梯,回到房間掩上門,坐進沙發,忍不住苦笑:居然跟兩年前自己被甩的情形一模一樣啊。

    兩年前,他也是這麼突然的消失,然後讓自己在那間屋裡空等了三天。

    章路已經開始飄蕩的思緒再也停止不住的往前翻滾。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